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五十六节 纠缠(2)
    汉元德六年冬十月已亥(初六)。

    郅都站在刚刚塑型的一个简易的箭楼上,远眺远方。

    此时,前方的草原,已经是一片狼藉,遍地都是血渍和丢弃的武器,废弃的箭矢。

    甚至,还有几匹死马的尸体,倒在一片狼藉的泥浆中,马尸身上已经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片。

    “车骑将军到那里了?”郅都回身问着那个气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来的军官。

    “回禀将军,车骑将军刚刚以飞鸽传书我军,大军已过新咸阳,大约明日就可以抵达稒阳!”那军官捧着一份报告说道。

    “稒阳啊……”郅都抬起头望着天空。

    稒阳的由来,郅都是非常清楚的。

    战国前中期,强大无比的魏国横压天下,制霸寰宇。

    魏国霸业在魏惠王统治前期达到巅峰。

    拳打齐国,脚踢韩赵。那个时候,秦国算个屁?

    商君都还在艰苦的跟着秦的旧贵族们做着斗争和博弈。

    也是在那个时候,魏惠王派兵出代,在这河间之地,建立了稒阳城。

    郅都与稒阳城还有着渊源,其先祖曾经有人出任过稒阳令。

    不过可惜,历史跟魏人开了一个大玩笑。

    在稒阳城筑城后,魏国霸业就像遇到了阳光的冰雪一般,迅速消融。

    稒阳城筑成的当年,强大的魏武卒,败在了孙膑之手,魏国不仅仅没有实现自己灭赵的战略,反而搭上了文候和武侯的霸业。

    自那以后,魏国就一蹶不振。

    相继败于齐、秦。

    这稒阳自然也就守不住了,变成了赵国的城市。

    之后,稒阳辗转落入秦庭手中。

    想着这些往事,郅都就叹了口气,沧海桑田,两百年前,他的先祖曾经出仕的地方,现在,却早已经被深埋进草地之中。

    稒阳城据说已经只剩下了两面残垣断壁……

    而稒阳,城如其名,在大河之南。

    过稒阳,继续向前,就是临沃,过了临沃,才能看到秦赵九原城的遗址。

    以义纵所部的行军速度,最起码,也要四天之后,才能抵达九原故城,与自己的军队相互呼应,并为自己解围。

    但问题是

    “我还能再撑四天吗?”郅都喃喃自语,看着千里镜中呈现的景象,他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千里镜之中,远方的草原深处,影影绰绰的全是人影。

    这些人影是如此的多,以至于一眼望不到头。

    这个情况,昨天郅都就注意到了。

    还派出了轻骑前去侦查,为了得到情报,足足有一百多名骑兵,折损在了侦查的过程中。

    但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因为,根据侦查情况,匈奴人驱赶来了一大批的奴隶。

    据报告,至少有两三万的奴隶,被匈奴人拿着皮鞭驱赶着,集中在一起。

    匈奴人打算干什么?

    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驱赶手无寸铁的百姓,让他们作为炮灰,去填敌人的壕沟和护城河。

    秦末战乱,类似的场面,曾经不止上演过一次。

    而比较讽刺的是,这一招,通常很有效果。

    手无寸铁的百姓在前面,军队在其后面,一旦前方的百姓冲破了敌阵,大军立刻杀进去。

    即使这些百姓无法冲破敌阵。

    那对进攻方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左右不过是死了一堆炮灰罢了!

    而对匈奴人来说,这就更无所谓了。

    匈奴的炮灰,在目前来说,是非常充足的。

    根据情报显示,他们去年攻灭大宛,抓回了数十万的奴隶。

    哪怕将其中十分之一放到战场上充当前导,郅都都感觉压力山大!

    更别提匈奴本身也拥有数量庞大的牧奴以及附庸仆从。

    若给匈奴人时间,调集十万以上的炮灰来充当肉盾,是轻而易举的。

    而在事实上,不需要十万炮灰,哪怕是两三万炮灰,郅都都感觉吃不消了。

    毕竟,就算是两万头猪被人赶着冲过来。

    在理论上,也是可以冲进汉军的营垒之中的。

    而假若可以用几万炮灰,匈奴人就可以吃掉自己的军队。

    那么,郅都相信,匈奴人是绝对不会心疼的!

    所以,郅都明白,决不能让匈奴人看到可以用炮灰前冲的战术成功的任何可能性。

    不然的话,无数的炮灰,就将前仆后继的冲过来。

    想到这里,郅都就对身旁的忠勇军的都尉韩则问道:“上郡和太原的援军,还要多久才能增援我军?”

    现在,郅都深深的感到了己身兵力不足带来的问题。

    毕竟,他这一路,原本只是偏师,只是吸引匈奴注意力,让云中出塞的汉军主力能顺利拿下梓岭,兵临高阙而出的奇兵。

    但现在,奇兵变成了正面的主力。

    原先的一切计划全部作废。

    匈奴人在河阴和河阴背后的宜梁,猬集了至少四五万的主力。

    原本,这些匈奴人此刻应该是在鸿鹄塞跟汉军主力作战的。

    但现在,他们全都像疯子一般,围住了郅都所部。

    郅都就算有三头六臂,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很难施展开来。

    所以,他现在无比期盼着太原和上郡的援军能够迅速赶来。

    这两个地区,可能骑兵来不了多少。

    但是弓弩兵和材官,凑个一两万,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要这些援军能够赶到增山关,那么,忠勇军就能解放了。

    那些郡兵,虽然可能无法跟郅都统帅的精锐一般,能够以一当二的跟匈奴人正面硬刚,但维持补给线,保护汉军的退路安全,却是绰绰有余。

    “将军,上郡的援军六千余人,最迟今天下午就可以抵达增山关,明天就可以出塞了……”韩则低头说道:“但太原的援军,最起码也还要三天……”

    郅都听完,长叹一口气。

    他知道,在短期来看,他只能指望这上郡和太原的援军了。

    至于义纵的主力?

    能过了临沃再说吧!

    匈奴人必定会在临沃一带,拼死拦截义纵的大军!

    换句话说义纵的军队,其实与他的军队的距离,非常遥远。

    想到这里,郅都再次举起千里镜,看向西北方向的那个小树林。

    他盯上那里,已经很久很久了。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郅都确实发现了,那里是一个陷阱。

    但,郅都更确定了,自己必须要拿下该地的决心!

    如今,匈奴人随时可能用炮灰来冲阵。

    而汉军却只能龟缩在这河阴一隅,从战略上来说,是很不利的。

    郅都清楚,自己想要看到援军到来的那一天,胜利的那一天,他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和自己的部下,赢得更多的生存空间和土地!(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