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五十五节 纠缠(1)
    从增山关向北,略走两百余里。

    鄂尔多斯高原隆起,阴山山脉向西走,阳山山脉向北走,彼此交汇,奔涌的大河,千百万年来奔腾不息的从山脉的峡谷中流过。

    带来了充沛的水。

    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泥沙!

    特别是当汛期的时候,狂暴的大河,卷起阴山和阳山的泥沙,形成恐怖无比的泥石流,冲破河流的局限,蔓延到整个高原的台地、低洼和平原上。

    而由于青藏高原的隆起,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无法抵达这里。

    此地的气候,也就变得渐渐干燥寒冷多风。

    高原的风,顺着峡谷吹拂大地。

    卷起了大河千百万年来无数个汛期留在大地上的泥沙。

    这些泥沙不断的通过风的作用,在大地上移动。

    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狭长的沙丘地带。

    并且,因为人类在这一地域的活动越来越频繁,植被遭到破坏。

    这些沙丘带的规模,一年比一年大。

    现在,整个高原的峡谷和平原,在春夏两季,依然是绿草葱葱,千里沃野。

    但,在秋冬两季,随着气温下降,风力增强,同时植被褪去。

    这些沙丘于是肆无忌惮的在平原和峡谷中移动。

    在风的作用下,沙丘的移动速度非常快。

    这些黄色或者红色的沙丘,某些时候,在一定条件下,某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沙丘会聚集成一个大沙丘。

    而一旦这个大沙丘成型,立刻就会形成一个方圆数十的小型沙漠。

    此时,一支汉军的补给车队,就艰难的跋涉在这样一个移动中的小型沙漠地带。

    来自大河的泥沙非常软,而且沙丘常常很深。

    车轮常常陷进了深深的沙丘里,需要七八个人才能将其抬出来。

    所以,整个车队的行进速度非常慢。

    近乎是龟速了。

    但好在,这个该死的地狱,终于要走到头了。

    前方不远处已经出现了枯草覆盖的草地。

    这让带兵保卫这支补给车队的百余名汉军也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秦汉两代,军法严苛。

    所有军事行动,都有时间限制。

    任何一支军队,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指定的地域。

    不然就是失期。

    失期对于普通人,可能没什么影响,最多就是责骂几句,撑死了罚铜。

    但是对于官吏,却是紧箍咒。

    官员,失期者死!

    倘若是军官,那就是罪加一等,当腰斩!

    虽然可以出钱赎死,但,前程和仕途,却是会彻底废掉。

    不会有人在现在这样的时候,自绝仕途的。

    “二三子,待走出这片该死的沙丘,吾等就在前方休息一下……”负责保卫这个车队的汉军司马骑在马上,鼓励着民夫们。

    车队里的民夫,于是纷纷开怀的笑了起来。

    倘若是以前,像现在这样的传送军粮和物资的徭役,汉家百姓是唯恐避之不及。

    因为,这种徭役,不仅仅需要百姓自带干粮,还有生命危险!

    最重要的是,累死累活,却连半点好处也没有。

    但现在,为大军转输军粮,却是很多中年男子以及那些无法入伍的农民子弟争先恐后,打破头也想参加的美食。

    没有别的原因。

    仅仅在于当今天子,从马邑之战开始,就调整了汉家的徭役政策。

    虽然说,转输军粮物资,依然是义务劳动。

    但,吃食却是朝廷承担。

    而且,每餐还能吃到荤腥和油水。

    甚至,将物资运抵前线后,还可以加餐!

    每人碗里,能多出一块鱼干!

    但,最重要的却是:民夫们在服役之后的当年和第二年,享有田税减半,杂税全免,同时豁免家中两人口赋的优惠!

    这就太可怕了!

    其实相当于当今天子掏钱请百姓为自己做工!

    更别提,那杂税全免,对普通人来说,简直是天籁之音。

    没有杂税,意味着没有摊派。

    这样一来,汉家边郡,立刻就出现了拥军狂潮。

    虽然可能达不到后世那支人民子弟兵的得到的支持度。

    但却也可以称得上是军民鱼水情了。

    半个时辰后,这支车队彻底走出那片沙丘地带,进入一个峡谷的阴凉处。

    汉军将车队停在峡谷口的路口,并且,将一百多辆大车,围成一个圆环的车阵,民夫们在车阵之中,席地而坐。

    而护卫的骑兵,则在外围警戒。

    最近,道路并不安全。

    匈奴骑兵出没在峡谷和山峦之间,袭击他们能发现的任何汉军补给车队。

    已经有两三支车队遭到袭击,甚至有一支车队,一千多人,只有几百人逃了出来,其他人和物资,全部被匈奴人付之一炬或者抢走。

    所以,这支汉军的队伍,非常警惕。

    哪怕是在休息的时候,也有哨兵攀爬到峡谷上方,作为耳目,为车队提供预警。

    ………………………………

    在离这支汉军十几里外的一个山林之中。

    一千多匈奴人围坐在草皮上,吃着随身携带的奶酪。

    许多人身上都带着伤。

    狐勿穿过一片荆棘丛,走到这些正在闭目养神的匈奴战士面前,清了清嗓子,说道:“勇士们,又有猎物来了!”

    这些匈奴人顿时就纷纷站起身来,将一柄柄青铜武器,握在了手上,伸出舌头,舔着嘴唇。

    他们是卢候人。

    卢候是匈奴诸部之中,非常特异的一个部族。

    自从二三十年前,他们被老上单于迁到河西的群山脚下,负责与藏在山沟沟和高原上的羌人和小月氏人打交道后。

    卢候部族的社会模式,就已经悄然改变。

    他们生活的地方,偏僻而穷困。

    卢候人,哪怕是渠帅和氏族的头人,也与普通牧民一样,赤脚裸身,披头散发。

    恶劣的生活环境,极端的自然气候,迫使卢候人,不得不重新走回数万年前,人类的先祖曾经采用过的生活方式。

    他们以氏族为单位,群居在一起。

    一切牲畜和工具以及财产,都是氏族的公共财产。

    猎获了猎物,也必然是全族分享,不会有人藏私。

    除了卢候王是世袭的之外,其他部族的一切官职和地位,全部都是看实力。

    这些特点,使得卢候人在河西的群山之中,有着能让羌人丧胆,让小月氏颤抖的威望。

    很多时候,河西走廊的山峦中躲藏的羌人以及小月氏的部族,只要看到卢候人的影子,听到卢候人的声音,立刻就会屁滚尿流的奔逃。

    因为,每一个卢候的战士,都是久经考验的山地战士。

    他们可以在山间飞奔,攀爬上一般人爬不上的悬崖,他们可以无声无息的行走在密林之中,更可以在充满了砂砾和荆棘的山间小道上,靠着双腿一昼夜行走百里。

    他们甚至还可以只带一袋马奶酒和几块奶酪,就可以在野外的山林里生存数日。

    对卢候人来说,渴了就喝露水,饿了就吃野兽,甚至是虫子、毒蛇,这都是日常。

    现在,这些来自河西的皋兰山和胭脂山的群山之中的野兽,如同一条毒蛇,吐着信子,打量和探视着远方的那支汉军的运输车队。

    “勇士们!”狐勿举着自己手里的狼牙棒,挥舞起来,对这些氏族的战士们说道:“骑上你们的马,去征服,去杀戮吧!”

    “天神保佑!”他举起武器,跪下来大喊:“让血来见证伟大的卢候的强大吧!”

    “让血来见证伟大的卢候的强大!”一千多名卢候战士大声的叫喊起来。

    对卢候人来说,杀死敌人,抢掠敌人的妻儿,财富,就是对氏族的最大帮助,也是对神明的最高崇敬。

    所以,卢候人在河西有个绰号:秃鹫。

    而他们也确实如这个绰号一般,会将他们的敌人的一切都吃的干干净净。

    所有高过车轮的男子,全部都会被杀掉。

    只有女人和孩子,可以活命。

    女人,会被卢候人带回氏族,成为他们的生育工具。

    至于孩子……

    卢候人常常将他们卖掉。

    在以前,呼揭人就是卢候人最大的客户。

    每年,卢候人都会卖好几百的小奴给呼揭部族,以从呼揭人那里,换回宝贵的牲畜和食盐。

    此刻,这个来自河西的野蛮部族,一千多名骑兵,呼啦着从密林之中冲出来,带着狂猛的气势,冲向了那个正在峡谷中休息的汉军车队。

    ………

    汉军自然是立刻就发现了他们。

    凄厉的警报声,第一时间就响了起来。

    “敌袭!”悬崖上,一个警戒的汉军士卒一边吹响哨子,一边大声喊道:“方向西北,数量一千三百以上,匈奴骑兵!”

    伴随着他的警告声,峡谷中的汉军骑兵马上就动了起来。

    原本正在休息的一千多名民夫,也立刻掀开靠近他们的那几辆大车,从车上取下一柄柄的长剑和一把把弓弩。

    在这个危机关头,汉家数十年来持之以恒的对北方百姓进行军事训练的成果,立刻就展现了出来。

    虽然,这些民夫都不是军人。

    甚至,绝大部分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但此刻,他们却是无比熟练的将长剑和长矛举在手里,排在车阵前,围成一个圆形。

    在圆形的中央,四百多名弓弩手,蹲下身子,麻利的给弩机上弦。

    而其他两百余人也没闲着,他们将车阵拉开一个口子,让外围的汉军骑兵,进入车阵之内。

    这样,赶在卢候人到来的刹那,汉军的这个补给车队,就用着运输的车马为核心,构成了一个坚固的防御阵型。

    假如,这些匈奴骑兵要强攻的话,肯定会被车阵中的汉军民兵射成筛子。

    …………………………

    狐勿,远远的就看到了汉人的变化。

    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在一开始的时候,汉朝补给车队,摆出这样的防守阵型,让狐勿还吃了大亏。

    至少折损了两百多名战士。

    但现在……

    狐勿抬起手,制止了自己的部曲的前进,他勒住战马,远远的看着紧张不安的那个汉朝的车队。

    然后,他就带着自己的士兵们下马,当着汉军车阵的面,烧起了炉灶。

    “有本事,这样汉朝人就一直这样待着吧!”狐勿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最多还有三个时辰,天就要黑了。

    这峡谷之中,晚上的温度,可是能把人冻成冰雕。

    汉朝人,根本耗不起!

    对面的汉军,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狐勿立刻就听到了对面的汉朝阵型里,传来了一声声他根本听不懂的骂声和诅咒声。

    “骂吧……骂吧……”狐勿得意洋洋的说道:“得你们没力气了,我看你们还能怎么骂?”

    对卢候人来说,只要能获胜,他们才不在乎用什么手段呢!

    但是,在下一秒,狐勿的得意之情,僵在了脸颊上。

    因为他看到了,对面的峡谷的悬崖上,一缕缕青烟,袅袅升起。

    “该死!狼烟!”狐勿脸色大变。

    狼烟,是汉朝军队的求援标准,狼烟升起,意味着附近的所有汉军护卫队,都会向这里靠拢。

    若是前两天,狐勿根本就不怕什么汉朝援军。

    但现在,他却没有这个胆子。

    “这些汉朝人居然带了狼烟……”狐勿跳着脚,狠狠的看了那支汉军的车队一眼,然后起身吹响了鸣镝,命令道:“走吧!”

    狼烟一升起,就代表着汉朝的援军随时会出现。

    狐勿可不想撞上那支汉朝的援军。

    因为……

    他们是折兰人啊!

    尽管,那些汉朝骑兵的甲胄和武器以及衣冠,都跟过去的折兰人截然不同。

    但是,他们骑马的方式,扬鞭的方向,甚至是驭马的特征,都清楚无误的告示了狐勿,那些穿着汉军马甲的家伙,就是曾经威震草原的折兰骑兵!

    作为单于之鞭,折兰人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

    更何况,人家现在马枪换炮,装备精良。

    狐勿就一千多骑,可不敢去跟单于之鞭硬碰硬。

    当然了,最关键的还是,狐勿和他的部族,并不是来这里跟汉朝人作战、死磕的。

    左大将呼衍当屠,命令他们来此,也不是要他们跟傻子一样去跟汉朝人换命。

    卢候人很清楚自己的使命。

    他们存在于这里,就是对汉朝最大的威胁。

    他们时不时的出现,清扫那些警惕性不高,或者反应迟钝的汉朝运输队。

    同时尽可能的拖慢和延缓汉朝的其他补给车队的速度。

    所以,狐勿走的干净利落,毫无留恋。(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