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五十一节 国家力量(1)
    长安,冬雨绵绵,下了几乎整整半夜。

    刘彻正睡的香的时候,被一个宦官叫醒。

    “什么事情?”刘彻坐在床榻,有些不高兴。

    高兴才怪!

    这么冷的天气,还是深更半夜,正是搂着软妹子大被而眠的好时光!

    “陛下,有紧急军情!”那宦官说道,想了想,他强调道:“是最高级别的!”

    刘彻闻言,立刻走下床榻,马上有侍女捧着一件安东都护府进贡的狐裘外套给他披上。

    狐裘非常暖和,显然是一直被侍女拿着放在火盘上方三尺的地方加热的。

    披上这件外套,那宦官也识趣的将一份报告呈递给刘彻。

    刘彻接过来一看,立刻就下令:“马上传丞相、少府卿和大农入宫!”

    “诺!”

    “再传令给兰台,立刻召集兰台八百石以上大臣至宣室殿候命!”刘彻张开双手说道:“伺候朕更衣吧!”

    片刻后,刘彻就在侍女们的伺候下,穿戴整齐。

    他伸手,接过那柄天子剑,将绶带提起,对左右道:“随朕前往宣室殿罢!”

    走出寝殿,外面的雨,依然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气温有些低,寒风吹来,刘彻忍不住搓了搓手。

    “想不到啊想不到……”刘彻望着茫茫夜色,感慨起来。

    这次的汉匈大战,在一开始,就完全脱离了他跟朝堂大臣们预定的轨道。

    真真证明了,战场上的变化,根本不是人所可以预计的。

    在战前,谁能想到,一直把守梓岭的若卢部族居然被匈奴人自己给灭掉了?

    谁能想象得到,义纵的主力,几乎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就占领了梓岭?

    梓岭既然得手,那白道自然就落到汉家的控制中。

    汉军通向高阙的道路,事实上已经打开了。

    但是……

    郅都所部却陷入了匈奴的重围之中。

    郅都至少要面对两倍以上的敌人的围攻,补给线也会受到侵袭。

    这场汉匈大战的主会场,从义纵那边变成了郅都这边。

    预计中的鸿鹄塞会战,自然告吹了。

    郅都能不能坚持?

    这个不需要疑虑,只要补给稳定,有吃有喝,匈奴人应该是无法威胁其生存的。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维持补给啊!

    刘彻掸了掸袖子。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虽然民夫徭役不要钱,但是,军需物资要钱啊!

    出塞作战,撅师千里。

    汉家的府库积蓄,就像流水一般,迅消耗。

    要不是有盐铁衙门和其他方面的收入,刘彻的政府,此刻已经债台高筑了。

    即使如此,假如要加强郅都方面的军力,用于维持补给线的安全。

    刘彻觉得,起码需要再动员一万骑兵,用于维持补给线。

    而,郅都所部面对的敌人实在太多,所以,最起码,还要想办法送至少八千弓弩手上去。

    但问题是,汉家的财政,已经频临吃紧。

    而这战争,却才刚刚开始,保守估计,汉匈这一轮高阙会战,起码要打一个月(最理想状态)若是战事胶着,打个三五月,也是寻常!

    “朕必须想办法弄钱了……”搓了搓手,刘彻抬脚向前。

    中国历来的问题,都是国家没钱,而私人有钱。

    譬如明末,国家府库里,都能跑耗子了,崇祯皇帝一件龙袍穿了三四年。

    但北京城的官员贵族家中的地窖,却堆满了黄金白银。

    山西的晋商家里,白银囤积数量更是用几百万这样的单位来计算。

    汉家,虽然财税收入和其他项目的收入,远远的越了明朝。

    甚至越了秦帝国!

    在刘彻已知的中国王朝里,大抵就只有传说中海贸达无比,一岁能获利数千万贯的南宋能跟汉室在财税方面掰掰腕子。

    即使如此,汉室也存在着民富国穷的尴尬局面。

    像刘彻的那两个老丈人,卓氏和程郑氏,坐拥财富以万万来计数,雇工以数千,奴隶数之不尽!

    简直就是富可敌国!

    而外戚里的窦氏和薄氏,也是坐拥着金山银山。

    魏其候窦婴一个人就能养活上千食客,号称小孟尝!

    至于列侯里,狗大户平阳侯世家的财富多到连刘彻都眼红!

    平阳侯家族世代都在平阳县蓄养歌姬奴婢上千,马奴和骑奴也是以千计数。

    所以,老曹家三代单传,而且,一代身体比一代差,怪不得别人。

    就算是项羽,天天笙歌,身体也要ho1d不住!

    这些人的钱刘彻是一直在打着主意的。

    也零敲碎打的弄来了一些。

    但总的来说,只是敲敲打打,从未有让他们真正出血。

    现在,军费吃紧,刘彻也不得不把主意再打到这些家伙头上。

    “准备行国债罢……”刘彻叹了口气,做出了这个决定。

    其实,还有更快的办法。

    那就是抄家!

    在中国,历朝历代,王朝强势时,一切权贵官僚地主商贾,统统都要给皇帝跪下唱征服。

    在皇帝面前,什么富可敌国的商人,什么阡陌连野的大地主,翻手就可覆灭。

    这也是中国的特殊社会和人文环境导致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对皇帝来说,全天下都是他一个人的。

    商人地主官僚权贵,统统是他的臣子。

    让你死,你必须死。

    让你活,你必须活!

    君权统治一切,甚至统治思想、宗教和学术。

    中国的皇帝,自古就是人神合一,称为天子,自号皇帝,名为君王。

    言出法随,出口成宪,以至于,天地星辰,宇宙万物,物理规则都要受到皇帝个人意志的影响。

    自然,这样的君王,压根不需要去考虑什么下面的人想法,也懒得去考虑什么经济稳定,持续展。

    这不是他们不愿意去考虑,而是,他们压根不清楚不知道这些事情。

    这也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所在。

    也是东西方世界所处的环境和人文思想截然不同的体现。

    对中国来说,庞大的疆域,繁多的人口,富饶的土地,足以形成一个自给自足的繁荣经济圈。

    以至于,哪怕皇帝砍掉全国最有钱的地主富商们的脑袋,将他们的家产全部充公,但这个伟大的国家,也不会伤筋动骨,甚至可能还会比之前活的更滋润,更健康。

    即使是强势的君王,败家败的特别厉害,也仅仅需要休养生息个十来年,这个帝国又会生龙活虎。

    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的统治者,自然就不会去考虑其他人的意见,也懒得去搭理那些肥猪的想法。

    商人、地主豪强和权贵,抓起来就可以宰了。

    武帝一生杀了不知道多少个两千石,把过三百的列侯家族,打落深渊,让几乎全部的商贾破产。

    但依然是毛事没有……

    历史上,明朝的朱元璋更狠!

    剥皮实草,动辄兴起大案,一次杀戮过万。

    然而,明朝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却在这一次次大案和一次次的杀戮中,越来越强。

    讲道理的话,其实刘彻只要学习这两者,举起屠刀,将富商和大地主以及权贵们送下地狱。

    完全能够凑齐这次汉匈大战的全部开销。

    甚至,说不定还能有得赚。

    然而……

    “朕可不仅仅只是想当一个汉武帝,明太祖或者明成祖啊……”刘彻在心里告诉自己,安抚着那颗躁动的心脏:“朕的最终目的,是要让汉家文明升华,进化,走上那条永远繁荣强盛的道路!”

    而要达到那个目的。

    除了需要政策,需要引导,需要资源之外。

    还需要用罪恶来浇灌,用最黑暗最深沉最为人所不齿的邪恶来做燃料,将千百万人的生命投入祭台,用他们的光和热,来点燃那个文明升华的动机。

    这就离不开资本以及权贵的帮忙。

    毕竟,作为皇帝,身为天子,自诩以德孝治天下的君王。

    是不能也不可有脏自己的手。

    现在多好!

    脏事、坏事,都是臣子和商人在干。

    他这个皇帝完全不知道。

    形象光辉而伟岸,完全就是个爱民如子的君父!

    这个事情,刘彻知道,很多臣子和商人也知道。

    但偏偏天下人不知道。

    更妙的是,刘彻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于是他用着一次次的敲边鼓和杀鸡骇猴,告诉了那些大臣和商贾,这些事情不许碰,碰则死。

    而这些商人和大臣权贵们,也都收到了这个信息。

    所以,他们纷纷据此调整策略。

    就像现在在燕赵,大地主和大商贾,纷纷减租减息,明面上看上去好像是良心现了,或者是‘受到天子德政感化’。

    但实则,他们只是在进行转型而已。

    他们有的转向了资本,转向了工商,有的转向了军事利益集团和殖民利益集团。

    虽然这些变化的步骤很慢。

    但却是每一天都在转向。

    这也是刘彻虽然大权在握,但却没有掀起大狱的原因。

    把人杀光了,钱抢光了,谁来帮他做事情呢?

    你能保证新扶起的人,会比这些旧有的人更好吗?

    对刘彻来说,杀人,只是一种手段。

    只是一种用于清除那些不听话的,胡作非为,或者混吃等死不干事情的渣渣的手段。

    沿着走廊,持续向前,一刻钟后,刘彻进入了宣室殿的范围。

    在那里,已经被叫醒的和在今日值班的兰台尚书以及侍中们已经在等候着刘彻。

    “恭迎陛下……”尚书令汲黯看到刘彻到来,立刻迎上前去,说道:“最新的汉匈情报和军情已经更新了,陛下可以随时过目!”

    刘彻点点头,赞道:“有卿在,朕无虑也!”

    汲黯就是这一点好,本职工作做的非常出色。

    方方面面的细节,根本不需要刘彻吩咐,他自己就会先搞定。

    这样一个大臣,放在尚书令这个位置上,自然是很好的。

    不过,他的缺点也比较明显。

    汲黯是君子,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所以,他的道德洁癖很高。

    很多时候,他的这种又让人尊敬,又让人哭笑不得的道德洁癖,让刘彻感觉有些为难。

    于是,刘彻其实已经打算好了,等到今年夏天,让汲黯去安东做一任都护府的巡按,让他增长一下见识,陶冶一下情操,锻炼一下素质。

    相信,安东大地的百姓,会教会汲黯很多知识的。

    将这个想法放到一边,刘彻在汲黯的引导下,走到宣室殿的一侧墙壁前。

    这里,在今年的新年的第一天,就悬挂上了一副史无前例的军事地图。

    地图大的出了此前汉家大臣对于地图的认知。

    它足足占据了整个宣室殿的一侧墙壁的三分之二,有十二丈长,宽度也有三四丈。

    这样大的地图,在标尺和描述上,已经足以将汉匈前线的已知山峦、河流、湖泊以及城塞清清楚楚的显示。

    几盏鲸油灯被举到地图前,刘彻接过了一根指挥棒,在地图上先找到梓岭,然后再找到河阴,最后,再找到太原和晋阳、上郡、北地。

    “命令轻车将军广,立刻从朝那塞动身,统帅北地军北上至灵武的浑化塞,做出出塞的举动,但不要出塞!”刘彻只是简单的思索了片刻后就下达命令。

    李广在北地的朝那塞当新兵营总教官已经两三年了。

    干的很不错!

    这两年为汉军各军输送了上千名军官和数千骑兵,可谓成绩斐然。

    但是,比起他的练兵天赋,他的领军天赋就有些那啥了。

    而且,李广嗜酒如命,常常喝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刘彻可不敢把军队交给一个酒鬼!

    李广自也明白自己不被重用的缘故,所以,刘彻听说他在戒酒了。

    但这效果却还是未知……

    现在让李广率领朝那塞驻军移动到浑化塞,就有着考验他是不是真的戒酒了的打算。

    当然,更重要的是战略使然。

    讲道理的话,其实北地郡北上,与高阙和榆林,距离更近!

    但是,青龙峡天险的存在,使得无论是汉军北上还是匈奴南下,都不得不走古老的狄道,更要穿越一片宽达两三百里,长达四百余里的沙漠。

    这条道路,可不好走!

    尤其是对汉军来说,更是如此!

    但,让李广带兵前往浑化塞,做出要出回中道,转狄道的架势。

    刘彻相信,匈奴肯定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来戒备。

    这样就可以给郅都减轻一定的压力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