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五十节 郅都的应对
    这天晚上,华灯初上。

    汉军的营盘里,燃烧着明亮的鲸油灯。

    气温降到了将近负三刻,营帐之外,已经呵气成冰了。

    但是……

    汉军的中军帅帐之内,却是火热的如同夏天一般。

    一壶壶的美酒,摆上了案台。

    郅都坐在上,看着那几个夷狄的酋长们。

    瞧瞧看,都有谁吧!

    休屠部族的左大当户,同时兼任休屠王之弟的屠各决明。

    郁文部族的王太子郁文当难。

    贺赖部族的左大将贺赖雕难。

    这些可都是邑落过万的大部族!

    而且是鼎鼎大名的部族!

    甚至,上过汉家史家记载的,甚至不乏有部族曾经多次入侵汉地,劫掠汉郡,略杀边民和官吏。

    但现在,这些家伙却一个个的跟乖巧的奴才,温顺的犬彘一样,趴在了郅都面前,恭恭敬敬的奉上了一封文绉绉的请求大汉天子做主,讨伐无道的匈奴单于,并且请求仁慈的大汉天子,将他的雨露恩泽播撒给他们,让他们这些的夷狄之人,也能知道王化。

    郅都自然是照单全收。

    反正,有带路党主动投靠这是好事情。

    当然了,郅都也清楚,这些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甚至,连他们的身份是不是就跟他们说的一样,也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脚踏两只船,两面下注,这种事情,郅都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讲道理的话,这些渣渣的演技和表演,太稚嫩,太业余了!

    如何比的上当年儒家在各国下注的盛况?

    在昭襄王的时候,儒家的学者,就纷纷入秦。

    荀子甚至让其弟子李斯,挂了个法家的皮!

    那些现在在喷暴秦的渣渣,十个里面有九个,他们的师长或者师祖,曾经拿过秦人的俸禄,吃过秦王的皇粮。

    剩下的那一个,恐怕也不是不想吃秦王的皇粮,而是吃不到……

    但,现在人家喷气秦制和秦法,完全是毫无压力啊。

    与那些高手相比,这些夷狄,终究还是太嫩了!

    将这些家伙送来的糖衣全部吞下肚子,他们的要求和请求也全部答应下来,郅都笑眯眯的慰留了他们在汉军营盘里。

    将这些家伙送出门外,郅都笑眯眯的喝了口茶,对站在他左右的亲信家臣说道:“嘿!夷狄豺狼,不可轻信,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主上何以对他们如此客气?”郅都的家臣,跟随了郅都十几年的杨威问道:“直接不理会他们就是了!”

    “你不懂……”郅都端起茶杯,笑吟吟的说道:“这是政治!吾虽不喜,但却离开不得!”

    “只要我军能取胜……”郅都将茶杯放下:“那便是假的,也会成真!若我军失利,则就算是真的,也会变成假的!”

    “况且,自古兵不厌诈,他们能欺诈于吾,吾自也可诈他!”

    说完,郅都就披上衣袍,带着众人,巡视营盘。

    汉军的营盘,现在只是一个粗制滥造的临时场所。

    营盘之内,都是用着随军携带的帐篷和木头搭建起来的。

    一团团篝火,在汉军营盘各出熊熊燃烧。

    炭火周围,不时聚集着一些士兵围火取暖。

    篝火上挂着一些炉子,炉子里沸腾着一锅锅鲜美的鱼肉汤或者羊骨、牛骨汤。

    几个士卒端着碗筷,坐在一个角落,饮着肉汤。

    见到郅都到来,这些士卒慌忙起身行礼。

    郅都走过去,让他们不必行礼,同时毫无架子的嘘寒问暖。

    甚至,当郅都现一个士兵的手套破了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手套取下来给他。

    这么一遭走下来,守夜的士兵们,纷纷对郅都这个将主感恩戴德,感激不尽。

    这也是如今的汉家为将的基本功了。

    基本上人人都会这么一手。

    区别只在于用心还是纯粹走过场。

    郅都陷入属于前者。

    他带着自己的家臣,巡视了几乎整个营盘,察看了所有岗位和哨卡,勉励了守夜的军官和士卒。

    然后,才回到中军帅帐。

    刚刚走到帐门口,郅都就现,远方的黑暗天际,似乎燃起了大火。

    郅都的记忆力很好。

    他记得清楚,哪个方向是一片树林所在。

    他立刻取出千里镜远望,黑暗之中,能见度很低,即使是千里镜也看不分明。

    但他基本可以确定,匈奴人确实在烧毁树林。

    “倒也不蠢!”郅都冷笑两声。

    以他想来,匈奴人现在能做的无非就是撤兵、主力决战,或者围困这三个选择。

    很显然,匈奴人选择了第三个。

    也是他们现在所能选择的最好抉择。

    但是……

    “这些笨蛋!”郅都笑着道:“他们难道不知道,我军早就不用柴火取暖了吗?”

    现在的汉军,早就用泥炭(煤炭)来取暖了。

    特别是在这样的开阔地带和简易营房之中,泥炭早已经取代了木柴。

    而军队的军营里,也选择了用牲畜的粪便来燃烧。

    这样做的好处是,汉军再也不需要为了取暖用的柴火去砍伐森林,也不需要冒着敌人的威胁去取柴火。

    只要补给线不断,源源不断的泥炭足以保证大军的正常取暖需要。

    而鲸鱼油脂和大量的御寒物资,也足可保证汉军不再重蹈平城之战的覆辙。

    相较而言,在耐寒和御寒方面,现在的汉军,应该与匈奴人是在同一水平线上的。

    现在,这些匈奴人主动放火烧了树林。

    “我倒要看看,你们去哪里找取暖的柴火!”郅都冷笑着。

    嘲笑完匈奴人,郅都走进大帐之内,让左右家臣,将地图取来,借着鲸鱼油脂的光,郅都看着地图上的城塞和道路。

    “命人立刻飞马急报太原,请太原和上郡以及北地的同僚,立刻动员郡兵和民间武装,维护我军道路安全!”郅都对杨威道:“明日一早,就派人出吧!”

    “诺!”杨威拱手道:“此事,臣亲自去办!”

    郅都点点头,接着说道:“再派人以飞鸽传书车骑将军!”

    “吾等下会亲笔手书一份军报给车骑,让车骑将军所部日夜兼程,南下来驰援我军!”

    事实上,早在那些匈奴使者来的时候,郅都就已经意识到了,匈奴人可能的抉择。

    而现在,匈奴人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他们的选择。

    而匈奴人的选择,让郅都心花怒放!

    高阙有什么好打的?

    河阴才是重点!

    现在,在这河阴之地,匈奴主力重兵集结,更妙的是,这些傻瓜居然还妄想困死他,饿死他!

    好吧!

    匈奴人的计划,也不是不可能成功。

    只要他们能成功切断汉军的补给线,那么,郅都所部就撑不了几天!

    然而……

    郅都很清楚,自己的背后站着谁?

    他的背后站着大汉天子!

    站着汉家天下数千万黎庶!

    站着北地、上郡、太原和代国,数百万军民!

    你匈奴拿什么与我比拼?

    比拼国力,比拼消耗这种事情,中国,永远比夷狄更有优势!

    不就是花钱吗?

    只要能吃掉猬集在河阴一带的匈奴主力,花再多的钱,动用再多的人力物力也是值得的!

    天知道,下一次出现这么好的机会,会是什么时候了!

    没有错!

    从地图上看,匈奴人大抵是将他郅都包围了。

    但包围圈里的汉军,一天还站在包围圈内,匈奴人就一天不敢解围。

    不然,他们投入这么多军队,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只为来跟汉军大眼瞪小眼?

    别傻了!

    匈奴人肯定是想要吃掉郅都的军队的!

    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来吃掉!

    这样的话……

    这就又是一次长平之战啊!

    百十年前,秦赵长平之战,底定了秦统一天下的基调!

    现在,再来一次汉匈河阴会战,一战而定这世界,究竟是诸夏压服夷狄,文明战胜野蛮,还是匈奴继续强盛吧!

    “就以吾为饵!”郅都闭上眼睛,对杨威道:“明日,既在我军中军营盘升起我的将旗!”

    “告诉匈奴人,大汉九卿,执金吾,卫将军都在此也!”郅都豪气干云的说道:“夷狄贼子,若是有种,便来取我级!”

    “这……”杨威有些迟疑,战前,长安天子可是有过命令,在于车骑汇合前,卫将军不能打起自己的将旗,以免匈奴人疯。

    毕竟,一位当朝九卿,大汉天子最重要的心腹,执金吾,大汉苍鹰,两代大汉天子视为左膀右臂的重臣。

    这些身份,无论哪一个,都足以让匈奴人跟闻到了鲜血的鲨鱼一般,疯狂的涌上来,不惜一切撕咬。

    更会让无数的匈奴部族,红着眼睛,疯狂的冲击。

    这就跟汉军要是知道,匈奴的左贤王或者左右谷蠡王所在,肯定会拼死攻击一样的道理。

    原因很简单。

    杀掉这样一个人,比起在战场上杀敌一万还有用!

    在汉室,被说是斩下一个匈奴王族的级了,就是斩下一个匈奴左右大当户的级,也足够封侯。

    而为了封侯,不会有人惜命!

    同样的道理,匈奴人中若有人能斩杀一位大汉九卿。

    那么,封为部族之王,甚至担任单于庭的重臣,成为单于的亲信,指日可待!

    这必然,会引许多人疯狂!

    重赏之下必有勇士!(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