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四十八节 死亡之舞
    在匈奴人的恐吓和威势面前,很多新兵都变得慌乱起来。?[(?

    这也很正常。

    毕竟,这支陌刀军成军不到半年,接受的训练,还不深。

    老实说,他们没有在匈奴人冲来的时候崩溃,已经是很给力了。

    在此刻,对于这支汉家的陌刀部队而言,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们的长官都是极有经验的材官。

    甚至,不乏世代都是汉家材官的精英!

    汉家的材官,世世代代,都在跟匈奴人搏杀的第一线。

    在漫长的数十年时间里,一代代的材官,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用鲜血和勇敢,扛起了汉家长城的防御。

    自然,他们见过各种各样的变故。

    打小接受的教育里,最多的内容,除了怎么跟匈奴骑兵作战,就是如何安抚新兵,稳住阵脚。

    “不要看匈奴人,看着你们的武器!”伍长们看着左右不安的士卒,立刻鼓舞起来:“这些匈奴人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想想看,他们的脑袋值多少钱?”

    “军法之中,斩一级,得多少?”

    伍长们大声呼喝起来。

    得到鼓励后,士兵们渐渐的稳定下来,虽然依然还有些紧张。

    但是,只要想到一个匈奴级的价值,他们就莫名的兴奋起来。

    斩得军功,改变自己与妻儿的命运!

    在兴奋与紧张之中,他们想起了平时训练时教官们灌输的思想。

    “不要怕!其实你的敌人比你更害怕!”

    “要跟同袍保持默契!”

    于是,阵型渐渐稳固,再无慌乱。

    此刻,汉军中军的鼓点声变得昂扬了起来。

    “准备接敌!”远方,匈奴人距离汉军已经不到五百步了。

    一声声号令也因此随之而起。

    “作战状态!”韩贞持着陌刀,挺起自己胸前的胸章,将都尉的标志展示给左右看。

    汉军的陌刀兵,分为三种。

    这是从一开始生产陌刀,就已经分野的。

    简单的来说,就是豪华版和标配版以及猴版。

    羽林卫和虎贲卫作为汉家禁军,用的当然是豪华版。

    豪华版的陌刀,就跟后世网游里的高级VIp会员一样,极尽一切强大和最先科技。

    陌刀的刀柄,是用着桑拓木制成,刀身用百炼钢锻打而成,刀刃锋利,足可吹毛断。

    因为汉军的主要敌人就是骑马的匈奴骑兵,所以,这些陌刀的刀身,宽中略弯。

    足足三尺长的刀身,足可保证陌刀兵的杀伤力。

    除了武器,虎贲卫和羽林卫的陌刀兵是全体披甲的。

    当然,他们披得是皮甲。

    这种皮甲由鲸鱼皮硝制而来,每一件皮甲都由三层鲸鱼皮缝制,每一层之间都放入了强力的鲸鱼筋,以网状粘结。

    这样的一件皮甲,经过锻压后,显得坚实而轻便。

    即使是脚上的靴子,也是特殊设计的皮靴,采用了很多防滑设计以增加摩擦力,使得士兵能稳稳的站在地面。

    这样的装备武装起来的陌刀兵,当然是昂贵的。

    一个卒子,全身装备加起来,造价就过三万多钱!

    现在,汉军这两千陌刀兵,即使装备的造价就过了六千万钱!

    几乎就是用黄金堆成的军队!

    也是目前汉军除了胸甲骑兵和重步兵外最昂贵的兵种。

    此刻,这支用黄金打造而成的军队,在摆脱了慌乱后,立刻就按照他们从训练中得到的经验,跟着伍长们,双手持着陌刀,并且将陌刀微微向前倾斜,手臂弯曲,身体挺直。

    瞬间,他们的阵型和气势,因此而变。

    ………………

    距离汉家陌刀军阵最近的就是那些正在高接近中的匈奴骑兵。

    此刻,匈奴骑兵组成了一个雁型的攻击阵列。

    他们彼此默契的组成了一个攻击集群。

    在三百步的距离内,他们熟练的催促战马,并且将度逐渐的提高到最高。

    有经验的骑兵,甚至已经做好躲闪或者用身体某些不那么关键的部位去阻挡汉军的拦截箭雨的准备。

    在两百步左右时,他们的度提至巅峰。

    几乎达到了二十米每秒的度。

    这样的度,可以说是风驰电挚了。

    也就是在这个刹那,他们现自己面前原先有些慌乱和混乱的汉军,几乎奇迹般的恢复了阵型。

    不止如此。

    这些匈奴骑兵仿佛感觉,自己的前面,刹那间就出现了一堵墙。

    一堵钢铁之墙!

    一堵收割之墙!

    …………………………………………

    郅都是站在弓弩手的营地中看到这一切的。

    最开始的那片刻时间里,当陌刀兵军阵出现了虽然不起眼,但是显而易见的慌乱时,郅都是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命令弓弩兵和两翼骑兵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陌刀兵的准备。

    但,他的命令都没有来得及下。

    陌刀营,就自己调整了过来。

    他们在转瞬之间,就由伍长-什长-队率-司马为骨架,完成了阵型的组织和接敌准备。

    然后,郅都就看到了他有生以来最难磨灭,最为震撼的一个场景。

    汉军的陌刀军阵,在昂扬的鼓点中,在匈奴骑兵的轰轰恐吓和威胁以及隆隆马蹄声之中。

    整个全军向前拉伸,变成了一个森林。

    是的,在郅都的角度看上去,他们就像是一个正在移动的森林,一个钢铁之森。

    此时,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后方,大河的冰面,隐隐有着断裂的撕拉声。

    前方,匈奴的骑兵,如狼似虎,气势汹汹的扑过来。

    而汉军的陌刀军阵,则像一排排从山巅倒塌下来的冰川,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许多人都看呆了。

    甚至就连弓弩兵们也为这个场景而感到震撼,许多人将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不可思议的注视着汉军的陌刀军阵。

    此刻,匈奴骑兵与汉军陌刀阵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五十步了。

    无论是汉军,还是匈奴骑兵,在这个时候都无法避免两军的冲撞。

    “覆盖射击!”还好,负责指挥弓弩兵的汉军强弩都尉文申没有丝毫的走神,他抓住这个准确的时间,出了弓弩兵的拦截命令。

    一个个汉军将官纷纷站起来,大声呼喊起来:“前方敌军距离我军一百五十步!标尺甲,倾斜三分之一,预备!”

    早就已经计算好的射击诸元被传达给士兵们。

    下一秒,漫天的箭雨,遮天蔽日的升上天空。

    它们钻上高空之中,然后,猛的下坠。

    一千多名汉军弓弩手,在这一秒完成了齐射覆盖。

    他们射出的弓矢,在下一秒仿佛先知先觉一般,刚刚覆盖了匈奴骑兵的阵型。

    一千多枚弓矢,能产生什么样的打击效果?

    在以前,汉军的强弩校尉们会告诉他的学生们——大约能射杀几十个敌人吧,若是运气好,可能更多一些,但通常情况下,杀伤敌人不过百余,其中大半还可能是轻伤。

    然而,这次汉军的弓弩打击效果,却出了所有的想象!

    密集的箭雨,几乎集中在一块一百乘一百的区域之内,强劲的弓弩,几乎将那块区域的一切匈奴骑兵,扎在了地上。

    强劲的箭矢,将很多人连人带马,一起扎了马蜂窝。

    巨大的惯性,使得无数匈奴骑兵飞了出去,摔在四五步远的地方,甚至摔进了周围匈奴骑兵的阵列,还将两三个倒霉蛋给撞下战马,随即他们就被马蹄践踏而过。

    在这一秒,过一百五十名匈奴骑兵和他们的战马,永远没有了站起来的机会。

    “数学的力量啊!”强弩校尉和司马们看着这个场景,热泪盈眶。

    传说,当年全盛之时的秦军弓弩集群,能够制造这样的无人地带。

    铺天盖地的箭雨,能使得任何其他靠近秦军的敌人,付出惨重代价!

    但,自秦亡后,这种绝技就已经失传了。

    今天,借助数学以及俔学,汉军将这项先人的绝技重新在实战之中复活!

    若非是在战场上,他们恐怕早就相拥而泣了。

    此刻,他们却来不及庆祝。

    一张张弓弩,开始重新上弦。

    在汉匈两军正面接触前,他们还有一次齐射的机会!

    不过,当他们上好弦时,才现——已经失去了最后的齐射机会了。

    因为陌刀军阵在前进!

    他们如同一个正在移动的冰山,冷静,沉稳而有力的迎上了匈奴骑兵。

    ……………………………………

    “深呼吸!”伍长们的声音传到了士兵们耳中,一个个队率领着自己的士兵,踏着鼓点,挺起胸膛,望向了前方高来袭的匈奴骑兵。

    “一个匈奴级,可积功一级……”士兵们在心里想着,然后跟着自己的长官的步伐,按照训练中的要求,用力抓紧了手中的陌刀刀柄。

    匈奴人在大约五十步左右,就开始向汉军的陌刀阵投掷各种青铜矛和青铜铤。

    数百柄投掷武器砸到汉军阵列之中。

    顿时就有数十个不幸者闷哼一声,栽倒在地。

    甚至,还有两个队率被击倒。

    但,在训练中,汉军早就演练过数百次这样的情况了。

    前方有人倒下,后方立刻就有人补上他的位置。

    整个军阵,始终保持着完整的队列。

    此刻,汉军与匈奴骑兵,相距不到十步。

    匈奴骑兵以雁型阵列冲来,而汉军陌刀则用一字阵型接敌。

    在骑兵的高运动中,两军的正面接触,几乎只在一下秒。

    “虎贲虎贲!天下第一!”虎贲卫的军官们带着士卒们高喊起来。

    “羽林羽林!为汉羽翼!”羽林卫的将官们毫不怯阵的回应着。

    然后,士兵们跟着自己的伍长、队率,用力抓紧了陌刀的刀柄,手臂举起陌刀,用力向前劈砍。

    顿时,寒光卷起千万丈。

    很难用语言来描述此刻的场景。

    硬要打个比方的话。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见过联合收割机在收割水稻时的场景。

    总之,在这个刹那,汉军第一排的陌刀兵,整齐划一的挥起了自己手里的陌刀。

    锋利的刀刃,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迎面的匈奴骑兵,连人带马,一起斩成了两半。

    鲜血、内脏和肢体,哗啦一声就散了开来。

    当第一排的陌刀兵完成了他们的劈砍动作后,紧随其后的第二排陌刀兵就已经越过他们的前排,他们跟自己的同袍一样,再次举起陌刀,向前劈砍。

    刚刚好,匈奴骑兵的第二排就像送上门一般,被他们干净利落的斩碎了。

    鲜血瞬间就喷了他们一身。

    等到第三排陌刀兵上前时,他们的前方,已经没有敌人了。

    这倒并不是,前两排的陌刀兵就将数千匈奴人杀光了。

    事实上,他们斩碎的敌人,最多不过三百。

    但是,效果却是惊人的!

    在陌刀面前,几乎没有任何敌人,再可保持完整。

    有人被斩掉了头颅,脑袋滚到了地上。

    有人被从脖子下面斩成两半,滚烫的鲜血喷上天空,足足两尺高!

    更有人被连人带马,斩成两半。

    可能身子在这里,但下肢却在四五步外。

    匈奴人被吓傻了。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死亡场面!

    这已经不是在战斗了!

    而在屠宰!

    汉军的陌刀兵,就是屠夫,就是冷血的刽子手,就是残暴的收割者。

    那挥起的陌刀,如同死神的低语,就像恶魔的召唤。

    轻轻松松的将他们的同伴,将他们最勇敢和最强大的勇士和贵族,斩成了碎片。

    地面上,已经分不清楚是人还是马的内脏。

    人血和马血流到一起,将地面上的冰雪融化。

    匈奴骑兵们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咯咯咯的响个不停。

    当他们看到汉军的第三排陌刀兵挥舞起那堵钢铁之墙的时候。

    他们崩溃了。

    无数的匈奴骑兵怪叫一声,拉住战马的缰绳,扭头就跑。

    这些逃跑的家伙,基本都是前排的,目睹了方才那个刹那的死亡之舞的人。

    此刻,他们肝胆俱裂,没有人愿意自己也跟先前的同伴一样,变成地上的碎尸。

    他们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跑吧!这些汉朝人不是人!

    “他们是天神的军队!”许多人大喊着:“天神派他们来惩罚我们了!”

    他们这一跑一喊,让剩下的匈奴骑兵,也跟着扭头就跑。

    传说,汉朝皇帝,是天神下凡,这些汉朝人,肯定是汉朝皇帝从天上请来的天兵天将!

    假如不是这样,那怎么解释那些同伴的死亡?

    陌刀,这个千年后的武器,提前一千年,显露出它的獠牙。

    在这个大河的南岸,名为河阴的平原上。

    它将死亡与恐怖散播。(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