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四十五节 呼揭东进
    上郡和太原当然还是有足够的兵力可以支援郅都所部的。< { <?

    实际上,只要有钱有粮,道路情况允许。

    自上代陇右这些地方,再调动十万军队,轻轻松松。

    汉家甚至有过计划,一旦战事不利,陷入僵持则对参战部队进行轮换,以保证军队的战斗力和锐气。

    当然,义纵也明白,短时间内,休想指望援军去解救可能陷入危局的郅都所部。

    所以,回到设在梓岭中段的白道路口的中军大帐后,义纵第一时间就翻出了地图。

    “我军现在在此处……”义纵摸着地图,找到了梓岭的位置。

    梓岭大约在云中塞外两百余里。

    与云中城之间隔了三条水系。

    分别是大黑河、白道中溪以及南河。

    此三河都是大河的支流,最终在申屠泽以南,汇入北河之中。

    而目前郅都所部,大约是在梓岭的正对面,秦赵九原故城的南侧,河阴的北侧。

    在原来的战略部署中,是郅都所部先出塞,吸引梓岭之敌的注意力,从而为义纵所部进军梓岭,创造有利条件。

    然后,两军在北河会师,南北夹击高阙之敌。

    但现在,这出兵顺序一变,味道就全变了。

    梓岭之敌不堪一击,几乎主动放弃了梓岭的防御,向后收缩。

    汉军几乎是兵不血刃就占领这个河间地最重要的屏障之一,取得了汉家在草原上的第一个立足点。

    立足于梓岭的汉军,进可以威胁北河、鸿鹄塞,甚至高阙,退也可以凭借梓岭天险,守住身后的数百里山河。

    但是,这却把郅都的部队卖了。

    通过地图,义纵很轻易就能现,郅都所部,将会被匈奴人完全困在河阴一带,动弹不得。

    过十四个万骑的匈奴骑兵,哪怕只是分出一半过去,也不是郅都所部可以抵挡的。

    毕竟,虽然说,兵不贵多,而在于精。

    然而,双拳难敌四手。

    更何况,这草原上随时可能下雪。

    在大雪之中,郅都所部没有避寒之地,靠着军寨,再厉害又能坚持几天?

    更何况,匈奴人完全可能切断郅都所部的补给线,从而让其变成一个孤立无援的瞎子聋子和哑巴。

    想到这里,义纵就知道,自己必须要快。

    自梓岭到河阴,直线距离大约是三百里。

    但实际上,路程可能要过四百里。

    在这样的距离上,骑兵全进军,哪怕是没有任何人阻拦也要起码三四天!

    更何况,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

    天气、敌人还有军队本身的行进度,都限制了汉军的度。

    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义纵知道,自己的大军抵达河阴也需要十天!

    若遇到匈奴人的拼死拦截,那么这个时间还要往后退!

    现在,义纵只能祈祷,郅都部占领河阴的时间,能够再慢一些。

    最好能等到他的信鸽抵达!

    …………………………………………

    汉军出塞这样的重大变故,就像一颗核弹爆炸一般,迅的传到了南池的匈奴右贤王驻屯地。

    一得到汉军出云中的情报,兰陀辛就兴奋了起来。

    他立刻拿着这个情报,闯到正在王帐里玩弄大宛女奴的呼揭王且之面前。

    “兰当户……”且之看到一脸兴奋的兰陀辛,放开自己身边那两个娇滴滴的大宛女奴,问道:“可有何事?”

    “屠奢!”兰陀辛单膝下跪,行礼,说道:“卑鄙的汉朝人撕毁和亲协议,出塞攻击我大匈奴的河南地!请屠奢立刻做出决断!”

    且之闻言,也立刻站起身来。

    汉军出塞,这意味着匈奴内部的绥靖派的图谋彻底破产。

    汉匈之间,立刻就陷入了你死我活的霸权争夺战之中。

    只能有一个人能活着!

    而对且之来说,这个消息,不啻于天籁之音。

    无论如何,这个变故都将可能严重的打击单于庭的威望。

    一个不好,现任单于军臣,可能要陷入挛韑氏内部和匈奴四大氏族的不信任之中。

    毕竟,老上单于驾崩至今,可还不过十余年。

    短短十几年时间,大匈奴就被一个老上单于在位时,虽然称不上予取予求,但也绝对属于压着打的对手骑到脑袋上了。

    你这个单于,未免也太废物了一些?

    还能继续领导匈奴帝国前进吗?

    还可以继续让匈奴威压世界,惩罚世界吗?

    只要有人起了这样一个心思,那么……

    且之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入主单于庭的那一天!

    当然了……

    且之很清楚,想要入主单于庭,那就需要有威望。

    至少要让四大氏族看到,他这个右贤王是比军臣厉害,是比军臣出色,是比军臣更适合率领诸部族的领袖!

    就像冒顿单于所做的那样。

    靠着实实在在的战争胜利和红利,让所有人都臣服于他的大纛之下!

    当然,这个野心,且之不会让轻易透露出来。

    他闻言,装作吃惊的模样,说道:“汉朝人好大的胆子!”

    他拔出自己腰间的黄金道:“本屠奢要立刻带领本部万骑,前往河南地驰援!让汉朝人知道,我大匈奴的勇士的厉害!”

    说这个话的时候,且之的自信心是非常足的。

    汉朝骑兵虽然很不错。

    但且之对自己的部下的战斗力也是有自信的。

    三四十年来,呼揭人长年累月,驻守在金山脚下,跟从西方和北方来的塞人蛮子厮杀。

    这使得呼揭人生来野蛮,悍不畏死。

    领鸣镝之所在,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都被碾碎了。

    不过呢,且之也是说说而已。

    开什么玩笑嘛?

    汉匈在河南地大战,呼揭部族就两个万骑而已,全部填进去,都估计连个水花都冒不起来。

    但兰陀辛却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讲道理的话,在如今单于西征,左贤王年幼,而左右谷蠡王一在幕北,一在龙城的情况。

    这且之身为正儿八经的匈奴右贤王,一旦抵达河南地,那么,在名义上来说,他就是匈奴帝国的最高军事指挥官。

    十四个万骑,数十个部族,都可能要听他号令!

    万一他再立下战功,那等单于回来,这幕南还是不是挛韑氏宗种的都不一定了。

    所以,兰陀辛连忙道:“屠奢息怒,如今,卑鄙的汉朝人悍然撕毁和亲条约,入侵我大匈奴,奴才请屠奢按照约定,与奴才一起北上,侵袭汉朝的右北平、渔阳等地!”

    “右北平?渔阳?”且之却是顿了顿,有些犹豫。

    这些天来,他也派人了解了一下这汉朝的北方长城郡国。

    然后,且之就现了一个让他疑虑之事。

    那右北平和渔阳,在汉朝属于跟上郡一样的穷地方!

    不仅仅土地贫瘠,人口稀少。

    更关键的是,这些地方,背靠着燕赵。

    燕赵两国,是汉朝的大国。

    轻松就可以征调十万大军!

    而他最多能动员两万骑兵,哪怕算上兰陀辛答应的两个万骑的援兵,再裹胁一些部族,撑死了四五万人南下。

    这么点人,突破汉朝的北方防线,自然不在话下。

    但,想要深入富庶的燕赵地区,却是跟送死没有区别了。

    而且,汉朝在长城附近经营几十年,不知道拉拢和收买了多少眼线。

    且之害怕自己这边刚刚靠近长城,燕赵的汉朝人就知道了自己的动向。

    与其,劳师远征,却毛都捞不到一根。

    且之还是觉得,汉朝那个刚刚建立不久的所谓安东都护府,更有前途一些。

    所以,且之扭扭捏捏了一会,然后对兰陀辛道:“兰当户,本屠奢觉得,与其北上汉朝的右北平和渔阳,不如向东方进军,去攻占和杀戮汉朝的安东都护府!”

    “这样,一来,我军付出的代价要少很多!”且之说道:“那乌恒与鲜卑,两三年前,还是我大匈奴的奴才,如今,本屠奢引兵过去,这两个狗奴才若知道轻重,就会为我军带路,这样,我军就可以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收获!”

    “二来,那安东离汉朝腹地较远,本屠奢听说,便是快马,也需要半月才可往返燕国和安东,这样,我军突袭安东,即使杀个天翻地覆,汉朝人大抵也不会察觉!”

    “三则,那安东之地,不过有一支汉朝的护濊军,两万余人……”且之眨巴着眼睛,对兰陀辛道:“我军有足够的兵力,可以吃掉这支汉朝的军队!”

    在且之看来,四万多将近五万匈奴大兵,打不过两万的汉朝军队,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而且,安东比右北平和渔阳富多了。

    若能打下来,光是俘虏和战利品,就足够呼揭部族将整个幕南的部族都收买和拉拢。

    这样,若是汉朝在河南大胜。

    那么……

    一边是屡战屡败,丧师辱国失地的废物单于。

    另外一边则是毅然决然,为大匈奴取得空前胜利,劫掠无数资源和财富的挛韑氏宗种。

    四大氏族和其他部族,选谁还用想吗?

    兰陀辛听了,心里大惊,连看且之的眼色都不对了。

    这样的心思,这样的谋略,还是那个单于庭贵族嘴里’粗鄙不堪‘的金山蛮子吗?

    但,他一时间也找不到反对且之的借口。

    毕竟,人家说的有道理。

    右北平和渔阳,纵然属于汉朝防御相对薄弱之地。

    但当地的长城也是长城啊!

    想要破开长城,不死上几千人,怎么可能?

    而那安东之地,才新成立几年,根本没有什么长城,就是城市也少的可怜。

    匈奴骑兵可以长驱直入,而不虞面对坚城的阻拦。

    只是……

    兰陀辛是怎么也不愿意且之立下功勋的。

    在他看来,金山来的杂种,怎么配做右贤王?

    应该快快退位让贤,给挛韑氏内部血统更纯正,跟老上单于关系更亲密的宗种。

    但,这些话,他又怎么敢说出来?

    所以,且之支支吾吾了一会,然后才道:“屠奢想的仔细,是奴才疏漏了!”

    “奴才这便回去调动本部骑兵,来与屠奢汇合……”兰陀辛恭身道。

    说完,他就微微弯腰,面对且之缓缓退出且之的军帐。

    走出大帐,兰陀辛理了理自己的狼皮外衣,笑了两声。

    兰氏根本就不会派兵来跟且之一起出兵。

    至于须卜氏的万骑?

    那就更不可能了!

    如今,高阙那边正吃紧,匈奴帝国在幕南的全部精锐,都要向河南地集结。

    那里还有什么多余的兵力来帮呼揭人?

    随便打两个奴隶部族,三五千人来这里应付一下就可以了。

    ……………………

    且之盘膝坐在虎皮椅上,望着那兰陀辛的背影,冷笑了两声:“这些单于庭的贵族,看来是日子过的太轻松了!”

    “一个个都忘记了我大匈奴的本色!”

    且之站起身来,狼皮缝制的王冠垂在两肩。

    “立刻鸣镝,召集呼揭部族忠勇的勇士们!”且之下达命令。

    他自是明白,那些压根瞧不起的单于庭氏族,是不可能派兵来与他一起作战的。

    但他也不想跟单于庭的氏族并肩作战。

    原因很简单。

    万一要是抢的东西很多,那些家伙可是会要分润的!

    而且极有可能被分走很大一部分!

    就像这些家伙过去数十年对待呼揭部族一般。

    有好处,就全部都跑来要分肉了。

    但有危险和困难,却是坐视呼揭人在金山脚下跟塞人蛮子搏杀。

    这也是让呼揭部族对单于庭离心离德的原因。

    有好处,你们就想起我们来了!

    没有好处,就把我们当成蛮子,当成卑贱的奴隶?

    还有没有王法了?

    反正,且之是受够了单于庭的嘴脸和他们的虚伪。

    更何况……

    “真以为我呼揭部族是傻子呢?”且之在心里冷笑着。

    本来,他对单于庭还有着一些幻想,觉得大家都是同宗同种。

    但若卢部族的覆灭和消亡,却让心里这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

    若卢部族,那可是他的盟友!

    结果却被呼衍当屠那个家伙毫无理由的破族瓜分。

    这使得且之明白,这草原上,从来没有变过。

    在这里,弱肉强食,才是唯一的真理。

    想要保护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成最强的哪一个人!

    而除了战争和劫掠,这草原上没有第二条可以让一个部族强盛的途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