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四十四节 义纵的惶恐
    梓岭,太阳渐渐西垂。

    站在梓岭的一个山丘上,眺望着这塞外风光。

    “山河如此壮丽,难怪当年秦赵两国,死都不肯放弃此地了……”义纵对着左右感慨道。

    梓岭,顾名思义,就是一条山岭。

    但,跟这草原上的其他山岭。

    这个山脉,生长着无数的巨大梓树。

    这些梓树张开树冠,遮天蔽日,在这草原上塑造了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哪怕是在这落叶都已经腐朽的冬日,这些梓树的存在,也让这冬日的山峦,变得影影绰绰。

    梓岭之名也因此而来。

    “仅仅是这些梓树,恐怕就价值过万万啊……”有将官感慨着道。

    中国的棺椁,一般都是以梓木为棺。

    而这梓岭的梓树,高大神俊,一看就是生长了至少百年以上的梓树。

    这种梓木,每一根都价值数十金。

    而这梓岭南北长约两百余里,起码有数万株梓树,砍伐下来,运回国内,扣除成本后,起码获利数万万!

    “想也别想!”义纵看了那个将官一眼,严肃的对身后的将官们说道:“陛下有令:九原草木山川,因其形胜,不可轻毁,有敢擅毁者,视为私伐御苑!”

    听到此话,其他人顿时就打消了心里的念头。

    纷纷笑了笑,不在说及此事。

    当今天子的命令,是无人敢违背,尤其是在这军队之中。

    违抗圣命,那跟自杀没有区别。

    不用其他人招呼,部下,甚至各自的亲兵就可以立刻‘为陛下诛杀贼子’。

    义纵却是向前走着,看着那条蜿蜒着从梓岭的山脉之中曲折攀爬,最终延伸向远方的白道。

    “翌日,可在此筑城,把控白道!”义纵说道:“倘若匈奴能在此筑城,控制白道,我军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就可以占据梓岭了!”

    其他诸人都是点点头。

    梓岭之战太轻松了!

    轻松得汉军上下都不敢相信!

    亏得义纵还曾经传书给郅都,请求郅都北上为他牵制匈奴主力,为他攻占梓岭和鸿鹄塞创造有利条件了。

    可哪成想,在汉军发起进攻前,这梓岭附近还有着十几个部族的匈奴人,转瞬就跑了个一干二净。

    而当汉军的胸甲刚刚完成披甲工作的时候,那把守梓岭的匈奴骑兵也瞬间跑的无影无踪。

    而梓岭附近和梓岭前方的匈奴部族和牧民,更是跟见了鬼一样,望风而逃。

    以至于汉军几乎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就占据了梓岭。

    更将梓岭附近的申屠泽也纳入掌握。

    控制住梓岭后,意味着义纵所部,在这草原上终于有一个温暖的避风港和牢固的后勤基地。

    除非匈奴的幕南右贤王率领其主力从东方而来,不然,这河间地的匈奴骑兵,根本不可能越过梓岭和申屠泽,从而威胁到汉军的补给线。

    至于幕南的右贤王骑兵要是敢来?

    那雁门关和狼猛塞的句注军一定很乐意再去一趟南池,帮右贤王照顾他的妻儿了。

    义纵此时,真是志得意满。

    梓岭不费吹飞之力就到手了。

    以匈奴人在梓岭的表现来看鸿鹄塞之敌,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梓岭是个陷阱,是个诱饵,是引诱汉军继续深入草原的圈套。

    但……

    假如真是这样,那义纵就要笑死了。

    梓岭落入汉军控制,等于汉家在这个草原上获得了一个稳固的立足点和基地!

    要知道,在战前,哪怕是朝堂庙算,也不敢预估汉军一日下梓岭这样的夸张之事。

    甚至于,朝堂上还做出过‘假如梓岭之敌难以清剿,那汉军主力就留下胡骑跟梓岭之敌捉迷藏’这样的预案。

    实在是这梓岭的山峦和森林,太好藏人了。

    那些高大的梓树构成的密林里,轻轻松松就可以藏上几千人!

    假如匈奴人真的有心跟汉家捉迷藏,那么,光是要找出这些老鼠,汉军就要花费起码一个月的时间!

    那里能像现在这般轻松写意?

    若真是如此,那义纵一定送一个一吨重的奖状给匈奴将主。

    太感谢了啊!

    但,匈奴人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义纵一时间也搞不懂!

    毕竟,那些匈奴人跑的太快,几乎是转瞬之间,汉军都还在准备着,琢磨着怎么拿下梓岭,应该怎么攻击和消灭梓岭之敌。

    他们就跑的一干二净了。

    以至于义纵都是过了一个时辰才反应过来。

    匈奴人跑了,自然抓不到俘虏,没有俘虏,义纵也就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但这并不妨碍义纵立刻将汉军攻占梓岭的喜讯马上发回长安去邀功。

    这个时候,一个亲兵走到义纵身前,恭身道:“将军,卫将军回信来了!”

    说着他就将一个密封的竹筒交给义纵。

    义纵接过来,看了看,忽然一拍大腿,大叫一声:“糟糕!”

    他立刻对那个亲兵道:“马上飞鸽传书给卫将军,请卫将军暂缓渡河!”

    梓岭和其附近的匈奴人全跑了。

    他们甚至没发一箭,就跑的一干二净,甚至还留下了大量的穹庐和草料以及牲畜。

    这对义纵来说,当然是好消息。

    但是对郅都来说,却是灾难!

    郅都所要攻占的河阴,是高阙和梓岭之间的联系要道。

    换句话说,现在,无论是梓岭这些跑掉的匈奴骑兵和部族还是高阙那边枕戈待发,不清楚打着什么算盘的匈奴主力,都可能会选择围攻郅都所部。

    而郅都所部的兵力,不过一万五千余人!

    恐怕根本无法面对匈奴主力的轮番攻击!

    十四个万骑跟几十万的牧民,就算是车轮战,也能磨死郅都所部!

    而一旦郅都所部被围困,那么……

    义纵打了个冷战!

    他可不敢承受这样的后果。

    一万五千多人啊!

    还有一位执金吾兼任的卫将军!

    要是被匈奴人吃掉的话,就算他是外戚,他是天子心腹,也非死不可了!

    更别提,他之前还想让郅都所部北上……

    而郅都也回复了他可以考虑……

    万一郅都真北上了……

    那跟掉进狼窝里没有差别!

    “马上再以飞鸽传书上郡和太原,让上郡和太原,随时准备北上支援卫将军所部!”义纵赶紧命令。(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