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四十一节 河阴之战(3)
    在当天下午,郅都所部的汉军主力,几乎全部进入了那个无名高地。[  [(<〈[<

    当然,现在它有名字了。

    “既然此地在河阴之南,其北部山陵,略与河阴平行,那,就叫它‘棘南’吧!”郅都带着陌刀兵,登上一座高丘,眺望对岸的河阴风光说道。

    于是,棘南之名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也符合汉家文人士大夫的价值观。

    所谓草木至南方有枝任也。

    而当郅都站到这个山丘上时,他才现,此地不仅仅东与河阴隔河相望。

    便是向北,再走百十里,深入阳山山脉,就可以直抵故赵国的九原郡郡所所在。

    可惜,赵之九原郡,早已经被风沙所掩埋。

    即使是秦之九原郡郡城,恐怕也只有残垣断壁了。

    但,郅都来不及怀古伤今,因为,站在此地后,他现,这一段的大河,并未封冻。

    或者说,封冻的规模太小。

    滂湃的河水,奔涌向前,朝着汉军来时的增山关而去。

    无数的浮冰,夹杂在河水中,翻滚不息。

    即使隔了十几里,大河的奔涌声和冰块的断裂声,依然清晰可见。

    郅都戴着手套,举起一副墨苑打造的琉璃千里镜,远观当地。

    然后,他就看到了,在大河对岸,影影绰绰,有着骑兵在行动,虽然看不清楚人的模样,但却能瞧得见这些骑兵隔着大河,凝视着这个高台。

    郅都放下这副昂贵的琉璃千里镜,小心翼翼的收好。

    这个千里镜,可不便宜!

    就这一副,造价接近五百金!

    墨苑的墨者,用了足足一年时间,才凑齐了十来套琉璃千里镜所需要的琉璃。

    然后,在研磨和试造过程中,损耗了大半。

    最后,剩下来的才造出六副。

    一副自然是天子所有,其他五副,统统交给了本次作战的将军。

    郅都这里的这一副,是目前世界上仅有的六副千里镜。

    虽然墨苑的墨者们拍着胸膛保证,五年后,汉家便是司马校尉也可普及此物。

    但郅都却不怎么信。

    这种纯洁透明犹如天空一般的琉璃,岂是好制造的?

    这是鬼神之功,才有的杰作。

    别说五年了,郅都觉得,恐怕再过百年,这样的琉璃都是奢侈品,都是珍宝!

    “赵司马!”收起千里镜,郅都叫来一位棘门军的骑兵司马,命令道:“你立刻率领一百名骑兵,沿着大河侦查,本将相信,一定有可以过河的冰面!”

    现在,已经是乙卯日了。

    留给汉军占据河阴的时间只有两天了。

    无论如何,汉军必须在乙未日前,进驻河阴,并且完成自己吸引匈奴力量的使命,为云中方向的汉军主力,创造出清扫梓岭和鸿鹄塞之敌,进抵大河,直趋高阙创造有利条件!

    这是不因义纵所部提前出塞,或者其他客观条件所可以转移的任务和使命。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军令既下,难道可以因为其他缘故而延误战机?

    这可是会让友军陷入敌人重围,并且导致整个战略部署彻底失败的大罪!

    “诺!”那位司马拱手领命,随即带领战机的亲信部曲,向着远方的大河而去。

    在郅都的视线中,他们从山丘的缝隙之中,穿过一条峡谷,深入大河之畔,然后沿着河畔前行。

    “报……”

    这时候,一个插着令箭的信使疾驰而来,他飞奔到郅都面前,将一个密封的紧急军情呈报郅都:“车骑将军急报!”

    郅都接过来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拿起笔在一纸上写了一些字,再将之密封起来,交给那信使,嘱托道:“即刻往车骑将军!”

    自从季心向当今天子献上养鸽、训鸽之术。

    少府就专门培养了数十名养鸽人,职业驯化信鸽,并将之用在军事上。

    当然,现在,少府培养的信鸽,都没有成熟。

    所以,此时,汉家能调用的信鸽,也就是季心献给天子的那三十多只。

    此番出征,汉家三路都有专业的信鸽人带着信鸽随军。

    靠着信鸽,汉军三路大军始终能最快度的交换战场情报。

    这也是郅都能在义纵出塞后仅仅一天就得到消息的缘故。

    不过,这信鸽使用起来,也是有损耗的。

    尤其是在这塞外,猛禽多如牛麻。

    到现在为止,郅都已经损失了三只信鸽了。

    等到此战结束,恐怕汉室堪用的信鸽,只会有个位数了。

    不过,义纵在信里所说的事情,却让郅都感到有些亚历山大。

    “想不到,我军所需要面对的敌人居然是如此之多!”郅都在心里感慨着,对着未来,有了一丝丝的畏惧。

    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义纵的信上,说的事情不多。

    基本上就两件。

    第一件,就是告诉他,此番汉军所需要面对的敌人,过了战前预计的三分之一以上。

    在战前,根据侦查和情报。

    汉军大体预计,在这河间之地,包括榆林塞、高阙等要地。

    匈奴人大概有数十万邑落,约八到十个左右万骑,总兵力大概在五万左右。

    即使匈奴出动援军,从幕南和河西赶来,十天之内,其总兵力也不会过六万。

    堪堪与汉军出塞的兵力相当。

    但现在,义纵的情报显示,匈奴人在这河间地的兵力不是十个,而是十四个万骑之多!

    其中,甚至包括了其左大将的本部万骑,单于的本部万骑,以及呼衍氏、兰氏和须卜氏的万骑。

    仅仅是这些匈奴帝国的绝对主力,也是过了七个万骑!

    而每一个匈奴本部万骑,都是匈奴帝国的精锐,每一个的战力,都不比折兰人差多少。

    在汉匈数十年的战争过程中,匈奴入侵虽然声势浩大。

    但,即使是最多的那一次,十四万骑在老上单于统帅下南下侵略,但本部万骑也才五个!

    很多时候,匈奴入侵,都是一两个本部万骑作为主力,裹挟仆从和奴隶,气势汹汹。

    而匈奴人的本部万骑……

    郅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心有余悸。

    近年来,汉家对匈奴的渗透和情报侦查,越来越详细。

    因此,有关匈奴帝国的虚实,也就被人摸清楚了。

    匈奴单于自诩控弦四十万。

    但实则,其治下的邑落和部族,远不止如此。

    只是,他很难完全调动和动员而已。

    毕竟,汉军六万大军出塞,就将汉家国库和北边的战略积蓄以及人力物力抽调一空。

    同样的道理,匈奴人也根本组织不起四十万这样规模的军队。

    哪怕是加上奴隶,加上杂役,加上那些仆从,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规模。

    毕竟,可以想象一下,四十万人,起码就是八十万匹马,数百万的牲畜群。

    这样规模的牲畜和人群,足以在草原上变成一个比蝗虫还恐怖的移动天灾。

    他们会吃光路上的一切青草,甚至连土壤之中的草根也要被啃掉。

    他们将喝光一切沿途的饮水,并且留下堆积如山的人畜粪便。

    然后,等到第二年,他们所过之处,将会寸草不生,甚至可能形成沙丘地带甚至沙漠!

    让匈奴永远无法再在这些地方放牧。

    这几乎跟自杀没有什么区别了。

    所以,实际上,当兵力规模达到十万这个数字,哪怕是匈奴人,也很难承受了。

    二十万大军的话,就几乎是极限。

    至于像平城之战那样,四十万人马南侵的故事,几乎不可能再次生了。

    因为,匈奴没有那样的条件了。

    这也是汉室战前的预估判断的理论之一。

    但,现在来看,还是低估了匈奴人!

    想想也是,从榆林塞向南,在阴山环绕下的这片土地,足足有着数千里的面积。

    几乎相当于汉家至少四个大郡的总和!

    这样广袤的土地上,足以养活过五十万的匈奴游牧民。

    哪怕是五丁抽一,也可以凑足十万人马!

    更何况,义纵方面的情报显示,匈奴的高层,左大将呼衍当屠和左大当户兰陀辛在战前,将各自的本部力量,调动到了此地。

    还带上另外一个匈奴大贵族兰氏的一个万骑驰援!

    “十四个以上的万骑!”郅都想着义纵情报里的内容,就不禁骂道:“该死!该死!夷狄果然信不得!”

    这么大规模的匈奴兵力调动,怎么可能瞒得过那个汉家埋在匈奴内部的耳目且渠且雕难?

    因此,此事其实就证明了,此人在耍花样!

    好在……

    “十四个万骑吗?”郅都冷哼两声。

    今天的汉军内部,某些骄傲的军人,可是自豪的喊出了‘一汉当三胡’的口号。

    至于虎贲卫和羽林卫以及细柳营,则是自称可以‘以一夏当十胡’。

    这虽然有些夸张,但却也反应了一些事实。

    除了匈奴本部的那些精锐和像折兰这样的王牌打手外,汉军不管是技战术还是火力或者身体素质,都是碾压!

    即使是匈奴本部的精锐,在汉军主力面前,也就是骑术和马术比汉军厉害一些。

    但……

    在马蹄铁和马镫马鞍面前,这些所谓的引弓之民,就是渣渣!

    有马蹄铁和没有马蹄铁的骑兵,在机动性和灵活性上,完全就是两个兵种。

    更何况,汉军还有着可以在马背上自由开弓和瞄准的能力。

    而且,无论什么样的骑兵,都不可能在汉军无敌的胸甲骑兵阵列面前,讨到任何好处!

    郅都手下的这支军队,以郅都的评估来看,就至少可以在正面硬三万匈奴骑兵而不落下风。

    但……

    想起义纵信上说的另外一件事情,郅都就高兴不起来了。

    义纵请求郅都在占据河阴后,北上,攻占秦赵九原郡故城。

    至少也要做出北上的架势。

    郅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匈奴在河间地的力量,大大出了汉军战前预估的数字。

    无论是郅都还是义纵或者程不识所部,面临的压力都在大增。

    所以,义纵所部,需要郅都做出牺牲,吸引更多的匈奴军队。

    从而为义纵所部占据大河南岸的广大地区,并且清扫匈奴力量,创造有利条件,并减轻压力。

    但是……

    “兵力不够啊……”郅都叹了口气。

    他当然也想帮义纵的忙。

    但,力所不能及啊!

    他全军战力,拢共才一万五千余人。

    其中骑兵大约九千多,不到一万。

    剩下的都是步兵,而且,新兵占了三成之多。

    更何况,郅都还要派兵保卫的补给线,防止有匈奴游骑从侧翼打击他的补给线。

    这就意味着,郅都至少要分出四分之一的力量去保护他的补给线。

    剩下的军队,即使一切顺利,毫无损的攻占了河阴。

    但,河阴也需要保护。

    想要保住河阴,那就至少要留下三千骑兵。

    这样,他实际可用动用的兵力,不过几千人而已。

    这其中,还包括了步卒。

    而北上九原故城,郅都很可能会面对从宜梁、九原、高阙甚至梓岭而来的敌人。

    几乎是三面受攻击。

    所以,这并不现实。

    但义纵的请求,郅都无法忽视。

    因为在战略上来说,真正决定此次战争胜负关键的,还是义纵和他的中军主力。

    为了胜利,付出一些牺牲和代价,是可以承受的。

    “召集全军校尉!”郅都下达命令:“立刻商议北上之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