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三十八节 望城止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白道是秦直道的一部分。

    但同时,它比秦直道更古老。

    至少在数百年前的春秋时期,它就已经存在。

    它是远古的先民们,用双脚走出来的一条道路。

    但,在秦人手里,这条古道被拓宽,被加固,被延长。

    最终,出现了这样一条贯穿南北,长达数百里,直至高阙的道路。

    因为当年秦人对河间地放弃的太过迅速,以至于匈奴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整个河间地。

    所以,白道在如今还是默默无闻,只在商旅和牧民之间流传。

    但在历史之上,这条古道在两汉后,却流尽了鲜血。

    北魏时期,这条道路是北魏政权控制河套地区的重要通道。

    至北齐,宣文帝高洋率军大破柔然时,就是将后勤辎重留在白道。

    隋朝时,卫王杨爽,在此大破突厥。

    初唐之时,突厥人也是在此杀死了刘武周。

    抗战时期,吉鸿昌将军更是亲笔手书‘化险为夷’四字,称赞白道的作用。

    当然,现在的汉军诸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些事情。

    但,出塞后立即抢占白道,却是任何一个稍微有些军事常识的人,必然会去做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

    当汉军从云山一侧的黑水河进入到塞外草原时,白道就是出现在汉军面前的第一条道路,也是唯一一条人造道路。

    而且,这条道路还很宽阔,更是非常坚固!

    秦人修路,向来是以质量和效率著称。

    秦直道,秦驰道,甚至被后人用了一千年。

    无数王朝躺在秦王朝的功劳簿上,安逸舒服的打了个饱嗝。

    直到,秦人的道路再也不堪使用……

    直到,出现了第二个二愣子隋炀帝杨广。

    所以,白道必然可以承载汉军的重载补给马车和各种重装备。

    更是在这个冬天,为数不多,可以避免大军陷在泥泞和寒风中的道路。

    更重要的是,白道直通高阙。

    占据了这条道路后,汉军就可以沿着道路,直插高阙。

    义纵骑着战马,矗立在一个小山坡上,望着汉军主力,沿着白道不断前行的场景。

    远方一个已然废弃了许久,只留下两个残垣断壁的关塞废墟,已经清晰可见。

    “那是秦的新雍塞……”义纵拿着地图,对照了一番后,感慨道:“沧海桑田啊……”

    当年,蒙恬率领秦军最精锐的军队,北上驱逐胡虏,强大的秦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匈奴、楼烦、林胡、东胡,统统撵走!

    然后,秦军占据阴山,并且前出阴山,以阴山为基点,重新勾画了新的防御体系。

    自榆林塞以南,二十七军塞及三十四县,相继设立。

    当年的秦帝国,依然是那个气吞万里如虎,睥睨当世,横压世界的无敌帝国。

    所以,秦人的野心也大的惊人。

    他们在这块土地上,设立了两个郡级行政单位。

    高阙以南,是九原郡。

    高阙以北,是所谓的‘新秦中’。

    秦人很显然,希望将此地建设成第二个关中。

    不仅仅大肆移民,更在此地,将许多关塞之名,冠以关中地名。

    如,那个已经废弃的‘新雍塞’,还有同样被掩埋在废墟里的‘新咸阳’‘新安阳’……

    秦始皇和蒙恬,显然希望通过以此来将此地彻底控制和掌握。

    但是……

    随着一代雄主秦始皇帝驾崩,天下局势转瞬倾覆。

    帝国失去了它的控制者和领导者。

    即位的二世,称其为蠢材都是对蠢材的侮辱!

    义纵甚至觉得,哪怕是放只猪坐在二世的位置,也不会比他干的更差劲。

    短短几年之内,秦帝国的霸业就被那个蠢货葬送。

    不仅如此,他甚至连帝国的底裤都给败掉了。

    自孝公以来,秦人七世先王,两百余年的基础,一朝丧尽。

    看着脚下的这条坚固的宽阔道路即使已经过去了七八十年,尽管已经长满了野草,但这条道路,依然存在,并且依旧坚固如斯。

    义纵就越发的相信,当年贾谊贾长沙的评论没有错向使二世仅得中人之姿,秦帝国也不会崩灭。

    当然,义纵明智的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

    他拿着地图,比照着情报,道:“我军已至新雍塞,距离梓岭不过百十里!”

    他雄心万丈的对左右下令道:“传我军令:全军加快速度,务必在今日下午日暮之前,进抵‘新咸阳塞’占据梓岭一侧的高地!”

    “诺!”左右都是轰然应诺。

    立刻就有传令兵,将这个命令传达到全军。

    “派去通知上郡卫将军的使者也不知道到了没有?”义纵喃喃自语两声。

    这次,他统帅大军,先行出塞。

    虽然说,是可以解释成‘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但关键还要看人家郅都认不认。

    这个事情,要是郅都认,那就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要是郅都不认,那就乐子大了。

    这官司估计怎么打也打不清楚。

    甚至可能成为一桩公案、悬案!

    想想看,要是卫将军郅都觉得是车骑(义纵)要贪功,手下的部将再一鼓噪,嘿嘿……

    更麻烦的是,义纵很清楚,因他这个举动,肯定会使得郅都所部陷入麻烦甚至灾难之中。

    要是郅都吃了亏,然后把心一横,是完全可以将责任和问题推给他义纵的。

    义纵虽然确信郅都人品很好,应该不会计较。

    但知人知面不知心。

    政坛上的事情,谁说得准?

    何况,此事还干系着一万五千多人的生死以及数以十计的将官前途。

    所以,义纵此时,其实是忐忑不安的。

    思虑着这个事情,义纵也不得不叹息了两声。

    这个时候,一个传令兵,策马飞奔而来,一到义纵面前,他立刻翻身下马,行了军礼,呈着一个军报,道:“虎贲卫程都尉急报!”

    义纵立刻上前接过来,看了看,顿时大喜,道:“请回复程都尉:本将望都尉,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却是程不识那边传来了捷报。

    程不识所部,与义纵所部一般,都是昨日早晨出塞。

    但不同的是,程不识所部是从兴乐塞,渡过大黑河,直插梓岭侧翼。

    根据军报,程不识所部,已经在梓岭西北方向约五十里左右的大河之侧,全歼了一支百人规模的匈奴游骑,并且依然在继续向着梓岭方向急行军。

    按照战前规划,假如不出意外,最迟明天下午,程不识所部就至少应该封锁梓岭,并且控制住梓岭的进出要道。

    为中军主力打开一条通道。

    一条通向高阙的道路。

    但这并非易事!

    尤其是在这塞外的冰天雪地中,程不识所部又没有白道可行,只能跋涉在草原上,行进在泥泞之中。

    这对其全军的体力和耐力,都是一个严重的考验!

    ………………………………………………

    此刻,程不识所部,确实是很行进的很艰难。

    塞外的寒风,带着风沙,打在人的脸上,疼的厉害。

    天空中又下起了小雨,路面也变得泥泞起来。

    许多士兵的行军速度都因此受限。

    好在,这次出塞,汉家做足了准备。

    一口口简易的行军锅在隧营和民夫的努力下,迅速搭建起来。

    一碗碗热腾腾的姜汤,加着盐巴和奶酪,送到士兵们面前。

    使得士兵们能够驱散寒冷,恢复体力。

    但是,今天晚上在那里宿营却成了一个问题。

    好在,楼烦军的骑兵们,是这个草原上的熟人,他们很清楚在草原上,应该寻找什么样的地方过夜。

    昨天晚上,就是在他们的指导下,程不识所部,才能找到一个温暖的山谷宿营御寒。

    但……

    下一个可以宿营之地,距离程不识所部还有七十里!

    若是单人,或者团队较小,七十里,转瞬即至!

    若程不识率领的军队是老于行伍的士卒,也可以在日落之前赶到。

    但,偏偏,程不识所部,不仅仅规模庞大,总数几近两万人!

    更麻烦的是,七成以上的士卒,都是新兵!

    尤其是陌刀兵们,大部分都是来自南方的淮泗地区。

    他们中的许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下雪的场景。

    更别提顶着寒风,行进在茫茫草原上,跋涉在泥泞之中了。

    更别提这里是敌国境内,匈奴骑兵随时可能出现。

    而汉军却不可能跟过去一般,在内线作战,可以得到百姓士民的协助。

    大军的行进速度因此一度被拖慢到一个时辰十里!

    这简直就跟蜗牛在爬一般!

    程不识知道,他必须想个办法,让军队的速度快起来了。

    不然,假如入夜之前,不能找到宿营地。

    在一片漆黑的塞北夜晚行军,极有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会有数不清的士兵掉队、迷途,然后倒毙在塞北的寒夜之中。

    草原上的夜晚气温之低,程不识可是已经领教过了!

    但该怎么办?

    程不识急的直挠头。

    现在的情况是,新兵们完全没有在这样的泥泞道路上行军的经验。

    甚至楼烦军的骑兵们,也不是很能适应汉军的行进速度。

    为了维持大军的首尾坚固和完整的组织,军队就只能牺牲速度。

    不然的话,骑兵一下子跑的没影,留下步卒推着车马和辎重,一旦出现敌人,立刻就会雪崩!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汉军先锋骑兵在左翼发现并且歼灭了一支匈奴斥候。

    这意味着,匈奴人极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汉军出塞。

    很快,最迟在明天,程不识就要面临匈奴人的袭击了。

    甚至可能,在今天晚上,汉军就要面临匈奴骑兵的查探以及夜袭。

    程不识的呼吸因此急促起来。

    首次单独领军,让他深感责任重大,心里面也一直绷得紧紧的,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但越紧张,压力就越大,压力越大,他的思绪就越乱。

    没有办法,程不识只好骑着马,不断的催促士兵们加快速度。

    然而,这速度却始终提不上来。

    新兵蛋子们跟程不识一样,处于亢奋和紧张之中。

    方才前军的先锋斩首一百,让他们对功名充满了渴望。

    但这泥泞的草地和湿滑的道路,却又让他们没由来的烦躁。

    许多来自淮泗地区的陌刀兵甚至开始抱怨起来了。

    “这该死的道路!”无数人痛声咒骂着。

    但也有乐观派。

    譬如来自齐鲁的士兵们就发挥了齐鲁地区的特点,有人幻想着议论说道:“若是能找到一个城塞就好了,当年秦朝不是在这河间之地建立了许多城塞吗?倘若有一个完好的城寨,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了……”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附和起来。

    这让程不识听了有些恼火。

    齐鲁的兵,纪律性强,组织好,听从命令,但有个缺点,太过浪漫了!

    这也是齐人的特点。

    齐鲁自古就是富庶的鱼盐之地,当地的百姓,自耕农以上就不愁吃穿了。

    这也使得此地的人民,想法多,有些浪漫。

    譬如当今法家,就有齐法家和秦法家之分。

    儒家也分齐鲁之儒和北方之儒的区别。

    甚至,黄老派,也在齐地变种了。

    总之,齐人总能用他们的想法,将很多事情变得面目全非。

    但,这些齐鲁新兵的议论,却让程不识忽然之间茅塞顿开。

    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传令全军:在我军前方五十里,有秦人之军塞,可以御风寒!”程不识立刻就叫来传令兵下令。

    旋即这个命令传遍全军。

    最开始,程不识还有些忐忑。

    但,很快他就发现,效果好的惊人!

    在听说仅仅在前方五十里,就有一个秦人的军塞,保存完好,可以躲避风寒后。

    齐鲁的士兵们首先发奋起来。

    在他们的带领下,整个大军的行进速度一下子就提高了一倍多!

    就连楼烦军也因此军心大振,士气高昂。

    这让程不识很奇怪:一个可以御寒的军塞,有这么大魅力?

    但他哪里知道,对士兵们来说,若能晚上睡在一个干燥舒服的床榻之上,顺便将脚泡在滚烫的热水中,简直就是天籁!

    靠着这个善意的谎言,程不识所部,终于在天黑之前,抵达了梓岭西北一侧的山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