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三十七节 出塞(2)
    翌日,大雾弥漫,早晨的气温降到了负两刻,地面上凝结的冰霜,甚至让路面结冰。[〈  <〈

    在云中城外的军营中,一个个汉军将士,人人甲胄齐备,昂挺胸,站在校场内。

    这里是羽林卫和虎贲卫的胸甲骑兵大营。

    义纵带着将官们,走上高台,望着全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天气很冷,寒风吹在脸上,让人的鼻子都有些生疼。

    但义纵和将官们的心却是火热的,滚烫的。

    自从秦二世下令王离放弃榆林塞、高阙塞,率领长城兵团回归,扑灭农民起义以来,中国就已经失去了那片沃土八十多年!

    高阙城以南,是赵武灵王留给子孙的遗产。

    而榆林塞以南,是秦始皇帝和蒙恬,用了十多年打下的疆土。

    义纵甚至还能从史书之中,读到秦人对那片土地的描述:新秦中。

    祖先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留下的基业,决不能放弃,更不可有放弃!

    中国的土地,一寸都不能少!

    自古以来,从夏商周至今,中国的先王,率领先民,一路披荆斩棘,伐山开路,几千年才有了今日中国的疆域。

    虽然秦末战乱,使得中国重创,丢掉了许多土地。

    但,在当今天子的领导下,汉家正在一点一滴的将这些故土拿回来。

    南越臣服,东海内附,闽越恭顺。

    南方之事,大体底定。

    在东北方向,汉室更是一跃千里,不仅仅全部收复了燕之故土,还重新将朝鲜及其周围的东夷部族王国,纳入****的体系。

    现在,中国****上国的拼图,就剩下最后两块了。

    一块,就在这长城之外,以高阙为核心的赵国九原郡和以榆林塞为支柱的秦人故土。

    而另外一块则在西南群山之中,散落在山峦之中的夜郎、僰、滇、莋等国。

    只要能收复这两个地区,那么,中国,就将再次成为一个整体。

    并登临天下至尊的宝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义纵举起手,在自己的胸前一击,行了个军礼。

    其他将官也纷纷行军礼。

    回应他们的是,整齐划一的金铁击鸣之声。

    义纵向前一步,看着自己眼前的这支汉军精锐,真正意义上的虎狼之师。

    从他们的眼中,义纵看到了朝气,看到了骄傲,还看到了逐渐升高的昂扬斗志。

    清了清嗓子,义纵拿起一张草稿纸,站到一片铜制的话筒前,对着全军说道:“诸君,诸校尉司马队率什长伍长及至于诸正卒,今天,吾辈齐聚于此,望塞外之茫茫,几人可知,那长城之外,大黑河以北,乃我先王之土?”

    历来,大凡王师出征,都要誓师。

    誓师者,明道理,明目的,讨伐无道,消灭暴政!

    若汤武之汤誓,周武之牧誓,都是如此。

    “诗云:我疆我理,南东其亩!先王疆理天下,布其利,施其德!是故海内生平……”

    羽林卫和虎贲卫的士卒,都有着一定的文化基础,因此,都能理解义纵所说的话。

    众人听着,也都是心潮澎湃。

    在今天以前,汉军各部,就已经被宣达司的文吏反复宣讲过了那榆林和高阙,到底代表了什么?

    更有许多云中父老,被邀请到军营之中,讲述过去数十年,匈奴人践踏边墙,略杀汉民的苦难。

    因此汉军上下,都已经明白了此次出塞作战的意义。

    至于虎贲卫和羽林卫的士卒,更是早被激荡起了狂热的民族主义。

    人人都清楚,这次出塞,收复故土之余,还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乡桑梓,免受匈奴侵袭。

    再加上,如今打仗,是财致富,赢取贵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最佳途径。

    所以,人人早已经血脉偾张,不能自已。

    尤其是当义纵说道‘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高帝时匈奴如何,吕后时匈奴如何,太宗时匈奴如何,先帝时匈奴又如何’。

    将匈奴人过往犯下的罪孽和罪行,全部拿出来叙述。

    将士们更是听得怒目圆睁,情绪激动。

    “自秦弃河间地,绝先王之土,凡此八十余载,忠臣孝子,人人皆为高阙、榆林而扼腕叹息,恨不能为君父收之!今吾辈幸蒙圣天子在位,整军修甲,励精图治,时机已到!”义纵看着全军说道:“光复高阙,收赵武灵王之土,克复榆林,复秦始皇帝之塞,就在今日!”

    义纵挺直了胸膛,望着全军将士,问道:“二三子,可愿与吾共襄此盛举!上报君父,下拯黎庶?”

    “愿!愿!愿!”

    全军三呼。

    “拿下高阙,为圣天子春秋献礼!”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总之,瞬息之间,整个天地都充满了欢呼声。

    当今天子的二十二岁春秋诞确实已经不远了。

    用一场大胜,为天子春秋之诞献礼。

    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政治噱头。

    也是一个很好的激励士卒的方法,谁不知道,当今天子在军队中的威望和声望,已经跟圣人几乎划等线了呢?

    只是……

    羽林卫和虎贲卫,知道当今天子的生辰,这不奇怪。

    但是……

    在这一天的云中各军塞的汉军誓师大会上,诸部都传出了‘拿下高阙,为圣天子春秋诞献礼’的欢呼声。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但,没有人关注这个。

    在誓师大会后,汉军随即开始出塞。

    已经紧紧锁闭了二三十年的长城各个隘口,在这一条,忽然全部打开。

    一位位骑士,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下,平稳有序的出塞。

    沿着大黑河以及山峦,汉军如同密密麻麻的蚂蚁一般,涌出塞外。

    骑兵当先,步卒和重装备紧随其后。

    此时,大雾消散,太阳绽放出无穷的光和热,整个世界阳光明媚。

    迎着阳光,隧营在出塞后,立刻就在大黑河上架起浮桥,以供重装备和车马通过。

    而其他汉军步卒和轻骑兵,则快的从早就已经确定好的冰面上通过。

    在一天的时间内,总数过十万的军民,就完成了出塞之任务。

    然后,他们就直扑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第一个战略要点——白道。(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