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三十六节 出塞(1)
    呼衍当屠的动作非常快,也非常铁血。?〔 <(

    这头单于之犬在用拳头生生的打死了若卢王后,立刻就派遣自己最忠诚的一个万骑,渡过大河,来到梓岭。

    然后,他们就当着梓岭附近的匈奴部族以及奴隶的面,好好的给他们上了一课!

    什么叫残忍?

    什么叫残暴?

    在毫无防备和准备中。

    仅仅一天,梓岭的若卢部族,就全部投降了。

    没有投降的,自然是死了。

    呼衍当屠随后亲自带人来到梓岭,将一千多具在这次变故中杀死的若卢人和他们的领的脑袋,挂到了梓岭的每一个路口,每一条小径和每一个穹庐前。

    鲜血和杀戮,震慑着所有人。

    于是,所有匈奴部族,无不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跪到他面前,对他的命令,言听计从。

    当然,呼衍当屠也不是纯粹的疯子和只懂得用蛮力的傻瓜。

    他随即就将若卢部族的牲畜、人口和奴隶,分给了诸部族。

    当然,他的呼衍氏族肯定是占了大头。

    但,其他人也没少落好处。

    基本上都是见者有份。

    甚至就连女奴和孩子,也都有分配。

    将若卢部族瓜分的一干二净后,呼衍当屠狭此威势,下令诸部族必须集结,并且给每一个部族都下达了任务。

    诸部族看到若卢人灭亡的惨状,吓得魂飞魄散,自然没有人希望自己变成第二个若卢。

    再加上,呼衍当屠灭了若卢,但却没有吃独食,而是与大家一起分享,这多多少少,让其收到了人心,最起码让其他部族有了借口。

    因此,呼衍当屠号令一下,顿时所有部族都立刻积极的动员起来,而不是跟之前一样拖拖拉拉。

    甚至就是须卜氏和兰氏的贵族,也一下子变得温顺和听话了。

    端端两三日之内,呼衍当屠就在高阙城附近,集结起了过六个万骑的力量。

    就是其他万骑,也都按照其命令,进入了作战戒备状态。

    这对匈奴人来说,简直是高的高效率了。

    只是,此时,九月也行将结束了。

    长城之内,各个参战部队,都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准备工作。

    一柄柄马刀,被擦拭的寒光四射。

    一把把弩机,被拆卸了后,重新组装起来。

    一件件甲胄,都被装备起来。

    数以万计的战马,都被钉上了马蹄铁,并在铁蹄上加装了墨苑设计的防滑塞。

    汉军各营也开始宰杀牲畜,分配鲜肉,同时各部都举行了欢宴。

    将士们酒足饭饱,士气高涨。

    人人秣兵历马,整装待。

    九月壬申(二十八)。

    大黑河前线,固陵塞。

    十几个狼狈不堪的匈奴骑兵,慌慌张张的逃进了汉塞脚下,并且放下武器,向汉军投降。

    固陵塞的守军在简单的审讯了他们后,立刻将他们连夜送到了云中城。

    然后,义纵就得知了一个情报。

    义纵立刻就召集了紧急军事会议。

    “匈奴左大将呼衍当屠在前日尽诛其梓岭若卢所部,杀若卢王及其亲信,分其人民牲畜!”义纵看着参会的诸将,说道:“此事基本已经确定了!”

    义纵让人搬来地图,将手指放在梓岭之上:“梓岭之敌,已经不存在!”

    “但是,最迟三日之内,匈奴人就会重新梓岭附近建立防线,部署军队!”

    诸将听了,都是双眼放光,激动不已。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梓岭的敌人,基本不存在了,匈奴人即使再派部族过来守卫,也需要时间熟悉梓岭。

    这就给汉军奇袭,制造了最佳机会!

    战场之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只是……

    诸将都望着义纵,按照朝廷的命令和部署,本该是上郡的卫将军之部先出塞,吸引了匈奴的高阙和梓岭以及鸿鹄塞附近的敌人后,云中这边再忽然出塞,与上郡的郅都所部,对河南之敌,形成夹击,同时在野外吃掉这部分匈奴兵力。

    甚至围点打援,在运动战中尽可能的消灭匈奴的有生力量。

    倘若云中先出塞,那么,上郡的郅都部就要面临极大的压力了。

    他们可能会失去先机,甚至可能被匈奴人针对和围困!

    一旦郅都部吃亏了,甚至兵败了。

    那么,云中方面打乱作战部署,就是大罪!

    天子的板子打下来,谁能承担?

    可要是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等到匈奴人巩固了梓岭防线,甚至封死了申屠泽。

    那对大家伙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可以吃。

    汉军最重军法和纪律!

    而汉军的军法和纪律,基本上是照抄的秦法。

    失期者斩,失军者族,失令者杀无赦!

    除了义纵,真没有人敢担起这个责任来。

    义纵却是盯着地图,他也知道,这个情报的重要性,更知道,这个决定很难下。

    他想起了六年前,吴楚之乱时,在昌邑城时,他的岳父兼老师周亚夫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梁王不断的遣使往长安,哭诉周亚夫不肯救睢阳之事。

    天子催促周亚夫立刻救援睢阳的命令也不断传来。

    但是……

    “立刻去传天官!”义纵下令道。

    不多时,负责记录气候和温度的天官就被带到了义纵面前。

    “最近几日,可有暴雪的迹象?”义纵问道。

    这也是在义纵眼中,现在汉军唯一一个不能出塞的理由。

    天气条件不允许!

    那天官却是捧着一本册子,仔细看了看,然后答道:“以最近数日,下官以及诸僚所记录的温度变化、风向、风力和过往云中物候记载来看,未来一旬,云中及周围数十里,或有小雪和风雨,但暴雪却不至于……”

    义纵听了,点点头,对对方拱手道:“辛苦了,请下去休息吧!”

    送走天官,义纵看向诸将,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战机千变万化,转瞬即逝!”

    “传我的军令:全军各部,各营,各校尉司马,皆听令:自高祖受困于平城,吕后受辱于冒顿,至今数十载,匈奴稽粥氏残暴无道,屡侵我汉家边境,杀我汉家同胞!自高帝以来,北地至辽东,几人未尝受匈奴之辱?夫春秋曰:襄公复九世之仇!今吾奉天子诏命,率王师伐之,顺天应命!”

    “拿下高阙,复我赵武灵王之塞,克复榆林,收秦始皇帝之土!”义纵振臂高呼起来。

    “拿下高阙,复我赵武灵王之塞!克复榆林,收秦始皇帝之土!”诸将跟着呼喊起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