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三十二节 磨刀霍霍(1)
    兴乐塞。(?〈 ?

    一只人造的木鸟,迎风招展,木鸟身上装饰着的羽毛,在寒风之中微微抖动。

    两个伣官瞪大了眼睛,注视着木鸟的羽毛变化。

    不停的提笔记录羽毛的抖动度和方向变化。

    当这两个伣官停下笔,立刻就有两个官吏上前,接过他们的报告。

    然后,这些记录的文字被送到了兴乐塞中的一个军帐内。

    一位天官接过了这些报告,然后,他将这些报告与其他的文字综合到一起,写成一个简报,交给身边的一个随从,嘱托道:“立即送往程都尉处!”

    半刻钟后,这封简报抵达了程不识案头。

    “都尉,此乃天官所报之今日天象……”

    程不识接过这封简报,看了一眼。

    只见其上写道:下官杨寿敬拜虎贲都尉程公足下:今日风向东南,风力乙级,气温负一刻又三分之一,阳光晴朗,湿度甲上,预计后旬将无雨雪。

    毫无疑问,这是一封简单的原始的有关天气的报告以及预测。

    这不奇怪。

    中国是农耕民族为主的帝国。

    在中国,再没有比农耕更重要的事情。

    每年春天,天子亲耕籍田,三公九卿皆佐天子之后,以为天下榜样。

    而早在远古的时代,在夏后氏主政之时,古老的诸夏先民,就已经开始摸索和探索,对宇宙天文以及气候变迁的研究。

    春秋之中,尚书之上,有关气候变化、星辰变化和天象的文字,是占据最多篇幅的。

    及殷商兴盛,成汤的统治者,一方面敬畏着天神和天地。

    一方面,却开始着手准备记录和记载他们所遇到的一切气候变化。

    物候这个名词,次出现在了中国的史书上。

    深埋地底的甲骨文里,甚至出现了所谓的‘卜旬’。

    商人将天干地支,列为纪年纪日之法。

    六十甲子一轮回。

    与后世不同,商人习惯将十,作为一个轮回。

    一次天干地支轮回,在日历上表现出六个不同的交替。

    而商人,将每十天称为旬。

    卜旬者,既是根据现有的气象资料,以及龟甲所展示的迹象,来推测下一个十天的天气变化。

    殷商的统治者,当然无法用这么简单的方法,就征服气象,掌握天地变化。

    但,他们将他们的这些努力和研究,铭刻在青铜之上,写在龟甲之中。

    跨越漫长的殷商和西周。

    时间走到了春秋战国的大争之世。

    对天气的记录和物候的研究,终于达到了古典时代的巅峰。

    一部《吕氏春秋》,将春秋战国时期的天文、地理以及人文,集于一体。

    其中,有关指导农业生产的原始气象学,已经初露端倪。

    甚至,出现了二十四节气的分类。

    而当历史走到今天,站在先人们的肩膀上,依托于温度计、伣学以及对空气湿度的探寻。

    今天的诸夏人民,虽然依然无法准确预测明天的气候。

    但是,却已经大体估算出在现有条件下的明日气象。

    尤其是伣官和温度计的出现,大大增强了汉家对气候变迁的观测能力和预测能力。

    所谓伣,是最近一二十年兴起的一种新兴的学问。

    伣者,从人,意为一个瞪大了眼睛观察天地的人。

    最初的伣者,起源于古老的殷商时代。

    诗经就有记载:大邦有子,伣天之妹。

    以此形容文王赢取殷商公主的喜庆之情。

    而在今天,伣者成为了汉家观察风向和测定风的官员。

    他们广泛活跃在楼船衙门的舰船上,为舰船规避风暴,指引路线。

    同时也活跃在汉家各大粮仓,为百姓的生产生活提供指导。

    汉之伣学的兴盛和兴起,源于当今天子的易学博士日者司马季主。

    司马季主非常喜欢观测天地,自然也喜欢观察风向、湿度以及降雨变化。

    正是在他的提倡下,汉家伣学蓬勃展。

    并出现了专门的伣器。

    如铜凤凰、铜孔雀等伣器,纷纷出现。

    最后,墨家也掺了一脚,推出了今日汉家军用的测风器——伣木鸟。

    这是一种很简单,也很实用的器具。

    使得观测者可以通过木鸟身上的羽毛抖动变化和方向来观测风向和风力。

    于是,在现在,今天的汉家虽然很难知道明天的气候。

    但大家至少能知道今天的气候了。

    风力、湿度、温度,三者合一,再结合先民用自己的智慧和聪明记录下来的气候变迁资料,物候变化记录,大致就可以预测未来数日的大概气象。

    虽然,不一定准确,而且,还有着许多方面的功课和学问要补全。

    但至少,汉人有猜测明天的权力了。

    这很重要!

    尤其是在现在。

    汉军要出塞,先面对的就是天气这个敌人。

    反正,程不识是不敢想象自己统帅的军队刚刚出塞,就面对暴雪的可怕场景。

    所以,汉军不仅仅在兴乐塞有观测和预测天气的部门。

    实际上,整条长城的战线上,都密布了无数诸如此类的观测部门。

    虽然有些地方,就一两个人,甚至是军人兼职的。

    但,大大小小数十个观测站的数据,汇总到一起后,却已经能对未来的气候条件,做出一个大体的判断和预测。

    程不识看完报告,让人留下一份副本。

    然后,将正本交给一个侍从官,嘱托道:“送去云中城的车骑将军莫府!”

    ……………………………………

    此时此刻,在云中城之中。

    一个庞大的前敌指挥所,已经搭建而成。

    当然,汉家对这个指挥所的称呼是‘莫府’。

    莫府者,幕府也!

    是当今世界最庞大最精密的战争机器!

    这是诞生在战国大世最激烈的秦赵争霸时期,由廉颇草创,最终经由白起扬光大的强大机构。

    一个莫府之内,常常云集幕僚、文人、参谋以及各种军官、文官。

    群贤共策,群策群力,将战争,从一个人指挥,变成了群体指挥。

    展到现在,汉家的莫府在经历了马邑之战的锤炼后,变得更加科学。

    莫府内部,甚至出现了专业化。

    负责后勤的中军候司马,负责道路的中军佐军候,以及负责支应粮草,分配补给的中军参赞纷纷出现。

    甚至,还有专门的推演战争的参谋团,号为‘录事参军’的武苑学子团。

    整个莫府,上下官吏加起来,几近千人。

    他们构成了汉军进攻和指挥的大脑。

    而义纵和他的亲信将官们,则是这个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

    “少府命人送来的战前物资可送达了?”义纵走近莫府中的一个大厅,对着数十个正拿着地图或聚集在沙盘前的将官们问道。

    中军候司马李振立刻答道:“回禀将军,少府所输之物资,已经运抵了云中!”

    他拿着一份报告,递给义纵,道:“这是物资清单……”

    义纵接过来,扫了一眼。

    上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物资。

    油盐酒肉,这是必需品。

    除此之外,还有数量庞大的鱼干、鲸油和红糖。

    尤其是红糖!

    总数额居然接近了三千石之多!

    这在数年前,完全无法想象!

    但在今天,随着南越臣服,汉家获得了一个庞大的蔗糖产地。

    南越王国的郁林、苍梧、交趾、日南、九真,都是极好的甘蔗产地。

    蔗糖贸易,空前兴盛起来。

    为了满足汉室对蔗糖的需求,义纵听说,在南越的交趾郡,当地的南越贵族和地方士绅联合汉家贵族以及商贾,几乎将交趾郡丛林外围的野人和生番抓了个一干二净。

    南越的苍梧王和郁林王,甚至出动军队,对其辖区的丛林进行拉网式的清剿。

    数十万的生番原始部族,被他们抓到了平原和丘陵地区,进行甘蔗种植和蔗糖榨取工作。

    而这些蔗糖,则源源不断的输送到江都、彭城、睢阳、雒阳、长安。

    作为回报,汉家的粮船和满载铁器的商船不断南下,给当地带去了粮食、铁器、食盐以及各种各样的奢侈品。

    今天的南越国都番禹,甚至因此有了小长安之城。

    南越贵族以及百越的部族领,因为蔗糖贸易,因此醉生梦死。

    以至于曾经有汉家学者去到南越国最南端的日南郡,遇到一个当地的百越世袭贵族。

    这学者见到对方羽冠巾纶,一副汉家士大夫打扮。

    于是,那位学者非常好奇的问道:“君知中国王化乎?”

    答曰:“未知,只知有中国天子,生而神圣……”

    又问:“知周公、孔丘、管子乎?”

    答曰:“不知也,此何人哉?”

    这学者就奇怪了,问道:“君既不知王化,又不知周公、管丘之学,何以羽冠巾纶,如中国之士,行王化之举,乃至于以汉姓用汉名?”

    对方答道:“吾虽不知中国王化,也不知周公、管丘,但吾知中国有稻米之香,铁器之实,丝帛之丽,刀枪之锐也!吾之全族,仰赖中国,如无中国之稻米,铁器,吾族上下,至今依然刀耕火种,被文身!”

    虽然这个故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天子属意人加工出来的宣传。

    但这至少,反应出来了一个事实——今天的汉与南越之间的经济联系,已经紧密到如同一人!

    南越的丝帛布匹,铁器甚至是油盐,都是中国在供给。

    甚至于,南越人用的铜钱,赖以为生存的药材,也全都是从中国运去的。

    毫不夸张的说,今天,就算南越的赵氏想要反叛。

    那南越各地的官僚和贵族以及那些百越部族也不会同意。

    南越王国的汉化度,正在以光进行!

    连日南郡、九真郡,苍梧、郁林这样的素来是割据的地区,现在,都离不开汉家了。

    特别是苍梧和郁林。

    这两地,多山多水,土地贫瘠,假如没有蔗糖贸易,那,当地的贵族,就跟野人没有区别。

    是汉室的蔗糖需求,让他们富裕,让他们温饱。

    一旦这条贸易链断绝,那,苍梧王和郁林王立刻就要回家吃土了。

    而对汉人来说,尤其是北方的汉家军人来说。

    蔗糖这种红彤彤甜滋滋的调味品,简直就是天籁之美食!

    一碗蔗糖水下肚,就能让军心稳定,士气提振。

    若再把蔗糖洒到豆腐脑上面,那,立刻就可以驱散寒冷,让整个人从心灵到身体都觉得暖洋洋的。

    所以,义纵立刻就吩咐下去:“即刻将所有蔗糖,下到军中各营,吩咐厨子,准备给全军加餐!”

    多巴胺是人类所不能拒绝的刺激!

    它甚至比酒精更犀利!

    而且,它可比酒精好多了。

    传说,北地郡的轻车将军李广,在有了蔗糖蘸豆腐脑后,连酗酒这个老毛病都改了。

    只能说,这是甜党的胜利!

    现在,义纵麾下着三四万大军,几乎都已经被蔗糖所俘虏。

    特别是在寒冷的北国冬天。

    士兵们亟需蔗糖来温暖自己的身体,舒缓大战之前的紧张。

    义纵将这个事情吩咐下去后,将拍拍手掌,召集众将问道:“全军各部的准备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中军佐军候张伟闻言,第一个出列报告:“启禀将军,秦直道的通畅工作,还有三天,就可以完工!”

    义纵闻言,大喜,道:“辛苦云中的父老了!”

    张伟道:“不敢,大军出塞,向匈奴贼子讨还血债,此云中父老子弟之夙愿也!”

    主管军械的虞侯司马李汲随后出列报告道:“启禀将军,各军之军械物资,现已全部运抵前线军塞之武库,随时可以放到大军手中!”

    义纵点点头,道:“辛苦代上及太原的父老了!”

    此次出塞作战,汉军总兵力,达到了六万余人。

    其中骑兵的装备,除了胸甲需要运输外,其他倒也没什么。

    完全可以由军队自己带着走。

    但是步卒的装备,尤其是攻城所用的装备器械,就有些麻烦了。

    尤其是前几天,代上开始降雨,给输送工作带来了负担。

    好在,这个工作终于按期完成。

    这让义纵放下了担忧。

    至此,汉军就已经基本完成了战前的集结和准备,具备了出塞作战的能力。

    接下来,就要看老天爷的了。

    “希望上苍保佑,阳光明媚,天气晴朗……不要下雪……”义纵在心里祈祷着。

    ……

    注:日蚀一般生在农历初一的。

    但是请注意,此时的历法是颛顼历。

    不是农历……

    另外,我也不清楚颛顼历和农历的区别有多大。

    但九月甲戊(初六)日蚀,这是史记的记载~~~(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