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九节 狂欢(3)
    接下来几天,整个怀化郡,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网(<<[<<<

    游侠们摩拳擦掌,在各个城市上跳下蹿。

    甚至,有些‘机灵’的家伙,还开始早早的铺路了。

    这些家伙神通广大,而且交际广阔,基本上,只要能活动的关系,他们都在活动。

    大把大把的人情和金钱撒出去。

    砸的怀化上下的官吏都是头晕眼花。

    而这些家伙的活跃,让哪怕是安东都护府官衙本身,都开始怀疑,都督薄世等高层是在刻意隐瞒事实了:若非如此,游侠们何必砸这么多的资源和人情?

    这让薄世知道了后,简直哭笑不得!

    偏偏还不能作,只能不断呼吁,不断的澄清。

    但然并卵。

    游侠们并不愿意相信薄世的说辞。

    更麻烦的是,就是薄世的左右心腹,也都在私底下悄悄的怀疑:都督会不会是在演戏呢?

    以己度人,他们觉得,若自己是薄世,在接到了天子命令后,也会想法设法的打压和否认相关说法吧?

    这个事情,继续展几天后。

    连远在朝鲜的朝鲜君刘明,也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拐着弯的问:“薄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天子的谋算呢?”

    梁王刘武派来朝鲜辅佐刘明的两位大将,韩安国和张羽,更是派来了亲兵,对薄世表示:俺们朝鲜驻军,也可以参与这次冬演,请都督批准!

    这让薄世顿时就一个头两个大。

    倘若匈奴果真要入寇安东,那么,朝鲜驻军的参与,自然很有必要了。

    但是……

    仅仅为了一次冬演,就让数万大军和民夫,跨越上千里,冒着风雪,消耗无数资源来安东旅游?

    事后不用其他人说话,光是御史大夫衙门的御史,就足够他薄某人喝一壶的了!

    薄世,只好用极为坚决,极为强硬和极为果断的态度回复朝鲜方面:此番,仅为怀化郡冬演,君上(诸公)勿忧!

    但这个回复,落在刘明和韩安国等人眼里。

    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

    “好你个薄世,薄子卜,居然敢孤玩这一手!”平壤王宫之中,已经十七岁的朝鲜之主刘明捏着薄世的答复,气冲冲的对着左右说道:“这个薄子卜大概以为孤是三岁小孩子吧?怀化全郡都传的人尽皆知了,还想欺瞒孤,真以为孤是那种生于深宫的废物不成?”

    左右都是深深低头,不一语。

    或许,在历史上,这个刘明是属于那种典型的二世祖,******人格的典型。

    他甚至干出了持弓射杀自己大臣的逗逼之事。

    但在现在,这位大汉朝鲜君的命运轨迹却与他在另一时空完全脱离了。

    年不过十四,就奉诏来到这朝鲜就国。

    他至今,依然没有经历那个历史上他为之疯狂甚至丧心病狂的丧父之变。

    甚至,他的家庭非常幸福美满。

    他的父亲,梁王刘武,在他眼能武,智勇双全,又慈爱无比。

    母亲,温柔善良,持家有道。

    天家对他家族,也非常照看。

    不仅仅他,年未及冠,就已经坐拥这朝鲜两千里山河。

    未来,他的子嗣后代,更可能兼并北方的韩国,成为这半岛的主人。

    所以,他的人格没有走向疯狂,也没有走向畸形。

    反而,因为在朝鲜目睹和见证了此地从无到有,从夷狄变华夏的变迁。

    更兼之,辅佐他的人,一个韩安国,一个张羽,虽称不上当世大英雄大豪杰。

    但也是汉家有数的人杰。

    更重要的是,两者的三观都很正,而且忠心耿耿。

    环境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个体周围的人群,也会改变一个人的三观。

    从十四岁到十七岁,刘明三观最重要的塑型期,都是在平壤渡过。

    这使得他,已经与另外一个时空的他,完全不同。

    在现在,刘明是一个典型的汉家诸侯王。

    刘氏诸侯王,在如今,都是上马治军,下马治民的精英!

    故而,薄世的答复,在刘明眼中,已经完全变样了。

    刘明觉得,这是薄世这个家伙,不想让自己这个诸侯王沾染战功!

    “薄子卜好大的狗胆!”刘明气的眉毛都要倒竖起来了。

    作为刘武的爱子,刘明身上,其实也带着乃父的许多影子。

    刘明深深的觉得,这次的‘匈奴入侵’就是自己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更是因此为自己正名的绝佳契机!

    “君上息怒!”韩安国连忙劝道:“安东都督,大抵也是奉命行事……”

    “哼!”刘明冷哼一声,在他看来,这安东都督之所以欲盖弥彰,假冬演而行动员之事,就是为了不让他参与战争,分润战功。

    而这很可能是来自长安的授意。

    皇帝堂兄,刘明不能也不敢埋怨。

    但薄世这个臣子和外戚,他还骂不得吗?

    刘明气冲冲的说道:“中尉,请传孤的命令,动员一万兵马,随时做好参战准备,一旦匈奴入寇之烽火传来,即刻进入怀化!”

    这也是刘武这一系最大的特点了——任性!

    我才懒得管你长安是不是不想让我沾染战功!

    哥,就是要参与!

    长安越不同意,哥越要参与!

    看你能把哥怎么着!

    况且,这也不违规!

    在理论上来说,朝鲜,也是安东都护府的一部分。

    怀化有危机,朝鲜驻军断然救援,这个事情,就算闹到长安,也没有人敢说他什么不是!

    就像六年前,当吴楚叛乱时,梁国先进入动员。

    朝野至今也只会赞叹:梁王真忠臣也!

    而听到刘明的命令,韩安国在心里乐的都快笑开花了。

    他先前的话,完全就是故意刺激刘明,就是为了让他下达这个命令。

    身为诸侯王大臣,韩安国很清楚,他倘若想成为朝廷的大将,建功立业,甚至去博取封侯之赏。

    这是唯一可行的路,也是唯一的机会!

    错过这个机会,他这辈子都休想再有机会执掌大军,杀敌立功了。

    所以,韩安国几乎是立刻就道:“君上英明!”

    即使最终匈奴没有入侵,那也不要紧!

    区区一万军队的组织和集结,对今天的朝鲜王国而言,小意思啦!

    更何况,自家的君上,出了名的不差钱!

    于是,整个安东全境,都被一条‘天子预言匈奴将入寇安东’的消息,搅得天翻地覆。

    但,出奇的是:几乎大多数的群体,都没有被这个消息吓坏,反而,大家都好像过年一样的,为此狂欢起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