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七节 狂欢(1)七夕快乐
    “此外,鲜卑与乌恒,必须各出两千骑,跟随我军行动…………”秦牧在大厅之上侃侃而谈。

    一个个计划,一个个部署,不断的从他口中说出来。

    最终,一个安东都护府成立以来,甚至,安东的土地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动员演练计划展露出来。

    这次演练,涉及怀化郡境内的全部军队和预备役民兵武装以及仆从军的武装力量。

    连游侠们的保全队,也被要求必须进行动员,并且在军方的指挥和调度下,进行伴随演练。

    总计调动的武装力量,接近十万之数!

    单单是骑兵,就是两万之多。

    要知道,安东都护府成立至今,不过两三年而已!

    全境人口,即使算上乌恒、鲜卑、韩国和真番这样的仆从国和附庸国,即使再把倭奴和其他奴隶也算上。

    撑死了也才最多三百多万!

    其中,至少三分之二的人口,是最近四年才从中国迁徙而来的。

    而在现在,却可以轻轻松松调动将近十万的兵力进行冬演。

    这还是扣除了朝鲜和韩国等半岛藩属的力量的结果!

    若是,再调动朝鲜和韩国的力量,此地汉军,怕是闭着眼睛也能拉出二十万!

    这个情况,让包括薄世在内的所有安东将官,都感到自豪和骄傲!

    他们用四年多的努力和奋斗,将这片原本的东夷蛮荒之地,苦寒之地,彻底变成了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

    有了这样强大的军队和如此多的人口,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能将此地与中国分开。

    当年,太公望治齐,使齐鲁这个故东夷之地,变为中国。

    太公望名载青史,永为后世祭祀。

    今天,他们在此地的功勋,千百年后,会被后人如何评价?

    这是一个连薄世都只要想想,就会浑身颤抖,难以自抑的问题!

    而此番冬演,需要动员的部门是如此之多,调用的资源,也是天文数字一般。

    所以,秦牧一直说了大半个时辰,也没有将事情的大概说完。

    这确实是一个考验怀化郡的动员能力、物资和资源的调配能力,以及各个部门的协调能力的一次大考。

    考试合格了,就证明怀化郡,从此拥有了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

    但若是搞砸了……

    在坐的将官,肯定要被长安斥责,甚至有人不得不鞠躬下台谢罪。

    所以,人人都是聚精会神,不敢漏掉任何一个字眼。

    不会有人愿意在如今安东的高速发展时,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被人挤下去。

    在这片希望的沃土上,今日的卒子,明天就可能成为队率,甚至司马。

    护濊军内就有很多从一个卒子升到队率和司马的例子!

    甚至,还有人升到了校尉!

    只是……

    大厅之中的亢长会议,却成为了卫暴和成安两个人的煎熬。

    卫暴今年三十多岁,生得虎背熊腰,以至于连成安在他面前,都显得有些瘦弱。

    “成兄……”卫暴在沉默了半个多时辰后,终于忍不住跟成安搭讪:“都督去开军议,怎么这么久?”

    一个优秀的游侠大佬,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要懂得跟上官府的眼色。

    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地下势力,能离得开官府。

    更别说,敢跟官府对着干了。

    当年,天下游侠的精神领袖,大佬朱家,为什么那么风光?

    还不就是人家跟汉家列侯,甚至跟汉家天子都有交情?

    今天的剧孟,为何即便已经不在江湖,但天下游侠却依然将之视为大佬和偶像?

    还不就是人家,就在天子左右?

    “吾也不知……”成安面无表情的说道:“只是听说,似乎是要动员屯垦团和护濊军……”

    卫暴闻言,脸色一变。

    “动员屯垦团?”他挠了挠头。

    作为游侠,见多识广,是必须具备的条件。

    倘若连地方上的事情都搞不清楚的游侠,肯定是活不了多久的。

    “究竟是什么原因?居然需要动员屯垦团?”

    在卫暴看来,动员护濊军,远远没有动员屯垦团,让他更加惊讶和震惊。

    这既是在传统上来说,汉家郡守冬演,一般情况下,只会动员郡兵,很少有人会动员地方民兵的缘故。

    更是屯垦团在这怀化大地上的赫赫威名!

    汉家在怀化拥有屯垦三十四个。

    其中不乏顶着‘羽林卫’‘虎贲卫’‘细柳营’这样的百战雄狮的屯垦团。

    当屯垦制度发展到今天,屯垦团与军队之间,形成了紧密而强大的联系。

    屯垦团的百姓,在劳作之余,全部都要接受从那些汉军强军之中,派遣来的军官和教官的指挥,进行训练和指导。

    而在同时,屯垦团也是汉室各军安置自己的退役伤残士卒的地方。

    在这些经验丰富的军官和教官们的督导之下。

    屯垦团的百姓,与其说是平民,倒不如说是一头头披着平民马甲的猛兽。

    屯垦团之内,小孩子从八岁开始,就已经在教官们的教导下,学习怎么装卸和拆卸弩机了。

    某些天分优秀的孩子,在十二三岁,就已经被军方盯上了。

    至于屯垦团本身的优秀青年,更是各个强军在扩编时的第一选择。

    去年,虎贲卫和羽林卫扩编。

    虎贲卫屯垦团和羽林卫屯垦团里,就有数百名青壮,通过了筛选,前往长安,成为了虎贲卫和羽林卫的士兵。

    哪怕是其他不怎么出名的屯垦团,在安东的游侠们眼中,也是卧虎藏龙的虎穴。

    没有任何游侠,敢在屯垦团的辖区内闹事。

    因为那只会有一个结果被屯垦团的民壮吊起来挂在辕门上放风筝。

    甚至,曾经发生过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游侠,被二十来个屯垦团的半大小子给俘虏和缴械的故事……

    所以,在听说了安东都护府居然要动员屯垦团的民兵时,卫暴满脸的震惊和惊讶。

    这可是一支虽然不是军队,但实际上可能比很多地方郡兵,甚至比起一些地方的野战军还要强大的力量!

    动员屯垦团?

    这在卫暴眼里,只有一个解释:要打仗了?

    可是,问题是:跟谁打呢?

    卫暴擦了擦手掌,环顾怀化郡周围。

    能让安东都护府动员屯垦团的力量参战的势力,根本就不存在!

    哪怕是乌恒人跟鲜卑人一起造反。

    也不够怀化郡的驻军塞牙缝的!

    至于冰原上的蛮子和野人生番……

    需要出动军队吗?

    目前,四支保全队,加上保全队雇佣的乌恒骑兵或者鲜卑骑兵,已经撵的他们哭爹喊娘了。

    虽然,从齐鲁被迁到朝鲜平壤的儒生们,天天嚷嚷着‘兵者凶器’要以德服人。

    但安东全境之内,信他们的人,没有几个。

    至于愿意听他们说话的,更是寥寥无几。

    在这里,在这些年来,移民、游侠、屯垦团、商旅、列侯勋贵以及当地的土著,杂居在一起,彼此交融,彼此融合。

    在此地的特殊气候和特殊地理以及特殊环境下,新的价值观和新的民风,渐渐形成。

    安东人没有齐鲁的婉约。

    在这里,也没有时间去玩什么风雅或者慢条斯理的去搞什么‘君子之道’。

    要是什么事情都磨磨蹭蹭,不能立即决断。

    那么,百姓就可能会误了天时,不能及时将种子播种,以让其在最适合的时候,生长和繁育。

    游侠误了时间,就可能会少淘金,甚至,地盘被人抢走。

    商贾要是磨磨蹭蹭,那么,市场和利润,就会成为别人的。

    甚至,就连陈嬌的捕鲸,也得快。

    稍稍一慢,鲸鱼就沉入了深海之中。

    所以,此地的生活节奏非常快。

    人们,无论是农民还是商人、游侠,都必须抓紧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抓住每一个可能利用的机会。

    来为自己,为子孙,为家庭,尽可能多的多赚钱,多种地,多产粮食。

    以便在冬天大雪降临时,能守着温暖的火室,看着儿女们吃着各种美食。

    而不是瑟瑟发抖的蜷缩在房里,只能眼睁睁看着妻儿冻死饿死。

    所以,在安东,实用和效率,成为了首选。

    也成为上至诸侯王,下至黎庶,都共同认可的道理。

    自然,思想和学术,也必须跟此地的民风以及民心相符。

    你说的话,连百姓都不想听,贵族不愿意接受,游侠和商人都抵触,那,你的话,就等于没说。

    于是,自齐鲁迁徙而来,原本趾高气扬,打算教化夷狄,大兴一世的儒家,遭遇了滑铁卢。

    在安东,哪怕是在朝鲜王国,他们几乎得不到支持者。

    反倒是,两年前,几个赶着两辆马车,拢共就三五个人的新杂家在此地大兴!

    时至今日新杂家的学苑,遍及安东各地。

    甚至深入了真番和韩国,乃至于乌恒。

    成为了上至贵族,下至黎庶都认可和信赖的显学!

    就连游侠儿和商贾们,也接受和认可了新杂家的理念。

    得到了支持后,杂家发展迅猛。

    到今天,平壤学苑,号称弟子三千人,声威显赫于安东全境,通行于闾里、官衙。

    多数兴起于安东的商贾和贵族以及军官,都将自己的子嗣,送去了平壤学苑,学习新杂家的理念与学问。

    甚至,很多人,都愿意大笔大笔的捐献钱物给平壤学苑,用于购置印刷品、笔墨以及扩充学苑的学舍。

    至于儒家?

    哪怕是顶着一个孔子嫡传的名头,门下弟子门徒,也才不过数百而已。

    被新杂家全面吊打和羞辱。

    而自称‘新杂家’的平壤学苑,之所以能发展得如此迅速和迅猛,并且得到广泛支持。

    原因只在于,他们的理念和学说,全面适应和适合安东地区的现实要求和百姓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理念和学说,通俗易懂,脍炙人口,传播起来毫无障碍。

    就是卫暴这样没上过几天学,文化不高的大老粗,也能理解他们的学说。

    诸如‘礼仪生于富足。盗窃起于贫穷。’

    ‘士欲宣其义,必先读其书。’

    ‘夫道成于学而藏于书,学进于振而废于穷。’

    等等,诸如此类的名句,哪怕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也能理解,也能有所得。

    而对卫暴这样的游侠儿来说。

    他更喜欢平壤学苑的夫子们,发散出来的那些心灵鸡汤。

    什么‘和氏之璧,出于璞石。随候之珠,产于蜃蛤’‘贤愚在心,不在贵贱,信欺在性,不在亲疏’。

    让卫暴深以为然。

    大丈夫的命运,当然是大丈夫自己来掌握。

    跟什么血统、贵贱、身份地位,根本没有关系!

    高祖用布衣得天下!

    陈涉以城旦而掀翻秦朝!

    这也符合安东地区的现状。

    此地的百姓,百分九十以上,都是从前的破落户、佃户甚至是他人的家奴。

    现在,他们发达了,自然不希望也不可能信什么血统决定命运啊,出身决定未来之类的鬼话。

    安东人在这怀化,在这茫茫的雪原之中,一点一滴,用自己的汗水和勤劳,建立起了自己的家园。

    于他们来说,这就是:天行健,君子自强以不息的最好注解。

    甚至于,新杂家们,连此地的贵族和权贵们的喜好,也照顾到了。

    因此,安东之地,地处苦寒东夷之地。

    最开始的时候,诸列侯家族,都是将家里那些可有可无的庶子甚至没有继承权的庶孽子打发过来的。

    很少有嫡子和世子来此。

    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在家族之中,不受重视,从来都是被无视和轻视的对象。

    所以,他们也很喜欢平壤学苑的理念。

    甚至有人觉得,平壤学苑的夫子们,简直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而在这些家伙,靠着经营加恩封国,而富的流油后,当然会觉得,这是自己努力的缘故,跟自己的哥哥没什么关系。

    也不希望自己的哥哥来抢自己的东西。

    “会不会是……”卫暴抬头,看向成安,忽然说道:“天子再次预见了匈奴人可能要袭击安东?”

    成安也抬起头看向卫暴,然后舔了舔嘴唇:“极有可能!”

    两年多年前,当今天子提前几乎半年,知道了匈奴将要入寇马邑。

    于是,提前动员了禁军和虎贲卫、羽林卫,驰援马邑。

    于是,有了马邑大捷!

    今天,天子再次预见了敌人的来袭……

    这又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

    卫暴和成安,相视一眼。

    匈奴人……

    数年前,匈奴人可能还是魔鬼的化身,世界的恐怖来源。

    但现在嘛……

    卫暴猛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匈奴人,在马邑之战后,已经跟移动的黄金,活动的武勋挂钩了。(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