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六节 恐怖的安东(3)
    一刻钟后,在新化城内的所有校尉以上军官,全部聚集在了安东都护府衙门的正厅。

    巨大的安东地图,悬挂在大厅的正中的屏风之上。

    人人屏息注目。

    “自大汉王化,沐浴至怀化以来,因诸多事务千头万绪,以及诸屯垦团,皆有重任之故,本都督从未动员全境,进行过冬演!”薄世站在上首,说道:“然,冬演兵事,逐烽火,中国制度也,圣王之制也!以此教训全军,晓瑜军民:忘战必危!”

    举行一次涉及整个安东诸都尉以及诸国军队的联合军演,这是薄世的夙愿。

    但可惜,这是不现实的。

    旁的不说,朝鲜和韩国以及真番、沃沮等仆从国的军队,从其母国出发,抵达新化,至少就要一个多月!

    等他们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更别提,如此远距离的军队调动,只为演戏?

    成本首先就不划算!

    所以,薄世,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追寻一次怀化全境的联合操练。

    这也是他心底的一个小小的野望。

    毕竟,那个军人,不可谓金戈铁马的战场?

    只是,这安东地处东方,是世界的边缘,是世界的角◎⊙长◎⊙风◎⊙文◎⊙学,ww←w.cfw◇x.n↗et落。

    若是汉室不来此开发,这里,就是一个被世人遗忘之地。

    即使汉室来了,这里也不会是世界的焦点。

    世界的焦点,永远在长城的南部。

    在云中,在雁门,在北地,在上代之间。

    哪怕是右北平和渔阳,也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匈奴人去了。

    薄世,于是只能在这里通过传统的汉家边塞军民演练,来找找沙场的感觉。

    要知道,在长城边境,汉家郡县,当地郡守每岁秋冬,必然组织一次全民的拉练。

    军队和民兵,一起行动起来,模拟匈奴入寇的预案。

    在云中和上代、雁门,往年的演练,规模和声势,都宛如一场战争。

    当地郡兵在郡守郡尉的带领下,烽火逐塞,跨越三四百里的地域,进行各种机动。

    而安东的怀化郡,在理论上来说,也属于边郡。

    是符合进行冬演的传统的。

    “等冬演开始之时,大抵,长城那边也打起来了吧?”薄世在心里想道。

    想到即将在长城进行的那场旷世大战,薄世就不禁有些神往。

    已知世界最强的两个帝国,将在河间地正面相撞。

    匈奴帝国,控弦四十万,纵横数万里,号称引弓之国。

    而大汉帝国,带甲百万,虎贲雄狮数十万。

    更关键的是,两国现在都有着庞大的骑兵部队。

    自春秋战国以来,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骑兵会战和决战,即将打响。

    这一次,战场不再是马邑那么狭小的地域了。

    汉匈的主力,将会在南北长达千里,纵深多达两千里的广阔草原上竞技。

    仅仅是想想这样的场面,就足以让每一个武人都热血沸腾,心旷神怡。

    可惜……

    这场戏,安东还是得在壁上观。

    莫名的,薄世忽然有种期望:“要是匈奴人派支偏师来我安东就好了!”

    是啊!

    要是匈奴人想不开,派一支偏师甚至主力过来。

    那就太爽了!

    这都是人头啊!都是功勋啊!

    可惜……

    匈奴人大抵不会这么蠢!

    薄世挠了挠头,叹了口气。

    旁的不说,匈奴人想要过来,先得问问现在汉家养在乌丸山和鲜卑山的那两条看门犬答应不答应。

    更别提,在乌丸山和鲜卑山,汉军已经在筑城了。

    匈奴人若来,恐怕隔着数百里,新化就已经能知道敌人的数量和方向。

    然后,号令一下……

    匈奴人只要来的军力,少于三万,瞬间就会被安东上下给撕碎。

    这时,秦牧已经接过了薄世的话,站到了地图前,开始向诸将布置任务了。

    “怀化全境,共有屯垦团三十四个,依制度,每户抽一丁,三十四团,总共可抽调民壮三万七千余人……”秦牧看着军官们下令:“传令给屯垦团,必须在冬十月乙卯日前,完成集结!”

    屯垦团的民兵,可不是内地的民兵。

    这是兵民一体的军队!

    他们是军耕一体。

    真正的按照商君的耕战体系打造出来的!

    换句话说,这三万七千余人,只要装备上武器,随时都是军队啊!

    虽然屯垦团少马,但这不要紧。

    三万多张弩机张开,足以制造一片死亡之箭雨。

    更何况……

    怀化郡骑兵可不少!

    “命令,西北都尉陈嬌所部,五千骑,必须在乙卯日前,抵达新化城!”

    “西北都尉陈须所部,三千骑,必须在乙卯日,抵达新化城!”

    光是这两个纨绔子手下,随时都能拉出八千骑!

    而且,俱都是精锐骑兵!

    要知道,陈须和陈嬌,这一年多来,可没少花钱雇佣乌恒和鲜卑人来给自己的军队练手。

    纨绔子们虽然纨绔,但现在看来,还是多少知道,什么东西才是根本。

    当然是军队了!

    没有强军在握,得力的军官辅佐。

    他们算什么?

    在长安城,他们或许可以耍威风。

    但在这安东?

    那就呵呵了。

    自然,薄世自己怎么也不会比两个纨绔子差。

    只听秦牧接着道:“护濊军诸部,必须在本月癸亥日前,完成集结!”

    护濊军今天,可是今非昔比!

    总计下辖五个部曲,两万余人。

    其中,骑兵超过一半!

    更重要的是,护濊军还拥有现在汉室野战军中少有的胸甲编制。

    虽然只有一千胸甲!

    虽然这些胸甲现在全都还在长安受训,他们至少要到明年,才能归队。

    但也足以证明天子对安东的重视程度。

    既然连胸甲都有。

    那护濊军中,汉军的其他先进装备,自然也都有。

    旁的不说,那准备驻扎在新化城,作为拱卫这个怀化和安东都护府首府的那支两千人的陌刀队,就足以撕碎当今世界上大部分的军阵,让任何敢与他们为敌的人,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多么的残酷!

    更别提,护濊军上下,从不缺乏肉食和给养。

    这苍茫怀化,到处是深山老林。

    野猪、狍子、野鸡、熊,乃至于黑水河的鱼,多的几乎吃不完!

    更别提,陈嬌那个货为了收买人心,常常会带回来数以千石的鲸鱼肉干!

    所以,护濊军上下,几乎就是一群肌肉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