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五节 恐怖的安东(2)
    下了城墙,回到安东都护府官衙。

    其实这个官衙,就是从前的护濊都尉衙门。

    顺便,它同时还是怀化郡郡守衙门以及新化县县衙的所在。

    一个官衙之前,挂了七八块牌匾。

    以至于有新化移民笑称:安东都督,威权行于四国,号令通于三千里,却与一丞令共用一衙,不如中国一都邮。

    但,其实,薄世也不想这样的。

    没办法,皇帝表弟那边亚历山大。

    他不敢违抗命令,自己给修一个都督行辕。

    而他这个都督不修,下面的郡守、郡尉以及都尉,谁还敢修?

    所以,安东全境之中,哪怕是陈嬌陈须兄弟的西北都尉和西部都尉衙门,也是一个衙门里住着县令、县尉、都尉、都邮。

    最开始,大家都还不太习惯。

    但久而久之,这种将一城之内的诸多官衙,并建一处,居然成为了文化。

    以至于,安东的移民和本地的土著贵族,都说:安东苦寒,多风雪!大丈夫筚路蓝缕,开拓基业,当法先王,一切从简,唯便民是举。

    而天下的士大夫清流们听说了后,居然还给他薄世以及安东的官员戴了一顶高帽子◎≯长◎≯风◎≯文◎≯学,ww○w.c↘fwx.¤t。

    说他们‘廉而有力’‘克己复礼’‘法先王之教’什么的。

    但其实……

    薄世自己心里清楚。

    这安东的官衙和官员,不比中国的官衙和官员干净到那里去。

    而且,因为此地情况复杂,三教九流,列侯游侠,犬牙交错。

    很多时候,只要出了城市、军管区以及屯垦区等人烟之地,到了那荒山野外。

    游侠们打生打死,谁管的了?

    每年怀化的崇山峻岭里,总要埋葬几百具抱着发财梦而来,但却惹上了麻烦的游侠的尸体。

    哪怕是城市之中,阴暗的角落里和下水沟中,每年总能找到几十具尸体。

    作为安东都督,持天子节,镇守安东全境的最高军事长官。

    薄世其实也拿这些事情没有任何办法。

    好在,时间是最能磨练一个人的。

    这几年,在安东跟这些三教九流打交道,薄世也打出经验来了。

    列侯子侄们想要上跳下蹿?

    没关系?

    谁跳就把谁送回长安,送到廷尉衙门哪里。

    不管他是谁的子侄,关系有多大。

    总之,往长安一送,全部搞定!

    廷尉自然会帮安东都护府好好的‘教育’他们。

    至于游侠们?

    那就更简单了。

    谁的地盘出了人命,就找当地的大佬要人。

    不交人?

    那就别想在这新化甚至安东混下去!

    于是,游侠们为了不招惹官府,一旦发现人命案子,他们会比官府还积极的去查捕犯罪者。

    毕竟,他们只是来求财的。

    可不想招惹官府的注意。

    在这些想安安静静发财的游侠的帮助下,整个安东治安瞬间立竿见影。

    不仅仅城中命案大大减少,就是道路上曾经兴盛一时的车匪路霸,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游侠们用自己的秩序,帮着缺乏人手和监控能力的安东都护府,将秩序给稳定了下来。

    这让薄世,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都督……卫暴和成安,已经在官衙等候许久了……”一个佐吏走到薄世身边报告道:“您是不是抽个时间,接见一二……”

    “他们两个,是为了保全队来的吧?”薄世只瞥了一眼那个佐吏,就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卫暴和成安,都是如今新化城里的两个游侠头子。

    麾下各自有数百手下,全部都是精于厮杀的大汉。

    靠着这些手下,这两人各自控制着怀化郡的那条金沙河中一段含金量非常富饶的河段。

    这两人因此赚的盘满钵满。

    黑社会赚了钱,想干嘛?

    当然是洗白喽!

    现在,汉室的游侠,洗白的正规途径,只有两条。

    第一,进入汉军,为国效力,立下功勋,那过去一切自然就翻页了。

    官府和廷尉也会很知趣的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这第二条,就是投身于列侯勋贵两千石的门下,给他们做鹰犬和走狗,这样,只要背后的主子没倒,基本上也能洗白。

    但,要是主子倒了……

    呵呵……

    那自然是死路一条!

    但在这安东,游侠们还有一条路子洗白。

    这就是保全队!

    保全队,保全队,顾名思义,就是保镖和护卫的意思。

    这也是独属于安东都护府的特殊编制。

    保全队是私人性质的武装。

    它可以合法的拥有各种非正规军的军械,甚至,经过申请,还可以拥有人数低于三十的武装马队。

    保全队干的买卖性质非常多。

    在名义上来说,它是由安东都护府监督和监管下的汉家民间武装,可以从事护送、押运、保卫以及运输等许多业务。

    这保全队出现下,广受各路商贾和列侯勋贵的好评。

    商人雇佣保全队,保护自己以及自己的货物的安全。

    列侯勋贵们雇佣保全队,巡视自己的领地,护卫自己出巡,装逼,造声势。

    但,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东西。

    薄世很清楚,这保全队,真正盈利和赚大钱的途径是什么?

    那就是捕奴!

    在鲜卑山、乌丸山还有饶乐水以北的广大辽阔冻土之上,生活着数不清的野人和生番。

    这些野人、生番部族,多则千余人,少则十几人。

    他们散落在辽阔的冰原上,而且非常狡猾。

    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就远遁。

    许多人都拿他们没办法。

    但,保全队却似乎天生就这些野人生番部族的克星。

    这些为了钱而外出搏命的家伙,能靠着一袋干粮,就在冰原上追踪半月,最终找到这些野人生番的老巢,然后,趁夜摸进去……

    抓回来的奴工,假如急用钱,可以卖掉。

    但最佳的途径,还是弄去淘金。

    现在,安东的四支保全队,在这两年里,赚的真是让人垂涎欲滴!

    哪怕抓奴隶抓的最少的,也抓回了上千的野人,来给自己淘金。

    保全队所属的游侠势力,只需要监管好这些奴工,就可以坐着收获数不清的黄金。

    这自然引发了无数人的效仿和推崇。

    但是,想要出汉塞抓奴工。

    没有安东都护府的批准和认可,谁出的去?

    就算出去了,能回来吗?

    即使一切顺利,可以保证往返的安全,但怎么把奴工弄去淘金?

    要知道,汉律规定,哪怕是奴隶也必须登记在册。

    没有登记在册的奴隶,属于非法。

    官府可以直接没收,还可以处以罚金。

    更何况,这保全队,不仅仅是关系着钱财和地位,还关系着游侠头目们自身洗白的大事!

    当游侠的,能混到大佬的,谁身上没几条人命?

    谁又没被官府通缉过?

    而这保全队的性质,却是属于半官方的编制。

    直接受他这个安东都督管辖。

    换句话说,其实,游侠们可以通过变身为保全队,洗白自身。

    顶着安东都督的名头,那个不开眼的官员又敢抓人?

    因此,现在,这新化城里,但凡有点实力的游侠头目,都在绞尽脑汁,想要混个保全队的马甲。

    这种有钱赚,还可以装逼,甚至可以抱大腿的事情。

    谁不想要?

    甚至,就连薄世也动过干脆全部收了当小弟的念头。

    要知道,安东游侠,数量多达十几万甚至二十万!

    他们掌握着庞大的财富和人力物力。

    若有他们帮助,古代的孟尝君算个屁?

    但,薄世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这个事情上,他只是一个提线木偶。

    长安天子叫他怎么干,他就得怎么干!

    因为他是外戚!

    外戚的特点,决定了他必须跟着长安的天子的节拍和脚步。

    天子叫他往东,他绝不敢往西。

    天子叫他死,他绝不敢生!

    而这两年,他已经放出了四张保全队的牌照。

    按照天子的意思,他在今年和明年,最多只能再给三张保全队的牌照了。

    这既是要控制住游侠们,掌握和引导他们的行为的需要,也是吊他们胃口的必然。

    物以稀为贵。

    若大家都有保全队的牌照,那谁还愿意每年交数百金甚至上千金的牌照费用?

    “天子命我在这些游侠身上,实验大汉的‘东印度公司’模式……”薄世在心中想着:“虽不知这所谓‘东印度公司’究竟是何物,但天子的意志,我却已经大体明白了:借这些游侠之手,去清扫和打理一些官府不便做的事情……还可以藏兵于民,在未来,大汉西拓时,保护移民和商道!”

    现在,那四个拿到了保全队牌照的游侠势力,不就已经几乎成为了安东都护府的延伸部分了吗?

    他们不仅仅每年要交巨额的费用,还要自带干粮的帮安东都护府维持秩序,甚至在旷野中制止纷争。

    还得辛辛苦苦的去冰原上捕奴。

    这几乎等于安东都护府平白多出几千个不要工资,还自带干粮的基层组织。

    更重要的是,其精锐和骨干所组成的保全队,是必须接受安东都护府命令和监管的。

    除了出塞之外,他们在汉室内部,哪怕是拔了一次弩机,也必须解释。

    虽然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些基于保全队的麻烦。

    但,总的来说,是弊大于利。

    毕竟,薄世也看出来,天子是想拿着保全队,当他对外扩张和宣扬王化的急先锋!

    想到这里,薄世就想起了那卫暴和成安的背景。

    那卫暴是汉中人,是巴蜀游侠的大头目。

    手底下有着五百来号骨干加上七八百的外围小弟,在这新化城里,是仅次于已经拿到了牌照的齐人张孟的大势力了。

    素来呢,也比较乖巧和恭顺。

    基本上,他的地盘里,出了什么事情,总会内部处理,不会让官府难做。

    更难得的是,此人还特别会做人。

    这新化城上上下下的官差谁不是竖着大拇指?

    只是,此人太圆滑了。

    圆滑得让薄世都有些拿不准。

    倒是那个成安,是北地郡的游侠头子。

    据说,他父辈还是北地的士绅呢!

    可惜,他父亲是个纨绔子,败光了家族的一切,包括土地、声誉以及关系。

    他迫不得已,只能当个游侠。

    薄世见过他几面,对此人印象很好。

    他就像北地丈夫一般,性烈如火,有自己的原则和坚守的底线。

    唯一的缺陷就是实力比较弱。

    北地郡、上郡、代国和雁门的游侠,很少有人会选择来安东。

    尤其是那些名气大的。

    他们更愿意留在当地,等待汉匈大战,然后顺理成章的投军。

    顺便说一句,在北地、代上和云中、雁门,这些地方的游侠儿,基本上身上都没有什么案子。

    甚至,很多人就是当地的大户。

    有钱,任性!

    他们当游侠,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名字,传到将军列侯的耳中,以此邀名而已。

    对这些地方的游侠儿来说钱财本是身外物,功勋和武勋才是根本!

    所以,在事实上来说,这成安带着他的兄弟们来到这安东,其实,来找机会的可能性多于来淘金的可能性。

    是以,在卫暴和成安之间,薄世其实已经有了计较。

    成安可以先拿个牌照。

    而卫暴,则要再观察观察。

    话虽如此,但事情却不能直接的去做。

    不然,一个数百人的游侠团伙,纯心想跟官府过不去的话,他们有的是办法!

    正好,这个时候,薄世的副手,几个月前,刚刚从长安调来此地的安东都护府长史咸安候秦牧走了过来。

    秦牧是南军出身,在马邑之战立下大功的新兴军功贵族,同时也是天子派来此地锻炼和培养的人才。

    “都督……”秦牧给薄世行了个军礼,然后将一本厚厚的装订在一起的书册,交给薄世,道:“这是下官近日来所做的安东全境各军拉练以及演练的计划书,请都督斧正!”

    薄世接过来,点点头,道:“辛苦君候了!”

    “不敢……”秦牧哪里敢在薄世面前摆自己的列侯架子,连忙说道。

    “你去告诉卫暴和成安,让他们再等一等……待吾与长史商议完兵事之后再说……”薄世微微笑着对那个佐吏吩咐一声,然后对秦牧道:“君候,请召集全衙上下,校尉以上军官,至大厅军议!”

    “诺!”秦牧恭身拜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