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四节 恐怖的安东(1)
    新化城。

    随着冬天降雪的开始,前往三山五岳淘金的游侠儿以及‘豪杰’都回到这个相对安全和温暖的城市过冬。

    现在,安东都护府也适应和习惯了,每年冬天,都有超过三万,甚至五万以上的游侠和‘豪杰’来到新化等地过冬。

    为了满足这些大爷们对酒类和各种奢侈品的需求。

    进入九月后,从齐鲁到朝鲜的航线上,就排满各种输送物资的船舶。

    楼船衙门和主爵都尉衙门,成了这场盛会的第一个受益者。

    光是收这些商船的运输费用以及税费。

    楼船和主爵都尉衙门就数钱数到手筋疼。

    商人们也舍得在这个方面下本钱!

    毕竟,运送一千石酒类,来到安东,转手就能获得两倍以上的暴利!

    与之相比,区区运费和税费,毛毛雨啦!

    而第二个受益的就是安东各地的屯垦团以及安东治下诸县。

    每年,数量多达接近十余万甚至高峰时接近二十万的淘金客的涌入。

    让每一个在安东种植粮食的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这十几二十万的青壮大汉的胃口,就像一个无底洞。

    他们每天吞噬着数不清的粮食和酒肉。

    特别是冬天。

    仅仅是在新化城,去年冬天,这些人就吃掉了超过一百万石的粮食以及超过五千石的酒类和超过五万匹的布帛,此外,还有超过二十万斤的铁器。

    这还只是新化一城!

    在安东,类似新化这样的游侠们过冬之地,还有两三个!

    虽然聚集的人数和规模,没有新化这么大。

    但,他们吃掉的粮食和消费掉的商品,却足以让安东各地的屯垦团还有朝鲜的移民以及新化的移民,吃的满嘴流油!

    正是靠着这些大爷的消费,整个安东的所有屯垦团,全部提前偿还掉了朝廷的欠款和投资。

    换句话说,在现在开始,这些屯垦团的百姓,就已经自由了。

    他们能够合法的拥有哪些他们开垦出来的土地以及他们建设的宅院的所有权。

    这些,都是他们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财产。

    甚至,某些经营的好或者富裕的屯垦团的百姓,还有余钱和积蓄了。

    而第三个获益的则是诸列侯贵族的加恩封地。

    安东各地百废俱兴,大量的移民和游侠的涌入,在此地制造了一巨大的不亚于中国任何一个王国的消费市场。

    在这里,随便什么东西都能卖出价钱来。

    不管是山上的野兽,还是山里的人参和水里的鱼获。

    甚至,哪怕自己的封地,啥都没有,也能靠伐木获得财富。

    哪怕是只猪,只要不胡乱挥霍,仅仅靠着封国本身的产出,也足以获得开发封国必须的资源。

    可惜……

    多数列侯贵族,虽然不是猪,但爱攀比和爱炫耀以及大手大脚的毛病,却从未改变。

    所以,这些家伙拿着封国的资源赚来的钱,到处挥霍和消费。

    为了一条濊人或者乌恒人蓄养驯化的大狗,一掷数百金的纨绔子多的是。

    而为了从韩国娶一个‘萁子朝鲜’的淑女,几百金几百金的往外扔,那都不是事!

    于是,在安东,列侯们的封国虽然产出惊人。

    但多数列侯的封国开发的资金,却还需要从内地拿过来……

    当然了,列侯们的子侄也自有自己的理由——劳资本是庶子,这加恩封国,大概将来是没我什么事情!

    既然如此……

    我何必给主家的嫡子们省钱?

    也就只有那些派遣了嫡子甚至世子,来到这里主持加恩封国建设的列侯们,勉勉强强,算是能收支平衡。

    而某些比较精明的家伙,甚至,靠着加恩封国,赚到了比在中国的封国租税还多的财富。

    于是,这些列侯们的加入,使得整个安东的贸易和商业氛围更加浓厚!

    以至于有商人喊出了要在安东再现陶朱公当年的伟业,将此地打造成当世之曹国。

    但在事实上来说,现在,主导着安东变迁以及市场变化的。

    既非是商贾,也非是屯垦团以及移民,更是军队和官府。

    而是……

    从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理想和志向,跨越山海而来的游侠与豪杰们。

    是他们,不辞辛苦,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安东各地进行淘金。

    他们辛辛苦苦的黄金,从河沙以及沙地里挖出来,掏出来。

    然后,发薪烧炭,将沙金熔铸成金饼。

    最后,他们带着金饼,进入市集和城市。

    钱来得太快了,自然也会花的很快。

    更何况,游侠与豪杰们,大部分信奉的都是:千金散去还复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格言。

    于是,他们吸引来了天下的商人。

    于是,他们不断的消费着各种商品。

    他们就像是黑水河中每年定期洄游的鱼群。

    那些长着锋利的牙齿,有着强健的体魄和丰富的脂肪的鱼群。

    吸引着整个安东的野兽。

    包括熊、狼、豹、虎、鹰,每年夏天蹲守在河岸两侧。

    而这些鱼群和野兽,最终又吸引来了人类。

    并且引导着人类,不断上溯,寻找它们最终的归宿地。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了洄游的鱼群,现在的安东生态,立刻就要崩溃。

    同样,没了这些前来安东淘金的游侠和豪杰们。

    安东的市场,立刻就会崩溃。

    游侠与豪杰,过去汉室的眼中钉和社会秩序的破坏者,在这新固之土,却成为民族融合、守卫边疆以及发展建设的头号主力!

    但‘主力们’却没有半分所谓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他们以地域和乡族为划分,聚集在新化城里的不同区域。

    哪怕是在一条街道上,也是如此。

    可能,街道前半段,是齐人的地盘,但后半段就属于燕赵或者巴蜀的好汉们的了。

    各个势力,都谨守着自己的地盘,没有事情或者冲突,绝对不会去干预其他人。

    原因很简单,假如去其他人的地盘,出了事情,引来安东都护府甚至备盗贼都尉的大兵,那大家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于是,黄老派的避世派的理想社会。

    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居然在这个冬天的新化城里,得以实现。

    “娘的!”一个穿着粗麻布上衣,衣面里裹着一层兽皮保暖的大汉举着酒壶,咕咚咕咚的大口大口的喝光了大半壶酒,然后一抹嘴唇,大大咧咧的对着左右说道:“这安东这地方啊,什么都好,就是冬天冷死人冽!早知道,俺就该带着大伙在秋天返回河内,省的在这里受罪了!”

    “大兄说的是!”周围几个壮汉也都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这也是嘴上说说罢了。

    谁舍得离开安东?

    难道就不怕明年春天,冰雪融化时,去年花了好大力气,死伤了许多兄弟才抢到的地盘被人占去?

    更何况,在这片财富之地。

    哪怕只是少淘一天金,损失都是数金甚至十几金的天文数字!

    以往大家在河内给商贾跟豪强当狗,昧着良心,欺压同乡,甚至害人性命。

    主人们高兴了,才会施舍一点好处。

    然后,若是有事,大家就需要拿命来博!

    哪比得上在这安东,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还能寄钱回家,养活家小,甚至送子嗣进学?

    做游侠的,谁愿意自己的子孙后代也跟自己一样,被官府缉捕,被乡邻唾弃,为权贵之彘犬?

    以前,大家是没有机会,也没有希望!

    但,如今天子一手考举,一手屯垦,让众人看到了希望。

    只要赚到钱了,将子嗣送到一个名师那里,学习三年五载,然后,再去长安参加考举。

    靠学问说话,用本事给家族挣一个光明的前景!

    所以,尽管这安东竞争激烈,大家伙为了把守住自己的淘金地段,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

    甚至,还要在冬天忍受着安东的极夜和彻骨的寒冷。

    但,大家伙都是心甘情愿。

    自己这辈人,大字不识一个,出身更是卑微无比。

    只能靠着这条贱命和这身力气,给子孙后代,谋一个前程。

    “我听说,今年朝廷又要跟匈奴开战!”一个汉子说道:“娘的,可惜俺在安东这边,不然,定然去投军……”

    其他人闻言,也都是垂头丧气。

    当今天下,公认的大丈夫豪杰的应许之地,就是军队了。

    赳赳武夫,国之干臣,天子羽翼,社稷爪牙,黎庶子弟!

    整个帝国,从上到下,都以家里有军人为骄傲。

    因为,军人地位高啊!

    若家里能有一个从军的正卒,那阖家都是与有荣焉。

    地方上的胥吏,根本不敢盘剥。

    若出一个野战军的正卒,那就是全亭的光荣了!

    不仅仅家里父母兄弟,都会受人尊敬和高看一眼,甚至就是苛捐杂税,也没人敢摊到一位野战军的正卒家眷身上。

    现在,丘八大爷们,真真可说是骄兵悍将!

    谁敢将苛捐杂税摊到这些大爷们的家眷身上,若被其长官知晓,分分钟就是要反应给军法官知道,军法官又会反应给司马、校尉,司马校尉心情好一些,就是行文问问情况,心情不好,那就乐子大了。

    人家直接给地方上的郡守和郡尉去信:贵郡是否对吾xx军有不满呢?

    地方郡守和郡尉见信,顿时就要吓得魂飞魄散。

    因为天知道,这些现在的司马校尉,明年会不会变成将军列侯?

    得罪不起啊!

    然后,那些不懂事的胥吏,就会自动自觉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若是出了一个羽林卫或者虎贲卫这样的天子亲卫之正卒……

    那就只能说是,全家人只要不犯法,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家里无地?

    没有关系!

    地方上的机灵官吏,立刻就会以超低价,将一片肥沃的官田假与其家。

    租税低到让人难以置信,几乎跟白给没有区别!

    家中子嗣没有老婆?

    那就更是喜事了!

    立刻就会有当地的士绅上门,情愿将一位嫡女以及一大笔嫁妆送到门上,只求结这一门亲事!

    因为,羽林卫和虎贲卫的正卒退役,至少也是一乡游徼,甚至是县里的典吏,乃至于郡上的主薄、都邮的从吏!

    其待遇,比一般的考举士子还要高!

    是真正的金龟婿!

    对于自诩英雄豪杰和大丈夫的游侠们来说,他们的终极梦想之一,当然也是成为汉军的一员,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有机会,整个安东的游侠,都会排着队在军营门口,等待军队的遴选。

    可惜的是……

    安东的游侠们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就算大家插上翅膀,也飞不到长城的云中、雁门和上代去投军了。

    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唉!”许多人都是摇头叹息,后悔不已。

    “要是匈奴来打安东就好了……”不知道是谁在叹息之余,幻想了一下,顿时,这个yy的想法,立刻就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

    是啊!

    若是匈奴人不开眼,来安东……

    大家都是不怀好意的相互笑了笑,然后摸了摸自己腰间的佩剑和背上的弓箭。

    匈奴人的头颅,可比河里的黄金好找多了。

    想要淘金一金,需要十几个人一天的辛苦劳作和好运气。

    但一个匈奴人的首级,就价值接近一金了。

    更何况,匈奴人是骑兵,他们的战马牲畜,也是值钱的很啦!

    可恨啊!

    大家都是摇摇头,那帮匈奴蛮子,大抵是不会来此了。

    他们的主力,应该是在长城脚下或者塞外,被汉军主力牵制得动弹不了。

    想让匈奴人飞到大家伙面前?

    除非发生奇迹,不然几乎是不可能的!

    “喝酒,喝酒……”众人举着酒杯,无可奈何的道。

    …………………………

    薄世,站在新化城的城头,眺望着城外的山河。

    从他从长安出发,来此接任这新化令兼任护濊都尉,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年的时间了。

    他的这个安东都护府衙门成立也有差不多两年了。

    安东都护府和怀化郡,是他亲手一点一滴的打造起来,并且看着成长起来的。

    可惜……

    “吾只有四年时间了……”薄世叹了口气,四年后他就必须卸任安东都督一职回到长安。

    不出意外,九卿中的卫尉或者中郎将,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只是……

    “吾没有军功,回去以后,恐怕难以服众啊……”薄世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带着走下城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