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三节 替死鬼(2)
    在这个世界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网

    个人如此,民族如此,国家也会如此。

    安东的富庶和繁荣,且之是早有耳闻。

    在传说中,那可是一个遍地黄金的沃土啊!

    哪怕只是一个城市,也是堆满了谷物与财帛,诱人的紧!

    只是……

    不知道为何,当且之想到那个所谓的安东都护府时,没由来的就是有些心悸,甚至,有种猛虎在侧的感觉。

    但,随即,贪婪和征服欲占了上风。

    在且之看来,他的呼揭部族,完全可以出动两万骑以上的兵力!

    其中,本部的两个万骑,更是追随着他从金山来到这南池的精锐!

    每一个骑兵,都是在与那些塞人的厮杀和混战的血海中成长起来的勇士!

    汉朝人,虽然他们的中央野战军团很厉害。

    这已经被马邑之战和随后呼揭人自己的试探证明了。

    但,其郡兵和民兵就……

    且之知道,自己或许打不过汉朝的主力军团。

    但,对付几个匆促成军的杂牌子民兵和郡兵,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更何况,这不还要兰氏的骑兵作为助力吗?

    一念及此,且之就有了主意,他微微一笑问道:“兰氏能出几个万骑助我?”

    既然要抢,且之当然想干一票大的。

    要嘛不抢,要抢就抢够三年之需!

    这幕南之地,虽然广阔,部族众多,他这个右贤王看上去是可以坐拥千万部族之贡献,但实则却是……

    他被任命为右贤王至今已经接近了两年了。

    但这两年,却只有这南池附近数个部族因为不得不来南池这里放牧,而捏着鼻子每岁朝贡。

    其他部族就呵呵了。

    尊敬的,派个使者,送来两只羊羔,就说是今年的贡品了。

    不敬者,他连根羊毛都没见过。

    甚至于,还有些实力雄厚的大部族,竟然放言:少主(乌维)死的不明不白,迟早要跟他算这笔账!

    于是,他这个所谓右贤王,也就是名号好听。

    诸部族根本就不鸟他这个从金山而来的呼揭领。

    挛韑氏内部,更是有很多实力派觉得——连呼揭人都能做右贤王了?那我上我也行啊!

    在事实上而言,他也确实需要去干一票大的,来震慑人心,同时抢劫到足够多的财帛,来施恩,来压服诸幕南部族。

    这也是匈奴的传统。

    上位者,想坐稳位置,就必须给下面的人带来源源不断的好处!

    不然,军臣何必要西征呢?

    还不是需要通过对西方的征服和劫掠,抢回奴隶、女子和财帛,安抚各部族吗?

    说到底,在草原上,想要树立威权,并且让人心服口服。

    有两个必备条件。

    第一,自身足够强大,强大到无人敢挑衅自己的威权,并且毫不留情的镇压一切异己。

    第二,能带着大家一起征服和劫掠,有足够的财帛和物资来招揽牧民,蓄养奴隶。

    尤其是后者,最为重要!

    因为草原上从不缺铁腕暴君。

    但永远缺乏一个能带领诸部族走向胜利的领袖。

    尹稚斜父子的影响力为何这么大?

    还不是尹稚斜的父亲,曾经带着幕南诸部族在南方抢了二十多年?

    因此,且之觉得,只要兰氏能出动一个万骑来协助他。

    那他就有底气和信心,去汉朝的北方长城劫掠,进而深入汉朝的安东都护府,去那块传说中的黄金沃土财!

    只要能抢回财帛,取得胜利。

    那他的威望和威势,立刻就能震慑住幕南诸部族。

    会有无数的部族,带着牲畜和奴隶,哭着喊着来给他磕头。

    兰陀辛看着且之,知道,这个家伙已经动心,并且愿意配合自己了。

    于是,他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他最害怕的情况没有生。

    呼揭人果然跟他预想的那样,贪婪而愚蠢!

    不过,这样是最好的情况了。

    若非呼揭人不贪婪,不愚蠢,岂会上他的当?

    在兰陀辛看来,呼揭人侵袭和骚扰汉朝薄弱的北方长城防线,这是肯定可以成功和奏效的。

    但后果是什么呢?

    兰陀辛用屁股都能猜到,一旦汉朝边境或者安东都护府被侵扰的消息传到长安。

    那么,长安的那个汉朝的小皇帝肯定要暴跳如雷。

    然后,他或者会抽调燕赵的驻军,或者甚至,将原本将要投入河南的汉军精锐北调。

    无论是什么情况。

    都能给河南的呼衍当屠减轻巨大的压力,争取足够的时间。

    至于这呼揭人和这所谓的右贤王?

    “若无意外,当会被汉朝的精锐,重重包围,围歼在草原某地……”兰陀辛在心中想着。

    这与他何干?

    用呼揭人的尸体,来扰乱汉朝的视线,吸引汉朝的力量,从而为河南的匈奴部族减轻压力,争取到援军到来的时间。

    这对匈奴帝国这个整体来说,是有利的。

    “我曾听说过,汉朝的名将孙子说过: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更何况……”兰陀辛满脸笑容的看着且之,在心里道:“这呼揭人,终究也是大单于的心腹之患啊,这右贤王,岂能落到旁支旁系之手,自当用挛韑氏的宗种来任,才最为妥当!”

    这也是匈奴三大氏族的共同认知。

    挛韑氏内部再怎么打,都可以!

    但绝不能让外人掺和进来。

    哪怕是挛韑氏的旁支!

    要知道,要是让这且之坐稳了右贤王之位,还能传给他的子嗣。

    那以后,自己家氏族内部那些桀骜不驯,又有实力的旁系旁支,岂非也要觊觎主家的权势了?

    这个头,万万开不得!

    所以,且之和他的呼揭氏族必须死!

    而且要死的极为惨烈!

    以此告诫和震慑其他人:看到没有?这就是以旁系犯宗种的下场!

    当然,表面上,兰陀辛还是笑呵呵的道:“屠奢但请放心,我兰氏此次将出一个满编之本部万骑,此外,须卜氏还将增援一个满编万骑,总计有将近一万三千骑的兵力!”

    以匈奴制度,各大部族、氏族都有万骑之编制。

    但只有单于的嫡系部族,可以真正拥有一万骑的编制。

    其他氏族、部族,都有限制。

    这是单于庭为了防止出现有部族的力量,强于挛韑氏而设立的制度。

    一般来说,普通氏族和部族,哪怕是匈奴本部,一个万骑也不能过五千骑。

    甚至许多部族的所谓万骑,连千骑的标准都够呛。

    但,兰氏和呼衍氏以及须卜氏,是挛韑氏的盟友。

    这三个氏族,世代都是单于的左右大将、左右大当户和左右大都尉。

    所以,这三个氏族享有特权。

    可以拥有仅次于单于的编制和力量。

    一个万骑满编七千骑!

    这已经是仅次于单于以及左贤王所部的最大万骑数字了!

    因此,且之闻言,也是瞳孔放大,有些喜不自胜。

    有了兰氏和须卜氏之助,再加上他的本部万骑以及征召周围臣服部族的骑兵,就足足拥有了三万余骑的可战之力!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此兵锋集结,沿途一切部族,都要乖乖跪下来,献上武士、牲畜和奴隶。

    这样,最终的兵力,可能达到将近五万!

    这样一股力量,哪怕是在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股近乎无敌的兵力了!

    虽然南下去跟汉朝的主力硬碰硬,十之**,大概是肉包子打狗。

    但,若是绕开其重兵集结之地,趁汉匈在河南大打出手之际,找汉朝的北方防线和没有长城保护的安东诸地,却是极为轻松的事情!

    安东那边,匈奴熟悉的很!

    要知道数年前,那个被汉朝灭亡的朝鲜国,就曾经是匈奴的小弟!

    呼揭部族虽然刚刚迁来幕南,并不了解当地,但,其他部族了解啊!

    这样想着,且之就有些按耐不住自己内心深处的杀戮**与征服**了。

    他看着兰陀辛,道:“既然兰氏和须卜氏都愿意与我一道为大匈奴而战,那么,只要汉朝胆敢侵犯河南祖地,本屠奢拼死也要在汉朝的北方和东方,狠狠咬下一口,让汉人知道,我匈奴不可轻侮!”

    兰陀辛闻言,立刻适时的送上一句马屁:“屠奢英明,大匈奴能有屠奢坐镇幕南,真乃大匈奴之福也!”

    但在心里,兰陀辛却是看着这且之跟看死人一般了。

    汉匈之争,一旦开始,恐怕就要延绵数年,甚至十数年之久。

    直到两国有一个倒下或者两者都不愿意再打。

    但在那之前,暴怒的汉朝皇帝,必然会派遣他的大军,来这草原上,找呼揭人的麻烦!

    呼揭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了?

    到时候……

    甚至还可以借呼揭人之手,给汉朝人布置一个陷阱!

    兰陀辛想起了中行说临死前的嘱托,就在心里点了点头。

    不一定非要在河西设伏!

    这幕南之地,也可以设伏!

    只要能有个诱饵,诱使汉军的一支主力,深入草原千里,再切断其后路。

    然后……

    这样一来,就是一举数得!

    既利用了呼揭人去激怒汉朝,减轻河南地的压力。

    更可以再借汉朝之手,削弱甚至消灭呼揭的力量,为挛韑氏的宗种继任右贤王扫清道路。

    更可以拿着呼揭为饵,歼灭一支汉军主力,重挫汉人的威望,还可以在吃掉那支汉军主力后,得到哪些汉朝骑兵强大的秘密装备——甚至,还可以窥见马邑之战中出现的那支‘神骑’的真实面目,乃至于让大匈奴也拥有‘神骑’。

    至于这且之与他的呼揭部族?

    “就当是大匈奴复兴和强盛的柴火好了……”兰陀辛在心里笑着道。

    ………………………………………………

    与此同时。

    在安东境内。

    西部都尉陈须正在带着兵马巡视自己的领地。

    曾经的长安二世祖,此刻,却已经成长成为了一个似模似样的大汉将军。

    他穿着一身威武不凡的甲胄,虽然领口满是昂贵的狐裘毛皮,手上也戴着名贵的熊皮手套。

    但他看上去已经有了一个军人该有的风范。

    长长的佩剑系在腰间,坚固的甲胄,穿戴在身上。

    沿途,那些冒着寒风,赶在大雪来临前,忙着搬运各种物资的百姓、奴隶以及官吏,见到他的出巡队伍,都是恭敬的站立到道理两旁。

    恭迎着这位此地的主宰和大汉天子的外戚。

    “陈嬌那个家伙,听说回来了……”骑在高大的战马上,陈须在心里盘算。

    这两年,陈嬌混的比他可好多了。

    不仅仅富的流油,深的皇帝小舅子看重,每年长安都有慰勉和嘉奖的使者往来。

    可他这个正牌的堂邑候世子,整整数年,只迎来了两次慰勉。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更严重的是——许多原本环绕在他身边的人,现在,许多都跑去了陈嬌那边!

    这就让他有些难受了!

    对纨绔子来说,什么都可以损失,唯独面子不行!

    “我得捞个大功劳才行啊!”陈须在心里想着。

    陈嬌现在能这么风光,不就是靠着抓倭奴吗?

    没有倭奴,他就没有人手捕鲸,不能捕鲸,就没有那么多财富!

    可惜,这世上,终究只有一个倭奴列岛啊!

    “要是多出一个可以抓奴隶的地方就好了……”陈须感慨着:“哪怕是匈奴人来进攻安东也好啊!”

    可惜……

    陈须觉得,匈奴人大抵是不可能来进攻安东了。

    以至于他和他训练的大军,竟无用武之地!

    要知道,他现在麾下,可是足足有着三千骑的兵力啊!

    更可随时征调民兵数千,还可以让真番、韩等国出兵协助,轻轻松松拉起一支步骑过两万人的兵力!

    匈奴若来……

    陈须舔了舔嘴唇,然后在心里道:“一定把他们全部变成奴隶,为我劳作,为我捕鲸!”

    ………………………………

    在距离陈须的西部都尉数百里外的一个屯垦团内。

    刀间也高坐于校场之上,看着场中两三千名精壮的汉子,正在军官和士兵的率领下,进行着例行的军事训练。

    屯垦团,本就是军管。

    屯垦团之民是兵民一体!

    屯垦的百姓,不仅仅会跟边塞的边民一样,在秋冬在官府的组织下进行军事训练。

    他们甚至在平时也会进行军事训练。

    屯垦团的兵器库里更是满满的全是军备!

    从弩机到刀枪剑戟,一应俱全。

    在刀间眼中,一个屯垦团,就是一个兵营。

    而在安东,汉室足足有着三十多个屯垦团,总计二十五万的移民。

    一声号令之下,旦夕就可以拉出过五万人的大军。

    而且是甲胄齐全,训练有素,可以上阵杀敌的精锐。

    但……

    “如此精锐,却只能埋没于这安东之地……可惜啊……”刀间感叹着。

    然后他将视线投向了南方,似乎想要越过山川,看到在云中和北地正在集结的汉军以及即将到来的那场旷世大战。

    “要是有匈奴人想不开,来我安东就好了……”刀间舔着嘴唇在心里做着梦:“这样,我刀间就可以建功立业了!可惜,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