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二节 替死鬼(1)
    南池。?<[?〔<]

    在被汉军洗劫后,哪怕已经过了两年,此地也依然没有恢复。

    茫茫的草原上,方圆数百里的湖泊和湿地中,只有几万个牧民在放牧。

    散落的牲畜,加起来,也不过百万之数。

    当然,这也跟呼揭人不擅长于放牧有关。

    他们更喜欢耕种。

    可惜,这南池并不适合耕作。

    这里虽然水资源丰富,但风沙太大,而且土壤不够肥沃。

    倒是南池中丰富的鱼类资源,让呼揭部族感到非常满意。

    此刻,呼揭王且之做在舒服的狼皮坐垫上,望着在他下的客人。

    南池这里的气候,现在还算温暖。

    起码,并没有下雪。

    这对从金山迁徙至此的呼揭人来说,不下雪的冬天,就跟夏天一样了。

    “兰氏的下一代族长,来我这兰池,想与我说什么?”且之大大咧咧的问道:“不妨直说,我们呼揭人,没有你们幕南和单于庭的部族那么多的心思,不喜欢绕圈子!”

    这也符合呼揭人在单于庭的贵族们心中的形象。

    金山那边的呼揭蛮子,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

    每次旧王去世,新王上位,都要先干个你死我活。

    哪怕是文明程度并不高的匈奴,看着呼揭人的眼神,也跟南方的汉朝看草原上的蛮子的眼神一样。

    但,兰陀辛知道,这些呼揭蛮子,只是希望让人们以为他们都是四肢达头脑简单的蛮族。

    实则,这些人就跟毒蛇一样狡猾,像狐狸一样机灵。

    不见兔子不撒鹰,是呼揭人的特性。

    自从老上单于驾崩后,呼揭人就已经不怎么服单于庭了。

    当然,这也跟现在的单于军臣,并不怎么想管呼揭人这个在世界边陲跟塞人作战的亲戚有关。

    但,兰陀辛知道,有一件事情,呼揭人一定不会拒绝。

    这就是杀戮和劫掠。

    杀戮、劫掠、征服,这是草原民族的天性。

    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

    原因很简单,假如不去杀戮、劫掠和征服他人,那么,他们自己就会饿死。

    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下,居住在草原上的每个人都需要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的生存和奋斗和挣扎。

    不是他们杀戮、劫掠和征服别人,就是别人来杀戮、劫掠、征服他们。

    几千年来,这种生存方式和游戏规则,早已经写入了在这个草原上的每一个部族的基因深处。

    除非有一天,他们能依靠畜牧,自给自足。

    但,这一天,几乎不会到来。

    蝗灾、雪灾、风灾甚至假如降雨改变,季风偏移,都随时可能让草原上的部族,陷入绝境之中。

    “这次来见屠奢,是有件事情,想跟屠奢合作……”兰陀辛慢慢的道。

    “请说……”且之摊手道。

    “大单于率领五万邑落西征,要在明年夏天才会回来……”兰陀辛说道:“另外,还有十几个部族,留在西方的盆地,没有跟传统一样回到幕南来过冬……”

    “这个冬天和春天,大匈奴在幕南的力量,尤其是在河南的力量,只有往年的一半多一些!”兰陀辛站起来对且之道:“我很担心,汉朝趁机攻击河南地!”

    “要知道,当地哪怕算上我与左大将调动过去个五个万骑以及河西地的部族,也不过十余万骑,而幕南其他部族的驰援度,最快也要两个月……”

    “嗯?”且之站起身来,疑惑的问道:“那兰氏需要呼揭部族做些什么?”

    假如要是希望他去挡汉人的枪口?

    那就免谈了!

    呼揭人现在消化过去的尹稚斜的部族的工作都没有完成呢!

    那些死硬派宁肯带着部族和牲畜逃去幕北,也不愿意来南池向他献上忠诚。

    边境地带的部族,更是连鸟都不鸟他这个右贤王的命令。

    想要坐稳这个右贤王的位置。

    且之明白,这需要一场战争。

    用马鞭和马蹄,教那些奴才做人!

    这也是匈奴的传统!

    当年,冒顿大单于杀父自立,部族中很多人都不服。

    冒顿大单于于是用鲜血和死亡,清洗了那些顽固派。

    然后,剩下的人就自动自觉的跪拜和匍匐在地了。

    更何况汉人的力量,且之现在已经有所了解了。

    去年,他的一支亲卫队,在边境上与汉朝骑兵进行了一次‘亲切友好的竞赛’。

    结果是,他的亲卫队输的一塌糊涂,连最强射雕者都被汉人用一种威力巨大的远程强弩给射穿了。

    他可不愿意去给单于庭当盾牌!

    当然,假如汉匈爆大战,作为匈奴帝国的一分子,他肯定会率领部族主力参战。

    但,这是建立在单于的主力也参战,并且担任正面主力的情况。

    除此之外,想都别想让他和他的部族力量,去面对强大的汉朝骑兵!

    尹稚斜死的那么惨。

    且之可不想自己成为尹稚斜第二。

    兰陀辛微微一笑,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摸清楚了呼揭人的底线和算盘。

    想让呼揭人率领右贤王的本部残余力量去主动进攻长城的正面?

    别说呼揭人死都不愿意去。

    就是愿意,兰陀辛也没傻到让呼揭以及自己氏族的精锐去送死。

    “屠奢,我的意思是,假如,汉朝人主动进攻河南地,那么,我希望屠奢能派遣精锐,与我一道,绕开汉朝人在南部长城的铜墙铁壁,我们去汉朝的北方和东方!”兰陀辛笑着说道。

    “北方和东方?”且之面带疑惑,他成为右贤王以来,当然也按照传统,巡视过自己的领地。

    沿着长城向北,会进入大草原的深处。

    那里,有汉朝的右北平、渔阳、上谷等城市。

    守备力度确实不如南部的雁门和云中。

    但是,那些地方有利可图吗?

    且之可是听说过,右北平和渔阳,那可是汉朝的穷地方,也就是两者身后的燕赵富庶。

    但问题是……

    燕赵那可是汉朝的腹地了!

    从前尹稚斜在的时候,都不敢打那些地方的主意!

    更何况现在?

    兰陀辛看出了且之的疑惑和犹豫,他于是立刻趁热打铁,道:“屠奢,请千万不要小看汉朝的富庶,哪怕是汉朝的一个县城,财富和人口,都远匈奴一部族!更何况,还有富饶的汉朝安东都护府!”

    兰陀辛用着充满诱、惑的语言说道:“听说,在安东都护府,汉朝人的城市没有长城边境那么坚固,但财富却远胜长城边境的城市,据说哪怕是一个小城,也有数万人口,数百万石的粮食……”(未完待续。)8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