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十一节 谍影
    韩远,既是在此时,进入的长城边塞。[[{ (网

    他化妆成为一个进入匈奴榷市,与匈奴人交易的商人,带着几个仆从,推着几车匈奴的皮毛,从云中城以西的固陵塞进入长城之内。

    进入关塞后,韩远几乎是立刻就现了,汉朝在清理道路上的障碍物和碎石。

    仅仅是这个现,就足以让韩远知道——汉朝对匈奴的进攻,确实已经迫在眉睫!

    但,望着道路两侧往来穿梭的工人以及不时出现的巡逻军队。

    韩远将自己的头颅低下。

    他到现在,都依然是汉朝的通缉犯!

    他很害怕,被人认出来。

    对汉朝的天罗地网,韩远有着无比深刻的记忆。

    想当年,他还是这个体系中的一员呢!

    所以,韩远非常清楚这个系统的运作方式和反应度。

    毫不夸张的说,假如他企图靠近官衙或者地方上的乡亭所在,那么,就极有可能被人认出来!

    有些基层的刀笔吏,为了一两千钱的赏钱,能将一个杀人潜逃的游侠的模样,记住十年!

    至于,像他这种,被廷尉下了通缉令,悬赏爵位和黄金的逃犯。

    只要被现,立刻就会被逮捕。

    正因为如此,韩远才会深恨这个系统以及扎根在这个系统上的汉室王朝。

    “若非是你们……”韩远握紧了拳头,在心里喃喃自语:“我也不用逃亡匈奴,被左裧,背弃宗族祖宗!一切都是你们的错!”

    在韩远看来,他当年不过就是杀了几个泥腿子而已。

    算得个什么事情?

    他在匈奴,跟着‘主人’,这些年仅仅因为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杀掉的奴才和折磨而死的奴婢,数都数不清楚!

    但那不仅仅没有惩罚。

    反而得到了他人的尊敬和敬畏。

    可在这个该死的体系下,却是‘刑无等级’!

    列侯杀人也要偿命!

    即使,其所杀的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农夫!

    “刘氏残害士绅,天怒人怨,必不能长久……”韩远抬着眼睛,望着自己的周围,他看得分明,四处都是在劳作的平民与官吏。

    “当今的小皇帝又好大喜功,穷兵黩武,这天下,已跟秦朝时一般了……”韩远欣喜若狂的注视着这些变化:“只待英雄豪杰,登高一呼,行陈涉项藉之事,然后,我大匈奴,就可以入主这如花的江山!而我,将成为大匈奴的功臣!”

    至于这一天会不会生?

    韩远非常肯定!

    汉朝,已经频临极限了。

    小皇帝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必然会加重百姓负担。

    于是,刘氏对上,没有获得士族贵族的拥护,对下,又惹怒了百姓。

    他不灭,谁灭?

    等到匈奴大兵进入长安,他就可以成为新朝的开国功臣。

    彻底的洗白自己,还要堂而皇之的回到家乡,耀武耀威。

    “最好,再来个髡易服!”韩远在心里想着。

    汉人视被左裧为奇耻大辱和夷狄的象征。

    想要让他们接受匈奴的统治,就必须摧毁他们的反抗精神。

    让他们也变成‘夷狄’。

    “到时候,留头不留,留不留头!”韩远在心里猖狂的大笑起来。

    带着这样的自信,韩远驾轻就熟的通过汉室的几个关卡,进入了长城脚下的一个城镇。

    这是一个小型的城镇,在最初,甚至只是一个小山村。

    因为这些年的汉匈贸易兴盛才展起来。

    镇上都是从事汉匈贸易的商贾和商队。

    过去,韩远曾来过这里与几个为匈奴服务的商人街头。

    他记得清楚,当时这里车水马流,人流攒动。

    来自天下的商贾都汇于此地。

    但如今,整个城镇都是萧条。

    街道上的人流稀稀疏疏,少的可怜。

    许多原本属于匈奴人所收买的商人的店铺,都大门紧闭,空气中似乎充满了不安的气息。

    这让韩远有些警惕。

    但好在,走了几步后,韩远就现了一个熟悉的店铺在开门营业。

    店门口甚至还站着一个曾经与他在匈奴有过一面之缘的店铺伙计。

    这个店铺是谁的来着?

    哦,对了!

    “是狄家的店铺!”韩远想了起来。

    狄氏一直都与匈奴有着频繁的往来,这个家族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在向匈奴源源不断的提供着各种物资。

    只要有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出卖的!

    几个月前,狄氏准备悄悄的将一套汉室的《孙子兵法》,作价一千金卖给匈奴的右贤王。

    可惜,这个交易最终没能完成!

    不然的话……

    “大匈奴就也将出现自己的名将啊!”韩远在心里扼腕叹息着,同时诅咒着让这个交易无法进行的汉朝体制。

    这个该死的体制,完全照抄了暴秦的那一套。

    管天管地还管士大夫君子们怎么处置自己的家奴。

    更是敲骨吸髓,连奴婢也要收税!

    完完全全的不为士大夫君子们的利益考虑一下。

    它不仅仅拦着士大夫君子们为所欲为,还企图限制和控制士大夫君子!

    完全就是该死!

    这样想着,韩远就带着人来到了那个店铺前,压低了声音,对那个站在门口的伙计问道:“贵店店主可在?吾有一批货物要出手……”

    那人闻言,看了看韩远,狐疑了片刻后,答道:“在的……敢问尊客要出手些什么货物?”

    “马皮十一张,羊皮一百一十一张,此外还有狐皮七十一张……”韩远照着早就约定好的联络暗语答道。

    那人微微一愣,随即就笑道:“啊呀,快快请里面请,我家店主在后堂与您详谈……”

    说着就热情的请着韩远一行人入内,还招呼着伙计,帮忙牵拉牲畜。

    韩远笑着走进门内。

    那伙计紧随其后,鞠躬弯腰的将韩远请到一个在布帘后的房间。

    一进门,韩远立刻就现不对劲了。

    因为,里面出现的根本不是什么商人。

    而是七八个彪形大汉。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拿着武器,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糟糕!”韩远心里大叫不好以为遇到了专门宰客的游侠。

    这种游走在市集之中,专门敲诈商人,甚至绑架和截杀商人的游侠团伙,近年来出现了许多。

    好在,这些家伙通常是要财,不要命。

    只要不反抗,一般不会有麻烦。

    于是,韩远露出一副大多数胆小的商人都会有的模样,战战兢兢的道:“诸位丈夫,诸位豪杰,请不要害我性命……财务与货物,我双手奉上,绝不会报官……”

    “哈哈哈……”一个为的汉子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他拍拍手掌,顿时,从左右两侧的隔墙里,冲出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拿下!”那人笑着下令。

    顿时,明晃晃的刀剑就被架到了韩远的脖子上。

    然后,韩远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厮杀声。

    那是他的随从遇到了忽然的袭击。

    厮杀声在片刻后就停歇了下来。

    一个什长模样的汉军军官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走了进来,对着那个为的大汉拱手道:“尹校尉,所有匈奴细作皆已格杀!”

    他将那个人头丢在地上,吐了唾沫,然后接着道:“请校尉下令!”

    “善!”名为尹校尉的汉子笑着点点头:“辛苦云中郡的诸君了!”

    “为天子效死,这是应该的!”那什长行了个军礼说道。

    尹校尉拿着刀柄,走上前来,托起韩远的下巴,看着还在企图想办法蒙混过关的韩远,嗤笑着道:“韩子瑕,别装了……”

    韩远闻言,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子瑕,正是他的表字。

    尔雅曰:远者,瑕也。

    但问题是,除非能抓他到廷尉衙门,找出廷尉的档案,不然,现在应该是没有人能一口道破他的来历的!

    除非……

    他们早就知道自己要来……

    “三天前,吾就已经知道你将入关!”尹校尉拿着刀柄,敲了敲韩远的头颅,笑着道:“是不是很意外呢?”

    “十余年前,你担任大汉临丰县县尉,期间,贪赃枉法,滥杀无辜,为监郡御史所弹劾,并下狱,但你买通狱卒,逃亡出关,亡命匈奴,甘坐夷狄之奴!”尹校尉拍着他的脸颊,说道:“尔的档案,可是至今都还在廷尉那里保留着,按律,当腰斩弃市!”

    “还要夷三族!”

    “忘了告诉你了……”尹校尉忽然狞笑着道:“在确认汝投敌后,吾就已经亲手将尔的子嗣,送上断头台!”

    “你……”韩远终于激动起来,挣扎着乱动:“我的罪是我的,与我的家人何干?”

    尹校尉舔了舔嘴唇,然后,严肃无比的以一种神圣的口吻道:“法如是而已啊!”

    “带向去!”尹校尉冷着脸道:“给他嘴里塞上布条,别让他自杀!”

    “等回到长安,吾还要亲手料理此療呢!”尹校尉下令道。

    “诺!”左右都是轰然唱诺。

    “好了,我们准备一下,去固陵那边,继续等待另外一只羊羔自投罗网吧……”尹校尉笑着道。

    “诺!”左右都是笑着说道。

    韩远被人捆绑住手脚,在被塞进一团布条之前,韩远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大声问道:“尹校尉!你能否让我做个明白鬼!?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尹校尉闻言,转过身来,微微一笑,道:“当然是你的匈奴主子喽!”

    马邑之战后,跟汉室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的匈奴贵族,简直是不要太多了。

    尤其是尹稚斜的孽子乌维死后,大批的匈奴贵族都对单于庭深感失望。

    他们虽然不可能站出来反对单于庭。

    但是,悄悄的将一些情报卖给汉室,或者给汉室行些方便,却是许多人都愿意做的。

    当然,现在,汉家最准确和最好的情报来源,还是单于的‘汉朝问题专家’,已经荣升为右大当户的且渠且雕难。

    这韩远以及其他几批受命于不同的匈奴贵族,想要偷偷摸摸的进入汉朝侦查的细作的底细,都是那位大汉之友提供的情报。

    不得不承认,此人提供的情报,准确而详细。

    真是让他和他的部下,省了好多功夫!

    更为汉家,抓捕了好几个叛逃匈奴的贼臣!

    韩远闻言,却是心如死灰。

    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他辛辛苦苦,忠心耿耿的为匈奴的霸业前驱,甚至冒着危险,来到长城内打探情报。

    结果,却被‘自己人’,还是属于主人级别的匈奴贵族出卖!?

    这……

    叫他如何相信?

    但是……

    事实摆在眼前——假如不是有人出卖,这些汉朝的官差是怎么知道他的底细,还能提前在这里蹲守的?

    这个事实几乎让他当场崩溃,几近疯癫。

    “呸!”尹校尉路过韩远身边,朝被堵住了嘴巴,捆住了四肢的韩远吐了一口口水:“被左裧,认贼作父,韩氏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孽种!?”

    ………………

    走出大门,尹校尉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从怀里掏出一本道:“去固陵前,我们先去一趟阳寿,阳寿县有个姓马的家族,他们家有个侄子,在给匈奴人当奴婢,我们去将他们清理掉吧!”

    左右却都有些迟疑了。

    一个明显是尹校尉的亲信的男子小心的道:“大兄,吾等此行,已经杀了上百人了,再这么杀下去,是不是有些不妥?”

    “有什么不妥?”尹校尉问道:“为国锄奸,这是臣子的本分!更何况,吾尹齐是绣衣卫校尉,天子之爪牙与耳目!有些人,天子不方便赶尽杀绝,但当臣子的,岂能让君父为了这些蝼蚁一样,想要两头下注的蛀虫苦恼呢?”

    “更何况,按照汉律,他们也是当死无疑!”

    “可是……”有人轻声的道:“您这样做了,刘氏固然是轻松了,天子固然也是欣慰了,但您却危险了啊!”

    “杀戮过甚,必然结仇万千,我听说,当今御史大夫晁错的许多仇家都在私底下议论说:假使晁错失势,一定要杀死他!就算他一直得势,那也要在他死后,将他掘棺鞭尸!”

    “您就不怕吗?”

    “我怕?当然怕!”尹齐转过身来,道:“谁又愿意当个刽子手,被千万的人痛恨呢?但是,这个世界,总有些脏事,是需要人去做的,总有些得罪人的事情,是需要人去做的。所以,商君知道自己会被车裂,但依然在秦国变法,吴子知道悼王一死,自己肯定也不会幸免,但依然主持楚国变法!”

    “为君父之臣,想要为君父和国家尽忠,无非治世安百姓,马上报家国以及藏在阴影里当个为君父清扫垃圾的清道夫!”

    “我尹齐书读的少,倘若去治理地方,大概会祸害百姓,于军事也没有什么天赋,大抵为将要害人害己,于是,就只好做个清道夫,将这世上的肮脏官僚和害民士大夫以及叛国贼子扫清……”尹齐轻声笑道:“至于他人的议论与身后之事……商君纵然被车裂,但至今却配享太庙!吴子被乱箭射杀,然而却被武苑立像,四时祭祀!我死之后,肯定有仇家要毁我坟茔,烧我尸骨,但百年之后,肯定有人怀念我,纪念我!这就足够了!”

    “况且……”尹齐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又不是傻子!既然知道人家要毁我坟茔,烧我尸骨,那我在死前,就会嘱咐家人,将我的尸骨和棺椁烧掉,省的被人拿来泄愤!”

    “哈哈哈……”尹齐为自己的天才和机智感到自豪不已。

    但左右的亲信心腹,却都是面面相窥,又尊敬不已。

    老实说,绣衣卫诸校尉里,跟着尹齐的人是最苦的。

    因为他一不贪污,二不揽权,三不护短。

    他就像书上描绘的苦修士和道德君子一样,行事为人,都是恪守着秩序和法律。

    所以,大家就全部都只能拿死工资而得不到任何油水。

    更可怕的是……

    跟着尹齐,还要干最脏的活,做最麻烦的事情。

    但……

    大家依然忠心耿耿的追随着他。

    不就是因为,在这个看似平凡的男人身上,大家看到了公平、公正以及无私这样的人格吗?

    这个世界上,贪官污吏和昏庸之辈,霸占了权力。

    若没有像尹齐这样的人出现,这个世界,这个国家,恐怕就要陷入永久的黑暗深渊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