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一十八节 战前准备(4)
    “陛下……云中奏报:虎贲卫左校尉程不识已经率部抵达兴乐塞!”

    听着报告,刘彻露出了笑容。

    程不识,走的还是挺快的!

    半个月,就带着一帮新兵,完成了千里行军。

    现在,已经是九月。

    距离高阙会战战役发起,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但是,汉军的战役准备工作,却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关头。

    所有的参战部队都即将出发了。

    陌刀兵们先行一步,这是刘彻做的决定。

    原因很简单。

    比起其他军队,汉军的陌刀兵,更需要时间去适应北方的严寒气温。

    要知道,此时的汉家东南地区和淮泗地区的气温,可是哪怕是冬天,估计也跟北方的春天差不多的温度。

    他们中的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下雪是个什么情况!

    不给充足的时间去适应和调整。

    匆忙上战场,刘彻很担心他们hold不住。

    除了程不识率领的三千陌刀兵外,另外还有三千陌刀兵,将会陆续抵达另外一个进攻发起点沙陵。

    沙陵在云中城的左侧后方。

    这是一个恬当年为了给阴山防线的守军进行补给而建造的城市。

    出沙陵就是大河(黄河)的支流大黑河。

    渡过大黑河,经过两百多里的跋涉,就是梓岭的侧翼,申屠泽的正面。

    “诸胡骑已经集结完毕了吗?”刘彻问道。

    “回禀陛下,诸胡骑已经抵达太原,完成了集结……”一个宦官立刻就捧着一本奏疏递给刘彻:“这是卫将军郅都的奏疏!”

    本次作战,刘彻当然不会再让义纵独领**了。

    事实上,刘氏也从来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打算。

    哪怕是历史上的武帝朝时,卫青霍去病双子星闪耀和统治的那个时期。

    武帝也依然不断的提拔和任用了许多将军。

    虽然这些将军事后都被证明,他们在卫青霍去病的光辉下,就如同萤火虫一样渺小。

    甚至,很多都是水货。

    但,军队,永远不能靠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集团。

    所以,这次刘彻将郅都推上了卫将军的位置。

    以执金吾领卫将军衔!

    对郅都的军事才华,刘彻从不低估!

    这个汉家鹰犬,其实真正归属之地,是金戈铁马的沙场!

    此番,郅都将统帅包括楼烦、长水胡骑以及匈奴降卒等胡骑和汉骑混编而成的集群。

    总计兵力是两万余骑。

    其中汉骑八千余人,胡骑一万两千余。

    当然,胡骑之中,除了早已经成了刘氏忠犬的长水胡骑约两千余骑,是按照标准的汉军装备配给的之外。

    其他胡骑,都是发了把武器和弓箭。

    甚至,楼烦骑兵,还是自带战马和武器的。

    毕竟,大规模的使用胡骑,汉室之前从未有过经验,摸着石头过河,这是理所当然的。

    除了郅都统帅的这支胡汉混编军队外。

    义纵,将以车骑将军的名义,坐镇云中城,统帅汉军主力,包括胸甲骑兵在内的两万余骑。

    算上程不识以及沙陵方向的汉军。

    汉室在这次的高阙会战,将投入前所未有的骑步混合,共六万余作战力量。

    包含了羽林卫、虎贲卫、细柳营、棘门军和南北两军等主力。

    而飞狐军和句注军,这次则将作为预备队,坚守长城,同时呼应其他可能有警的地区。

    当然,这也是现在的汉室国力所限的缘故。

    汉室,现在能支撑六万多大军,离开长城,远征数百里甚至上千里,深入草原,去跟匈奴人作战,就已经是极限了。

    假如还想调动更多军队出塞。

    那刘彻就只能当掉自己的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无奈之举。

    现在的情况下,一个士兵,需要三个民夫,才能满足其出塞作战的补给需要。

    六万军队,就需要至少十八万民夫。

    但实际上,民夫也需要其他民夫来辅助。

    道路的修葺与疏导,物资的运输和囤积。

    这都需要额外的人力。

    所以,为了支撑着六万多大军出塞,汉室现在已经做出了征调三十五万民夫的准备。

    这样一场大战,民夫+军人,就是四十多万脱产投入战争。

    每天光是人吃马嚼,消耗的谷物和肉食以及盐醋酱料,加起来,足够堆满一个城市。

    在事实而言,假如,汉军无法在一个月内拿下高阙要塞。

    那刘彻估计可能就要破产。

    而倘若拿下高阙后,不能缴获足够多的战利。

    那汉室的财政,就要面临破产。

    好在,前不久,刘彻让绣衣卫抄了几十个跟匈奴人贸易的商贾的家产。

    抄出来价值四万万左右的财产以及数千顷土地。

    勉勉强强,算是捞到了些军费。

    另外,陈嬌也派人将一大批的徐福后代的财富,送到了长安。

    说起徐福的后代。

    刘彻就忍不住吐槽了。

    “徐福还真是个聪明人……”刘彻摇摇头。

    从现有的信息来看,徐福丫根本就是从出海之前,就已经打算舰队上下,找个海外的荒岛,称王称霸了。

    他压根就没想过回来……

    只是可惜了秦始皇,至死估计都在惦记着徐福的长生不死药……

    只能说……

    神棍都该死!

    不过,这却是便宜了刘彻。

    秦始皇赐给徐福的许多黄金器皿以及徐福和他的舰队后代在霓虹挖道的金子,现在都姓刘了。

    这笔意外之财,使得刘彻能多铸一点五铢金币,犒赏大军。

    “准备了半年,穷尽了一切,赌上了一切,此战,真是许胜不许败!”刘彻走到地图前,凝视着现在的汉匈地图。

    他很清楚,这次出塞作战,汉军必须要胜的漂漂亮亮,同时还得拿到足够多的战利。

    这样,才能确保国家财政不破产,同时,让天下走入他所规划的轨道上。

    不然……

    反正刘彻不敢去想汉军万一战败,会有什么后果。

    “应该是可以胜利的……”刘彻在心里想着。

    为了这次高阙会战,汉军所在前期准备工作和情报侦查工作,在这西元前的时代,可以说是完美无缺了。

    甚至,刘彻觉得,堪称是西元前的史里芬计划。

    唯一,能对汉军构成威胁的,大概就是北国冬天的严寒了。

    “希望战役发起后,不要下大雪……”刘彻在心里祈祷着。

    军队一旦出击,万一遇到暴雪……

    那就只能说是……灾难!(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