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一十六节 战前准备(2)
    一副手套,需要什么?

    可能后世的人,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讥笑两声:“大概几块钱吧……”

    大工业时代的人,是很难想象在西元前的时代,拿着针线一针一线的全手工缝制手套的艰难!

    一个工人,一天能缝制出十双手套,就已经很给力了!

    更何况,手套的原料,还严重缺乏!

    无论是丝麻还是皮毛,在这个时代,都是很宝贵的。〔 (?网 ?

    甚至是相当于硬通货一般的珍贵资源。

    少府能用三月时间,赶制出十万双,刘彻都有些意外。

    但,这却远远不够汉军的需求!

    旁的不说,所有的骑兵,必须人手两对以上的御寒手套。

    而且,必须是有保暖绒毛的手套!

    毕竟,骑兵疾驰之时,手要是冻僵甚至冻坏了。

    那这个骑兵也就没有战斗力了。

    而这就至少需要六万副以上!

    另外,汉军的步卒,也需要保护。

    这就至少还需要十万套!

    换句话说,现在,在这个离开战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刘彻得给他的军队,找出五万套手套!

    而这还只是军队的基本需求。

    除了军队,庞大的民夫队伍,也需要一定数量的御寒物品。

    以少府的力量,刘彻觉得,想要完成这个任务,无异于强人所难。

    “少府内库,现在有多少硝制的鲸鱼皮?”刘彻扭头对身旁的一个侍中问道:“去给朕将这个事情查清楚!”

    鲸鱼皮在硝制好后,是良好的皮甲原料,可以用来制作皮靴、皮套和皮护手。

    当然,也可以用来做手套。

    只是,御寒效果没有狼皮、羊皮那么好。

    但比丝麻要好。

    之前,少府就使用过部分鲸鱼皮来作为手套的原料。

    一刻钟后,那个侍中回来报告道:“回禀陛下,目前在少府内库,有鲸鱼皮约数千石……”

    刘彻点点头。

    这就对了!

    “传令少府,抽调全部鲸皮!”刘彻下令:“送去给丞相,命丞相在长安露布之下,广贴告示,请民众来缝制手套,每双手套,给钱五钱!”

    后世,一战时,法国的出租车司机,在凡尔登战役时,将数个师的法军送上凡尔登前线,从未让法国避免亡国。

    二战时,英国的电机计划,也是靠着无数百姓的民船,才得以成功。

    现在,距离河套战役起的时间,已经不足一个月了。

    在一个月内,要赶制出五万套甚至十万套手套。

    靠少府,是不行的。

    少府专门进行手套等相关产业的工匠,加起来也不过数千。

    一个月内,他们撑死了,也就能制成两万副左右的手套。

    这显然是不够军队需求的。

    但,长安人民可以!

    现在,在长安的常住人口,已经过四十万!

    即使扣除掉贵族皇室以及官僚和军队,也还有大约三十万左右的百姓。

    这些百姓家庭的妇女,都是极为出色的缝纫工人。

    五钱一双的手套缝制费用,足可让百姓为此趋之若虞!

    借助他们的力量,在一个月内,至少可以缝制出十万套手套!

    基本上可以满足军队的需要了!

    而且,这笔花销还会很少!

    即使十万套手套,也仅需五十万钱!

    因此,刘彻命令一下,周围的臣子们,都是相互看了看,然后纷纷低头,他们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天子的机智。

    但刘彻知道,这个事情,不仅仅是下个命令,拿钱和物资出来这么简单。

    以他对官僚,尤其是长安城那群雁过拔毛的官僚的认知来看。

    肯定会有人将主意打到这次的事情上面。

    克扣百姓工钱?

    呵呵,这太低级了。

    是小孩子才会玩的把戏。

    况且也克扣不了多少钱。

    刘彻甚至都没有仔细去想,就已经在心里冒出了数个官僚们可能的财路数。

    只要,某个黑心的家伙,稍微丢掉节操,拿着鸡毛当令箭,就能玩出n种花样出来。

    譬如,摊派任务,而且是摊派一个普通百姓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数量。

    比如说一个月要一百副或者两百副手套这样子。

    完不成任务,就以‘破坏军国之事’的名义抓人。

    把人抓起来,往监狱一关。

    普通老百姓当然是会吓傻。

    然后,就可以坐地收钱了。

    甚至于,更聪明一点的话,还可以玩一个飘没之类的手段。

    借口百姓私吞国家的皮革,然后将他家的财产和土地,统统装进自己兜里。

    刘彻觉得,自己只是稍微一想,都能想出这么多花样。

    下面的官员,若是仔细去钻研。

    恐怕会钻研出黑科技级别的技能。

    这怎么行?

    想到这里,刘彻抬起头,命令道:“传令给绣衣卫都督、执金吾、卫尉、内史,命令有司各部,深入长安各闾里,密切监视一切动静,但有官吏,趁机盘剥、刁难、污蔑及勒索百姓者,可不经请示,直接格杀!凡此贼臣,级皆悬于北阙!”

    在这个关口,还想着盘剥百姓的,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宰了他们,一点都不冤!

    还可以净化官场,洁净政治。

    更何况,在这样的时刻,还敢闹事的。

    其性质就像在地震中抢劫,洪灾里倒卖饮水,疫病爆时囤积药品的人一样,属于国难财。

    国难财者,不杀不足以整顿秩序!

    只是,刘彻杀气腾腾的话语,让左右都是一怔。

    许多人清楚,天子的这个命令一下,恐怕立刻就要人头滚滚。

    长安基层的闾里的那些胥吏是个什么德行,大家还不清楚吗?

    但,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劝谏。

    因为,大战在即。

    战前先杀几个我方的败类和贼子祭旗,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

    更何况……

    杀了他们,考举士子们就有坑可占了啊!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在这个大殿之中的侍从、尚书和官吏,大都是通过考举爬上来的。

    他们才懒得管那些旧官僚和旧官吏的死活!

    甚至,巴不得他们死光光,好方便自己人上位!

    “诺!”于是,毫无意外的,群臣都是恭身应命,然后各自下去传递命令。

    当天下午,长安的大街小巷,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无数人围在露布下,听着官吏们宣讲的朝廷政策。

    然后,各个官衙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双手套五钱?

    十双就是五十钱,都够买一石粟米了。

    这对于长安城的多数家庭,都是一个意外之喜。(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