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一十六节 战前准备(1)
    易云:以养正,圣功也!

    夏商周三代,都有自己专门的教育机构。

    夏曰校,商曰序,周曰庠。

    秦汉两代,也都各有各自不同的皇室教育。

    就汉室而言,皇室教育,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是皇帝教导,带在身边,言传身教。

    如历史上,宣帝就经常将自己的孙子刘鹜带在身边,将之称为自己的骏马。

    可惜,刘鹜是个逗逼。

    他祖父的手段跟方法是一点没学会,倒是学会了宣帝的痴情跟常情。

    而另外一部分就是选择师来教育子弟。

    像刘彻和他的兄弟们,当年,都是在儒家的老师们的教育下成材的。

    所以,历史上,刘彻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在意识形态和思想思维上,都倾向于儒家。

    刘彻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所以,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打算,让自己的儿子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尽量少的受到诸子百家各个学派的影响。

    这也是吸取了宣帝的教训。

    宣帝明明白白,很清楚,自己的傻儿子刘奭是个渣渣。

    但却没办法换掉。

    原因很简单刘奭虽渣,但他的弟弟可能更渣。

    在一群渣渣中选出一个不那么的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刘彻可不希望,自己的继承人,在成长过程中被人洗脑。

    所以,面对窦太后的使者,刘彻很明确的答复了自己的态度:请回禀太皇太后,汉家自有制度,用霸王之道,丈夫当自强!

    然后,刘彻就将刘病已,送去了上林苑里的学苑。

    与诸战争遗孤、忠臣后代,一起上学。

    甚至,为了避免让人知道,这是皇子。

    刘彻还将刘去病的名字都改了,让他化名范文,入读了一个普通的班级。

    每个月,才能准许他回宫一次。

    皇长子忽然从宫中消失,很多人都很意外。

    除了少数的近臣之外,几乎无人知晓,皇长子究竟去了哪里。

    大家只知道,天子似乎让皇长子去了民间。

    老刘家的脑洞,再次让人震撼不已。

    而更可怕的是,天子似乎打算,将这个举措变成制度。

    皇子年龄一到,皆出宫。

    一时间,很多大臣都无法理解也非常担忧。

    皇子,那可是天潢贵胄,生下来就是至少一个诸侯王命格的。

    就这么丢去民间?

    皇帝您不着急不害怕?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哪怕是皇子,夭折率也是惊人的。

    万一磕着碰着了?怎么办?

    但刘彻依然我行我素。

    在他看来,把皇子养在宫里,才会让他夭折!

    外出锻炼,有了体魄,才能更好的抵御疾病。

    当然了,刘彻也偶尔会抽空,去到上林苑里,悄悄的关注和观察刘病已。

    出乎刘彻意料的是,刘病已似乎很适应学苑里的生活。

    他虽然才四岁,也不怎么懂事,更是调皮无比。

    但学苑里的小伙伴,是那么的多。

    他一下子就找到了感觉。

    除了稍微有些娇气外,别的毛病,倒是没有。

    这无疑,给刘氏的教育,开了一个很好的头。

    不将皇子养在宫里,而是放出去,这对培养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至关重要。

    最少,不会到最后遇到跟宣帝一样的尴尬:都是逗逼和渣渣,想选都没得选!

    倒是义偌,在这个过程里,表现出了让刘彻都惊讶的稳重和大度。

    她没有像刘彻预料中的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整天缠着要儿子。

    反倒是非常鼓励和支持刘病已出宫上学。

    刘病已每次回宫,她都会鼓励和安慰自己的儿子,让他坚强和勇敢。

    这让刘彻悄悄的给义偌点了个赞。

    进入九月,天气渐渐转凉。

    几乎是一夜之间,长安城就出现了冻霜。

    这昭示出,今年的气温,会比往年更冷。

    “陛下,这是云中郡的报告……”义纵拿着一叠云中郡发回来的气温报告,道:“云中郡,已经寒霜如雪,据估计,塞外应该下雪了!”

    刘彻拿过来,看了看。

    墨家在去年,发明了原始的温度计。

    那是墨家在烧制玻璃过程中的副产品。

    虽然,现在墨家依旧没有弄出真正意义上的玻璃,但他们在琉璃的纯化上,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

    于是,刘彻只是稍稍提醒了他们一下。

    他们就制造出了用水银来记录温度变化的原始温度计。

    当然,中国人发明的温度计,肯定不会用西方的温度计量方式度。

    墨家将温度计的单位温度,称为‘刻’,大概是因为他们在温度计上用锋利的刀子,刻下用来标识温度变化的等长的缘故。

    刘彻看过那种温度计。

    很简单的设计。

    大概就是一个相对透明的琉璃管子里,灌注了水银。

    当外界气温下降或者升高时,受到热胀冷缩的力量,水银会膨胀升高,或者收缩下降。

    因为标尺工具和度量衡方式的缘故,大抵墨家的一刻,相当于后世的两度多一些。

    “居然已经负一刻了……”刘彻看完报告,叹了口气。

    在长安,温度还在正两刻(四到五度),但云中气温却已经降到了负一刻(零下两度),当然因为材质和计算方式不同,所以,数据可能跟后世的有差别。

    但无论如何,这个温度,都不是中国人所能适应的。

    更别提,塞外的气温,会更低!

    在这个时代,胡天八月既飞雪,是常识。

    塞外的草原,八月飞雪,九月就一片白茫茫,到了十月,常常大雪封山,这是常态。

    当然,河套相当于寒冷的塞北,要更温暖一些。

    但,不出意料,十月之时,怎么也会下雪了。

    图朝太祖说: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在全球变暖之前,中国的北国,下起雪来,有时候甚至会在地表形成齐腰深的积雪。

    大河(黄河)封冻成冰河,更是常有的事情。

    而这对于汉军的行动,有利有弊。

    目前来看,是弊大于利!

    “少府的御寒手套,已经生产了多少了?”刘彻问道。

    “回禀陛下,已经十余万套……”义纵答道:“这已经是少府的极限了!”

    刘彻也点点头,这确实是事实。

    但手套,这个不起眼的东西,却是现在汉军出塞的必备军需品!(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