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一十三节 卫道的法家(1)
    未央宫。

    刘彻手里拿着一份刚刚从兰台转来的紧急奏疏。

    这份奏疏是两位《论语》博士以及几个长安的地方名流,以公车上书的行事,通过公车署传递的。

    这种奏疏,按照制度,必须直达君前,而且要第一时间呈递到皇帝面前。

    刘彻登基后更是强化了这个制度,规定,除此之外,地方三老以及特进元老、致仕两千石以上官吏的奏疏,也要依此办理,并且,兰台不得私自查阅,违者,以大不敬论罪!

    这个政策实施以来,广受好评。

    地方名流和士绅纷纷点赞,都说这是圣王之治,是广开言路的好事情。

    只是……

    刘彻拿着这个代表着‘人民的呼声’的奏疏,嘴角冷笑了两声。

    “蠢货!猪一样的队友!”然后,刘彻将这奏疏丢在自己案前:“不过,朕要感谢你们啊,没有你们,这御史们恐怕就要暴走了!”

    绣衣卫曝光后,刘彻就知道,肯定会引发士绅和官僚们的抗议和不满。

    甚至,会有无数文人士大夫,用各种手段抹黑和诋毁绣衣卫。

    这也是他过去一直藏着绣衣卫的原因。

    怕的就是御史们暴走。

    这次也是趁着大战之前的机会,才冒险让绣衣卫现世。

    毕竟,一个没几个人知道的强力部门,是没有什么威慑力的。

    明朝的锦衣卫为什么牛逼?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是皇帝的亲卫,宰了皇帝要震怒的。

    而绣衣卫,倘若没有人知道。

    那么,以后派他们出去办事,绣衣卫本身就要有危险了。

    这年头,死在荒郊野外的人,加起来,没有一万也没有八千。

    绣衣卫成立至今,已经有将近一百位优秀的探子,永久的失踪了。

    绣衣卫用尽了一切办法追查,却连他们的踪迹也找不到。

    这证明,有人将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了。

    至于是什么人?

    绣衣卫也没有头绪。

    毕竟,汉家在二三十年前,可是连关中都不安全,坐在县衙里办公的县令,也得小心自己的小命的危险时代。

    以至于,刘彻的祖父不得不调动军队,强力维持治安。

    杀了一个人头滚滚,才稳住了治安。

    即使如此,背地里的治安也依旧不是那么好。

    历史上,袁盎和数位两千石,在长安城里,被刺客刺杀,就很好的证明了汉家的治安,远没有表面那么好。

    甚至,可能比想象中还要糟一些。

    旁的不说,若按照正常轨迹。

    此刻义纵还在河东郡当着‘绿林好汉’这个有前途的职业呢!

    但绣衣卫要是一直这么下去,不明不白,还承担着高风险。

    绣衣卫估计要没什么士气了。

    更何况,特务机构,怎么可以藏着捏着呢?

    f逼、cia、克格勃、军情七处,这可都是声名赫赫,让人尿裤子的恐怖存在。

    特务的威力,有一半来自于其的震慑力。

    而绣衣卫一旦登台,反应最大的,必然是御史们。

    同行是冤家嘛!

    不怼个你死我活,御史们大概是不会罢休!

    但是……

    好在……

    所谓中日友好靠棒子,中棒友好靠霓虹。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事情或者人,能让原本是生死大仇的两个人或者势力,一下子就变成盟友。

    譬如,现在摆在刘彻案头的这份奏疏。

    写它的人,自以为政治正确。

    殊不知,它一定会激怒御史们,并且让御史们放下对准绣衣卫的枪口,转头来瞄准他们开火。

    “自秦世以来,不师圣道,私以御职,奸以待下,惧宰臣之不修,立监郡以董之……监察相思,人怀异心,上下殊务……今陛下又立绣衣卫,使人心失淳而相忌,臣等窃以为,大不妥!望陛下三思之!”

    刘彻念着这封奏疏里的内容,哈哈大笑。

    当然,奏疏里的话,自然是没有说错的站在写这封奏疏的立场上来看,肯定是这样的。

    皇帝居然设置监督和监视机构来监察我们这些君子?

    皇帝居然怀疑我等君子也有私心?

    皇帝你要不要脸呢?我们这么纯洁可爱善良。

    我们的道德max,品行也是max好不好。

    皇帝你应该提倡大家都学习我们的道德和品行嘛。

    只要人民群众都变得跟我们一样,那法律啊刑罚啊,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总的来说,历朝历代,都有这样的声音,也都有这样的评论。

    反正,核心思想就是一个:士大夫官员,道德好,品行佳,不可能犯法和渎职的,假如犯法、渎职了,那他就肯定不是君子。

    因为君子不可能犯法、渎职!

    这就是所谓的君子测不准原理:一个自称君子的人犯法或者渎职前,我们无法确定他是真小人还是伪君子。这也被称为薛定谔的君子。

    自然,这个世界上也总会有几个真正的君子出现。

    然后这些‘君子’就会拿着那几个真君子当旗帜和榜样,继续忽悠人。

    可惜,这一套,刘彻根本不吃!

    他微微笑着,拿起一支笔,在这封奏疏上写下自己的意见:下御史!

    这很显然,就是要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了。

    论战斗力和喷人的功底,秦汉御史怕过谁?

    更别提,还有汉室当前头号大喷子晁错坐镇!

    刘彻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晁错火力全开,将这些家伙喷的妈妈都不认识了。

    更妙的是,经此一事,御史大夫衙门,立刻就成为了绣衣卫的保姆。

    想喷绣衣卫,先弄死御史大夫衙门的御史们再说!

    …………………………

    果不其然,刘彻批示‘下御史’,并将那封奏疏果真通过兰台,移交给御史大夫衙门,但却不发表任何意见后。

    整个御史大夫衙门上上下下,立刻就同仇敌忾了起来。

    “这些儒生,乃欲掘我等之根!”无数的御史气的头皮发麻。

    以至于,连绣衣卫有可能抢自己饭碗这种事情也先搁到一边。

    毕竟,绣衣卫只是想抢碗饭吃,而这些儒生和他们背后的官僚,是要来砸大家的饭碗的!

    于是,毫无意外的,当天晚上,晁错就奏疏以及御史中丞、御史丞和御史监等,纷纷上书。

    然后,廷尉赵禹以及廷尉诸曹也激动了起来。

    在法家眼里,这已经一场卫道之战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