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节 假民牛马
    汉室或者说刘氏的农业政策。〈网

    到今天为止,其实,都是依托于黄老无为思想下的民众自治。

    对于黄老派来说,只要老百姓不犯法,就算他们把地球都给戳破了,也不会去干涉。

    过去数十年,这个体系一直运行的很好。

    事实上,再没有比这种体系更好运行的制度了。

    统治者,只要划下红线,告诉老百姓:这些事情做不得,做了俺就要抓你。

    然后,老百姓遵纪守法,按时纳税。

    官府则负责,将那些刺头搞定。

    但任何体系的运转,时间一久,必然出问题。

    而中国人又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勇于尝试的民族。

    别说是汉室这一套简单的无为而治的小政府政策了。

    就是秦代的时候,森严的律法,也被人玩出了许多花样。

    更别提,后世那句著名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所以,汉室的体系,开始慢慢僵化,而且被地方士绅钻出无数的规则漏洞。

    齐鲁地区就是典型代表。

    当地地主士绅,与官府勾结,轻轻松松的就让百姓统统沦为佃户。

    甚至于出现了偌大的一个济南国,全国居然只有三百户有土地的家族。

    而后来,武帝朝出现的田蚡案和灌夫案,更是将这个体系的缺陷暴露无遗。

    尤其是灌夫案,区区一个灌夫,靠着窦婴的庇护,居然横压一郡,郡守、郡尉都成了灌氏的走狗,百姓申冤无门,只能嚎啕大哭。

    最后,倘若不是田窦争锋,田蚡拿着灌夫当突破口。

    恐怕,灌氏横霸当地的情况,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所以,武帝朝时,法家井喷,一个个用着严刑酷法和拿着地方豪强的脑袋刷政绩的官员,青云直上。

    这其中,是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和群众需求的。

    现在,刘彻还没把握,能在保证政治稳定的情况下,对汉室国策作出颠覆性的调整。

    但,小修小补,还是可以的。

    黄老无为,而无所不为。

    修修补补,本就是黄老的特色。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刘彻知道,不能自己一拍屁股就做出决定。

    必须进行广泛的深入调研。

    然后,再找个实验地点,进行实验,评估效果,再逐步推动。

    就如盐铁官营政策以及粮食保护价政策一样,慢慢推动,并不动改善,才能避免害民和残民。

    况且,这马上就要大战。

    刘彻可不希望,前方的将士在流血流汗,但后方的朝堂却炒成一团。

    所以,刘彻坐直了身子,对商容问道:“以爱卿之见,要改变今日之困局,朝廷当如何?”

    听到天子的问话,商容也振奋起精神来。

    困局!

    天子的这个形容词,表明天子也看到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的后果。

    富者愈富,贫者愈贫。

    社会将出现比之前所有时代,还要恐怖的两极分化。

    现在的富裕家庭,他们使用着先进的耕作工具以及先进的耕作技术。

    他们用牛马来耕地,用淤泥、粪便和草灰以及从盐铁衙门买来的骨粉与化肥施肥。

    他们精心照料着自己的土地。

    而土地的产出,也没有辜负他们。

    一亩小麦,产量是粟米的一倍半,甚至两倍多。

    所以,他们能养活更多的子女,并且占有更多的土地。

    而贫穷家庭,则只能继续活在旧时代,用着旧方法,种着旧作物。

    久而久之,不出二十年,他们就会被时代抛弃。

    国家和政府,肯定更关心和更爱护那些用一亩地产出了两亩地粮食的百姓。

    他们也会获得更多的政治待遇和社会地位。

    他们的子弟,从军入伍,或者读书当官,都有可能。

    而穷人呢?

    依旧生活在两餐不饱,一年到头甚至倒欠地主的生活困境之中。

    更可怕的是,当出现两个种植着不同作物,同时地位悬殊的群体时。

    社会就被割裂了。

    种小麦的,可能会觉得自己天生是高于种粟米的。

    而这样的割裂,对国家有百害而无一利。

    秦始皇帝,用了一辈子,推动车同轨,书同文,百年后的汉室,却出现了两种耕作不同庄稼,而且地位迥异的群体。

    哪怕对政治再不敏感的人,都知道,这肯定要出大问题。

    更何况是商容这样的精英?

    所以,在现了这个事实后,商容一直在想办法,通过种种渠道,向天子报告。

    可惜,近年来,天子和朝臣们都在关注匈奴,关注战争。

    对国内的情况,大家都觉得,非常乐观,非常喜人。

    无数人歌功颂德。

    哪怕是本应该成为天子耳目的御史们,也对基层的情况,装作看不见。

    大家都在说‘元德盛世’。

    并将先帝和太宗之治,称为‘文景之治’,而‘元德盛世’则是上承文景之治的空前盛世。

    甚至,有人认为‘元德盛世’至少还会繁荣三十年。

    理想主义者们甚至认为‘大同可期’‘三代可臻’。

    唯有商容这样,常常前往基层,并且认真调研的官员才清楚。

    盛世之下,潜藏着莫大的危机。

    现在,这个危机潜藏在繁荣的经济表面下,被军事胜利和社会展所掩盖。

    但,这个危机一旦引爆。

    恐怕,盛世立刻就会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

    乱世!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商容拜道:“以臣之愚见,臣以为,除朝廷需要调整政策,以照顾和指导,贫穷之百姓,也能耕种小麦外,还需陛下嘉大惠!”

    他拿出一直深藏在自己胸中的一本小册子,将之打开,念道:“当今,犍牛一头,值钱一万五千钱,小牛一头,值钱也需六千余钱。即便百姓百亩丰收,也才为粟不过百五十石,为钱六千,然五口之家,一岁吃用,就要粟米一百石……”

    刘彻点点头,知道商容没有说错。

    想当年,他还是个皇子时,就已经知道了,假如百姓只靠土地,哪怕是自耕农,一年下来,哪怕没有苛捐杂税,正常的负担的情况下,一个农民一年的收入,永远赶不上支出。

    更别提,要是家里有几个大半的孩子。

    那就更恐怖了!

    好在,刘彻即位后,就注意到这个事实了。

    至少在关中,刘彻拿着自己的私房钱和从商人哪里敲来的钱,广修水利,大修道路和桥梁。

    就是想着靠着这些的手段,补贴百姓。

    但,即便如此。

    刘彻也明白,哪怕是关中的一般家庭,恐怕也很难凑齐一笔可以购买耕牛或者挽马的钱来。

    只有中小地主家庭才能有那个财力。

    当然,士兵们立功,也可以拿着赏钱,从官府买到耕牛。

    但,比例还是太少了!

    更别提,买了牛,犁具总要吧!

    一副曲辕犁,哪怕是最简单的。

    也是重达四十余斤(汉斤),价值两三千钱以上。

    所以,商容的意思,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

    假畜!

    以国家的名义,平价租给百姓牛、马以及犁具。

    这不是什么需要动脑筋的主意。

    在这以前,汉室就有假马之制。

    在袁盎倒台后,刘彻为了鼓励百姓养马而推出的政策。

    有条件的百姓,可以向太仆衙门和少府衙门递交申请,申请到种马,然后,带回家里蓄养,三年后,偿还假马以及利息。

    这个政策,目前在北方广泛推广。

    也是现在中小地主能养得起挽马的根本。

    但,小老百姓,却根本够不上这个政策。

    他们哪怕去官府申请,也不会被批准。

    因为,他们无力偿还本息,也无力蓄养马匹。

    况且,中国少马,哪怕是马邑之战后俘获了大量马匹牲畜,也依旧严重缺马。

    毕竟,缴获虽多,但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了。

    上百万的牲畜,平摊到个体身上,就变得微乎其微。

    何况,国家还要自己培育战马,并保留大量牲畜,作为军队的供给。

    但老百姓的问题,不解决也不行。

    刘彻挠了挠头,对商容道:“这样,卿先去选一个县,此县要足够穷,至少有六成百姓没有耕牛或者挽马!”

    “然后,卿选好县后,报告给朕,朕命卿为大使,全权负责该县政务!”

    “卿在当地,尝试推广假牛假犁之策!”

    想了想以后,刘彻接着道:“但,此策当与假马不同!”

    这是肯定的,假马,是为了鼓励中小地主,尤其是能培养骑兵的家庭,多养马匹,以此扩大中国的马匹存栏数量。

    但,这假牛和假犁,却是为了解决贫穷百姓的生计和生产。

    他们不可能,也没有办法,三五年就能凑足偿还本息的钱。

    若是这样的话,他们也就不需要假牛马和假犁了。

    自己存钱去买不就好了?

    刘彻希望解决的,是他们的根本困境。

    既,让为数众多的下层贫苦百姓,也能拥有耕种冬小麦的权力。

    当然,国家也不能吃亏。

    任何一个政策,倘若不能带来好处,那么,它就不能长久。

    所以,没有办法,刘彻只好学习后世的房地产商人们的技术了。

    “卿去与有司商议,议定一个犁具与牛马的平价,以此价,假与百姓。命百姓岁偿本息!以十一之税,三十年为期!”刘彻说道。

    毫无疑问,这是后世让无数房奴撕心裂肺的房贷了。

    这个政策虽然让人恨得牙咬咬。

    但,确实解决了很多人买不起房的困境。

    也带动了房地产的盛世。

    在西元前的时代,刘彻感觉,这或许是最好的办法了。

    百姓,买不起耕牛和耕具?

    没有问题!

    国家免费配给!

    但,他们需要每年固定偿还本息,而且是必须随田税一起缴纳。

    当然,刘彻比房地产商人有良心的多了。

    他给出的是百分之十的总利息。

    换句话说,假如耕牛+犁具+其他配套工具,总额是两万钱的话。

    那么,租种的百姓,每年只需要偿还两万两千钱的三十分之一,也就是三四百钱的样子。

    这无疑非常有良心。

    老百姓们得到了实惠,国家呢也不怎么吃亏。

    更重要的是——可以带动铁器的销量啊!

    全中国现在有将近七八百万户家庭,在未来,甚至可以达到一千万户!

    只要其中一半,从盐铁衙门购买耕具和工具。

    那么,每年盐铁衙门的销量,都是几百万套。

    这其中的利益,有多少,不言而喻。

    当然了,具体效果如何,还是看试点的。

    甚至,刘彻感觉,试点其实也不靠谱。

    应该通过实践,慢慢的感觉。

    至于百姓会不会赖账?

    呵呵……

    在中国,从来只有国家赖人民的帐,从未听说,居然有人敢赖国家的帐这种事情!

    各级衙役,一定会乐意教那些赖账的人做人的。

    长城和未来的各种工程,也很需要赖账的免费劳动力。(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