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六节 缴文
    随着刘彻的命令。<< 〔〈(<{

    一场风暴,开始慢慢蓄力。

    当然,它不会马上就刮起来。

    在汉军出塞之前,匈奴人还会继续沉迷于和平的假象之中。

    这使得刘彻也有了些空闲,能抽出时间,挑选一下出使的使者。

    翌日,刘彻亲自驾临北阙的公车署,接见被公车令挑选出来的十位使者预备人选。

    这十位候选者,是公车署从近百位投书报名的人中遴选出来的。

    刘彻在拿到名单的刹那也是笑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王朝。

    再看籍贯:齐国人。

    也与刘彻记忆里的那个王朝对上号了。

    “想不到蝴蝶效应这么大,齐国最有名的方士,居然要报名出使大夏……”刘彻在心中笑着。

    这个王朝,在刘彻的印象里,留有不可磨灭的印记。

    盖因为此人在刘彻的上辈子,可谓是方士们的楷模,术士的榜样。

    他以方士起家获宠,但最后却走上了文官的路子。

    他甚至做到了左内史这样的顶级文官的位置。

    可谓,风光无限。

    在方士群体里,哪怕是权倾一时的李少君,也不如他来的风光。

    而在历史上,此人更是显眼的很。

    他最终成为了武帝朝时,最有权力的丞相府三长史之一。

    可惜,命不好。

    偏偏要去跟张汤刚正面。

    然后,就被张汤一换五了。

    不过,这倒不是最让刘彻感兴趣的事情。

    毕竟,这王朝的能力,在武帝朝的前期,只是在方士神棍中出类拔萃。

    但在群臣之中,却不过是中人之姿。

    只是武帝爱方士,所以他才得以贵幸。

    真正让刘彻觉得有趣的是——王朝即有,马汉何在?

    因此,还没见面,刘彻就已经决定了。

    “二师兄就是你喽……”轻轻的在此人的名字上提笔划了一条线。

    反正,副使这种位置,完全可以随便委派人选。

    而且,刘彻觉得,使团这一路上未必安全。

    历史上,张骞的使团,刚出河西,就被匈奴人拦截住了。

    要不是张骞自带了幸运buff,早就成了河西峡谷的一具枯骨。

    即使如此,十三年后,能活着再次回到长城,看到汉家衣冠的,也就剩下了张骞和他忠心耿耿的匈奴仆从堂邑父。

    其他使团成员,一个也没能活下来。

    这次的使团,在刘彻眼里,其实是几乎不可能成功。

    甚至,他们很可能连河西都过不去,就会被匈奴人拦截。

    本次的使团,在本质上来说,在刘彻眼里,只是一个吸引匈奴人注意和防备的烟雾弹而已。

    是为了给汉军争取时间和迷惑对手的行为。

    甚至,刘彻都不会在乎,匈奴人会不会上当……

    匈奴人上当了,固然很好,不上当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大国之争,很多时候,都是广撒网,勤播种。

    一百个烟雾弹里,只要对方信了一个,那就是胜利。

    一如毛子被米帝的星球大战所忽悠了一般。

    不仅仅这个使团是烟雾弹。

    实际上,过去数年,汉匈之间大部分的外交往来,都是烟雾弹。

    甚至包括了刘彻跟匈奴人达成的贵族换百姓协议,也是如此。

    为的,只是迷惑和麻醉匈奴人。

    让他们以为,汉室暂时不会对他们动手。

    但实则,汉军却已经是磨刀霍霍。

    所以,对于这个使团,刘彻也没有抱着他们可以成功抵达大夏,联络上月氏的希望,完全就是抱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态度。

    在事实上,比起指望几万里外的月氏人和希腊人,为了大汉帝国而拖住匈奴军队的部分力量。

    刘彻现在更关心一个问题:汉匈战争的借口是什么?

    无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尽管,如今在公羊派二三十年,持之以恒的鼓噪和宣扬下,大复仇理念深入人心。

    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

    对现在的中国士大夫而言,以德报德,以直报怨,那才叫君子。

    至于那些被人抽了左脸,还把右脸送上去,美其名曰:以德报怨,感化之类的玩意。

    如今的主流舆论,恐怕只会给出两个字的评价:蠢货!

    换句话说,其实刘彻完全可以用‘复平城之耻,雪吕后之辱’这样的借口,宣布匈奴是boss,一切邪恶的象征,然后再以华夷之辨,作为主旨,完全就可以拿来当做对匈奴宣战的借口。

    这样的理由,也很高大上。

    舆论界和思想界也都会很满意。

    但是,刘彻却感觉有些不妥。

    所谓,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国家战略,必须走一步看三步。

    大汉帝国,不能只是破坏者,还必须是建设者。

    复平城之耻,雪吕后之辱,这只是对汉室的宣传方式。

    必须还有一个针对匈奴内部部族的宣传口径。

    毕竟,这场战争,假如想要尽快结束,并且不至于陷入泥潭。

    那么汉室就必须争取匈奴内部的势力的臣服和认可。

    从古至今,一直到未来,战争,尤其是两强之间的战争,其实就如孟子所说的那般——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历史上汉室能最终压服匈奴,并将之肢解。

    最大的原因,就是拉拢了乌孙。

    汉与乌孙,前后夹击,重创了匈奴,还使得匈奴无法控制西域诸国。

    最终,呼韩邪单于,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颅,臣服汉家,而不听话的郅支单于,哪怕跑到了葱岭,也照样被陈汤割了脑袋,带回去炫耀武勋。

    所以,怎么争取匈奴内部的部族,尤其是那些附庸部族或者干脆只是挂个匈奴名头,实际上跟匈奴半毛钱也没没有的部族的认同和支持就成为了关键了。

    这就要求刘彻和汉室,拿出一个类似汤的汤誓那样的极具煽动力和诱惑力的缴文。

    别人信不信不重要。

    重要的是让人看到汉室的态度。

    在战争初期,这样的缴文或许没有半分作用。

    但到了相持阶段或者结束阶段。

    这却肯定是核弹一样威力巨大的政策。

    能让无数部族,不战而降,能使大量部族,保持中立。

    而匈奴若是失去了那些可以充当炮灰和肉盾的部族的掩护,那么,它就像一只没毛的老狗一般。(未完待续。)8</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