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五节 杀鸡(求月票)
    <div id="content">

    之所以要派出使团,只是因为汉匈大战马上就要开打了。

    所以,不管是希腊裔的巴克特里亚带着自己的大月氏和塞人主人,一起回来反攻大宛,来一次西元前的十字军也好。

    还是大月氏为了自保,带着小弟们,组织一场多国联军抵抗匈奴的戏码也罢。

    甚至,他们一个兵也不出,在后方看戏都得。

    对刘彻来说,对汉室而言。

    哪怕只是让匈奴人多分散一分力量,在这汉匈争霸的战争中,也是有用的。

    原因很简单。

    少府前不久报告刘彻,以目前的汉室国力和积蓄以及财政收入情况来看。

    在不加征战争税赋的情况下,汉家最多能支撑三年的外线作战。

    倘若战争规模扩大化,还很可能支撑不了。

    大臣们也对漫长的战争,心有余悸。

    将近二十年前的汉匈大战,给汉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场战争,汉匈在长城附近拉锯时间超过两年。

    整个北地郡和上郡的百姓都是疲惫不堪。

    国家的府库积蓄,流水般的消失在战争的无底洞之中。

    那还是在内线作战,依托长城,汉军的损耗降到了最低。

    所以,即使现在大汉财政收入远超太宗时期,但臣子们还是对一个可能持续三年以上的大战,心有余悸。

    好在,现在,汉室有了新化的鱼干。

    牧场里也多的是牛羊。

    不然,光是一个肉食来源,就可能会逼得大农和少府的有司想自杀。

    即便如此,这场大战的财政支出,也可能是吓死人的数字。

    至少会打光刘彻小金库的最后一个五铢钱!

    这让刘彻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没有钱的皇帝会有多惨?

    不要看别人,万历跟崇祯就是极好的例子。

    毫不夸张的说,皇帝要是没钱,恐怕连个卒子都指使不动。

    为了赚钱,避免自己落入崇祯或者万历的杯具境地。

    刘彻一方面给主爵都尉衙门的各级组织都下了任务。

    要求他们完成一定数额的商税任务。

    反正,按照现在的律法,只有家产五十万以上的商人,才能被征税。

    所以换句话说,只要他们有本事,收到税款。

    那么,刘彻才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呢!

    而另一方面,刘彻则在盐铁衙门,用出了杀手锏——瓷器!

    其实,瓷器的烧制技术,两三年前就被突破了。

    这又不难!

    特别是在如今煤炭大量被用来作为燃料的今天,有着高温的优质煤炭,瓷器技术突破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现在的瓷器,不可能跟元明时期,能烧出美轮美奂的青花瓷。

    刘彻暂时也不需要青花瓷这种高精黑科技。

    他弄出来的,是基于原始的青瓷技术上发展而来的青釉瓷。

    技术含量很低,也不需要特意的去培训工匠,完全可以进行大规模的生产制造。

    这两年之所以没有弄出来,大肆宣扬,是因为烧制的温度和时间还没有掌握好,产品很容易碎裂或者质量堪忧。

    但现在,国库都快没钱了。

    刘彻也就等不得它完善了。

    先拿出来,圈一波钱再说。

    下个月开始,瓷器就将开始小规模的出现在各个盐铁衙门的货架上。

    先赚狗大户的钱。

    一个瓷碗,就卖一百钱!

    大的瓷瓶,直接标上一金的天价!

    这样,大概能每年多赚个几千万。

    持续赚个三五年,等到青瓷技术被人山寨了,刘彻再推出更先进的白瓷和彩瓷。

    这又可以圈一波钱。

    日后,还可以成为中国出口创汇的拳头产品,去罗马啊埃及啊波斯啊圈钱。

    但很显然,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

    军队的丘八大爷们,你要短了他们的赏钱和军饷,那轻则士气跌落,重则兵变!

    所以,没办法。

    刘彻再次丢掉节草。

    让少府准备在茂陵邑,再建一片学区宅。

    然后,又督促着少府,加快长安的赛马场和其周边的市坊建设。

    保守估计,这样大概能勉强满足军费开支。

    但,问题又来了。

    现在,国家铸造的五铢钱,总流通量,加起来也才三十万万的规模。

    而,这场战争,光是军费开支,保守估计就是百万万的级别。

    哪怕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