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二节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司隶校尉这个职务,从一开始的规划,就是奔着成为未来的内务部去的。

    所以,必须任用一位有法家背景的可靠重臣。

    此人,必须熟悉所有汉室法律和其制定的背景,同时还必须具备丰富的民政经验。

    换句话说,这个人选必须是法家或者倾向于法家的刑律专家。

    同时,他至少要做过四年以上的郡守或者郡尉。

    而且,司隶校尉初立,以万全计,这人还必须是老派官僚。

    简而意之,就是那种熟悉法律条文,经验丰富,知道什么时候该严格执法,什么时候又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油条。

    这种人,在如今的天下可不好找。

    刘彻熟知的记忆里,也没有此类大臣的记忆。

    但好在,皇帝并不需要知道并且清楚,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才。

    他只需要勾勾手,就有的是人才愿意为其奔走效命。

    更别提司隶校尉这个在未来很可能成为九卿的职位。

    所以,在刘彻放风之后,九卿大臣们,就已经纷纷举荐了自己的知己或者说关系户。

    最终,刘彻选择了执金吾郅都推荐的人选。

    郅都推荐的这个人叫严平。

    在十年前,曾经做过蜀郡郡守。

    正是在他的治下,卓王孙和程郑婴捞到了第一桶金。

    也是在他的治下,邓通混的风生水起,邓通铸钱跟吴王刘濞的铸钱,平分了天下的金融市场。

    不过,很可惜,蹦的太高,是会被拉清单的。

    等到刘彻的老爹上台,先是弄死了邓通,然后驱逐了张释之。

    最后,将邓通和张释之的党羽同志,一个个的拉出来点名。

    严平因此被牵连,被赶回家种田去了。

    而郅都跟严平是老乡。

    他们都是河东人。

    甚至,两者还是同一个师的。

    因此郅都跟严平关系很近。

    刘彻一看严平的履历,立刻就决定了以他为司隶校尉。

    原因很简单,此人是法家的官僚,但在他治下,邓通和卓王孙还有程郑婴,都混的很好。

    这证明了,他对商贾没有什么歧视。

    也不觉得商人或者说工业会祸国殃民。

    其次,当年严平治蜀时,尽管当地的作坊成堆,矿山无数。

    但蜀郡的社会生产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

    这证明了,他懂得平衡,也知道轻重。

    这样的官员,简直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朕已意以故蜀郡郡守严平为司隶校尉!”刘彻看着殿中诸人,缓缓说道:“卿等勿复再议!”

    至于陈嘉和樊市人的面色,刘彻连看都懒得看。

    两个马屁精而已,并不需要安慰。

    再者说,马屁精要是连皇帝打脸都不能忍。

    那要他们何用?

    将这个决定宣布完,刘彻坐下来,看着群臣,道:“下一个议题!”

    群臣也迅速的收拾好烂摊子,纷纷回到各自坐席,眼观鼻,鼻观心。

    至于私底下他们在腹诽些什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

    下一个议题,自然是跟考举有关了。

    今年的考举,参考人数,最终突破了少府的预期。

    总数达到了两万两千余人。

    光是为了给他们准备考场,汉室就将长安内外的一切演武场都腾了出来。

    甚至,还征用了少府的不少场地。

    勉勉强强,才算将这么多的士子的考试用地搞定。

    然后,为了印刷试卷。

    少府光是买纸,就花了一百多万钱!

    整场考举,前后支出,多达数千万。

    这还不算,为了维护治安和秩序,汉室出动的军队成本。

    但,这些支出都是划算的。

    也是合理的。

    在现在,朝堂内外,没有任何人敢提议说考举一年一次太麻烦,改成三年一次,再提高门槛什么的。

    因为,他们只要敢提出这个建议。

    保证他们不敢走出未央宫。

    长安士民的鸡蛋和石头以及唾沫肯定不会在他们身上吝啬。

    考举发展到今天,已经形成了一整条产业链。

    每年考举,长安房租大涨,各种商业繁荣,各种赚钱赚到手筋疼。

    几乎所有长安士民,都从考举之中收益。

    哪怕只是个普通的百姓,只要家里有几间空置的房间,都能赚钱!

    以至于有人开始盯上了长安的闾里,甚至是平民区的房子。

    会不会出现西元前的房地产商人,刘彻不知道。

    但西元前的倒腾房产商人和炒房团,却已经出现了。

    当然,国家付出这么多,得到的回报,自也是惊人的。

    旁的不说,今年考举,总计录取士子八千九百余人。(现在前两轮已经结束,换句话说,事实上录取数字已经统计出来了)

    这个数据,本身就是巨大的进步!

    相当于给国家挑选出了将近九千名可用的公务员。

    他们将在未来,撑起大汉帝国的骨架。

    但现在,却是大汉帝国的头号敌人!

    近九千人的录取人数。

    但是,哪怕刘彻将商贾子弟全部塞进主爵都尉衙门里,也还有六千多号人等着分配。

    而现在,国家绞尽脑汁,也才腾出四千来个岗位出来。

    这意味着……

    “今岁考举,尚有两千余士子亟需分配!”刘彻看着这些大臣们,将手一挥,道:“卿等皆朕肱骨,当此之时,当为天下之先!”

    “九卿诸衙,必须再清理出一千个职位!”刘彻站起来,严肃的道:“有司诸漕,皆需立军令状,限期清理到年龄,还恋栈不去之人!”

    被点到名字的人,都是低下头,咬着牙齿。

    清退官吏,可不是什么好干的事情。

    这是要得罪人的!

    但,皇帝的板子高高举起,谁敢不顺从?

    于是,大家扭扭捏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然后不情不愿的你三十我五十的领了名额。

    却是苦了宗正和太常。

    这两个衙门本身官吏比较多,但老年化的趋势也更大。

    很多司曹内部,都堆满了老臣。

    甚至还有从高皇帝一直干到今天,还在发光发热的积年老吏。

    按照制度,他们早就该退休了。

    但,问题的关键是太常衙门和宗正衙门,有很多职位,其实并不需要劳心劳力,甚至可以说,都不需要上班。

    只需要每个月点卯的时候去报到一下。

    譬如,太常衙门给惠帝的安陵守陵的官吏以及负责惠帝神庙的工作人员。

    还有就是宗正衙门,负责那些诸侯王的工作人员。

    这些人一年到头也未必能干一件事情。

    既然可以躺着在家吃皇粮,那他们自然不愿意退休了。

    很多人都是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大汉社稷’。

    而且,宗正和太常也不愿意他们退休。

    因为他们一退休,别的不说,很多职位和编制,恐怕就要拜拜了。

    而在官僚眼里,一个部门是否有权力,是否有威风,与本部门的雇员和人数是息息相关的。

    像是少府,雇工加上官吏,数以十万计。

    于是横行霸道,视其他九卿为无物。

    所以,本来宗正和太常是打算宁死不从的。

    但可惜,这不是他们不愿意,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因为,其他九卿,将宗正和太常,毫不犹豫的卖了。

    纷纷说:臣等皆以为,宗正、太常诸司曹,积年之吏破多……

    他们还拿出了证据人事档案。

    看着那些一堆堆六十岁、七十岁,甚至八十高龄的老臣。

    在看看天子和同僚们。

    宗正与太常,只能是捏着鼻子认可和接受了各自要清理三百以上官员的军令状。

    但他们却不知道,趁着朝臣们议论纷纷,争论不休的时候,刘彻悄悄的让汲黯将所有商贾子弟出生的士子,塞到了主爵都尉衙门和盐铁官署。

    这也算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一个变种。(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