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一节 资本、权贵与学派
    御史大夫晁错的忽然离开,让许多人都长出了一口气。

    尤其是陈嬌。

    “晁错的车驾,已经确定离开浿水了?”陈嬌问着自己的一个狗腿子。

    “回禀君候,小的亲眼所见,御史大夫的车驾与节杖,驶入了浿桥!”那狗腿子答道。

    “哦!”陈嬌拍拍胸脯:“下去领赏吧!”

    晁错的离开,让陈嬌将提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要是晁错再这么的在这里待下去。

    就算啥事也不干,陈嬌都会疯了。

    “来人!”微微思虑片刻后,陈嬌叫来一个自己的亲信家臣,对他道:“持我之拜帖,送五百倭奴,钱两千万,给平壤学苑山长伍公,就说:不才末学后进陈嬌,仰慕伍公大贤,愿长拜门下,以为老师,区区薄礼,略表心意!”

    “诺!”那家臣领命而去。

    做完这个事情,陈嬌也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他,早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二世祖了。

    常年在海上行走,与天地搏斗,见证了大海的波云诡异,看到了生命脆弱与财富暴涨之经过。

    再兼之在这安东与他大哥陈须勾心斗角,彼此竞争。

    他早已经学会了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官僚,怎么当一个优秀的奸商,如何成为一个安全的贵族。

    而此番的变故,在吓的他魂不守舍的同时,更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钱再多,身份再尊贵,背景再硬扎,也需要一个声筒,一个士林舆论中帮他摇旗呐喊,擂鼓助威,甚至保驾护航的群体。

    此番之事,如不是伍被和他背后的平壤学苑千余士子大声疾呼,奋力奔走,游说着朝鲜上下,鼓动着朝鲜君刘明。

    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过关?

    怕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没有贵族愿意自己的大名被御史大夫惦记上!

    大汉御史大夫,那可是受命于天子,颁领诏命,总监天下郡国,弹劾不法,督查百官的巨头!

    而晁错,更是出了名的硬骨头!

    从他登上政坛开始,就是以胆子大,敢任事著称!

    经过了此事,让陈嬌充分意识到了舆论和士林话语权的重要性!

    资本,终于觉醒了它的第一个特征。

    它必然会寻求在舆论界和学术界的盟友!

    这也是它想要生存和展的必须条件。

    想要展壮大?它必须先欺骗百姓,营造一个看似良好的形象。

    ………………………………………………

    长安。

    已是七月中旬。

    新一次的考举,正进行到最后的关头。

    全天下的目光都聚焦于此。

    就连刘彻也回到长安,准备接见最后的胜利者。

    “台候老朽,上书乞骸骨归故里,南越王太孙需要一个新的大臣,前往教导!”未央宫里,刘彻召集自己的亲信们,商讨着人事任免。

    台候梅绢,是现在汉室的南越政策的中流砥柱。

    梅绢是越王之后,是越人中的英雄。

    更难得的是,他还是忠心耿耿的汉家战将。

    过去数十年中,以他的地位和背景以及在越人中的威望,梅绢其实随时可以学习赵佗、无诸,裂地为王,建诸国家。

    他所控制和负责台岭地区的地形和地理,也很适合割据。

    但梅绢从未选择如此。

    他不仅仅自己不割据,还反对自己的部下和子嗣们的割据企图。

    无论长安的天子是刘邦,还是刘盈、刘恒、刘启、刘彻。

    他都忠心耿耿的履行了自己当年对刘邦的誓言:但使臣在一日,则横浦永为汉塞。

    数十年来,梅绢统帅着他的子弟、部众和士卒,牢牢的扼守住了横浦关,还利用自己的威望,多次挫败了南越和闽越企图颠覆横浦受汉控制的阴谋。

    等到刘彻即位,汉家国力大增,东海内附,南越请内臣,闽越也恭顺后。

    刘彻任命梅绢为南越王太孙太傅,派他持节镇守南越国都番禹,代表中国天子,督促南越君臣用汉制,行汉礼。

    两年来,功勋卓著,足可名载青史,永为后人祭祀。

    但,可惜,跟大多数英雄一样。

    时光,总会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推向死亡。

    梅绢今年已经将近八十岁了!

    这个当年率军与吴苪一起反秦,与刘邦在蓝田并肩作战的越人英雄,已经不可避免的陷入了迟暮。

    他在给刘彻的乞骸骨诏书中说:老臣近来神昏眼花,视物模糊,尤不能常坐久视……且夫游子悲故乡,臣近来常常思念横浦之田园,愿乞骸骨,以归故里!

    刘彻自然不能阻止一个思念家乡的老臣,希望回归故里,与先祖同在的愿望。

    所以,他已经批准了梅绢告老归乡。

    同时,还下诏,更封梅绢为梅候,横浦更为梅关,台岭为梅岭,其水为梅水,其溪为梅溪。

    这是汉室天子对一个大臣前所未有的嘉奖和厚遇。

    以其封地、山水和关塞,尽为臣姓而名之。

    哪怕是萧何曹参,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但,梅绢值得这样的厚赏。

    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梅绢,在刘彻看来,就是这样的人物。

    他在世之时,仿佛默默无闻。

    但,却为汉家,守住和保住了进出三越,控制和影响三越的关塞。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三越始终没能真正割据,并且受到中国控制,这就是梅绢功勋的最大证明!

    梅绢既去,那么接任者就很重要了。

    这个人必须能继承梅绢的位置,继续推进南越王国与中国的同化。

    同时他还得镇得住场子。

    让南越君臣心服。

    这样的人,现在的天下很少。

    “要是刘敬还活着就好了……”刘彻也不得不感慨一声。

    若刘敬在,以他对南越君臣和南越国政的了解,确实是可以接班。

    哪怕6贾还活着,刘彻也不必如此头疼。

    没办法,南越的事情,好不容易上了正规。

    刘彻可不希望冒出一个二货,将它搞砸了。

    选来选去,最终,刘彻选择了江都国丞相袁盎。

    只是,袁盎愿不愿意去南越国?

    这还真是个未知数。

    讲道理的话,袁盎曾经官至太仆,列为九卿。

    现在被踢去江都,已经算是贬嫡了。

    再外放南越……

    戎狄是膺,荆舒是惩!

    再往外推,那就是厌弃和嫌烦了。

    向来爱惜名声的袁盎能不能接受?

    这可是个大问题。

    但,刘彻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当即就下令,道:“朕意以江都王相盎为南越王太孙太傅,兼任南越国监国大使,赐节杖印绶!”

    袁盎要是不去,正好周亚夫现在在齐鲁,让周亚夫去做袁盎的工作好了。

    比起南越之事。

    长安的问题,显然更加迫切。

    跟梅绢一样,内史田叔公,也终于撑不下去了。

    今年以来,田叔在内史衙门视政的时间,加起来也才半个月。

    便是太学那边,其实,田叔也不怎么管事了。

    毕竟,他年纪太大了。

    不过,田叔能帮刘彻拖到今天,已经是大功告成了。

    今天,昔日曾经庞大的内史衙门,已经被分裂为四个互不统属的衙门。

    他们分别掌管长安、关东、关西,以及即将被划归为关中的新安等八县。

    他们现在所欠缺的,实际上,只是一个名称而已。

    但,这不是今天要讨论的内容。

    假如刘彻想要他们现在就脱离内史,很简单,一个诏书就可以了。

    但,肢解内史容易。

    内史衙门分裂为四个部分后,四个互不统属的衙门之间的协调以及治安联防问题,却立刻就凸显出来了。

    以前内史在的时候,关中人犯罪,不管逃到哪里,除非背景通天,逃出关外,否则,插翅也难飞。

    但现在,四个互不统属的官衙,彼此内部虽然干事很积极。

    但,对其他人的麻烦,却都不怎么想管。

    譬如,茂陵邑的人犯罪,现在只要跑去岐山原或者鸿固原。

    官府常常很难抓捕。

    越境抓捕本来就很麻烦,何况,当地官府未必愿意其他人把手伸到自己地盘里来。

    近来年余,类似的案子和事情就生过许多次了。

    所以,现在,迫切需要一个能总管关中治安和刑事案件的机构。

    而且,现在汉家各级政府这种既当运动员,也当裁判员的事情,多多少少,让刘彻不舒服。

    三权分立,固然是天方夜谭。

    但,行政与执法甚至是审判绑在一起,肯定会滋生出问题。

    而且是大问题!

    所以,刘彻在与自己的智囊们,商讨了大半年后。

    到今天,终于将一个全新的衙门的构架,给描绘了出来。

    这个全新的衙门,名为司隶校尉。

    名字很熟悉,但实则,却跟历史上的司隶校尉是两回事情。

    刘彻的这个司隶校尉,将统合京辅都尉以及五官中郎将的治安权责还有故内史衙门的执法权。

    总督关中各县,大小公室告以及非公室告,抓捕罪犯,并进行审判。

    而关中各县的执法权和审判权,将被剥离。

    这也算是考举的好处了。

    在以前,秦汉的统治者早就察觉到了地方官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弊端。

    所以,秦汉法律里,有公室告和非公室告的区别。

    尤其是汉室,贯彻民不举而官不究的原则,对民事诉讼,网开一面,禁止官府乱伸手。

    但,这只是人手不足,官员力量不够的无奈之举。

    到了现在,官员的数量,尤其是低级官员的数量,再也不缺了。

    反而,刘彻还得费劲心思的给他们安排工作岗位。

    剥离地方官的民事和刑事执法权和审判权的条件终于成熟。

    当然,考虑到,这种事情,自古以来还没出现过。

    所以,刘彻决定,先在关中实验实验,摸着石头过河。

    等将这个制度完善,再逐步推行到天下郡国之间。

    今天,要商讨的重点,也在于此。

    谁来担任司隶校尉?

    群臣们都是虎视眈眈。

    “司隶校尉,秩比两千石,督查关中民间不法,察捕罪犯,宣扬法令,通达刑务!”复阳候陈嘉念叨着司隶校尉的秩比与职权,心里跃跃欲试。

    哪怕只是为了司隶校尉的级别,陈嘉也觉得,自己应该博一博。

    更何况,这司隶校尉,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汉室九卿的一员。

    但,盯上这个职位,可不仅仅他一个人。

    舞阳侯樊市人、中水候吕马童,也在旁边窥视着。

    甚至还有故丞相,故安文候的长子申屠蔑,也在盯着这个职位。

    申屠蔑,别的不说,单单是他爹是申屠嘉这个条件,就已经抢占了太多先手。

    所以,想要抢到这个位置。

    陈嘉知道,自己必须用出绝招了。

    他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悄悄的给对面的使了下眼色。

    陈嘉是列侯,能与列侯对坐的,在汉室,除了太常衙门的博士官外,不可能有其他人。

    然后,陈嘉的博士官中,一位博士官就出列拜道:“陛下,臣《商君》博士钱统以为,复阳候臣嘉,精明豁达,明晓律法,遵奉制度,可为司隶校尉之选!”

    紧随此人之后,数位法家的博士,纷纷出头,说陈嘉的好话。

    在这些人的话里,陈嘉成为了一个法学的学霸,三岁就开始学汉律了,十岁就判案了。

    这司隶校尉的人选,还真是非他莫属。

    “复阳候!”坐在陈嘉身侧的舞阳侯樊市人忽然拉了拉陈嘉的衣袖子,轻声道:“君候怎可如此?”

    列侯圈子里,没有秘密。

    谁不知道,现在出来,说陈嘉好话的这些博士,统统都是法家巨头张恢的门徒?

    而张恢的河内学苑,每年都会收到陈嘉百万钱的资助。

    拿人钱财,当然要替人办事了。

    事实上,今天,天下的知名学苑,哪个背后,没有几个列侯金主?

    列侯们,与时俱进的很。

    尤其是这些能在这个朝堂上安坐的列侯们。

    他们中的多数,自从被当今吊打了以后,就开始资助学苑了。

    最开始,或许只是想买个好名声。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现,这资助学苑,一本万利。

    不仅仅名声好听,更能得到许多臂助。

    还可以罗织人才,助益家族的兴盛。

    于是,这学苑与列侯之间的关系,在今天就变得颇为复杂了。

    儒法黄老各派,也乐得与列侯们关系更近,更紧密。

    陈嘉回头看了看樊市人,笑道:“君候也可以如此嘛……”

    在这个事情上,大家自然是各凭本事办事。

    你嗓门没我大,自然要被我抢先!

    “哼!”樊市人冷笑一声:“君候休要以为,只要君候才有法家的巨头支持!”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对面的博士群体中一个从未在朝会上言的老者巍颤颤的站了起来,来到殿中,恭身说道:“老臣《尚书》博士伏敬,谨奏陛下:老臣以为,这司隶校尉之职,舞阳侯臣市人更佳!复阳候臣嘉或许明于律法,但其于制度,却颇有不足……”

    “你!!!”陈嘉回看着樊市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君候何时与伏公有了关系?”

    场内这位博士,就是大名鼎鼎的天下诸子百家共同尊崇的尚书的嫡系传人,济南伏生之子。

    伏生在汉家天下,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他是诸子百家共同认可的先王传人。

    无论儒法黄老,都恭敬的尊崇其为‘老师’。

    太宗皇帝时,更曾六次遣使,就国家大事,请教伏生。

    毫不客气的说,济南伏生,哪怕是天子,也要执子侄礼,尊而崇之的名宿!

    “呵呵!”樊市人笑而不语。

    但在心里,他却是肉疼不已。

    祖辈的余萌,在今天将彻底消耗。

    从今以后,他和他的舞阳侯家族,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樊市人这次请动伏敬,动用的不是钱,而是比钱更宝贵的人情!

    当年,樊市人的生父樊哙过济南,与伏生有过交情。

    但这情谊,却在今朝一次用尽。

    这不得不让樊市人感到惋惜。

    不过,这没有关系。

    他又没有儿子,辛辛苦苦,自己连绿帽子都捏着鼻子戴上,生下一个儿子,结果还被人觉了。

    将来舞阳侯这个爵位,肯定是要传给侄子们的。

    这人情,与其便宜了那些侄子,倒不如用在自己身上。

    “吾也要选一个学派,进行资助……”樊市人在心里也琢磨着。

    将来,列侯们恐怕不仅仅需要军功来支撑自己的地位。

    更需要来自舆论和士林的摇旗呐喊与助威之声!

    ………………………………………………

    刘彻端坐于上,看着自己面前上演的这出闹剧。

    贵族们,如他所料,与学派之间,产生了关系。

    这是历史的必然。

    掌握了权力的人,肯定想要控制思想和学术。

    明朝的东林党和浙党甚至阉党,本质上来说,就是一批官僚和学霸与地主们的利益共同体。

    而接下来,资本和资本的力量,也会加入进来。

    然后,他们会彼此纠缠,最终演变成一个个代表不同利益和价值的派系。

    对此,刘彻是乐见其成的。

    当然,在背地里,刘彻也对此充满警惕。

    列侯们可以影响思想界,可以对舆论进行渗透和影响。

    但不能控制。

    谁企图控制舆论,操控舆论,谁就是刘彻和汉室的敌人!

    至于今天?

    刘彻站起身来,看着这些博士和列侯们。

    司隶校尉这个位置,事关重大,可不是给马屁精们彰显自己地位的玩物。(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