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九十七节 徐福后人
    承恩岛。([[[〈 ?( ?

    浓烟滚滚,无数个大灶,烧的通红。

    一块块被切割好后的鲸鱼肉,被丢进了这些大灶上安放的大锅。

    这些大锅,每一个都巨大无比。

    足足可以装下好几头猪。

    三五个赤身的倭奴,站在石头垒好的高台上,拿着巨大的铁铲,搅拌着锅中不断沸腾的肉块。

    在大灶两侧,数十名倭奴,抱着一一根根柴禾,往来穿梭。

    整个承恩岛上,现在,已经看不到森林了。

    所有的树木,几乎都被砍伐,然后变成了燃料。

    现在,整个岛上的海滩附近,满是灶台。

    而在海滩边,两头刚刚被猎杀的鲸鱼,被拖到了岸边。

    数以百计的倭奴,举着一柄柄的大刀,挥汗如雨的切割着鲸鱼肉块。

    “都给我小心点!”贾金旺拿着鞭子,巡视着这些奴隶:“不要伤了鱼脑和鱼肝!”

    这两年,贾金旺已经成长为了一个熟练的鲸鱼专家。

    他现在甚至只需要看到海面上的鲸鱼背脊,就能分辨出这是那种鲸鱼?它最值钱的部位是什么?

    因此,他成为了陈嬌的捕鲸队里,难得的人才。

    被提拔成为了这承恩岛的总监。

    负责全岛的鲸鱼切割以及提炼、分类。

    而现在,大多数鲸鱼,最值钱的部位,就是其大脑中的油脂以及肝脏。

    鲸鱼大脑里的油脂,提炼出来的精油,是所有鲸油中最好也是最棒的。

    只需要简单的加工,就可以高价卖给那些富商和贵人。

    至于鲸鱼的肝脏所提炼的肝油。

    这可是要送去长安,给天子、天子妃嫔和东宫两位太后的贡品。

    尤其是东宫太皇太后的眼疾,需要这种神奇的肝油来舒缓。

    在贾金旺身后,康凯拿着一本小册子,不断的写下一些文字。

    而在海滩的一角,十几个墨家的门徒,正在指挥着一队奴隶,将被肢解下来,剩余的鲸鱼皮、筋、须,运去远方的码头。

    那里,已经有一艘楼船改装而来的运输船在等候了。

    这些捕鲸业的副产品,将会被运往辽西,然后通过辽西的直道,运回长安,送到墨苑之中,变成墨家实验的宝贵原料。

    至于提炼出来的鲸鱼油脂,则在冷却后,被装入一个个木桶之中。

    这些木桶,堆满了承恩岛的空地。

    无数的奴隶和工人,如同蚂蚁一样,穿梭往来。

    将这个数年前,还是荒无人烟的荒岛,变成了今天远东地区最繁忙的岛屿之一。

    整个岛屿上的一切,分工明确。

    陈嬌从倭奴列岛抓来的倭奴,主要负责切割、搬运、提炼等繁琐而沉重,且充满了危险的工作。

    他们是最底层的工人。

    每天需要工作八个时辰。

    从太阳升起,一直到当天晚上的子时。

    他们就像蚂蚁一样,辛勤的劳作。

    用着自己的生命和血汗,为自己的主人们工作。

    但,他们依然甘之如饴。

    因为,在主人手下,虽然辛苦,虽然危险。

    但能吃饱肚子,尤其是能吃到肉。

    那些鲸鱼尸体里不要的内脏,以及提炼完油脂后的油渣,都成为了他们的食物。

    这些食物,营养丰富,蛋白质含量很高。

    使得这些奴隶,哪怕在这样沉重的劳作中,也长的非常健壮。

    更何况,陈嬌和监工们还是有良心的。

    奴隶们也享有休沐日。

    每五天,就可以休息一天。

    让他们舒缓神经,清洗身体。

    这当然不是陈嬌的道德一下子就升满了。

    事实上,他才懒得管奴隶们的死活呢!

    只是……

    奴隶是宝贵的财产,死掉一个,就少了一个可以剥削的。

    在陈嬌和这岛上的监工以及驻军眼里,倭奴们可是不能随便死的。

    无论是陈嬌是岛上的其他人,都需要这些奴隶的工作,来为自己赚钱。

    而在倭奴之上,是承恩岛上的原住民,名为‘卑狗’的倭奴部族。

    他们的地位,高于倭奴。

    是倭奴中的管理者和监督者。

    他们承担着类似于翻译官的角色。

    陈嬌和贾金旺等人也乐得如此。

    对于中国的士大夫贵族而言,跟夷狄打交道,尤其是夷狄奴隶,是要掉逼格的。

    卑狗人在这个岛上很好分辨。

    他们穿着青色的常服,在头上缠着一条黑色的布带。

    这是为了要掩盖他们曾经髡头的特征。

    而且,很多人手里一般都拿着一根短棍。

    而汉人在这个岛上,一般都是黑服绛袍,头戴羽冠,腰间配着佩剑。

    卑狗人充分的证明了二鬼子比鬼子更凶狠的真理。

    他们对自己的同胞,下手狠辣无比,动辄就是拳打脚踢,甚至,将那些意图偷懒的同族,绑起来,吊在岛上的码头上。

    相反,汉人就有良心多了。

    经常有倭奴被卑狗人惩罚,譬如不许吃饭,或者挂起来吹海风。

    都会有一些同情心泛滥的汉人去赦免和救助。

    这让倭奴们感激涕零,见到汉人,都是卑躬屈膝,跟哈巴狗一样。

    但,倭奴和卑狗人,并非这个岛上变化的一部分。

    他们在这个岛上,与在中国腹心的那些贵族家里的奴隶和家臣一般,他们的地位和等级,不出意外,终生都不会变化。

    他们始终处于被剥削和奴役的那一级。

    承恩岛上,现在除了数以千计的倭奴外,还有数百名工匠、水手以及监工常驻于此。

    另外,安东都护府和楼船将军衙门都在这个岛上,建立一个衙门,派驻就军队。

    楼船将军衙门甚至承恩岛的东面的一个港湾处,建起了一个港口,作为巡逻舰队的补给处。

    但,这些军人,一般不会也懒得参与岛上的事务。

    他们只会忠于自己的职责。

    对于军队来说,他们来到这里,只是奉命来监督和监视这个岛上的倭奴以及那些工人的。

    一般而言,只要岛上没有生动乱,军队始终待在自己的军营里。

    也就是偶尔会出来例行巡逻。

    而除了军方,在这个岛上,再没有任何政府的力量了。

    军队平时又不管事。

    更麻烦的是,这个岛屿的主宰,大汉帝国的隆虑候,安东都护府西北都尉陈嬌,一年也就来这个岛上视察几次。

    陈嬌才懒得管这个岛上的事情呢!

    他只关心捕鲸船队以及抓倭奴的事情。

    剩下的,全部交给了其他属下和家臣负责。

    现在,这个岛上的汉人群体之中,有像贾金旺这样,专门负责指挥宰割和分类的人。

    也有专门负责出海捕杀鲸鱼的人。

    更有负责,将那些珍贵的鲸鱼组织,进行加工的工匠。

    而在这些群体中,同乡、同族,渐渐的抱团。

    就像军队一样,中国人的乡党情节,无比浓重。

    同乡总比其他人更加受到信赖。

    今天,在这个岛屿上,一些特殊的微妙变化,正在慢慢生。

    某些行业,主要是技术性的行业,开始被某些地区来的工人垄断了。

    譬如,这鲸鱼的脑部油脂的提炼和肝脏的提炼,就被来自两个不同地区的乡党组织所垄断。

    外人想要学习和进行这两个行当。

    难于上青天。

    哪怕是有人自学学会了,也会被人各种排挤和挤压。

    至于,出海捕鲸的水手,更是几乎成为了齐鲁的禁脔。

    非齐鲁之人,根本不可能上船。

    哪怕上了船,也会被赶下来。

    贾金旺,就是被人赶下船的人。

    但他眼中毫无戾气,他望着远方的海洋,在心里,有着自己的盘算。

    “等下个月休沐,我回一趟仁川港,去与张家联系一下……”贾金旺在心里,小算盘拨的哗啦哗啦的响。

    他已经决定,自己单独干了。

    而且,金主也找好了。

    是来自江都国的大商贾张氏。

    张氏愿意与他联手,共同捕鲸,他出力气和人手,张氏出钱,去跟楼船衙门租几艘捕鲸船,申请许可。

    最开始,并不需要租什么大船,几艘中型的艨艟船就可以了。

    这大洋上的鲸鱼很多。

    尤其是夏天,元海的鲸鱼,多到杀不完!

    以至于,隆虑的捕鲸船队,只杀那些游慢的鲸鱼。

    至于那些游很快的,压根就懒得理会,看到了都会放过。

    而他可没有这么嘴刁。

    不管什么类型的鲸鱼,只要看到了,就不会放过。

    但,此事,至少也需要明年才能搞定。

    现在,他还得老老实实的给陈嬌打工。

    甚至哪怕他以后脱离了陈嬌的麾下,也得依旧尊崇陈嬌。

    因为,陈嬌,是祖师爷啊!

    没有他,就不会有商业捕鲸,也不会有现在的制度。

    …………………………………………

    与此同时,在仁川港。

    两艘张着巨大风帆的福船,缓缓靠向港口。

    顿时,整个仁川港都轰动了。

    港口的驻军立刻出动,明晃晃的刀枪剑戟,将码头保护的严严实实的。

    来自少府和主爵都尉衙门的官吏,先进入码头。

    陈嬌走下福船,满脸笑容的迎向这两个衙门的官员。

    他挥挥手,让人将一本厚厚的账册,递给这些官吏,道:“诸位,请仔细审查,然后签字吧!”

    陈嬌的心情很好。

    每一次回港,他的心情都会非常好。

    因为这意味着,又一大笔黄金,飞到了他的碗里。

    单单是少府收购走的鲸油,每次都是几百万钱的进账。

    更别提,每次回港,他都会带回其他价值更昂贵的鲸鱼产品。

    但,这一次,他的心情无疑更加愉悦。

    因为,他这次不仅仅带回了财富。

    还带回了功勋!

    他拍拍手掌,福船的船舷被放下,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押着十几个披头散,狼狈不堪的男男女女,走下船舷。

    仁川都尉徐季这个时候正好从官署驱车赶来。

    他看到那些衣着打扮,仿佛中国,但是,模样狼狈不堪,而且嘴里咕哝着含糊不清的话语的人群,眉毛微微一皱。

    “君候……”徐季对陈嬌长身一拜,然后指着那些人,问道:“此乃何人?以至于君候如此?”

    这些人,都被带着枷锁和脚铐。

    俨然一副重犯的模样。

    但,徐季知道,在这大洋上,并没有值得陈嬌如此重视的罪犯。

    更重要的是——陈嬌并无执法权。

    海面上的一切事务,都是他和楼船衙门负责的事务。

    陈嬌捕自己的鲸鱼,抓自己的倭奴也就算了。

    将手伸向楼船衙门的职权内,他也太猖狂了吧?

    若非念及陈嬌的背景,徐季此刻已然开喷了。

    陈嬌却是微微一笑,看着徐季,搂住对方的肩膀,道:“都尉,吾这番可是立下大功了!”

    “猜猜看,此辈皆何人之后?”

    陈嬌砸吧了一下嘴巴,吐出一个名字:“徐福!”

    徐福和他的舰队的下落,自秦亡后,就成为了一个谜。

    甚至成为了传说和神话。

    有人说,徐福在海上遇到仙山,被仙人拉去了。

    也有人说徐福的舰队葬身大海,去跟龙王为伴了。

    但今天,陈嬌揪出了徐福下落,也破解了这个谜底。

    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了徐福和他的舰队下落,就等于找到了当年秦始皇赐给徐福,让其出海贡献给仙人的财富。

    足足价值一万万以上的黄金珠玉!

    以及各种各样的珍玩。

    “吾要立刻写奏疏,报告陛下这个喜事!”陈嬌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可是大功啊!

    真正的大功勋!

    必然可以在天子面前,再刷一波脸,更可让世人看到自己的厉害!

    当然,更重要的是——陈嬌听到风声,天子有意在数年后,将薄世调回长安。

    而这个安东都督之职谁来接任?

    正因为听到了这个风声,陈嬌才在四月后就出海,在倭奴列岛,找了好久,打探了许久,终于找到了藏在倭奴列岛上的这些徐福的后人。

    而这些人一看到汉军的黑龙旗,就吓得魂不守舍。

    更证明了他们的来历。

    之后在其所建立的城市里,找到了秦始皇所赐的黄金、珍宝以及其他器皿。

    这些证据,更是确凿无疑的证明了,他们就是徐福舰队的后人。

    徐季闻言,也先是一愣,然后就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寻访徐福后人,这也是当今天子下达给楼船的使命之一。

    这些家伙虽然是陈嬌找到的。

    但这并不妨碍,楼船来分一杯羹。

    毕竟,陈嬌船和人,可都是楼船的军人!(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