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九十六节 庙算(2)
    平城的教训是如此深刻,以至于哪怕是刘彻,也在潜意识里对冬天出塞,充满抗拒。?[?〈[

    拿破仑,希特勒,在老毛子家的冰天雪地里挣扎的场景,更是让刘彻畏惧无比。

    不会有人希望去开启一个名为‘凛冬将至’的副本。

    尽管,河套的气候和环境,与毛子家的冰天雪地,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对寒冬的恐惧,依然深刻骨髓。

    加上,平城之战的影响,自然而然的,刘彻对冬天开战,充满了疑虑。

    所以,之前,将军李息,甚至是弓高候韩颓当,都提议在明年冬天,开启河套战役,刘彻都没有同意。

    然而,此刻,义纵也说冬天可战。

    让刘彻终于得以审视自己的判断。

    冬天可怕吗?

    当然是可怕的!

    但是,今天的汉室,连安东的冬天都能渡过。

    为何要害怕一个比大兴安岭和黑河温暖得多的河套的冬天呢?

    于是,刘彻坐直了身子,道:“卿且继续说……”

    “再则……”义纵想了想,说道:“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冬十月,汉家新年也,匈奴必以为我军需要欢庆新年,准备大朝议,此时出塞,匈奴将手足无措!”

    刘彻听了点点头,后世著名的赎罪日战争,就是一次经典的利用敌方心理而起突袭的成功战例。

    只是……

    在冷兵器时代,这种欺骗能赢得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最多能给汉军赢得突破和夺取梓岭的时间。

    接下来,汉军就要去直面险要坚固的高阙要塞。

    冬天的高阙要塞,肯定比夏天更难攻破。

    寒冷的气候,会让北河结冰,但同样会让高阙更加坚固和难以攻取。

    刘彻相信,匈奴人肯定能想到在高阙和高阙附近的山上洒水,来迟滞汉军攻势的办法。

    这又不是什么高难的问题。

    刘彻可不想拿自己的士兵的命去填高阙和阳山。

    但义纵显然比之前那些来劝说刘彻在冬天开战的将军和贵族,对河套,尤其是高阙附近的地理,下了更多的功夫。

    他抬起头看着刘彻,说道:“其三,申屠泽在冬天,将会结冰,并出现一条可供人马重装备通行的冻土之路!”

    他这句话一说完,刘彻立刻变色。

    这意味着什么?

    刘彻再清楚不过了!

    这意味着,在冬天的时候,汉军可以无视掉梓岭的匈奴守军,越过北河,直扑高阙。

    甚至,还可以对高阙进行奇袭。

    高阙固然很险要,也很坚固。

    毫不夸张的说,当年,若非秦人主动放弃了这里。

    匈奴人想要得到高阙,恐怕,就算死光了最后一个男人,也无法实现这个梦想!

    对于今天的汉室而言,拿回高阙,就意味着控制了北河,控制了北河,等于掌握了大半个河套。

    更重要的是,高阙一下,阴山在望!

    只要再拿下阴山,长安和整个北方,都将获得安全!

    匈奴骑兵,再也休想威胁到中国的安全!

    只是……

    这个情报可靠吗?

    刘彻无法判断。

    于是,他看着义纵,问道:“这个情报,卿从何而知?”

    “回禀陛下,臣有一个弟子,名建,其有一胡奴,乃故匈奴折兰部骨都侯,这是臣从其无意中说出来的一句话中得知的!”义纵拜道:“另外,臣在得知此事后,写信给云中郡守魏公,拜托魏公全力调查此事,现在,已经查明了,在冬季,申屠泽确实会出现一条可供人畜通行之小道!匈奴部族,常常在冬季自其往返梓岭两侧……”

    说着,义纵就将一封信,呈递给刘彻:“此乃魏公回信,请陛下过目!”

    刘彻接过信件,看了看。

    然后,他下令道:“命令绣衣卫及云中郡,不惜一切代价,查清此小道的规模、大小,出现时间!”

    若在冬天,申屠泽果然能出现一条冻土道路,可以让人畜通行。

    那么……

    这对汉室而言,这就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绕过梓岭,直扑高阙!

    高阙若下,梓岭之敌,就等于是瓮中之鳖。

    更重要的是,还能打匈奴人一个措手不及。

    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高阙就已经易手。

    那么,整个河套的匈奴部族,马上就要面临两个选择:顽抗王师,还是臣服中国?

    而且,对汉室来说,只要能迅拿下高阙,那么,汉军就能在河套平原上,获得一个极具战略意义的支撑点。

    更可以将古老的秦驰道重新利用起来。

    将高阙,变成一个前进基地。

    假如一切顺利,那么汉军就可以在明年春天之前,饮马阴山,遥望河西了。

    只要拿下阴山就意味着,汉军可以在春耕前,将民夫们送回他们的土地。

    如此战争对社会经济和民生的影响就可以降到最低了。

    “诺!”立刻就有侍从官领命而去。

    刘彻接着下令:“传召少府卿,立刻入宫见朕!”

    假如要在冬天开战,那少府的任务,就会加重。

    现在已经是六月了,只有四个月的时间了。

    在四个月内,少府必须将军队和民夫的御寒物资以及防冻物资准备妥当。

    这对少府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但,只要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大不了……

    “将今年宫廷之中,预备给后妃和贵族的棉布全部调用了!”刘彻在心里说道。

    现在,棉花种植的规模,一年比一年大。

    甚至在安东地区,也出现了一些棉花田。

    当然,都是国营的。

    目前来说,汉室的棉布产量,大约每年五万匹左右。

    这些棉布,现在主要是供给贵族以及宫廷。

    很少流到市面上。

    假如真的确定要在冬天开战,那么,刘彻就只能让宫廷的贵族和妃嫔们挨冻了——在事实上来说,他们也冻不着。

    至于防冻油,却不是问题。

    刘彻随时可以下令,让楼船和陈嬌,送个几万石鲸鱼油脂来长安。

    有了棉布和棉花作为军队的御寒衣物,加上鲸鱼油脂提供的防冻保护。

    冬季严寒对汉军造成的影响,就可以抵消大半。

    只要能迅拿下高阙,那么,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