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九十五节 庙算(1)
    六月精阳,盛夏,终于到了极致。

    长安城热的都快成了一个蒸笼。

    无数的列侯贵族,纷纷逃离了长安,跟随着皇室的脚步,前往了甘泉山避暑。

    刘彻泡在甘泉宫的一个温泉之中,望着山下隐秘在群山和竹林之间的那些列侯的山庄。

    开玩笑般的对着在隔壁池子里泡澡的义纵说道:“东成候,卿说说看,朕要是派人去这甘泉山下设卡,凡进出之列侯,每月皆课以消暑之税十万钱一人,一年能收多少?”

    义纵闻言,脸色略有尴尬。

    在长安的列侯有多少人?

    这个问题,其实很难说清楚。

    本来,按照汉律,尤其是太宗皇帝的诏命,所有列侯,除了在京为朝臣的之外,一律必须就国。

    但是……

    许多列侯是死活都不肯回封国的。

    哪怕是皇帝勒令他们必须回到封国,这些家伙也是前脚奉诏就国,后脚,就又溜回了长安。

    这不仅仅是因为长安繁荣,列侯们在此能享受到世上一切奢靡之事。

    更因为,长安有着大机遇。

    旁的不说,一旦九卿出缺,或者郡国两千石出缺。

    在长安的,总比窝在封国当宅男的家伙机会要多。

    但话又说回来,能死皮赖脸的留在长安的列侯,也必然是列侯中的精英和强者。

    不够格的,早就被廷尉和内史赶跑了。

    一般而言,食邑千户,能滞留长安的家伙,几乎没有。

    想要在长安有个宅子,起码也得要食邑两千户。

    当然,某些跟刘氏亲密的列侯不在这个限制之列。

    至于能在这甘泉山脚下圈块地,盖个避暑山庄的列侯,那就更了不得了。

    不是刘氏皇族的狗腿子和马屁精,就是帝国的柱石和军队的大山头。

    至少,他义纵至今也没在这甘泉山下抢下一块地皮来盖山庄。

    想着这个事情,义纵笑着道:“陛下,臣以为,起码能岁入数千万吧!”

    这是肯定的!

    只要姓刘的舍不得不要脸。

    每年收个几千万的避暑费,简直不要太轻松。

    但问题恰好是在这种事情上,没有皇帝舍得不要脸。

    刘彻也只是笑笑,老实说,他曾经还真想过,在甘泉山下玩一把房地产开发。

    但后来想想,太没节操了。

    就放下了这个事情。

    “陌刀军阵,现在,训练的如何?”刘彻严肃的问道。

    今年春天,刘彻下令从淮泗地区,征召了五千名合格的淮泗男儿,并且命令他们入京。

    毕竟,打匈奴,不能光依靠一个北方。

    汉室整个北方,哪怕算上长安和巴蜀汉中,总人口估摸着也就两千万左右。

    而南方和东南,起码还有两三千万人口。

    纵观历朝历代的中国,在面对北方的异族威胁时,其实,偌大的中国,经常是以一隅之地在与自己的敌人对抗。

    运气好点的王朝,可能还会从南方和东南得到些经济和物资支持。

    要是运气差一点,譬如说明朝。

    南方和东南地区的士绅,除了扯后腿和看戏之外,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帮助。

    哪怕秦汉,也是如此。

    尽管秦汉实施的是军国主义体制下的耕战政策。

    在这套政策下,帝国的每一个郡县,每一个亭里,都是兵营。

    广阔的中国大地上,自战国以来兴起的尚武之风,至今也依然浓烈不已。

    哪怕是在刘彻眼中已经腐朽堕落的齐鲁,腐朽和堕落的也只是齐鲁的上层。

    在基层亭里,英雄豪杰,依然层出不穷。

    缺的,只是一个发现和任用他们的明主。

    旁的不说,现在,已然成为了棘门军门脸的棘门军屯垦团校尉,安东都护府备盗贼都尉刀间。

    他在五年前,还只是一个只懂窝里横,欺负百姓,敲诈勒索的所谓临淄大侠。

    而今天,刀间已经成为了一个当之无愧的大侠了。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刀间的作为,契合了真正的侠义精神。

    于是,他不仅仅在安东诸藩中拥有了‘及时雨’的绰号。

    在刘彻这里,都算挂上号了。

    而齐鲁难道只有一个刀间吗?

    刘彻觉得,放眼望去,齐鲁的城市和街坊之中,遍地刀间。

    他们现在之所以没站出来,只是因为没有机会而已。

    若机遇一到,他们就将如前辈英布、季布一般,鲤鱼跃龙门。

    而刘彻决定给他们这个机会。

    事实上,这也是刘彻决定要用陌刀兵的原因之一。

    南方人不善于骑射。

    但善于技战之术。

    当年,春秋战国之时,吴越的击剑之士,天下瞩目。

    齐鲁的君子,佩剑而行,列国之中,人人尊崇。

    甚至于,中国的军事战略思想,也是发源于吴越齐鲁。

    司马镶且与孙武,孙膑,相继接棒,令兵家终于大放异彩。

    将道理的话,结阵作战,齐鲁吴越和广大的南方大丈夫们怕过谁?

    巨鹿一战,首先冲锋在前,掀翻了强大的秦军军阵的是来自江东的旧楚子弟。

    哪怕是到了骑兵称王的年代,也有李陵所率的五千丹阳兵,徒步下马,用着弓弩,教匈奴人做人。

    那一战,五千对八万,居然让八万匈奴骑兵,无可奈何。

    只是可惜,东南和南方,受限于这个时代的交通以及消息传递条件。

    很难被有效利用起来。

    武帝朝时,南方的军队,也就是打打三越,灭灭西南夷。

    唯一一次被编组成军,练成精锐,还被葬送在了祁连山的群山之间。

    而刘彻当然不能容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整个北方,青壮总共才多少?

    以封建时代的动员力和动员条件,动员两百万青壮投入战争,就已经是极限了。

    毕竟,汉,不是秦。

    没有秦那么可怕和强大的动员能力。

    更不可能复制秦赵长平之战时,秦国上至八十岁,下至十岁,无分男女老幼,都为战争服务的奇迹。

    但,南方的广阔天地,却大有可为。

    别的不说,刘彻觉得,在当地征发和训练出一支三十万的作战力量,是可以实现的。

    而,这支军队最佳的武器,当然是陌刀了。

    毕竟,刘彻可没有时间,也没有人手,去跟李陵那样,为了将五千丹阳兵训练成骑兵,花上六七年的时间。

    而陌刀这种简单易学,同时威力巨大的兵种,自然就成了首选了。

    同时,将南方的士兵,调来北方,更可以增加南北人民的感情,使国家更加团结。

    毕竟,若战争都是北方人在打,而南方人只要负着双手,在旁边看戏。

    那么,南方就会被排除在汉室的统治阶级之外。

    南北之间的利益和分歧,就会出现断裂甚至裂痕。

    所以,这次的羽林卫和虎贲卫扩军,刘彻特意将绝大部分的士卒的来源地,都选择了南方的兵源。

    但,南方的士兵,究竟素质如何?究竟能否适应新时代的战争需求?

    刘彻心里多多少少是没底的。

    毕竟,南方不像北方,尤其是长城的郡国。

    在北方,尤其是长城附近的郡县,每年,都会有严格的预备役军事训练甚至大规模的民兵演戏。

    而南方,则承平日久。

    除了五六年前,吴楚之乱打一仗外,当地已经几十年没有看到硝烟了。

    即使吴楚叛乱,也是三月而定。

    真正的交战时间,更是不过两个月。

    “回禀陛下,一切安好!”义纵在旁边的温泉之中,笑着答道:“此番所遴选之士卒,皆自淮泗郡国之郡兵以及军将世家所选,皆是老于行伍,知道军中规矩和军法的正卒,再加上,陛下关爱,自郡国广选精干之材官为将卒,全军上下,现在训练得当,七月之前,当可成军!”

    刘彻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如此,朕就放心了!”刘彻站起身来,旁边立刻就有宦官过来,为其穿衣。

    穿上木屐,走到一处阁楼,裹着宽松的浴衣,刘彻望着还泡在池子中的义纵,道:“淮泗士卒,卿请给朕严厉督促,不用顾忌朕的面子!”

    这也是刘彻另一个不放心的地方。

    此番征兵,不仅仅从丹阳、下邳等地征兵,还从老刘家真正的老巢,丰沛,征召了五百子弟兵。

    要知道,丰沛的大爷们,自从刘邦之后,那眼睛都是长在额头上的。

    本来,刘彻压根就不想从丰沛征兵。

    但奈何丰沛的父老们一听说天子要征兵,就纷纷上书,请求征召自家儿郎。

    刘彻也是没办法,只能捏着鼻子征来五百。

    “诺!”义纵也爬上案,穿上浴衣,恭身说道:“羽林卫自成军之日起,就以报效陛下,为国羽翼为天职,羽林之中,无有情面,一切唯才是举,唯贤而用!”

    “善!”刘彻抚手赞道:“正该如此!”

    义纵的态度,让刘彻终于放心下来。

    讲道理的话,其实,现在天下最好的兵源,还是丰沛之地。

    毕竟,那是刘氏真正的老巢和大本营。

    当地的士大夫贵族以及农民,世世代代,都是刘氏天子的家臣。

    这是刘邦规定的:其以沛为朕汤沐邑,复其民,世世代代无所与。

    当地的百姓士绅,对刘氏的支持度,完全就是ma的。

    但正因为如此,当地的士兵,从太宗以后,就成为了一个老大难。

    丰沛出身的士兵,在军队里面,是打也打不得,骂也不骂不得。

    统统都是滚刀肉。

    你敢处罚他们?

    他们能直接把官司,一路打到廷尉,打到五官中郎将,甚至皇帝面前。

    刘彻一直就担心,这些大爷进了羽林卫和虎贲卫,仗着自己是皇帝的家臣,不把军法和军纪放在眼里。

    到最后,搞得他这个皇帝都没法子做人。

    现在看来,丰沛的子弟兵,还是挺守规矩的嘛!

    将陌刀新兵们的事情放到一边,刘彻看着义纵,问道:“以卿之见,河套之战,最佳的进攻时间是?”

    这也是刘彻最近在头疼的一个问题。

    对中国来说,假如可以选择的话。

    那么,战争最好在八月以后,三月以前。

    这样,可以避免伤农,更可以最大限度的调动国家的力量和资源。

    但问题是,匈奴人又不傻。

    鬼都知道,秋收以后,汉军就精力旺盛的跟上房揭瓦的小孩一样。

    肯定会在秋收以后,加强戒备。

    而且,匈奴人的习惯,也是春夏在幕北和西方的草原放牧,而在秋冬回到南方过冬。

    秋冬开战的话,匈奴人的力量会更强,而且准备也更充足。

    所以,历史上,霍去病卫青最初出塞,都是选择了夏天这个匈奴部族远离幕南的时机。

    但问题是,这样做,对社会经济的伤害很大。

    几十万民夫,脱离了生产,投入战争。

    北方的农业生产和生活必然受到严重影响。

    刘彻因此广泛的征集了将军列侯们的意见。

    但,大家所持的观点,却又都互相矛盾。

    这让刘彻举棋不定。

    毕竟,他只是一个没上过战场,宅在未央宫的宅男罢了。

    对军队和战争的认知,他是通过大臣的报告,以及书上的记载来获取。

    没办法,刘彻只好进一步的征求更多的人的意见。

    义纵闻言,先是一愣,然后拜道:“回禀陛下,臣以为……”

    他咬了咬牙齿,抬头看着刘彻,说道:“明年冬十月,正是最佳的出击时机!”

    刘彻闻言,摸了摸自己下巴那浅浅的胡须丛,问道:“请卿说说看……”

    “其一,冬十月,大河将封冻,我军可拿下梓岭后,直趋高阙,不需再强渡大河,冒此危险!”义纵说道。

    刘彻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河套的北河,在冬天会不会封冻?

    这是汉室现在所不能清楚的事情。

    而且,即使封冻了,结冰的冰河厚度如何,也是一个问题。

    当然,冬天,大河河水变浅,流速变慢是肯定的事情,这也是主张冬天进军的人的观点。

    但,这并不足以成为冬季进军的理由。

    冬天,冒险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去与敌人在旷野厮杀。

    对汉军的后勤,提出了很强的要求。

    毕竟,冬天路滑,万一再碰上下雪,军队的补给就可能受到影响。

    而且,在实际上来说,匈奴人比汉军,更适应在冬天作战。

    他们已经习惯了冬天的严寒气候,也知道怎么在这样的天气下生存和作战。

    但汉军则还没有过在冬天的严寒下,与敌军作战的经验。

    平城之战的教训,刘彻可还没有忘记!

    汉军被困白登山七天,战死者不过寥寥数百。

    但是,战后,因为冻伤而被迫截肢的士卒,却是十之二三!(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