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九十节 交易
    当天晚上,未央宫的宣室殿灯火通明。

    刘彻坐在上,举着酒樽,与丞相周亚夫及御史大夫晁错对饮。

    公孙弘与主父偃敬陪末座。

    到今天,这两个人总算在这宣室殿里,能有个坐的位置了。

    而究其原因,在于他们的政绩。

    去年一年,主爵都尉衙门,就靠着一块天子的招牌,还有上下不过百来号人,为汉室贡献财政收入将近六千万!

    平均每一个主爵都尉衙门的官吏,创造了六十万的收入!

    是整个汉室官署里,创造利益最多的。

    他们贡献的收入,甚至已经相当于一个中下郡一年的田税和假田税收入了。

    自然,他们也就自动有资格,能在朝堂之上,谋得一个位置。

    虽然只是没有言权的位置。

    但也足够他们两人为之自豪了。

    天下官吏数以十万计。

    但,能在宣室殿中,有一个坐的位置的人,整个天下不过三四百人。

    而他们,就是那三四百之一。

    虽然距离金字塔的顶端,还有段距离。

    然而,至少,已经能碰倒金字塔顶端的台阶了。

    而他们,都很年轻。

    二十年后,谁主沉浮?

    这是不需要去想的事情。

    所以,他们虽然看上去谦卑,面对周亚夫和晁错,俯而拜,但实则,这两人都极有自信,或者说吾可取而代之的信心。

    当然,无论是周亚夫还是晁错,都不会去关心他们两个的事情。

    丞相与御史大夫,位极人臣,管的是军国大事。

    主爵都尉,至少在现在,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衙门。

    其权力,出不了关中,哪怕在关中,也是需要内史、京辅都尉以及大农和少府扶着才能走路的小不点。

    去年主爵都尉的收入,有过一半,是靠着少府收上来的赌马税。

    与其关心主爵都尉,倒不如去盯着越来越财大气粗的少府。

    要知道,去年一年,少府光是给主爵都尉交的赌马税,就高达三千万之多。

    而其赌马和赛马所得,则显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去年,丞相府在上郡选了个马苑地址,打算在当地建立一个能养马一万匹的马苑。

    可回头来一算账,建起这个马苑,需要花费七千万!

    这还不包括马和人工的费用。

    丞相府口袋那点钱,显然是不够的。

    于是,就去找天子诉苦。

    天子听完报告,二话没说,就把少府叫了过来。

    然后少府眉毛一挑:才七千万?

    当下拨款一万万,让那个马苑得以建立!

    而以周亚夫所知,那笔钱,是少府直接从茂陵的赛马场调来的。

    其暴利如斯,让人惊叹。

    更使得周亚夫开始留心,派人去查茂陵的赌马和相关的博戏。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茂陵的赛马场,每五日,举行一次赛马比赛,每月一次决赛。

    每到赛马日,整个关中的贵族士大夫和富商地主,都是闻风而动。

    尤其是这些家族的后辈子弟。

    许多人动辄就是一掷千金,只为一博。

    而这些人确实有这个资本这样挥霍。

    无论是商人还是贵族,最近几年,都赚的太多了。

    加恩封地的产出,让大量列侯家族的财富膨胀,而每年一次考举,也让关中的商贾和地主,赚的盘满钵满。

    再加上新兴的安东市场的需求。

    商人和贵族们的钱来的太容易了。

    老辈或许还有省钱和积攒财富的打算。

    但年轻人却已经是沉迷于纸醉金迷和攀比之中。

    而,茂陵的赛马和赌马,作为现在天下唯一合法而且还披着一层‘支援军队国防’建设外衣的赌博。

    自然受到了热烈追捧。

    每月决赛之时,一次下注,常常是数千万甚至上万万的资金,流入少府。

    仅仅靠着赌马,少府坐地年入数万万。

    这还是保守估计。

    至于今年……

    周亚夫听说,四月的决赛,投注额已经过了五万万,甚至还有四千多金的黄金投注额。

    这让周亚夫对少府和它的赌马业,警惕不已。

    少府本身,就掌握着天下山泽林池的收入,控制着上林苑和庞大的作坊群。

    同时还控制着汉室最大的一项财政收入——口赋。

    一个本来就不缺钱的衙门,现在,更加富裕了。

    它会做些什么事情?

    以正常的逻辑推断,必然是扩张自己的权势和地盘,将手越伸越长。

    而今年以来,少府决定修建一条从萧关通向长城脚下的太原的轨道。

    更加重了周亚夫的疑虑。

    周亚夫不会忘记,当年,陈胜吴广起义,天下大乱,秦帝国摇摇欲坠之时,是谁力挽狂澜的。

    少府!

    秦少府令章邯,骊山刑徒数十万,武装成军,出关扑灭叛乱。

    那支由刑徒和少府官吏、骊山驻军组成的军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陈胜吴广的义军覆灭,还南下,击败了项梁,若不是惨败于巨鹿,几乎就能为秦王朝续命。

    但,周亚夫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来阻止少府。

    就像如今天下,很多士大夫贵族讨厌商人,但无法讨厌商人的钱一样。

    周亚夫可以提防和警惕少府。

    但他和他控制的丞相府,无法拒绝少府的钱。

    就像那个马苑,没有少府的赞助。

    丞相府就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计划成空。

    更别提如今,要是没有少府不时的转输钱粮到丞相府手里,丞相连文武百官的俸禄放,估计都有些困难。

    而且,周亚夫也明白,少府控制住财政,这是汉室历代天子设计的成果。

    皇帝需要通过握住钱袋子来防止被架空。

    唯一让周亚夫能安心的是,当今天子,也在提防和注意着少府,控制着它的职权。

    使之不能到处伸手。

    更立下规矩,禁止五大夫以下爵位的百姓,进入赛马场赌马,使得赌马被局限在富商和地主权贵之中。

    不会波及下层。

    想到这里,周亚夫就抬头,试探性的问道:“陛下,臣听说,故少府卿岑迈奉诏主持修建‘凌烟阁’,如今,凌烟阁即将竣工,岑迈卸任凌烟阁大使后,未知陛下有何安排?”

    刘彻闻言,呵呵一笑。

    岑迈在少府和凌烟阁大使这两个职位上,都干的很出色。

    最起码,交上来的试卷是合格的。

    讲道理的话,应该交付他更重要的职责,去更重要的位置上去光热。

    很显然,比九卿更重要的位置,就是三公。

    汉家三公,御史大夫、太尉、丞相。

    现在无一有缺。

    刘彻也正为此头疼呢!

    本来,刘彻打算,明一个新职位。

    但,现在丞相周亚夫忽然提起这个事情。

    很显然,周亚夫是不可能是来为岑迈求官的。

    这头犟驴,忽然提起此事,必然有他的诉求。

    刘彻拿着酒樽,思虑片刻,故意说得:“岑公劳苦功高,朕意以为,其卸任凌烟阁大使后,拜为关内侯,赐其赞拜不名……但,这安排,却还没有想好……”

    “丞相既然提起此事……”刘彻眨巴着眼睛道:“必然是有所主见,请丞相不吝教之!”

    “不敢!”周亚夫俯拜道:“臣只是有些微末浅见……”

    他抬起头,看着刘彻,说道:“陛下即位以来,用德行文,怜悯百姓,故广上林苑以振元元,广四关以固国本!此皆臣等所不能及也,三代所不能行之善政……然……”

    周亚夫微微提高声调,奏道:“上林苑既广三百里,其所控之地,已如一国,臣以为,再由少府监管,似乎颇有不妥……”

    上林苑在前年和去年,分别在南北两端进行了扩张。

    如今的汉家上林苑,东起函谷(旧关),南到鸿固原,北至岐山,方圆七八百里,几乎相当于小半个关中(广关前)。

    这块土地,放到关东,已经足够成为一个十数城的王国了。

    自然,朝野上下也有了议论。

    说要将上林苑从少府剥离出来。

    少府当然是誓死不从!

    开什么玩笑!?

    今天的少府,大半的产业和官吏,都在上林苑里。

    大半的政绩也是自上林苑而来。

    你说剥离就剥离?

    当少府上下数十万工匠官吏是吃素的咩?

    立刻就是无数个御用大喷子一涌而上,将提议者喷的生活不能自理。

    反正,少府有钱的很!

    如今,诸子百家,各位巨头在家乡和长安开设的学苑和私塾,基本都要依靠少府拨款来维持。

    否则,像儒家的胡毋生和董仲舒的学苑,门下弟子数以千计。

    光是给这些弟子门徒每人分一本胡子或者董子总结的微言大义,就要不知道多少钱。

    更何况,一个弟子门徒,求学期间,吃喝拉撒住,都要花钱。

    而,他们交的束脩,显然值不了几个钱。(各个学派的巨头也不好意思要太多束脩,毕竟,他们要装逼,要显得自己视钱财如粪土)。

    现如今,天下学苑和私塾,能这么兴盛。

    要感谢商人和少府。

    商人为了将自己的子侄塞到那些知名学苑里去跟随名师,每岁都有赞助。

    数目从几千到几百万的都有。

    而少府,则从刘彻还没即位时,就已经开始补贴这些学苑,随着时间的推移,补贴自然越来越多。

    到了去年,少府一岁补贴天下学苑达到了五千万之多。

    虽然大头是赞助了黄老派的学苑。

    这也是刘彻的意思,在财政上扶持黄老学,免得这帮家伙自己玩脱了。

    但流向其他学派的资金,也接近了千万。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少府每年拿钱给人传播自己的思想和学问。

    现在,少府有麻烦了。

    大家自然会声援。

    更何况,只是喷喷几个小虾米。

    而对这些情况,刘彻完全没有去管。

    毕竟,少府花钱支援教育,这是他授意的事情。

    少府趁机塞点私货,这是人之常情。

    至于天下商贾和富户,塞钱给各个学派的巨头,让自己的子弟进学,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们把钱送去学苑,总比他们把钱埋在自己的地窖里霉,或者送去给神棍们好。

    倒是周亚夫忽然重提此事,很有意思!

    刘彻沉吟片刻,扭头看向晁错,问道:“御史大夫也是这个意思吗?”

    晁错长身而拜,道:“臣确有此意!”

    晁错与周亚夫是三公,是执政者。

    无论于公于私,他们都不会愿意看到少府继续这么的膨胀下去。

    将上林苑剥离少府,另设一个管理机构。

    这算是釜底抽薪。

    也是对少府的制衡。

    这既是为了政治的稳定,也是出于维护三公威权的考虑。

    不然,少府再这么膨胀下去。

    迟早有一天,少府不仅仅钱比三公多,掌握的资源比三公多。

    更可能雇员比三公多,威权比三公强。

    到那个时候,三公反而成为了少府的下属,要看少府脸色行事了。

    刘彻自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到来。

    事实上,在他扩大上林苑的地盘时,就已经猜到了这一天。

    他最近几年,让少府不断膨胀自己的职权。

    就是为了今天,能肢解少府打下的埋伏。

    想要打击和削弱一个势力,最好的办法,是将它捧起来,捧到所有人都看到它的时候。

    再忽然收回那只捧着它的手!

    这就是所谓的盛极而衰。

    但……

    刘彻眼珠子一转,忽然想起了自己今天的计划,他在心底嘿嘿一笑。

    然后,他一脸严肃的对周亚夫和晁错道:“丞相、御史大夫所言颇有些道理……”

    “少府职权,是有些太大了……”刘彻微微笑着。

    实际上,今天的少府的职权不是太大,而是太恐怖了。

    自己生产,自己销售,自己雇工,甚至自己收税。

    简直就是一个独立王国。

    但,既然这个事情是丞相和御史大夫先提出来的。

    那么,就证明,丞相和御史大夫,比他这个皇帝还急。

    这就有了交易的空间了。

    “朕打算,今岁考举之后,尽用商贾子弟之士子,充实主爵都尉衙门,在天下郡国和要冲,广设主爵都尉之机构,代朕收税,广益国家,充实内库,丞相、御史大夫,觉得如何?”刘彻站起来问道。

    周亚夫和晁错相视一眼,他们当然知道,天子又开始玩捆绑了。

    他将剥离上林苑和主爵都尉衙门扩军之事联系到了一起。

    这两个事情,要干一起干,不干的话,一个也别提。

    这耍无赖和胡搅蛮缠的刘氏传统,到了今上手中,算是到了一个巅峰了。

    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前无古人。

    作为臣子,他们两个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

    明天13:oo《不败传说》就要正式开测了,我会和大家一起去玩,我们“要离”大军准备的怎么样了?明天奔赴天地区燕国战场,这次不败之旅可不能怂啊,能不能成传说就指望着大家啦!(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