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八十九节 不罪三公
    将商贾子弟,弄进主爵都尉衙门去当官。

    好处,当然是很明显的。

    首先,充实了主爵都尉的人手。

    最起码,能在天下郡国之中,搭起一个草台架子。

    其次,这些士子熟悉商贾的门道,属于业务专精。只要他们稍微尽些职责,过个两三年,国库的收入就会比现在充盈。

    当然,最重要的是,保护了这些最原始的资本政治精英,使他们能相对安全的成长。

    不然,将他们丢到地方去管民政。

    刘彻用屁股都能猜到会发生事情!

    在后世,资本用资本的****,教人民做人。

    让你有话说不出口,有声音发不出去。

    甚至,他们会利用各种手段,抹黑你的话,歪曲你的内容,对你栽赃陷害。

    完了,还要在你身上踩上一万脚,指着你大骂:爱国贼。

    而在这西元前。

    地主阶级的****,更加简单粗暴。

    他们不仅仅会让你连话都说出来。

    更会将你从肉体到精神,彻底抹去。

    与地主阶级和士大夫贵族相比,后世的****资本,简直就像一个连走路≈长≈风≈文≈学,ww¤w.c◇fwx.n∽et都还没学会的小屁孩。

    更不用谈今天的那点子商贾的力量了。

    简直就是打个喷嚏都能拍死!

    但,假如将这些商贾子弟统统塞进针对工商业而成立的税务机构,去监管和监督商贾。

    那么,士大夫地主权贵们,就不会有意见。

    商人做官,在汉家并不稀奇。

    刘彻就记得很清楚,前世,约莫也是在这个时刻,他的便宜老爹为了钱,解除了禁止商贾直接做官的禁令。

    从这以后,商贾做官的越来越多。

    甚至到武帝朝,盐铁官,直接就是官商合一。

    想着这些事情,刘彻回头又对一个宦官吩咐一句:“传朕的诏命,去丞相府和御史大夫衙门,请丞相与御史大夫,今夜入宫夜宴!”

    想要将千多号,甚至两千来号的士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全部弄进主爵都尉衙门,并且因此在郡国开设主爵都尉的官署。

    这,都需要丞相与御史大夫的支持和配合,甚至是背书。

    而这,对刘彻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困难。

    御史大夫晁错,虽然平时与商贾有往来,甚至有朋友就是商贾。

    但,他对商贾的仇恨和警惕,却从未有任何的降低。

    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直觉,让他知道,商人与资本的危害,更是法家本身的诉求与利益所在。

    法家,是诸子百家里,比农家还要重视农业的学派。

    其整个思想体系的核心,完全是围绕农业而来。

    以‘尽地力之教’来实现富国强兵这一最终目的。

    至于周亚夫,就更麻烦了。

    周亚夫可以容忍现在的商贾活跃,也可以容忍他们暴富。

    但,刘彻很清楚,周亚夫绝不会容忍,出现一个被商贾控制的机构。

    这关系国本问题。

    素来自诩忠臣,自比周公的周亚夫,是绝不会坐视任何可能危害到国家稳定和政治平稳的事情。

    所以,怎么说服这两个人,成为了刘彻的难题。

    刘彻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到能说服他们的办法。

    毕竟,就算你口舌如簧,说的天花乱坠,也不可能说服一个修行数十年的和尚去吃肉。

    丞相和御史大夫不想听命怎么办?

    这在汉室,绝对是所有皇帝都不愿意面对的一个难题。

    因为,一旦皇帝跟丞相、御史大夫意见向左,而且,双方都不愿意让步。

    那必然会导致一个事情罢相。

    就像太宗罢张苍那样颠覆性的政治动荡。

    张苍之政,差点湮灭。

    而刘彻是无论如何,不肯罢相的。

    刘彻是希望在自己的在位时期,为这个国家和这个民族,立下一些有益的规矩的。

    在丞相问题上,刘彻希望,立下无论如何,不罪三公的政治潜规则。

    这是从米帝那里学来的。

    无论如何,总统不会获罪。

    哪怕这个总统干过天怒人怨的事情。

    无论总统在任上做过任何事情,继位上去的是哪个党派的。

    继位者都会拼死保护和维护前任。

    这看上去很不合理,也很不公平,但这个制度确保了米帝不会发生严重的对立和分歧,统治阶级能始终找到共同点。

    这也是驴象对喷了百余年,但却相安无事,一直能唱二人转的原因之一。

    不然,你要换了党派上台,就拼命抹黑前任,搞前任的飞机。

    下次轮替,也是如此。

    那国家自然就会陷入无休止的内讧和扯皮。

    甚至,随时都可能再来一次南北战争。

    而汉室的丞相,位高权重,代表着国家和政府的脸面。

    像武帝那样对丞相说:您啊,回家呆着吧,国家大事,就不需要您掺和了……

    合适吗?

    国家和皇族的脸都肿的能做成小笼包了。

    更别提逮着丞相一堆乱殴。

    当,连丞相都不能保证安全时,谁能保证自己一定安全?

    政治倾轧由此而起,甚至巫蛊之祸,也是因此而来。

    在刘彻看来,丞相,干的不好,可以让他退位让贤,回家去种田。

    但,致法于丞相?

    这就不好了!

    这也是当年贾谊献策,制定将相不辱的潜规则的原因所在。

    刑不上大夫,有些过了。

    但刑不上三公,却是政治稳定的必然。

    也是稳定人心所必须的条件!

    这样想着,刘彻就有了决断了。

    假如今天晚上,跟周亚夫与晁错谈判失败。

    那就……

    “将丞相和御史大夫派出去!”刘彻在心里说道。

    丞相,可以派去齐鲁。

    名义刘彻都想好了代表朕,安抚齐鲁士大夫。

    毕竟,齐鲁的士大夫前年被吓的半死,无论如何,哪怕是出于演戏的考虑,皇帝都得派个巨头过去安抚一二。

    至于晁错?

    御史大夫有责任也有义务,巡视郡国,劾查不法。

    而安东那边,新固之土,正需要一个巨头过去,巡视、检查。

    把丞相和御史大夫支开,刘彻就可以用自己的狗腿子和马屁精们,把这个事情搞定了。

    这样,等到周亚夫和晁错回来,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了。

    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个事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