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八十八节 商贾的兴起
    长安,清凉殿。

    刘彻低着头,看着摆在他面前的一纸奏疏。

    这是丞相府刚刚来的报告。

    “楼烦军有九千余骑……”

    “忠勇军,一万三千余骑……”

    “乌丸军,八千余骑……”

    他的脑海里,一个个数字闪烁起来。

    这就是足足三万骑的兵力了!

    这些军队,汉胡比例,一般是一比一点几。

    其中,中低层军官,基本都是汉人。

    这就保证了,这些军队的可靠和忠诚。

    况且,最近汉家的洗脑和宣传功力大增。

    连刚刚归顺和臣服的鲜卑与乌恒,看起来似乎也顺服和恭顺了汉家。

    至于匈奴的战俘们?

    看看他们自己选择的这个军队的名称吧!

    忠勇军!

    要知道,最开始,刘彻可是给了他们三个选择。

    第一是期门军,第二是昆明军,第三才是这个忠勇军。

    但最后,他们全部都要求使用忠勇军的名号。

    刘彻虽然没有亲自去看过那个场景,但他派了宦官去看了。

    那宦官回来禀报说:全军上下,皆振臂曰:为陛下效死,奴婢本份,愿以忠勇之心,洗刷罪孽!

    而楼烦军那边,刘彻就更放心了。

    灌何别看名声不璋,但这手段,用的可真是顺溜。

    轻描淡写的,就以类似杯酒释兵权的方法,让楼烦和乌孙的贵族,统统滚去上谷,钻进了故纸堆里。

    想想看,后世的外国人,学习汉语,是怎么个别扭和困难法。

    把后世的外国人学习汉语的难度再增加十倍,别扭度提高几十倍,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四夷学习汉文化的难度了。

    即使只是学会常用文字的读写,也够那帮家伙在上谷城里蹲上个十年八年了。

    也就是乌恒人和鲜卑人,不是那么让人放心。

    不过没关系。

    当中原王朝强盛时,没有它不能同化和影响的异族。

    汉文化和汉文明,也有着足够强大的魅力和实力,让这些异族心甘情愿的成为汉人,以汉人自居,为汉人的骄傲与荣誉而战。

    而诸夏民族和汉室,也有着足够的自信与魄力,相信和确信自己的确可以同化掉一切异族。

    连土鸡都能玩马克木留,让希腊人去打罗马人。

    没道理,比土鸡先进和文明了无数倍的中国,反而没有这个自信心和魄力。

    将这个事情暂时放到一边。

    刘彻将视线挪到另外一份奏疏上面。

    然后,就痛苦的抱住了头。

    事实上,比起匈奴,在汉家君臣眼里,现在士子们才是最难缠的问题!

    根据少府、内史以及执金吾衙门报告,今年的考举士子,极有可能第一次突破两万人的大关!

    虽然这其中,大概有至少七千人,是回锅肉。

    这些回锅肉里,有过去落榜,但依然执着于此的年轻人。

    也有是过去考的不理想,结果被丢去了基层,在基层吃不了苦,挂印而去,然后又重新来参加考举的。

    这种事情,早在前两年,就出现了。

    汉家制度,法无禁止则不纠。

    他们的做法,并未违法。

    所以,有关部门,也就无从制止。

    而立法者,包括刘彻在内的汉室高层,却又投鼠忌器,不敢轻易立法禁止士子弃官再考。

    原因很简单。

    朝臣们爱惜羽毛,而刘彻这个皇帝则顾忌舆论。

    毕竟,人家年轻人在做了一段时间官后,现自己的知识太浅薄,深感不足以代君牧民,于是回去潜心读书,积累知识和见闻,然后再来报效君父。

    作为皇帝,作为肉食者的朝臣两千石们,怎么可以责备他们的向学之心和自我检讨?

    当然,人家挂印而去不过半年,甚至三五个月,就又屁颠屁颠的来到长安参加考举。

    这是人家的自由。

    考举场上,难道不是靠学问和学识说话的地方吗?

    舜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英雄不问出生。

    君王应当唯才是举!

    这个事情,就这么拖着。

    而后果就是,每年的考举规模越来越大。

    当然,其实相较于回锅肉们,新兴士子的数量,才是占据多数的。

    近些年来,刘彻和他的大臣们,虽然隔三差五就要喊一声:商人是个坏蛋!

    但,身体却很老实的,主动松开了许多束缚在商人身上的枷锁。

    特别是三年前,税律制定后。

    依照最新的税律,纳税达到十万钱的商贾,其弛贾锢。

    意思就是,可以准许不必在官府指定的区域居住,可以自由选择住所。

    而税律之中,类似针对商贾的条款还有不少。

    这使得天下商业经济,越繁荣起来。

    大量的小商人,中产阶级,开始富裕起来。

    特别是安东都护府的淘金潮以及随之而来的机会,带动了数万商贾的兴起。

    这些商人,有的雇员数百,驱赶着十几辆大车,数艘船舶,南来北方,也有的,就是一个人,一条扁担,一个肩膀,挑着货物,跋涉数千里。

    他们将中国产的铁器、工具、奢侈品,运去安东各地,然后换回当地的熊皮、鹿茸、黄金、人参等特产。

    一趟下来,利润以倍之。

    而最近,刘彻就听说了,有数以为百计的大商贾,其中甚至包括了他的老丈人,临邛的程郑氏与卓氏,都派了家族的重要成员,前往朝鲜的仁川港坐镇。

    他们,是为了一项极为特殊的海洋产品而去。

    陈嬌的捕鲸事业,在去年夏天开始,到今年已经整整一年。

    在这一年里,陈嬌干的风生水起。

    一边抓倭奴,一边探索霓虹列岛的地貌。

    但,他最主要的精力,就是放在海洋的鲸鱼身上。

    在去年秋天,陈嬌的捕鲸队,次猎杀了一头怪异的巨鲸。

    这头巨鲸体长六七丈,重达五万石!

    脂肪含量非常高,能提炼鲸鱼油脂数千石,此外,它所生长的鲸须,柔软而富有弹性。

    当然,以上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陈嬌的捕鲸队现,这种怪异的喜欢将脊背露出水面的巨兽,游非常慢,哪怕是舢板都能赶上它的度!

    而且,在猎杀了几次后,陈嬌现,这种巨兽,不仅仅体型大,游慢,更为关键的是,这种海洋中数一数二的巨兽在被杀死后,会自动浮在水面。

    而不是跟之前所杀的鲸鱼一般会下沉。

    这让陈嬌大喜过望,决定就盯着这种鲸鱼杀!

    而让他更加狂喜和疯狂的是——他现,这种巨兽的雄性个体的体内生长着巨大的****。

    一个****的重量,几乎比6地上的野牛还要重!

    而更关键的是,消息传出,整个安东都护府都轰动了。

    无数人挥舞着黄金,想要购买这种****。

    接着,齐鲁、吴楚也知道了。

    一位位列侯,一位位大贾,纷至沓来。

    陈嬌数钱都数到手筋疼了。

    这让刘彻在有些愕然的同时,也知道了一个事实——商人们的日子,不仅仅很好,而且,比他即位前更好。

    尤其是安东的开和随后的黄金潮以及可以预见的鲸鱼贸易浪潮。

    会让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商业。

    这些人赚了钱,在以前,泰半都会选择回家兼并土地,做个富家翁。

    但,刘彻上台后,严厉打击土地兼并,尤其是商人的土地兼并行为。

    国家打着上农除末的口号,疯狂的加重商贾并购土地的税赋,商人控制的土地,一旦达到一千亩,其田税就将是别人的十倍,刍稿税三倍!

    商人们的钱,因此无法流入土地。

    但,将钱留着放在家里霉,也不是个办法。

    所以,没有办法,很多商人都选择了扩大了自己的买卖和经营范围。

    但这又导致了另外一个问题——产业大了,很容易被人盯上。

    特别是贩夫走卒们,行走天下,自然就遇到过种种刁难和苛责。

    甚至,不乏有人被敲竹杠敲的倾家荡产的人。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其他人见了,当然会害怕这样的遭遇也在自己身上重演。

    于是,无一例外的,几乎所有商人达后,都选择了将自己的子侄,送去地方的名人和名苑就读。

    甚至有商贾,不惜一掷千金,在长安求购茂陵的学区宅,以将自己的子弟,送去太学或者武苑入读。

    现在的商人们可能还觉醒不到某位自称‘俺每天忙得总统一样,但却没有总统的权力’的资本家的地步。

    但,想要买张护身符和保全自己的财产的**,却是人人都有。

    而在中国,唯一能保护他们的生命与财产的,唯有权力。

    于是不可避免的,商人们纷纷的想方设法的将自己的家族子侄,送进官场。

    而且,这波浪潮,不是现在才有的。

    早在太宗时期,商贾们就已经在政坛上崭露头角了。

    只不过,最近几年,他们的声势才开始变大。

    而他们的声势变大的原因,则是他们的子侄们中的读书人越来越多。

    他们现在甚至已经可以影响到一些学派的立场了。

    而今年是刘彻即位后的第五年。

    以常理计算,五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年轻人完成基本的学业,具备可以参加考举的能力。

    刘彻可以确定,今年破两万,只会是一个开始。

    明年,最多后年,就会破三万。

    然后,这个数字会不断的刷新。

    而且,毫无疑问,在这些士子里的,出生于商贾的人,会越来越多。

    这是商品经济展的必然结果。

    当然商贾的财富,过地主。

    他们自然会想办法让自己的子侄进入仕途。

    而现在,摆在刘彻面前的,是一个选择题。

    “到底要不要压一压这些商贾出生的士子?”刘彻在心里琢磨着。

    毫无疑问,暂时压上一压,是可以缓解很多问题的。

    先,大量商贾士子被禁止考举,会让地主和权贵们非常满意,更加拥护和拥戴刘氏统治。

    虽然这只是些不值钱的欢呼声和点赞。

    但,没有统治者会不想要。

    其次,刘彻可以不去头疼,今年应该怎么创造工作岗位了。

    这很重要。

    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现在,保守估计,商贾子弟的人数,大约有个四五千左右。

    正常来讲,最终可能会有至少一千人被录取。

    这就等于少了一千个职位。

    更何况,商贾子侄,比起读死书的那些宅男强多了。

    人家很可能从小就跟着父母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无论心性还是为人处事,都必宅男强。

    换句话说,实际上,他们最终的录取人数可能接近两千!

    这样看上去,似乎很美妙。

    但,刘彻知道,这只是饮鸩止渴。

    商贾们和他们的子侄辈,涌入官场和政坛,这是迟早的事情。

    资本,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为自己谋求权力。

    除非刘彻走回老路、邪路,强力打压他们的政治地位,拿着刀剑,压制他们的声音,用暴力,摧毁他们赖以为声的渠道。

    然后,再联合儒法黄老,在商贾身上踩上一万脚,将之归入贱民的行列。

    不然,这一天,迟早会来临。

    而且,很可能会像弹簧。

    你用力越大,反弹的反作用力就越强。

    而刘彻深知,自己不能走回老路,重复历史的悲剧。

    商人和资本,虽然坏处很多,但好处也同样明显。

    更重要的是,他们就像春秋战国之交,地主淘汰了奴隶主一般。

    刘彻知道,迟早有一天,商人和资本,会淘汰地主,成为世界的主流和国家的统治阶级。

    所以,对商贾,对他们的子侄。

    刘彻的态度,其实和他对待地主以及权贵一般。

    既要扶持和拉拢,也要打压和削弱。

    同时,还要做好引导。

    “以夷制夷,以商制商……”刘彻托着腮帮子,悄悄的拿着纸笔,写下这句话。

    然后,他就对左右吩咐:“传召主爵都尉公孙弘与主父偃,立刻入宫来见朕!”

    现在,情况已经很显然。

    倘若刘彻将大量的商贾子弟,放入官场,去跟地主权贵们抢食吃。

    刘彻毫不怀疑,地主权贵们一定会搞个大新闻出来。

    而目前的商贾和资本的力量,别说是去动摇地主权贵们的统治基础了。

    好不夸张的说,他们的力量,连一个县令都动不了!

    所以,暂时,只能将这些商贾出生的年轻人放到主爵都尉衙门去。

    而且,这样一来,可以一箭n雕。

    …………………………………………………………

    好想当上《不败传说》燕国的皇帝,国战类型的游戏玩的就是激情,这个游戏特色就是升级不要经验,没之前玩的那些那么累,比较休闲,平时能抽个奖得话费什么的,蛮好的,目前在游戏媒体里期待榜第一呢(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