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八十五节 忠勇的楼烦人
    造阳。

    天如穹庐笼罩四野。

    青青绿草,在广袤的草原上,生长的非常茂盛。

    一朵朵可爱的小花,绽放在马蹄之旁。

    一个骑着马儿的牧民,驱赶着一大群牲畜,在这浩瀚的原野上放牧。

    稍稍勒住缰绳,让爱马停下来,他解下自己腰间的一个皮囊,将皮囊中盛的满当当的马奶酒灌入口中。

    新鲜的马奶酒中带着野梅的酸味,清甜之中,有着酸爽。

    这是妻子,嗯,汉朝的话说是细君,今天早上一大早就为他亲手调配好的马奶酒!

    饮着这马奶酒,他就想起了自己的细君。

    他的细君,是一位善良、勤劳、持家的汉地女性。

    她身材健壮,腰粗屁股大,虽然年纪比他大了大概七八岁。

    但这不重要!

    今年春天的时候,细君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非常健康!

    小家伙不到三个月就已经很活泼了。

    每天回家,都能听到他稚嫩的哭声。

    这是他现在最大的精神寄托!

    抬头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

    这骑手翻身下马,跪在草皮上,五体投地,对着神圣的太阳祷告着:“伟大的汉天子陛下,您是日,您是月,您是星辰的主宰和万物的至尊,愿您永远照耀世界!”

    略略的顿了一顿,他接着拜道:“请您聆听您卑微的奴婢,楼烦骑赵的祷告,请您保佑赵的牲畜,越长越肥,草原的青草永远丰盛,赵的妻儿,健康平安!”

    然后,他就抬起头来,露出他那张很显然曾经饱经风沙吹打的粗狂圆脸。

    头上的发髻上,甚至还残留着过去梳着鞭子的痕迹。

    脸颊两侧,三五条刀疤依旧清晰可见。

    曾经的他,是匈奴楼烦部族的一个骑兵。

    从出生到长大,都是在马背上渡过的。

    一年四季,他都跟随着部族的贵人,南来北往。

    偶尔,会有部族的贵人,赏他两块肉干。

    在那个时候,他除了胯下的战马和放牧的牲畜,一无所有。

    即使是牲畜产的奶酪,多数也要上贡给贵人们。

    氏族的渠帅要一些,部族的大王和左右当户和左右骨都侯也要一些。

    另外,每年还要朝贡给单于。

    剩下的,才是他自己的。

    但那点奶酪,仅够他吃饱。

    在匈奴曾经有过老婆,也有过孩子。

    但他的运气很不好。

    孩子刚刚出生没多久就得病,然后就夭折了。

    一连三个孩子都是如此。

    更可怕的是,没多久,好不容易娶来的老婆也在一场饥荒中饿死了。

    对游牧民来说,这是正常无比的事情。

    所以,赵那个时候只是伤心,但没有绝望。

    因为很快,部族的贵人就来告诉他我们要去抢南边了!

    说不定你能抢回几个老婆和许多财富呢!

    这让他血脉偾张。

    但是……

    现实给了他和他的部族的贵人们沉重一击。

    马邑,那个汉朝城市,成为了死亡的陷阱。

    折兰人,输了。

    在汉天子的神兵神将面前,折兰人冲的头破血流。

    但结果却只是尸横遍野。

    战后,他曾经被汉军押解着,去看过那个战场。

    折兰人的武器散落得到处都是,整个草地,都被鲜血染黑了。

    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土坑里,埋着那些战死的折兰骑兵和他们的战马。

    曾经让他连看都不敢看的折兰战旗,倒在了一个山坡上,汉骑从其上踏过。

    他与他的族人,唯一幸运的事情就是他们有一个英明的首领现在的大汉楼烦候楼烦军都尉王忠。

    当时的王忠,果断卖掉了尹稚斜和白羊王,带领楼烦人,走上了一条全新的康庄大道!

    这条道路,确实是宽广而坦荡!

    神圣的汉天子,怜悯可怜的楼烦人,为匈奴人欺压和剥削。

    于是,慷慨的将这片肥沃的草原,赐给了楼烦人,作为休养生息的地方。

    不仅仅如此。

    伟大的,无所不能的大汉天子,还命令他忠勇勤恳的官员,照顾和指点楼烦人放牧。

    在这些忠勇而勤恳的汉朝官吏指点下,在那些汉天子派来的工匠的帮助下。

    楼烦人,摆脱了过去需要逐水草而居,追逐着降雨,不断迁徙的苦难命运。

    那些建在楼烦人的宅院里的青储窖,时时刻刻,都在为楼烦的牲畜,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可口饲料。

    而,汉天子拨来的豆饼、麦麸等饲料的加入,让牲畜们长的又肥又壮。

    哪怕是冬天,也不会掉膘。

    楼烦人,有史以来,第一次,渡过了一个没有饥荒和死亡的冬天。

    在赵的眼里和意识里。

    这一切都是神圣而伟大,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圣天子的赏赐和宽宏。

    于是,仅仅来到此处,不过半年,几乎所有的楼烦人,都将汉天子视为了自己的信仰和图腾,自己的主人与救世主。

    在赵这样的曾经低下的楼烦骑兵眼里。

    汉天子,还不仅仅是这样的伟大。

    他更是天地至尊的宠儿,日月星城的共主,万事万物的至尊。

    是他,将楼烦人从苦难中解救出来,赐予楼烦人自由和新生。

    也是他,施展自己的威能,命令大地,长出远比他在草原上所见过的任何牧草还要鲜嫩和茂密的所谓‘苜蓿’。

    更是他,在冥冥之中,下令鬼神,保佑着他的牲畜和妻儿,没有得过任何疾病。

    这样的主宰,这样的至尊。

    在崇信萨满教的楼烦战士眼里,早已经不是人或者神了。

    他就是受命于天神,降生于世来拯救和解放楼烦人的救世主!

    “伟大的圣天子啊,卑微的奴婢赵,一定勤恳放牧,忠心耿耿的为您照顾牲畜,每年都贡献马驹和羊羔,愿您的统治,万古长存,永永无穷!”念完这句祷词,赵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牲畜群。

    这是哪怕是在草原上,也算得上规模的牲畜群了。

    足足一百头羊,十匹母马与三匹公马带着的十几匹小马驹,此外,还有着七八头牛。

    这些牲畜,每天所产的奶酪,加起来,能灌满足足两个大缸,制出足够他吃上半个月的奶酪。

    这些奶酪,没有人与他抢,也不会有人来强征。

    全部是属于他的财富和粮食!

    靠着这些奶酪,他能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妻儿,更能将剩余的卖给官府,获得哪些可以购买漂亮的布帛和美酒以及陶瓷的五铢钱。

    当然,作为代价,这些牲畜的所有权,都是汉天子的。

    他只是在帮汉天子放牧。

    汉天子用奶酪作为酬劳。

    这很公平。

    更别提,汉天子还慷慨的嘉奖他这样勤勉的奴婢,每年,准许他留下十分之一的新生牲畜。

    那些牲畜,就是完全属于他和他的子孙后代所有的财产。

    宝贵的财产!

    还有比汉天子还仁慈,还宽厚,还英明的主人吗?

    没有了!

    赵穷尽自己脑海里所知的一切信息,也找不到这样的主人存在过的痕迹。(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