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八十二节 以胡制胡
    石渠阁。<〔<(??

    战略推演,依然在继续。

    望着沙盘上,起伏的山峦和奔腾的河流。

    刘彻与他的将军们,现在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梓岭的问题。

    在后世,梓岭的地理已经无从考证了。

    但在此时,梓岭却是一个极易辨别的地标。

    奔腾的黄河,从河套而下,它从河套平原,直奔汉室的北地郡而来。

    从北地郡郡治富平县溯源而上,穿过青龙峡,就是匈奴控制的河套地区。

    正因为有青龙峡的存在,北地郡才没有成为汉匈冲突的热点。

    因为,这里有险峻的山峦,而且,黄河千百万冲击的伟力,让这些山峦变得极为危险,不易通过。

    在北地郡的上方,是上郡,上郡再往上,就是雁门。

    雁门与云中郡,是在南北两端的两个路口。

    其中,雁门郡直面着辽阔的草原,而云中郡就像一颗钉子,扎在了汉匈的最前沿。

    刘彻不知道,当年灌婴是费了多大力气,才将云中郡拿回来的。

    但,从地图上来看,今天的汉室能够在汉匈斗争中占据上风,应该感谢这位滕公。

    原因很简单,在地理上来说,匈奴占据的河套是居高临下,直面着汉长城的。

    但是,云中郡却在河套的侧翼,居高临下,对准了河套。

    云中也因此被匈奴人三面包围。

    所以,魏尚驻守云中二十余年,天下敬仰。

    任何一个将军能率军在敌人的三面重兵围困中,坚守城池不失,还能有所反击,这本身就是巨大的功勋!

    而越过云中的汉家边塞,向西是河套,向北是蒙古高原,向南,则是汉匈势力犬牙交错的所谓长城驻屯牧区。

    这些地方的部族,有些今天是倒向汉室的,但明天就可能跟着匈奴人一起入侵。

    有奶就是娘的特点,在他们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这些家伙的问题就在于,离天堂太远,汉匈太近。

    汉匈拉锯,对峙,他们还有骑墙的空间,还有左右逢源卖队友的时候。

    但,一旦汉匈力量失衡。

    他们的下场,不言而喻。

    就像东胡部族那样,不是匈奴人为了自己安全,会对他们下手,就是汉室觉得他们屁用没有,干脆杀了的好。

    现在,他们还能安逸。

    仅仅是因为,刘彻打算将他们一网打尽。

    所以,这些家伙可以暂时不管。

    重点,还是在云中的侧翼的西方,富饶的河套平原上。

    从云中的最北端,折向西方,就是后来武帝辛辛苦苦打造的朔方郡。

    现在,就必须回过头再说黄河了。

    奔涌的大河,千百万年来,不断冲刷着河套的土地。

    有些汛期强大的时候,河水就会淹没平原,并且在平原上形成沼泽地区。

    在如今的朔方郡,就有这么一个沼泽。

    这片沼泽,根据汉军探子和收买的匈奴部族报告,东西长约一百里,宽约数十里。

    这个沼泽,匈奴人称之为申屠泽,后来的汉室也继承了这个说法,依旧名为申屠泽。

    申屠泽,一年四季,都是泥泞不堪,人畜根本无法通行。

    而梓岭,就在这个沼泽的正南方。

    梓岭山脉并不高,但也不矮。

    大约平均有个几百米的样子。

    它就像一条天然的防线,将北河以及高阙,保护在它的身后。

    在以前,梓岭的存在,一度限制了匈奴从河套动员的骑兵,攻击云中。

    因为,假如它要从河套调兵,就要越过梓岭。

    但在今天,它却成为了汉室想要控制河套的障碍。

    在梓岭的身后,黄河的支流或者说曾经的主河道,如今,汹涌澎湃的向着东方流去。

    但它在梓岭附近,拐了一个大弯。

    所以,一旦汉军拿下梓岭,并控制住该地。

    立刻就要面临强渡北河的问题。

    且不说强渡北河,现在,就是梓岭,也不好啃!

    因为,在历史上,武帝开拓朔方郡时,就将朔方郡的西部都尉的治所,建立在梓岭附近。

    史书上大名鼎鼎的鸡鹿塞,就在梓岭的西北方向。

    所以,想要拿下梓岭,绝非易事。

    匈奴在梓岭及其附近经营数十年。

    虽然没有筑城,但,却在梓岭两侧的山峦之上,设立了许多的营地。

    如今,更是将一个名为若卢的部族,全族都迁到了梓岭。

    总计有将近九千个邑落,总人口不少于四万,作战兵力大约是五千到七千之间。

    若是起狠来,全族动员,估计能拉起一支一万三千骑左右的兵力。

    他们据险而守,一旦汉军攻击受挫,立刻就能得到后方的增援。

    从高阙到梓岭,哪怕算上过河的时间,匈奴骑兵也能在三天内赶到。

    对于攻击方而言,这是一个噩梦。

    换句话说,三天内必须解决梓岭,至少也要控制住主要的制高点。

    但问题就又绕回来了。

    河套平原,地势开阔。

    梓岭又属于这个平原上少数几个制高点。

    站得高,就能看得远。

    汉军若是大摇大摆的过去,恐怕隔着百里,匈奴的若卢部族,就能现危险。

    强攻的话,汉室可能要在梓岭付出惨重的伤亡。

    别说汉军现在的装备跟匈奴人之间,拉开了巨大的代差。

    就是拉开好几代的差距的英国大兵,也曾经被黑叔叔用弓箭教做人。

    隐藏在密林和山峦中的匈奴射手,完全可以做到,虽然无法击败汉军,但却可以恶心死汉军的地步。

    就像当初狭天下第一强军的威势,进入岭南的秦军那样。

    你再牛逼,还不是一板砖就能撂倒?

    所以,刘彻和汉军高层的计划,就是让被俘虏和洗脑的匈奴战俘以及带路党们,用血肉去帮汉军冲开梓岭的防线。

    只要冲破梓岭的封锁线。

    那么,在梓岭背面的匈奴营寨、牧场和穹庐,就是汉军骑兵的猎物。

    然而,梓岭好破,梓岭之敌难剿灭。

    倘若若卢人横下一条心,窝在梓岭和申屠泽的密林与沼泽,时不时的出来刷刷存在感。

    那么,汉军就不得不在梓岭和其附近留下重兵,保护自己的粮道和补给线。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俘虏和带路党们,真的可靠吗?

    这些问题,近日来,让汉军上下,愁的眉毛都快掉光了。

    当然,自古,就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

    通过这七八个月的不断讨论和商议。

    现在,汉军已经拿出了全套的梓岭攻防方案。

    沙盘上,则已然清晰标注出了汉军的梓岭计划。

    看着沙盘,再听着将军们的讲解,刘彻在心里慢慢的浮现出了汉军对梓岭的攻击路线和兵力部署,微微思虑了片刻,感觉没有太大问题后。

    刘彻问道:“被俘的匈奴士卒,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跟在刘彻身后的少府令刘舍立刻答道:“回禀陛下,在陛下的圣德感召之下,所有被俘之故匈奴胡骑,皆感恩戴德,恨不得为陛下走狗、鹰犬!”

    专门负责此事的少府丞司马安也报告说道:“桃候所言,句句是实!”说着他就捧出一份厚厚的帛书,呈递给刘彻,道:“陛下,此乃被俘胡骑贵人的联名血书!”

    刘彻接过来一看,顿时就吓尿了。

    只见一张张帛书上,一个个扭扭歪歪的汉字遍布其上。

    一位位曾经与汉室不共戴天的匈奴贵族,纷纷赌咒誓:天子爸爸一定要批准我们去教化那些还在愚昧无知之中,不懂王化雨露恩泽的同胞啊,天子爸爸要是不答应,我们活着也就没意思了,请准许我们自尽,以此证明我们的心意!

    当然,这是翻译过来的意思。

    实际的血书上,当然是引经据典,慷慨激昂的从《春秋》《尚书》《诗经》多个角度来阐述。

    毫无疑问,这是有人先写了范文,然后让这些家伙照抄的。

    而他们能抄对这些文字,已经是很不了不起了!

    刘彻看了看这些血书,点点头,道:“夷狄经过教化,知道了王化,这很好!”

    他拿着这些血书,递给周围的将军列侯们看,然后道:“教化寰宇,使王化泽及鸟兽,此三王五帝之所为也!匈奴稽粥氏,残忍暴虐,倒行逆施,自长城以北,西域三十六国及塞上千百万生灵,皆苦其暴政!朕为天子,受命于天,岂因一山之阻而不拯之乎?”

    将军们闻言,纷纷拜道:“陛下圣明!”

    这也是没办法。

    河套和河西,毫无疑问,是两根难啃的硬骨头。

    靠汉军去打,尤其是高阙要塞和阴山,天知道要填多少人命进去。

    还是冠军侯霍去病的办法好。

    让汉军为主力,胡骑为辅助。

    遇到麻烦,让胡骑去填坑。

    中国历代王朝,都曾经或多或少的用过外籍兵团或者类似的招数。

    连满清都曾经玩过所谓的华尔的洋枪队,北洋舰队里,也曾经遍布洋人。

    至于汉唐宋明,曾是夷狄或者敌国的贵族,后来变成****走狗鹰犬的数都数不清楚。

    很多人都只看到了安禄山的祸害,却忘记了高仙芝、满挂等名将的功勋。

    而且,如今,民族主义和国别意识,除了汉室外,整个地球几乎就不存在这样的思潮。

    所以,以夷制夷,用胡骑打胡骑,自然大有可为。

    刘彻和汉室所需要做的,只是控制好力度,注意好政策就可以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