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八十节 战略欺骗(1)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公孙昆邪和他的家族,本来就是浑邪部族的政治斗争失败者。

    他们与浑邪部族之间有联系,这很正常。

    汉匈之间相互挖对方墙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在挖墙脚这种事情上,无疑是大汉帝国,干的更漂亮。

    将自太宗以来的归义匈奴贵族,列一个表,你就能轻易发现——大汉帝国的挖墙脚技术,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

    目前,汉室列侯系统里,有四位列侯,是出生在匈奴,然后被汉室挖回来的贵族。

    大名鼎鼎的弓高候韩颓当,甚至就是汉室骑兵部队战术的奠基人。

    若你说韩颓当他爹是韩王信,人家能被挖回来,实属正常。

    那么,垣候刘赐这样的土生土长的匈奴贵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顺便说一句,刘赐他爹就是那位曾经被匈奴老上单于和汉室太宗皇帝都点名了的章尼。

    更别提,要不是刘彻按着。

    匈奴人早在两三年前,就要出一个大丑闻——七部族联袂归汉。

    虽然是按着,但,正因为那七个部族在匈奴内部上跳下蹿,串联和游说。

    所以,今天的汉室,基本与梓岭之前的匈奴部族有了联系。

    甚至许多部族,都成为了带路党。

    在这个基础上,公孙昆邪跟浑邪部族以及休屠部族眉来眼去,就很正常了。

    特别是,马邑之战后,匈奴单于军臣,痛恨休屠和浑邪部族没有监视好东胡部族,致使东胡人吃里扒外,将折兰南下的情报告知汉室。

    所以,狠狠的惩罚了这两个部族。

    军臣自以为得意,殊不知,却让浑邪王和休屠王,都对单于庭起了二心。

    单于庭作死的事情,还不止如此。

    军臣宣布尹稚斜的独子乌维暴卒是‘天谴’是‘神明的意志’。

    更是将无数的幕南部族恶心的只想吐!

    特别是那些过去与尹稚斜家族关系紧密的部族,纷纷跟单于庭离心离德。

    在这样的情况下,浑邪王和休屠王,早就跟汉室眉来眼去,彼此勾勾搭搭了。

    去年,浑邪王甚至透过中间人表示他与他的部族,并不关心汉匈的纷争,言下之意,就是他在汉匈之间不持立场。

    这顿时引起了刘彻和大鸿胪公孙昆邪的注意。

    特别是公孙昆邪,干劲十足,将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

    还将自己的宝贝儿子公孙贺派去了云中郡,居住与浑邪王联络。

    现在看来,这位浑邪王,哪里是不持立场。

    人家分明就是待价而沽。

    “回禀陛下,浑邪王想要阴山……”公孙昆邪战战兢兢的禀报着:“休屠部族则希望我朝能助其取得祁连山!”

    “呵呵……”刘彻的眼睛从沙盘上掠过:“浑邪王和休屠王的眼光都不错嘛!”

    何止是不错,简直就是**爆了!

    阴山山脉,与黄河略平行,是通向河西走廊的战略要地。

    至于祁连山,虽然海拔三四千米。

    但是,祁连山脚下,绿洲无数,大湖成群。

    再没有比祁连山更好的牧场了。

    更重要的是,在如今这个时代,无论是祁连山,还是阴山,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地区。

    森林对于游牧民族,就好比一个盛产铁矿和粮食的膏腴之地,是王霸之资!

    茂盛的森林,虽然不能放牧。

    但,森林里的野兽和飞鸟,是游牧民族最佳的训练场所,同时也是最好的额外食物来源。

    除此之外,森林还是一个天然的兵工厂。

    匈奴人的弓箭与箭矢,基本上都是阴山所产。

    同时,山林里的飞鸟的羽毛,也是匈奴人最主要的箭羽材料。

    更重要的是——森林还是游牧民族的天然庇护所。

    有了森林的遮蔽,他们就能放心的放牧,而不必担心敌人的忽然袭击和劫掠。

    森林更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养育和生产下一代的最重要的地区。

    就像海洋里游牧民鲸鱼将自己的育婴场,设置在远离深海喧闹的浅水区一样,游牧民族出于本能,会将自己的后代和繁育场所,设置在森林和群山附近。

    依托森林的遮蔽来保护和养育下一代。

    所以,匈奴部族,对于山脉和森林,看的无比重要。

    宁肯丢失牧场和牲畜,也要保住山脉以及森林。

    翻开史书,就能看到。

    占有山脉和森林,是一个游牧部族崛起的基石。

    自匈奴开始,所有曾经在历史上留名的游牧部族,无不如此!

    “答应他们……”刘彻眨巴眼睛说道:“告诉浑邪王和休屠王,若其能助朕一臂之力,朕便以阴山及祁连山为酬劳!”

    嗯,只要他们有那个胃口和能力,能在汉匈两国大块头的挤压之下,吃的下阴山和祁连山,答应他们又如何?

    但问题是——他们吃的了吗?

    更何况……

    刘彻在心里冷笑着。

    浑邪王和休屠王,这次凑的太积极了。

    积极的都有点过分了!

    要知道,汉室现在虽然获得了战略进攻的主动权。

    但是……但是……

    匈奴帝国的元气和根基都在!

    控制着河套和河西,以及庞大的西域三十六王国的匈奴帝国,就像一头战争巨兽一般。

    即使是刘彻,也不敢保证,汉匈的河套会战,汉室百分百就会胜利。

    那么,对汉室力量一知半解,但对匈奴力量清清楚楚的休屠王和浑邪王有那么脑残吗?

    他们会这么****的急匆匆的跳出来?

    反正,刘彻觉得,不应该如此。

    游牧民族最大的特性和特质,就是生存专家。

    他们逐水草而居,靠放牧为生。

    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每一个人,包括贵族,都在与人斗,与天斗。

    为了活下去,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并演化出了以奶酪等奶制品为主食的饮食习惯。

    休屠王和浑邪王,对单于庭不满,这个,刘彻知道并且相信。

    但,他们的不满度能达到反叛的程度吗?

    对此,刘彻留有深深的疑问。

    游牧民族表面上看上去傻大黑粗,毫无心机。

    但实则内心狡猾无比,诡计多端。

    但,现在的局势,对刘彻来说,无论休屠王和浑邪王想做什么,他们是真的想反叛军臣,跟单于庭划清界限也好,假的也罢。

    都无所谓了。

    无论结果如何,自有单于庭帮刘彻料理他们。

    “大鸿胪请告诉浑邪王以及休屠王,请他们在八月左右,响应出塞之王师,断匈奴卢候及若卢部族之后路!”刘彻淡淡的笑着命令。

    公孙昆邪听完,却是浑身上下都出了一身冷汗。

    天子的意思,与汉室目前的实际战略谋划,完全不搭界。

    公孙昆邪,也不是没有参与过军事会议。

    因此,他知道,汉军的战役发起时间,肯定不是今年!

    因为,到现在为止,汉军的战役准备,依然没有完成。

    换句话说,天子的意思,是要卖掉浑邪和休屠。

    刘彻却不再管这个事情了。

    对他来说,无论此事真假如何,汉室都不会有任何损失。

    若休屠和浑邪,是个饵。

    那这就是个狼来了的故事。

    让匈奴人今年好好运动运动,也不错。

    反之,若他们是真的对单于庭不满到了要反抗要抗争的地步。

    那也随他了。

    能免费欣赏一次匈奴内讧,算是大战之前,汉室的娱乐吧!

    总而言之,汉室在这个事情上,不会吃亏。

    更重要的是,这个事情,是汉匈大战之前的战略欺骗的重要组成部分。

    就像,刘彻现在为了掩盖自己拼命在前线囤积粮食,于是,大量对匈奴出口米麦——虽然都是些两三年的陈米。

    当年的新米,基本都作为军粮,储备在前线的各个官仓和军仓中。

    反正,匈奴人,也只是听到风声而已。

    或许,会有几个见钱眼开的败类和贼子,为了钱,出卖汉室的情报。

    但问题是——匈奴人信吗?

    …………………………………………

    这两天心情不错,玩一个叫《不败传说》的游戏时中了30块话费,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哪(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