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七十五节 陌刀威武(3)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高阙会战,汉军需要强攻匈奴重兵把守的高阙要塞,

    甚至,在高阙作战之前,汉军需要先扫清在前方的匈奴部族,尤其是梓岭的匈奴人。

    控制住梓岭,才能保证前出梓岭的汉军,不会被人断掉归路。

    自从天子开始决意收复河套,发起高阙战役到现在。

    几乎所有在长安的校尉以上军官,都被发了一张河套地图。

    然后,这些军官就又拿着这些地图,与自己的队率、司马日夜商讨和商量作战方法。

    汉军不像以前,也不像秦军。

    天文地理这种曾经的大杀器、屠龙术,在如今,被当今当成了萝卜青菜。

    甚至就连曾经被人视若珍宝,当成传家宝和一个家族底蕴的兵书,现在,至少在羽林卫和虎贲卫,是跟直市的传单一样的寻常之物。

    《太公兵法》《司马镶且兵法》《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等一个个曾经只有列侯,甚至只有列侯中的顶级存在才能触碰的先贤著作,被摆在未央宫和上林苑的军营的图书馆。

    甚至,就连近代和如今知名大将的著作,在那里,也应有尽有。

    淮阴侯所著的《淮阴兵书》,英布的用兵手记《九江论兵》,丞相周亚夫亲笔所著的《绛候太祖问对》《用兵纪要》,弓高候和曲周候所著的《离合之术》。

    这些本该在往日,只会传给子孙的私人笔记,只会在几个人手里倒腾的经验,现在,成为了面向羽林和虎贲队率以上军官开发阅读的知识。

    羽林卫和虎贲卫,甚至被鼓励摘抄和抄录这些兵法的手抄本,鼓励军官们自己在摘抄的兵书上备注自己的想法。

    每月都会选出一位备注精彩的人,进行奖励。

    虽然奖品只是一匹帛布和一个用黄铜铸造的所谓的奖章。

    当今天子,那位陛下,唯恐自己的将军和军官们掌握的太少!

    羽林卫和虎贲卫中,每季度,都会有一次考核。

    考核军官们的兵法、素质以及战术,当然还有地理!

    排名最末的那个倒霉蛋,会受到惩罚,连续两次考核,排名最末,直接勒令退出羽林和虎贲。

    所以,至少在羽林卫和虎贲卫的内部。

    能混到校尉的人,都是水准线以上的优秀军官。

    闭着眼睛就能知道天下地理,或许是夸张了。

    但,弄清楚已知的作战目标和战略目标附近的地理和山川河流,却是基本要求。

    现在,汉军基本已经摸清楚了在高阙之前的整个河套的地理和河流走向。

    包括梓岭、北河以及高阙要塞之前的好几个重要战略点,汉军都掌握了详细的地理,并且绘制出了精确的地形图。

    这些地图甚至有好几张,精确到了连某个小山头的高度,某条小溪的宽度和深度,都被标注出来。

    所有的参战部队的高级军官,都已经被要求背熟这些地图。

    这校尉也是其中一员。

    所以他知道,此番河套作战,是属于陌刀兵的战争!

    甚至,就连骑兵,也要依靠和依托陌刀兵去攻取和拔掉那些沿途的匈奴据点。

    譬如梓岭,譬如北河,譬如高阙,譬如阴山。

    这些地方,都需要陌刀兵们冲锋,靠白刃肉搏,才能拿下。

    汉军现在,只有不到三千的熟练陌刀手。

    其中,大部分都在羽林卫和虎贲卫以及细柳营。

    这当然是不够的!

    在高阙战役发起前,汉军至少需要五千名陌刀兵配合大军。

    所以,才有了这次选拔。

    当然,羽林卫的部曲校尉们,都很清楚,天子给自己的定位。

    他们是种子!

    是未来汉军的骨干和血脉!

    所以,哪怕时间很紧张,哪怕高阙战役可能很快就会发起。

    但羽林卫,从来不会放松或者用什么权宜之计。

    羽林羽林,为国之翼!

    不是最拔尖的人才,不是最优秀的种子。

    羽林卫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淘汰!

    所以,这校尉高傲的昂起头,对着自己身前的三百余位材官们说道:“诸君,皆材官世家,祖上或许还曾有过辉煌的历史,出过名噪一时的大将……”

    李沮听着,想起了自己祖父。

    他的祖父,曾经累官至云中材官都尉,曾经在历次匈奴入侵中,英勇奋战,甚至,曾经作为云中代表,到晋阳接受过太宗皇帝的勉励!

    太宗皇帝甚至亲赐祖父大人一柄长戟,这柄长戟,至今被供奉在李氏宗祀,受香火祭祀,子孙供奉,也成为了李氏的骄傲!

    在漫长的数十年时间里,云中李氏,世世代代,操练和练习自己的武艺。

    但,当骑兵崛起。

    材官的末日就来临了。

    昂贵、笨重,跟不上骑兵的速度,累赘、负担,等等词语都加诸于材官的身上。

    让人喘不过气来。

    许多如李沮一样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受不了这个屈辱,放弃了自己的祖业。

    那校尉继续说道:“但,在我羽林卫,这些,统统都是零!统统都不重要!”

    “哪怕是列侯子侄,哪怕是元勋子弟,在我羽林卫中,也是零!”

    “羽林卫,不需要沉浸在过往的废物,也不需要依靠家世的蠹虫!”他的视线,从几位据说很有关系和背景的候选人身上扫过。

    列侯?元勋?

    或许五年前,新生的羽林卫会给他们面子。

    但现在……

    羽林卫的将主,东成候车骑将军义纵,就是当今汉军最大的山头之一。

    又背靠天子与丞相,什么列侯元勋的脾气和阔气,在羽林卫面前,就跟妇人的抽泣一样,无足轻重!

    被羽林卫扫地出门的列侯子侄,元勋子弟,加起来,都能绕未央宫一圈了!

    “因为……吾羽林,国之羽翼也,天下最强!”这校尉昂着头,无比骄傲的道:“只要最好的士兵,最好的军官,最好的武器,最好的战术还有最严格的纪律和最团结的同袍!”

    “升官发财,请去别军!”他向前一步道:“贪生怕死,好逸恶劳,毋入我门!”

    随着他的话语,演武场中的羽林卫士卒和军官,都是骄傲的昂起头,不可一世的挺胸收腹。

    从诞生起,这支部队就被注入了勇争第一的基因和血气。

    这里的同袍之情,犹如手足。

    整支部队,士兵与军官,就像哥哥和弟弟一般。

    羽林卫和虎贲卫,是汉军中唯二的两支,军官会教导士兵识字,甚至还会关心士兵的个人问题和家庭问题的军队!

    当然,也是纪律性最强的!

    哪怕是都尉,东成候本人,若是违反军规,也要按律处置!

    无论是最开始的那个只有三百人的时候,还是马邑之战后,扩充到五千人的现在。

    这支部队,自始至终,都在执行着自己的使命。

    羽林羽林,为国羽翼。

    它要做汉家的翅膀!

    愿我有生之年,能见您君临天下,宰割寰宇!

    狂热的爱国主义和朴素的民族主义,始终是这支军队的军魂!

    这也是世界上现在唯二的两支用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作为纽带,作为军魂的部队!

    “吾,等会派一个队的士兵,为诸位演示陌刀的最基本战法,然后,诸位以十人一组,进行模拟,不能做到如演示一般者,可自去之!”这校尉瞪着眼睛说道。

    虽然,上官叫他来此,是要征召五十人。

    但是,羽林卫的规矩,向来都是上官要求多少人,自己就在上官的要求上打个对折。

    骄傲的羽林将士,绝不容许自己的荣誉和骄傲,被别人玷污和践踏。

    一百个丞相府调来的军官,最终能有十人,被留在羽林卫,就已经是奇迹了。

    一言不合,全部如数退回,才是他们的日常!

    在这个校尉眼里,眼前这三百多号人,起码要淘汰掉九成。

    甚至,要是不如意,一个也不要!

    光荣的羽林战旗,不能有污点!(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