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六十七节 新生命与新机械
    <div id="content">

    当第一场冬雪降临时,刘彻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皇子。

    这是卓文君所出的皇子。

    刘彻逗弄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的鼻子,爱怜的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小家伙浑然不知,嚎啕大哭起来。

    刘彻哈哈一笑,将他交给旁边的**母。

    “陛下……请为皇子赐名……”有宦官捧着一份帛书,呈递到刘彻面前。

    当初,义偌生下皇长子和长公主。

    刘彻为了避嫌,也为了堵住某些人的嘴。

    虽然给老大取名去病。

    但,这次子就不需要了。

    一个商贾女儿的儿子,哪怕是皇子,也注定无法望及储位。

    刘彻望着窗外纷飞的大雪,沉吟片刻,然后道:“今我来思,雨雪靡靡!”

    “就叫他刘思吧!”刘彻握住身体还很虚弱的卓文君的手,道:“希望他未来能成为国家栋梁!”

    思字,还可以解释成多种意思。

    从字面理解,思,容也。

    这是希望这位皇次子长大后,能有包容之心。

    又,孔夫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荀子云: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

    这蕴含着希望皇次子能努力学习的期许。

    总之,这是一个好名字!

    但可惜,老刘家的太子,从来都不需要一个好名字。

    储君的名字,一般是选择尽量生僻,尽量不会让百姓为难的字词。

    换言之,这其实依旧表明了刘彻的目的。

    皇次子,也非储君之选。

    这个消息传出去后,有人叹息,也有人鼓舞。

    但多数臣子,内心都是不安的。

    对大臣们来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也不可一日无太子。

    当年,太宗皇帝从代地入主长安。

    群臣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上表太宗:蚤建太子,所以尊宗庙。请立太子!

    先帝时期,群臣们为了立储也是鸡飞狗跳,各种上跳下蹿。

    最终才让刘彻捡了便宜。

    不然,以当初先帝的念头,人家估计一时半不会确定太子。

    现在,压力来到了刘彻这里。

    皇次子出生后的第十天,刘彻的案头,就已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请立太子的奏疏。

    上疏人从九卿一直到在野的士大夫,都有!

    对中国的贵族和士大夫来说,他们很不习惯现在这样没有太子的国家。

    没有太子,等于未来没有保证。

    而且,历史的教训也告诉了他们,太子的立与不立,确实是关系到天下衰亡,社稷安定的大事!

    当年,秦始皇一代雄主,横压世界。

    他在世时,天下一个英雄也不敢冒头,统统被这位祖龙镇压。

    而秦之亡,一半以上,是亡于秦始皇生前没有确立扶苏的太子位置。

    结果李斯赵高联手篡改遗诏,勒令扶苏自杀,将蒙恬下狱死。

    整个长城军团,立刻军心涣散。

    而且,关中的老秦人陷入了自我怀疑和自我矛盾的悖论之中。

    秦人因此自毁长城,整个帝国立刻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甚至,现在还有法家学者认为,当年若是秦始皇确立了扶苏的太子之位,秦根本不会灭亡。

    贾谊就曾经在其过秦论中说:向使二世有庸主之行而任忠贤……而暴乱之奸弥矣。

    认为哪怕是秦二世能稍微像点样子,秦也不会灭亡。

    这种政治不正确的言论,虽然遭到了天下的攻仵和打击。

    但过秦论的传播,却随着争议,越传越广。

    以至于今年的考举,都有两个题目是考的过秦论的内容。

    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之皇子又多了一个。

    大臣们当然希望刘彻尽快确立储君的地位。

    当然,在这个过程里,他们华丽丽的无视了窦氏和馆陶。

    对大臣们来说,他们才懒得去管皇帝的后宫问题和外戚问题呢!

    他们只在乎有没有太子这个事情。

    现在,皇后年幼,没有三四年,大抵是不可能有后代。

    立嫡不成,他们就想立长,立长不行,那就立贤。

    总之,大臣们只想要皇帝给他们一个未来的保证,一个能确保政局稳定,不会变化的希望。

    但,刘彻显然不能这么办。

    且不谈皇后陈阿娇就在哪里,东宫太皇太后也只是避居。

    就算东宫太皇太后驾崩了,刘彻也不会这么快立太子。

    继承人的选择,刘彻不会马虎。

    他必须完整的考察、考验,确认自己没有选一个傻逼和白痴。

    才能做出决断!

    所以,所有的奏疏全部留中。

    另外,刘彻害怕这些家伙会错了意,特别派出使者,挨个的告谕:太子之重,犹如泰山,朕为天下计,当慎而察之!卿等勿复言太子事!

    勉勉强强,算是按下了这次立储的风波。

    但这个事情也提醒了刘彻,是时候,将继承人的培养和选拔制度,列入计划了。

    正好,皇长子刘病已的年纪慢慢长大,明年这个时候,就可以送去上林苑的学苑里去跟孤儿们一起学习成长了。

    这当然有风险!

    但,皇室最不怕的就是风险了。

    一个皇帝一生,至少会生下十几个儿子。

    只要其中能出现一个合格的继承者,就已经足够了。

    将这个事情压下来后,朝堂倒也风平浪静了几天。

    这个时候,墨苑上报,经过长达三年的漫长研究。

    他们,终于研制出了汉室的第一台脚踏式车床!

    这个喜讯让刘彻立刻动身,前往墨苑视察。

    众所周知,车床,是人类发明的一种用来加工机械和维修零件的工具。

    在后世的工业化时代,车床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甚至,还有过所谓的‘工业母机’的传说。

    但在实际上而言,所谓的工业母机,其实也是车床。

    只不过它的加工精度和适用度更高。

    旁的不说,后世随便一台简单的机械车床,搬到现在这个西元前的时代,保证它能成为工业母机。

    而当刘彻来到墨苑,出现在他眼前的那台机床,让他有些愣神。

    这与他记忆里的任何机床都不搭界。

    那是一台床体木制,绝大部分结构也是木制的简单机械。

    在四条木腿的支撑下,一张简单的工作台上,摆着一个被固定在工作台上的主轴,主轴是铁制的,在主轴之上,立着一根拉直了的绳索,绳索上是一根竹竿。

    墨苑的墨者,向刘彻演示了如何操作使用这种简单的车床。

    很简单,在工作台下,有两块木板,人用脚踩动木板,带动绳索上下运动,绳索再带动主轴旋转运动,然后就可以手持刀具,对零件进行精加工了。

    虽然,这种车床,只能加工一些简单的零件。

    它无法加工螺纹的螺距,也无法交换位置,更别提齿轮这种黑科技了。

    但,在刘彻眼里,它也足够神奇了。

    “终于追上了罗马人……”刘彻在心里感慨着。

    世界上的第一台简单的原始脚踏式车床,是罗马人在西元一世纪前后发明创造的。

    刘彻不知道,汉室的这台车床,比罗马人的是否先进。

    但,至少解决了有无。

    一和零之间的差别,是天差地远!

    有了这台机床,汉室就具备了用机械加工机械的可能性。

    而且,在中国,任何事情,只要开始了,除非统治者强力打断这个进程,否则,就不会结束。

    从脚踏式到机械传动,这其中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更何况,汉室还有着罗马人所具备的一些优势。

    譬如说,统一的标尺以及强度更高的金属刀具等等。

    再加上刘彻这个皇帝,拿着国库的资源,不要钱的砸,持续砸个十年,连长城都能再砸一条出来,更何况那种原始的丝杠传动机械。

    而有了传动机械,就意味着,工业的曙光乍现。(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