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六十四节 墨家的春天
    等庄婴和刘舍被带到刘彻面前时,这两个家伙狼狈不堪,甚至脸上还留着淤青的痕迹。≯╮

    “很有志气嘛……”刘彻淡淡的做出评价。

    虽然其实心里面,刘彻是很高兴能在这样的时候出现一个这样的大新闻了。

    只是作为皇帝,他要矜持。

    “明天,整个长安都要知道,卫尉与少府不合了!”刘彻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位九卿,故作恼怒的说:“朝廷九卿的脸,都要被尔等丧尽!”

    “臣知罪!”少府刘舍立刻就叩道:“只是,陛下容禀,臣安坐于家,而卫尉无故带人堵臣家门,臣也是迫不得已!”

    好嘛,一句话就将自己的责任摘得干干净净。

    卫尉庄婴自然也不差。

    他拜道:“臣有罪,只是……陛下有所不知,实在是少府欺人太甚!”

    在这个问题上,庄婴是绝对不能后退的。

    假如说,都到了自己碗里的人,都被少府挖走。

    那其他人会怎么看这个卫尉?

    尤其是南北两军下面的山头们!

    会不会觉得他这个卫尉没用,干不过少府卿?

    一个卫尉被下面的人认为没有用,谁还会鸟呢?

    卫尉不像执金吾,也不像郎中令,本身威权,就不一定能压得服下面的山头。

    这是因为卫尉本身的特殊性所导致的。

    汉之卫尉,执掌一切宫门外的卫队和城防部队,职责非常大。

    所以,历代天子都给卫尉设置了两个紧箍咒。

    第一个就是郎中令。

    汉旧仪说:殿外门署属卫尉,殿内鄌署属郎中。

    这个制度的存在,使得不管是郎中令还是卫尉,都不足以威胁到皇帝的安全。

    而第二个紧箍咒就是,汉家制度,南北两军的实际指挥权力,是三署二十二屯卫候司马。

    换而言之,卫尉对南北两军,并没有直接指挥权。

    他需要皇帝授权,才能调动军队。

    不然,南北两军鸟都不会鸟他。

    今天的汉卫尉,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督促下面的三署以及二十二屯卫候司马,巡逻宫阙,严查出入宫阙的人。

    除此之外,大约就是处理各种往来公文。

    可想而知,汉卫尉若是今天不能据理力争,让少府低头,乖乖的吐出被抢走的士子。

    以后庄婴这个卫尉别说耍威风了。

    恐怕,要被下面的人直接无视。

    甚至可能会出现卫尉丞的威信比卫尉更高的事情出来。

    这又不是生过。

    在汉室政坛,长官没用,副手不得不‘承担责任’的事情,多如牛毛。

    而且,那些副手们通常都是乐于‘承担责任’的。

    将长官当成踏脚石,踩进淤泥里,变成陪衬,这是能吏的象征!

    庄婴是肯定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别人的踏脚石的。

    所以,庄婴的语调提高了几度,斜视着刘舍,说道:“臣实属迫不得已,还望陛下明察之!”

    刘舍听了,几乎就要跳起来给这个家伙一拳。

    什么叫做迫不得已?

    堵我家大门,也叫迫不得已!???

    当然,刘舍也知道,自己似乎确实干的好像有些过了。

    只是……

    这与他何干?

    所以,刘舍无视了庄婴能吃人的眼神。

    对桃候家族来说,永远紧跟着天子的脚步做事情,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而他的态度,则更进一步激怒了庄婴。

    就是兔子急了也咬人!

    更何况,老庄家从来不是吃素的。

    于是,两位九卿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相互恶狠狠的对视。

    刘彻看了,摇了摇头,不得不拉偏架,道:“好了,卫尉、少府,都休得再争执了!”

    “少府,将那五位士子,退给卫尉!”刘彻做出了裁决。

    卫尉的面子事小,南北两军的军心事大。

    这个事情,若是处理不当,很容易会在南北两军里造成‘天子以为吾等不如少府重要’的形象。

    当然,少府也需要照顾。

    毕竟,接下来几年,刘彻会慢慢的肢解和分化这个庞大的官僚机构。

    在这个过程里,刘彻要确保,少府整体上不会受影响。

    所以,刘彻看向刘舍,道:“至于少府那边,确实需要足够的墨家人才,这样吧,朕会下令给墨苑,请墨苑代为培训一百位少府匠人及官吏!少府卿尽快拟定好名单吧!”

    这样,刘彻总算把这两个人摆平。

    将他们送走后,刘彻就召来绣衣卫都督周左车,吩咐下去:“将今日少府卿和卫尉卿的事情,给朕添油加醋的宣扬出去,朕要长安每一个人都知道此事!”

    周左车闻言,微微一愣,然后就领命而去。

    于是,当天,长安的大街小巷,顿时就被卫尉和少府卿互殴的传闻和八卦给占领。

    许多老百姓都是带着猎奇的心态谈论着这个八卦。

    但,在那些中上层的地主、商人、贵族眼里。

    这个事情的味道,就变得异乎寻常了。

    “一个墨家士子,什么功劳都没立,一入仕途,居然就能担任卫尉衙门的校弩校尉?”许多人目瞪口呆的听着这个八卦,然后通过种种渠道予以确认。

    虽然说,那校弩校尉只是个头衔。

    就跟那些顶着什么护粟都尉、屯田司马一样头衔的人一般。

    也只是听着好听而已。

    实际上,其秩比也才三百石。

    手底下也就十几号人而已。

    但,那可是卫尉的校弩校尉啊!

    哪怕是列侯子侄去参军的话,起步点也就稍微高一些罢了。

    甚至,还可能,不如这些墨家士子的起步点。

    更别提,墨家的士子,可是被各个主力野战军团哄抢的!

    于是,无数的人眼睛立刻就红了。

    居然有一条这样的终南捷径!

    自然,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大家纷纷将自己家里的还没进学的子侄叫来,准备送去墨苑或者墨校。

    至于墨家是什么?他们的理念和思想有什么?

    大多数人才懒得去了解!

    他们只知道,墨家士子有前途,而且,前途光明!

    这就足够了!

    于是,几乎只是一夜之间,墨家就现,自己好像变得很受欢迎了。

    尤其墨家在长安城里的墨校门口,一下子就挤满了带着孩子前来报名求学的家长。

    甚至,还有列侯的影子,在人群里出没!

    墨家的春天,似乎到来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