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六十二节 官员倒逼战争
    长安,又一次考举落下了帷幕。 ≧

    这一次,参考士子创下了前所未有的记录。

    总共有接近两万人报名!

    如此多的人参与,以至于整个长安的商业和贸易,在考举前后的这一个多月,繁荣的不像话!

    无论是卖奢侈品的,还是经营日常用品的,反正,只要是做生意的,都赚的盘满钵满。

    当然,主爵都尉衙门也趁机刷了一波脸。

    在公孙弘和主父偃的主持下,主爵都尉衙门,借着考举的机会,从长安九市,收上了接近千万的税款。

    仅此一项,就几乎相当于关中去年一年田税的三分之一强了。

    这让公孙弘和主父偃的信心爆棚。

    但对刘彻来说,本次考举的落幕,意味着麻烦的上演。

    “四千多个工作岗位啊……”刘彻将御史大夫衙门上奏的奏疏放在一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就是考举对于现在的汉室政权的最大考验了。

    跟每次只取几十个,撑死一百多的科举不同。

    考举,一次录取人数,就是数千。

    而且,录取人数肯定会越来越多!

    就像后世的大学生一样。

    随着社会经济展,人民的口袋慢慢的鼓起来。

    他们肯定会选择将自己的下一代送去读书识字。

    知识分子越来越多,最终曾经的风流才子,变成明日的市井说书人。

    而这却对现行的考举制度造成了冲击。

    因为,工作岗位,不是想变就能变出来的。

    特别是现在,汉室地方六十余郡,绝大部分的职位,都已经有坑了。

    强行把人踢掉,塞进考举士子,不仅仅是对国家的不尊重,更会产生很坏的结果。

    想想看吧。

    崇祯让李自成下岗,然后李自成就武装上访,让崇祯在煤山上吊了。

    所以,其实,现在可供安排的职位,也就只有那些到点了退休的人的职位。

    刘彻前几年,已经将这方面的潜能挖空了。

    再想指望靠着以新换旧,并不现实。

    但,放着这些考上的士子,不给他们安排工作岗位也是要出事情的。

    典型的就是黄巢。

    英雄豪杰,流落在体制之外,会有怎样可怕的结果。

    历史书上,已经写的清清楚楚了。

    所以,在实际上而言。

    “这是在逼着朕去扩张啊!”刘彻放下手里的笔。

    他刚刚绞尽脑汁,从各衙门清理了五百多个到点了还没退休的老干部,给与他们加官一级的荣誉,让他们致仕,从而腾出了五百多个岗位来安置这些考举士子。

    但,这只是杯水车薪。

    幸亏去年搞了个大新闻,把齐鲁洗了一遍,腾出了至少两千个岗位。

    因此,今年勉勉强强,算是能蒙混过关了。

    但明年呢?后年呢?

    而且,随着新一代年轻人成长,未来汉室的读书人会越来越多。

    这在一方面,会要求刘彻开始改革考举制度,提高准入门槛。

    但这门槛肯定不会一下子就拔高太多。

    难度是会随着士子人数的增加而增加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一定会一年比一年多。

    于是,摆在刘彻面前的,就只有三条路。

    第一条扩大内需,明一些新机构来安置越来越多的考举士子,但,这新衙门不是想成立就可以成立的。

    现在的官员薪水虽然低,但也不少了。

    哪怕是最低级的百石小吏,一年薪水也要给其一百石粟米外加一定的现金。

    更何况,刘彻自己还作死的搞出了津贴和补贴制度。

    所以,随意增加机构的话,只是饮鸩止渴,最终除了重蹈北宋杯具外,不会有别的结果。

    而第二条路,就是减少录取人数。

    但,减少录取人数,就会提高考举逼格。

    很容易会让那些知识分子和文化人产生——劳资比别人高级的错觉——虽然他们一直都有这样的错觉。

    但考举,却可以让他们知道——你们不比别人高级。

    而第三条路……

    “用大汉的剑,为大汉的官,去获取属于他们的工作岗位……”刘彻似笑非笑的摇着头叹息着。

    这也是唯一可以实现的出路。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只要打下一块地盘,就得在当地建立政府,实施统治。

    就像现在的安东都护府那样,每年都能固定为刘彻消化至少几百个士子。

    而且,这也是一条可持续展的道路。

    世界这么大。

    哪怕未来在遥远的中亚和西亚以及南亚实行的殖民和分封统治。

    那里也需要官员啊。

    需要官员就需要考举士子去占坑。

    然后,慢慢的,随着社会进步,经济展,国家也会开始要求更多的官员。

    如此,才能确保不出问题。

    “看来,对匈奴作战,确实是迫在眉睫,不得不啊!”刘彻感慨一声。

    五年前,他搞出考举,纯粹只是想刷声望,收买人心而已。

    却没有想到,五年后,他弄出来刷声望的工具,逼着他和整个国家,不得不投入战争中。

    因为,假如不给越来越多的年轻士子找到工作岗位的话。

    大汉王朝就迟早药丸。

    大汉王朝不想吃枣药丸,就得去扩张。

    说起匈奴,刘彻就颇感兴趣的站到了地图前,凝视刚刚被更新的那幅地图。

    这副地图上,属于汉室的黑色,赫然已经越过了长城,侵染到了草原上。

    有些地方,甚至整块整块的变黑。

    这是绣衣卫与汉室长久以来推行的对匈奴政策结出来的硕果。

    “贾长沙啊贾长沙……”刘彻叹了口气,不得不对这位当年名震天下的谋士和名士表达自己的敬佩之心。

    似乎,在两汉,姓贾的人,只要出名,就了不得了。

    前有贾谊贾长沙,后有贾诩贾毒士。

    都是那种一言安天下,一语丧社稷的主!

    贾谊对汉室的贡献,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众建诸侯少其力’的原始版本推恩令。

    大大削弱了诸侯王的力量。

    更在于他第一个倡,并且建立起了一整套对匈奴的心理攻势和拉拢、分化政策。

    这套政策的全称是:三表五饵。

    整套政策很复杂,真要详细解释的话,一万字都说不清楚。

    但简单的概括起来,其实就是八个字:煽风点火,挑拨离间。

    贾谊当年认为,汉匈之间的力量,严重不对等,汉军无力出击并且攻击匈奴的腹心。

    所以,贾谊就寄希望于通过渗透、收买、散播谣言,腐蚀匈奴贵族,挑拨其君臣关系,制造内乱,让匈奴人自顾不暇,无暇南侵。

    为了保障整个计划能顺利进行,贾谊甚至主动请缨,请求担任指挥整个计划的负责人,也就是典属国一职。

    此人,确实是天纵奇才!

    自提出这套政策后到今天,虽然没有如贾谊当年预期的那样,让匈奴内讧、分裂。

    但却也造成了韩颓当兄弟归义以及十几年前的章尼事件。

    甚至,东胡王卢它之的部族以及其他六个部族,在原本的历史上,会在前年带着人口和牲畜,归顺汉室。

    并且因为他们的归顺,导致丞相周亚夫罢官。

    现在,虽然因为刘彻的原因,七部族归汉事件没有生。

    但,汉室对匈奴的渗透和控制,却早已经不仅仅七个部族了。

    长城脚下的匈奴部族,几乎黑成一片。

    这些部族,虽然可能很小。

    大的两三千人口,小的几百人。

    与其说是部族,不如说是部落。

    但,他们的立场倒向汉室,却使得匈奴人在云中——雁门一线的警戒全部作废。

    汉军可以出塞百里,而匈奴人甚至还会蒙在鼓里。

    如今,已经派遣了质子,向汉室输诚的部族,每一天都在增加。

    昨天还是十九个。

    但今天却已经破二十了。

    而且,除了小部族。

    还有大鱼入场。

    休屠部族的领,就曾经暧昧的向汉室表示了——俺在刘家和挛鞮氏之间的战争中不持立场。

    虽然原话不是这样,但意思却是这么个意思。

    甚至,还有不知名的匈奴贵人,悄悄的通过某些渠道,譬如商人或者归还的汉人之口,委婉的询问汉室:假如匈奴内战爆,汉室站在那一边?

    这样的人,不止一个。

    当然了,局势如此大好。不能完全归公于贾谊。

    实际上,现在之所以变成这样。

    军功章上,有军臣的一半。

    这个脑残居然公开表示:乌维之死,是天谴!

    这至今导致了大批忠于尹稚斜父子的匈奴部族惶惶不可终日。

    以至于,许多原本立场暧昧,顾左右而言他的匈奴部落,在军臣的那个表态后,主动联系上了汉室,说是‘愿意归义天子,为汉臣妾。’

    甚至有人**裸的提出了——王师若出,外臣甘愿为陛下先锋,以讨不义。这样的带路党宣言。

    而这些人的立场的变化,很显然,只是出于自保或者活命的想法。

    他们旧日的主子乌维和他老爹尹稚斜以及那个右贤王,全部都成了坏蛋。

    那他们是什么?

    坏蛋的奴才?

    换句话说,其实,他们投向汉室,不是因为乌维之死,仅仅是因为他们感觉,假如不找汉室抱大腿的话,一旦单于庭对付他们,他们连跑路的机会都要没有了!

    军臣的这个行为,在刘彻眼里,就像当年秦二世的种种行为一样脑残幼稚而且不可理喻。

    当然了,刘彻更明白。

    若是没有马邑之战的辉煌胜利。

    现在,这些投向汉室或者立场倒向汉室的部族数量至少要少一大半。

    “到明年夏天,应该就能完成战争准备了……”刘彻在心里盘算着。

    现在,丞相周亚夫为的将军列侯们已经做出了初步的战略计划。

    想要攻克高阙,汉军需要投入三万骑兵和三万步兵,出云中塞数百里。

    军队,好调动。

    刘彻一纸诏书就能完成调动。

    关键是粮草和器械。

    代国、陇右和云中,本身的粮食产量,堪堪只能自给自足。

    这还是太宗皇帝当年拼了老命,在这些地方疯狂种田的结果——在太宗之前,长城驻军饿肚子,是常有的事情。

    而去年的马邑之战,几乎将这一带的战略粮食储备消耗一空,到现在,都还没有填满。

    大军出塞的耗费,又肯定比在内线作战更高。

    而且,补给线的拉长,本身也会增加消耗的粮草数量和人力物力。

    唯一的好消息是,假如出塞作战的话,大军所需要的肉食来源,现在已经不需要担心了。

    少府的各个牧场以及前线的马苑里满是去年马邑之战缴获的牲畜。

    随随便便拨个十几万,就足够支撑大军在外的开销了。

    而且,只要拿下高阙,那整个河套的匈奴牲畜,也都会成为汉军的战利品。

    就粮于敌是可能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