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五十六节 朕来教你们剥削(2)
    当今天下,无论诸子百家。

    对于商贾的态度都是——贱民!

    祸国殃民!

    残害百姓!

    尤以法家和儒家的态度最坚决!

    儒法两派,简直就是**裸的告诉天下:哥要掌权了,一定将那些该死的商人统统杀光,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也就只有黄老派能稍微容纳和容忍他们的存在。

    但容忍度也很有限。

    黄老派只是表示:不犯法的话,我就不管你们。

    但要是你们犯法……

    呵呵!

    在律法的执行上,黄老派与法家一样,都是秉持‘刑无等级’的。

    连列侯犯法,都要按照律法规定执行。

    区区商贾,杀了就杀了。

    跟宰一只狗,没有区别!

    当然,更重要的是,商贾的力量,太弱太弱了。

    哪怕是他们变成地主,变成豪强,还与官府勾结在一起,也是如此。

    一个酷吏就能将一郡的豪强,吊起来打。

    更别提,现在,在他们面前的是皇帝。

    是这个国家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若在四年以前,让他们选择当商贾还是地主。

    众人起码有九成肯定会选择当地主。

    地主多爽啊!

    坐在家里就能等着泥腿子上门送钱送粮。

    但现在?

    关中的地主,可不是人当的!

    泥腿子们的脾气大的很!

    稍微有点不如意,就嚷嚷着要去上林苑了。

    而且,因为关中工商业的兴盛和达,在实际上,使得大量人口,已经从纯农业转向了半农业半工坊。

    老百姓们,农忙时就耕作。

    等到农闲时,就将地里的工作丢给家里的孩子和老人,自己去工坊里做工。

    工坊虽然辛苦。

    但胜在给钱痛快!

    一个月下来,少则三五百,多则六七百。

    老板还要包食宿!

    若是舍得卖力气,也舍得吃苦和冒风险。

    甚至还可以去褒斜道那边或者昆明池做工。

    得到的钱更多!

    两三月,就能抵过去辛辛苦苦大半年的所得!

    而工商业的利润,又远远大于农业。

    一亩地,一岁产出不过三四石,价值不过两三百钱。

    地主能收到其中一半。

    一个佃户家庭,一年耕作三五十亩,给地主创造的利润,也就三五千钱。

    而工坊呢?

    一个工坊,随随便便,一年产出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比靠着土地吃饭,来钱快多了!

    一个地主,哪怕有良田千顷,恐怕终其一生,家里的钱也不过百来万。

    但,做生意的话,随随便便,一年赚百万!

    怎么选择,其实已经是毋庸置疑。

    刘彻看着这些人,继续道:“此外,第二件事情,朕今日下午,在鸿固原,看了那些工坊……”

    众人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们自己当然是知道自己家的事情的。

    鸿固原那边的工坊,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一旦被捅到朝堂上,他们会是个什么下场?

    讲道理的话,朝廷就是把他们全家都杀了,也是罪有应得。

    但刘彻却只字不提污染之事,而是完全将之当做不存在。

    “朕的意思是,各位都将工坊搬走吧!”刘彻说道:“搬去岐山和凤翔吧!”

    皇帝下令,众人自然只能依从。

    不过,众人在听到岐山和凤翔这两个地名后,都是感到有些菊花微恙。

    因为,这两县,现在是墨家控制下的两个县。

    当地的官吏,从上到下,大半是墨家的人。

    当地的墨社势力非常强大。

    墨家素来就是以替泥腿子说话而闻名天下的。

    去了那里,怎么剥削工人?这是个问题!

    刘彻看着这些家伙的神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他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教教这些家伙怎么做资本家!

    有他们那么做资本家的吗?

    他们的做法,除了招人恨以外,并没有卵用。

    最终很可能是钱赚不到,但命却丢了!

    “朕让主爵都尉写了一本小册子,各位拿回去,仔细看,仔细体会!”刘彻说道:“朕的意思是:以后工坊的制度和规矩,都要按照主爵都尉的要求去做,朕已经授权给主爵都尉了,允许其可以关停和惩罚,一切不守法之人!”

    随着刘彻的话。

    十几本小册子,被塞到了这些人手里。

    “事情,暂时就这么多,朕也乏了,你们都回去吧……”刘彻挥挥手,站起身来。

    作为皇帝,他不顾身份和体面,亲自来处理这个事情,本身已经很掉份了。

    要不是实在没办法,刘彻很可能只会派一个宦官来办。

    现在,态度已经明确,条条框框也给这些家伙划下了。

    谁要再不听。

    那就是挑衅他这个皇帝了。

    杀了他,也不算不教而诛了。

    ………………………………………………

    各个家族的家主,被侍从们押着,送出馆陶府邸。

    然后,每一个人都被警告:敢有泄今日事者族!

    直到坐上自己家的马车,这些家族的家主,都还是一脸不可相信的模样。

    然后,他们就纷纷各自迫不及待的拿起了那本天子下放的小册子,直接看了起来。

    “所有工坊,皆需服从主爵都尉之令,不如令,皆罢之!”这一条若是在今日以前,恐怕没人会放在眼里,更加不会执行。

    但是,在天子亲自出面后。

    大家都知道,不执行不行了。

    倒是安陵氏表示很高兴。

    因为,他们家有个女婿,就是左主爵都尉主父偃,有着这层关系在,他家几乎是稳坐钓鱼台了。

    但下一条,就让安陵氏也表示,太过苛刻了。

    “所有工人薪水皆需以其工作量计算,以计件方式放……”看着册子上的文字,众人立刻秒懂了。

    计件薪水?

    这可行吗?

    万一有人非常厉害,一日生产量是别人的好几倍,那岂非是……

    家主们都感觉有些蛋疼。

    但,这是天子的命令!

    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

    不然,破家灭门,就在眼前!

    不过没关系。

    很快就有聪明人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既然天子要求我们计件,但计件手段掌握在我们手上啊!

    更何况,泥腿子根本不识字,也不懂数学。

    随便做做账本,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吞下他们的钱?

    却不知,刘彻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招了。

    让他们去岐山和凤翔,就是明摆着要借墨家控制的民间力量来对付他们。

    一个单独的工人,肯定不成气候。

    但一群有组织的工人,绝对可以让这些家伙明白厉害关系!

    当然,对这些西元前的原始资本家们来说,他们还有一条道路可以走:贩奴!

    而这,正是刘彻希望他们去走和做的事情!

    只有让资本家们明白,对内剥削是邪路死路,才可以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外面。

    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的缓解因此而来的社会矛盾。

    当然,他们想剥削内部也可以!

    计件工资制,多劳多得。

    虽然剥削依然残酷,但至少更有人性,而且,工人也更心甘情愿。

    矛盾,因此得以大大缓解。(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