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五十三节 黄老派的反应
    夜幕降临之时,刘彻乘着马车,悄然驶出北阙,前往馆陶太长公主在戚里的宅邸。

    坐在马车上,刘彻看向自己身后的空位。

    叹了口气。

    没有了王道这个跟屁虫,他一时间感觉有些别扭。

    仿佛像少了东西一般。

    “调查情况尽快完成……”刘彻对身旁的汲黯道:“不要有隐瞒和托词,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诺!”汲黯点点头。

    刘彻将视线看向车帘之外。

    现在,他似乎只能相信汲黯的公正和道德,不会扭曲事实了。

    只是……

    对皇帝来说,‘只能’这个词语实在是大错特错!

    “朕将任命主爵都尉公孙弘兼任尚书左仆射……”刘彻对着汲黯说道:“卿准备一下,在公孙弘到任后,给与帮助和支持……”

    “诺!”汲黯依旧恭身应命。

    尚书左仆射,是刘彻最近发明的一个官职。

    主要是负责协助尚书令,查阅奏疏,审议政策。

    你可以将它看成是后世的******深改小组的成员。

    地位不高,但权柄很重。

    可以对大多数议题和政策进行议论,并且写出针对性的报告。

    同时,仆射仆射,通俗的说,就是持弓之臣。

    所以,这个职位还负责跟羽林卫、虎贲卫对接。

    这也算是刘彻逐渐提高主爵都尉威权的一个方法。

    另外也是对尚书台进行洗牌的一个动作。

    不是刘彻信不过汲黯,而是他知道,无论什么机构,内部一定要有竞争,不能是一个一言堂。

    但问题是汲黯能压得住公孙弘吗?

    “陛下……”汲黯忽然躬身,将一本小册子递到刘彻面前:“此乃黄师近日所写的一篇论述,还请陛下过目……”

    “哦……”刘彻接过来,点点头,说道:“等朕看看再说……”

    所谓黄师,其实是黄老派的一位巨头。

    就是当年帮着张释之指出一条明路,让张释之能保全性命那位老者。

    汲黯当年曾经在其门下听讲,因此,也尊称一声老师。

    此人算是黄老派内部现在比较开明,同时也看得清楚变化的人。

    刘彻将册子打开,在车内的鲸油灯明亮的光线照射下看起来。

    只看了几页,刘彻就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汲黯。

    “黄先生什么时候如此不喜庄子了?”刘彻问道。

    毫无疑问,刘彻手里的这本书,是一本通篇都在批判庄子思想的书。

    庄子的思想和学问,在黄老派内部被人喷,这不是第一次。

    在今天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位名宿,曾经抨击过庄子。

    实在是庄子的书和思想,有太多喷点了。

    而且,庄子本身就是一个大喷子。

    他在世的时候,喷过的学派,遍及诸子百家,无所不喷,无所不非。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庄子活着的时候,没有人喷的过他。

    但他死了么……

    嘿嘿嘿……

    连死人都收拾不了,诸子百家也就妄为学阀了。

    但,在今天以前,大家喷庄子和庄子的思想和学说,都只是空对空。

    譬如庄子说‘不知之知’‘非人之人’。

    大家就钻进故纸堆,然后摆出一堆的先贤的文字,对其逐一批判。

    但这种批判,从未深入,只留于表层。

    大家都只满足于‘战胜了庄子’这么个假象。

    然而,这位黄师,或者说黄生,终于开始涉足‘证伪’了。

    短短几页文字,刘彻就已经看明白了,这位黄生在试图证明,根本没有一个叫门无鬼和赤张满稽的人。

    倘若没有这两个人,那么,庄子在其天地篇里对舜的评论就是无稽之谈。

    那么,其《应帝王》的言论,就是胡说八道。

    只是……

    天下人都知道,庄子的所有著作里的所有故事,都是庄子自己编的啊。

    都是些哲学问题啊,庄子只是借故事里的人说出自己的世界观宇宙观和价值观而已。

    但,刘彻才懒得去管,也不想去给庄子鸣不平。

    因为,现在的世界,根本用不到庄子的思想,也不需要庄子的思想。

    庄子的那一套,刘彻深以为,或许等到了传说中的物质极大丰富,人可以剥削机械,消灭了国家和民族的gczy社会,才能绽放出真正的光辉。

    至于现在,还是踏踏实实的去考虑实际问题,而不是究竟是人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人这种烧脑的问题。

    当然,一定的保护,是要给的。

    每年拨个几万或者十几万,养几个专门研究和保护庄子思想的学者就可以了。

    刘彻真正关心的问题是为何这位黄师要选择,从天地篇的故事里做突破口?

    讲道理的话,现在,天下人,对庄子的非议,主要集中在《应帝王》的论述里。

    一个个大喷子,逮着庄子在《应帝王》里的言论,逐一反驳。

    而很少有人去碰《天地》。

    这是因为,《应帝王》对于现在的社会来说,简直全身都是黑点,随便拿一个出来就能喷上一天,还不用担心得罪人,更可以因此被统治者看中。

    “假如天地篇被证伪,那么,子贡游楚反晋的故事,岂非也是假的了?”刘彻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然后他对汲黯道:“黄公大作,朕读了,颇受益,请转告黄公:朕嘉其治学之谨,其赐黄金五十金,帛五匹!”

    这就是个态度问题。

    主要是告诉黄生和其他黄老派巨头赶快给朕将天地篇的论述统统证伪。

    不需要真的去撕破‘机心诈伪’和‘机械之心’的虎皮。

    只需要造成声势,天下人自然知道,该怎么抉择。

    而在排除了‘机心’‘机变械饰’这两个障碍后。

    手工业和技术以及工匠就不再要受歧视了。

    刘彻可以光明正大的任命各种‘鲁班博士’‘水利博士’甚至机械博士。

    反倒是在后世人尽皆知的‘奇技淫巧’在现在影响也就那么一回事。

    毕竟,奇技淫巧,怎及‘机变械饰’和‘机心诈伪’这种直指一个人到底是君子还是小人或者贼子的严苛指责厉害?

    “对了,陛下,臣听说,今日下午,太学的《春秋》博士胡子让鲁儒几乎下不来台……”汲黯笑着道。

    “嗯?”刘彻也来了兴趣,最近半年,太学那边胡毋生日常喷鲁儒,让刘彻看的非常欢乐。

    胡毋生,非常上道!

    刘彻这边刚刚对齐鲁诸王下手,他就开始试探性的谈论鲁儒。

    最开始,还只是从鲁儒的理论上下手。

    而且触碰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议题。

    但等到齐鲁四王皆死,而齐鲁地区被郅都和赵禹洗了一遍后。

    胡毋生的议论点,就从外围,深入了鲁儒的敏感区域。

    甚至一步步触及其核心。

    大有一副把鲁儒踢下神坛的架势!

    而且,因为是儒家内部撕逼,所以,其他儒家派系,除了谷梁派本着‘公羊赞成的我反对,公羊反对的我赞成’这个基本原则进行了声援外,其他派系,尤其是庞大的楚诗派和新兴的重民派和思孟学派都表示:关我鸟事。

    “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刘彻笑着问道。

    于是,汲黯就简要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然后,他试探着道:“陛下,胡子是不是有些过了啊,公休子毕竟先贤,且素为人所重……”

    “呵呵……”刘彻看了看汲黯,当然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

    无非是,在公休仪的问题上,黄老派与鲁儒存在共同立场。

    仔细想想,刘彻就知道为什么了。

    道理很简单。

    因为与公休仪捆绑在一起的,除了清廉的名声和高尚的人格外。

    还有着‘拔葵去织’‘受大不用小’‘不与民争利’等等名言。

    其中,不与民争利,更是地主官僚们的最爱。

    民是谁?

    当然不是泥腿子!

    甚至,一般的地主也算不上‘民’。

    在地主豪强和官僚贵族眼里,真正的民,当然是他们自己了。

    其他人,统统都被他们强制代表了。

    这种畸形的思想言论,最终,造成了西汉后,皇权不下乡以及‘乡贤’自治的可怕局面。

    刘彻早就想对公休仪下手了。

    甚至,他曾经想过,玩一次‘武训故事’,借机彻底否定公休仪及其思想。

    只是,想了想,刘彻不得不放弃。

    因为,这就是个刺猬,一碰,就要掀起一场空前的讨论和思想大辩论。

    更会涉及吏治和道德,三观这样的大命题。

    由皇帝发起和动员,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公休仪被打倒了,但一个更可怕的家伙站起来了。

    而且,将学术问题政治化,后果不堪设想。

    一旦那么做了,那刘彻岂非是开了文字狱的先河?

    他自己能保证不冤枉人,但他不能保证下面的人不冤枉人,更不能保证因此而开始的政治倾轧不会愈演愈烈。

    只要想想北宋王安石变法,新党和旧党的撕逼的可怕场景。

    刘彻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学术的归学术,政治的归政治,宗教的归宗教。

    这是刘彻在登基时就立下的基本原则。

    学术问题,绝对不能政治化!

    更不能因言获罪!

    现在就不错嘛。

    学术界自己去撕逼好了,刘彻只要在后面当好奶妈,刷好bu,做好支援工作。

    “胡子耿直,但学问不错,卿等就不要大惊小怪了……”刘彻笑着道:“学术界和思想界的问题,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诺!”汲黯闻言,心里也有底了。

    实际上,他就是想知道,当今对于这些问题的看法和态度而已。

    只要确定了这个问题。

    那么,黄老派的巨头就可以借此调整立场。

    现在看来,天子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汲黯仿佛看到了黄老派下场,痛打鲁儒落水狗的场面。

    不要以为黄老派跟鲁儒在某些问题上有共同立场,就以为他们都是自己人了。

    其实,压根就不是!

    甚至,黄老派内部是很高兴看到鲁儒倒霉的。

    原因很简单鲁儒倒下来了,那就只有他们在那些问题上有发言权了!

    当今这个世道啊,越来越像战国时的百家争鸣了。

    诸子百家,在越来越明显和清晰的竞争环境下,所有人,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得拼命向上游。

    不努力的,想吃老本的。

    就会跟战国的杂家、名家、杨朱一般,在默默无闻中消亡。

    而吞掉鲁儒这个大块头,吸收鲁儒原本的支持者和基本牌,对黄老派来说,也是不无补益。

    甚至,可以说是吃了一顿大餐!

    吃完这一顿,起码能顶三年!

    当然了。

    想吃掉鲁儒,并且消化,黄老派还需要考虑公羊和其他儒家派系的问题。

    所以,汲黯适时的奏道:“陛下,臣听说,就在现在,法家的张公,将前往胡子府邸,探讨‘学术问题’……”

    “哦……”刘彻抬了抬眼帘:“儒法终于走到这关键的一步了吗?”

    “是的,陛下……”汲黯躬身道:“不过,以臣之间,大抵只是胡子与张子之间的事情……”

    刘彻点点头。

    虽然只是公羊派的胡毋生与法家商申一系的张恢在迅速靠拢,并且可能联合。

    但这依然是学术界的大事情!

    而学术界的变化,必然会影响到政坛。

    张恢门下,有无数的弟子门人。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当今的御史大夫晁错。

    除此之外,张恢门下还有两千石数位,甚至,就连廷尉赵禹,也是与之有关系的赵禹的授业恩师是张恢的同门师弟。

    而胡毋生,也是很厉害的。

    本身门下弟子,在四年前就已经号称‘三千门徒’。

    在今天,更是公羊派内部最大的学阀之一,他与董仲舒,一起构成了儒家最亮眼的两个巨头。

    鲁申公之后,执儒家话语权牛耳的,不出意外,不是董仲舒,就是胡毋生。

    而且,胡毋生的弟子门人,也有许多在做官。

    现在,位置最高的,甚至有人爬到了颍川郡主簿的位置。

    而最强的,当然就是那位后来的平津候,现在的主爵都尉,新鲜出炉的尚书左仆射公孙弘。

    这两人的接近和联合,足以产生一个11大于2的反应。

    刘彻扭头看着汲黯,沉吟片刻后,说道:“过几日,朕将巡视墨苑,请卿转告黄公,若有空暇,可随朕一同前往……”

    法家和儒家在靠拢,要联合。

    刘彻既是乐见其成,也心有忧虑。

    毕竟,这两个学派,都是有着强大的行动力。

    而且,执行能力很强!

    他们要是靠拢并且联合起来,其他任何学派,都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所以,有必要让黄老派也找个小弟了。

    当然,这个事情,还是要黄老派自己去谈。

    谈得拢,还是谈不拢,刘彻不想干涉。(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