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五十一节 公羊学的野望(2)
    “昔者,公休仪相鲁,拔葵去织,天下称善!”胡毋生缓缓的说道:“予不能苟同!”

    围观群众和胡毋生的弟子们听到这里,议论声陡然增大。

    “他怎么敢评论公休子此事?”

    “他怎么敢说此事?”

    “他为何要说此事?”

    许多的儒生甚至只是听到这里,就已经坐立不安,一个个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若非这里是太学,汉家最高的学术机构。

    恐怕早有人长身而起,进行驳斥,甚至抽出腰间的佩剑,要去与胡毋生分个生死了。

    当然,有愤怒的,自然也有拍手称快的。

    “公休仪那个榆木脑袋,早该被人唾弃了!”一些人兴高采烈的对着同伴或者同僚说道:“天下苦其邪说久矣!”

    对于现在,甚至对于之后两千年的整个儒家。

    公休仪,这位鲁穆公的相国,鲁儒派系奉为精神支柱的先贤。

    他给这个世界,给儒家,留下了无数的典故。

    其中,就有一个‘拔葵去织’的故事。

    与这个故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词组,有‘不与民争利’‘受大不取小’等等让人耳熟能详的名句。

    +↑长+↑风+↑文+↑学,w▽ww.c∽fwx.n◆et

    跨越漫长的历史长河,此人,对整个儒家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历史上,甚至,后来公羊派也要采纳和接受此人的思想。

    但现在嘛……

    公羊派看着奄奄一息的昔日儒家精神共主鲁儒一系,只恨不得对方赶快去死。

    好让自己登上儒家领袖,执掌儒家话语权之牛耳。

    “吾何以不能认同?”胡毋生无视了自己眼前那些激动万分的脸庞,他依旧风度翩翩,长者范十足的安坐原地,轻摇羽扇,慢慢的说出八个字评语::“盖其之政,祸国殃民!”

    这八个字立刻就像一滴冷水掉进滚烫的油锅,立刻就发生了剧烈的反应。

    “胡子,吾敬汝为长者,素来以弟子礼而敬之,奈何今日,却说出如此大逆不道,欺师灭祖之言论!”一位鲁儒教授实在忍不住,站起来,拱手而拜:“若胡子不能解释清楚,吾……”他抽出腰间的佩剑:“吾与子,便只能存一人!”

    胡毋生终于抬眼,看向此人,然后微微一笑:“杨先生稍安勿躁!”

    “公休子不受鱼,品行端正,确为君子,这是无人能反驳的!”轻摇着羽扇,胡毋生淡淡的评论着,仿佛在评论今天的西瓜确实很好吃一般。

    这个态度,让台下的鲁儒和其他倾向于或者推崇公休仪的人很不满。

    公休仪,不仅仅只是一个图腾,一个偶像那么简单。

    他与他的行为和思想,衍生出来的整个体系,长久以来,执掌了天下大半的话语权,甚至,在儒家内部称霸。

    思孟学派,就是被其打压和排挤的一个代表。

    这么说吧,公休仪及其所代表的思想行为,就是历朝历代的清流们的投影。

    在公休仪的理论体系下。

    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个人的道德足够高。

    只要你把道德点满,那么,就肯定能治理好国家和天下。

    “只是……”胡毋生嘴角轻佻的一笑:“这拔葵去织,却是遗祸无穷,甚至祸害天下苍生!”

    “书云:苟日新,****新,又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胡毋生站起身来,神色肃穆,极为沉痛的道:“而公休子去扬旧去新,不肯变通,甚至,为此不惜休妻!”

    “糠糟之妻不可弃!”胡毋生严肃的道:“吴起杀妻求官,遗笑万年!公休子休妻求名,又该如何?”

    顿时,鲁儒们就被镇住了。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之后,紧接欢呼起来。

    尤其是法家!

    是啊,法家的吴起,杀妻求官,被人喷了一万年。

    你们鲁儒派的那个祖师爷公休仪,为了自己的名声,休妻毁机,该当何罪?

    来!

    让我们也先来骂上一万年再说!

    “公休先生与吴起是不同的!”那位姓杨的鲁儒教授抬起头看着胡毋生,面不改色的说道:“公休先生休妻,乃是知道,其妻无德,故去之!”

    “公休子之妻,哪一点失德了?”不用胡毋生出手,就有法家教授哈哈大笑反驳着问道:“其妻素来贤德,善于持家,堂堂相国,上卿之妻,却依然坐垂于堂,持机杼而织。此等贤内助,便是三代,也难得一见!公休子无礼休之,安称贤?”

    这番话顿时就堵得鲁儒们说不出话来。

    要是在鲁国,他们现在已然要拿起棍棒赶人,然后,自己宣布自己获得胜利。

    可惜,这里是长安。

    一个连儒家都要低下头做孙子的地方。

    在这里,法家和黄老派,才是主人。

    所以,杨姓儒生只能是动动嘴唇,强行反驳道:“其妻何来有德贤良?其以机杼,害家乱国,公休子休之,为天下社稷也!”

    他强行卖起了鲁儒一直以来的主张,逞强的说道:“诸君,岂不闻: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

    “是故……”他看向那位法家教授,恶狠狠的道:“大道既往,刑礼为薄。斯人散矣,机诈萌作!”

    “机械诈伪,诸君不可不察!”

    他的话语得到了一阵稀稀疏疏的掌声,主要是来自鲁儒和几个保守的儒家派系以及部分黄老派的弟子在鼓掌。

    而其他儒生和所有的法家弟子,都是怒目而视。

    这也是现在,鲁儒与黄老派的一部分顽固派,跟以法家、公羊以及部分新兴学派之间最大的矛盾和冲突所在。

    但是……

    法家的众人,在相互看了看后,却没有人敢继续说了。

    因为倘若要反驳这段话,就要面对‘机械之心’‘奇技淫巧’以及‘机变械饰’这三个大障碍。

    而这三个中的任何一个,现在的法家还没有力气掀翻。

    他们不是不能反驳。

    而是不敢反驳。

    因为一反驳,就要落入陷阱。

    于是,众人将目光投向胡毋生。

    大抵也只有胡毋生有那个资格和立场来说此事了。

    胡毋生看了看众人,然后放下羽扇,说道:“鲁儒诸君,还是一如既往啊,沉迷于既往,不思进取,妄为孔子之后世!”

    胡毋生对公休仪休妻的故事很清楚。

    当年,公休仪为鲁相,辅佐鲁穆公,治理鲁国。

    某天,公休仪回家,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在织布。

    于是,没有任何征兆,任何理由的,公休仪直接将自己的妻子赶出家门,并将之休之,随后,公休仪更捣毁和破坏了其妻子的织布机。

    为什么?

    按照公休仪自己的解释是:我老婆织的布太好了,我害怕因为她的缘故,而导致百姓破产,故而要休掉她,还要砸毁和破坏她所改进的织布机。

    为的就是给老百姓一条活路啊!

    这些言论传播出去,顿时鲁国上下一片赞誉。

    只是,公休仪这个逻辑……

    实在是有些奇葩啊!

    胡毋生最近就一直在想:公休仪的老婆一天能织几匹布?她能影响多少百姓?

    就因为这个理由,就休妻,这公休仪不是反应过头,就是受刺激了。

    而随着太学典藏的史书和古籍越来越多。

    胡毋生现在已经明白了,公休仪当年为何要那么做。

    因为,公休仪主政鲁国时,鲁国的国君,名显,谥曰穆公。

    穆公是鲁国历史上少有的中兴之主。

    而且其为人宽厚,能容忍各种言论,更懂得礼贤下士,积极提拔人才。

    穆公在位时,曾经隆重的拜孔子的孙子子思为国师。

    嗯,就是孟子的老师,名为孔汲的那位。

    当时,鲁国可谓是实现了中兴了,政通人和。

    然而,其后,穆公干了一件事情,让全鲁儒生都为之跳脚。

    在位十余年后,穆公正式,隆重的邀请,当时天下的显学,与杨子学说争霸的墨子进入鲁国,教授学问,收受门徒。

    这是被记载在史书上的事情。

    史书上虽然没有记载鲁墨最终的结局。

    但却记载了公休仪这个时任的相国‘拔葵去织’。

    拔葵,就是拔掉自己家种的葵花菜,去织,就是砸毁自己家的织布机。

    这两个事情,都是发生在同一个时间节点上,并导致了同一个后果:休妻!

    再考虑到无论是农业技术和耕作技术,还有织造技术,在当时,都是墨家在发展和推广在那个时候,农家还没有从墨家分离出来。

    公休仪拔葵去织,针对的是谁,是在向谁喊话?

    毋庸置疑了!

    也只有这样,才讲得通那个逻辑。

    毕竟,公休仪又不是笨蛋傻瓜和疯子。

    但是……

    胡毋生并不打算揭穿这个窗户纸,将那血淋淋的真相告诉世人。

    毕竟,好歹,公休仪也是自己人,而墨家则是对立面的敌人,至少也是竞争者。

    “杨先生之说,吾不敢苟同……”胡毋生淡淡的笑道:“因为杨先生所举的例子,和所引用的言论,来自于黄老学之说!”

    “黄老之说,固多良言,然,却非我儒家之说也!”

    那位杨姓儒生闻言,连忙羞愧的低头。

    胡毋生说的没有错。

    鲁儒派系在这个问题上的言论和态度,与黄老派的某些派系,保持着惊人的相似度。

    “且,庄子之言,荒诞不经,不足以为信!”胡毋生紧接着补刀。

    “汝之所论,来自于《庄子。天地》所载之子贡故事……”

    其实,鲁儒,或者说黄老派的一些派系的类似这样的言论,兴起的时间,都很短。

    虽然,最早,在庄子之时,就已经有这样的说法。

    但,这种言论兴盛,还要等到诸吕之乱后,天下毁秦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开始,所有有关秦的东西,统统被打上了另类的标签。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这机械诈伪,奇技淫巧和机变械饰,成为了天下舆论对秦攻击的主要火力。

    与其说类似的言论,是先贤们的意思,倒不如说是今人的意思。

    而且是处于政治目的而营造起来的声势。

    看逻辑就知道,混乱不堪,前后矛盾。

    什么机心、纯白,根本就是庄子那一套。

    只不过,因为庄子把子贡拉出来,当成主角,所以,儒家看到了,就如获至宝,然后就变成了自己的了……

    倘若,一切不变,胡毋生也懒得去管。

    毕竟,作为一个学阀,他也要讲政治。

    不讲政治的话,就会被政治抛弃,被政治抛弃的学派,等于自取灭亡。

    现在,当今天子,想干什么?

    根本就不是秘密了。

    他或许对于商贾,有着跟历代天子一样的仇视和敌视态度。

    但对机械和工匠,这位天子却表达出来了出乎寻常的热情。

    他让墨家复苏,让少府卿设立百工苑,大力推广和开发各种新机械新方法新技术。

    足够让胡毋生意识到:当今天子已经不爽所谓的‘机械之心’‘机变械饰’‘奇技淫巧’这样的言论很久了。

    而且,当今天子还很不喜欢,类似于公休仪这样的清流代表。

    既然皇帝都有了这样的表示。

    作为一个有抱负有理想的学阀。

    胡毋生当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为君解忧,为王前驱了。

    胡毋生看着众人,解释道:“庄子当年作《天地》之篇,其中所载之子贡故事,不名于书,不见于简牍,所述存疑,且夫,就算果为子贡之所见,那子贡先生也太笨了!根本不符合仲尼对子贡的评价!”

    孔子七十二门徒,子贡、颜回、子路、子夏,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当年,孔子怎么评价的?

    由也果,赐也达,求也艺。

    由(子路)有果断的才能,赐(子贡)通情达理,见多识广,求(冉求)多才多艺。

    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怎么会出现庄子《天地》篇里那样的情况?

    何况,庄子通篇,都是在借另外一个人的口吻,述说着所谓机械之变。

    而且,其所谓的机械之变,更多的似乎是哲学上的问题,而非现实问题。

    “更何况,今日,诸君请看:今日天下,谁家不是水车为灌,机械为力?”胡毋生断然说道:“诸君可曾有见,有哪一家用了水车后,于是怀诈伪心,要为祸天下了?”

    “庄子之说,荒诞不经,脱离实际,不足为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