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四十二节 濊人,不存在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捕鲸业的持续兴盛和达。≧≥≧

    这两项费用还将不断下降。

    所以,在四年前,刘彻仅仅是维护护濊军不过两千多人马加上新化城的官吏开支,一年就要将近千万。

    但在现在,新化城已经不需要国家的支持了。

    他已经能够自给自足,甚至将部分收益用来建设各项基础建设。

    这不仅仅是因为经济繁荣,财税增加。

    还有维持费用下降的因素。

    而现在,刘彻准备将护濊军扩充成为一个两万人以上的常备军团。

    但其维护费用,却降到了一个比在本土还低的水平——胶漆费用的减少,已经越了粮草转运带来的成本增加。

    而且,安东当地的社会经济在继续展,总有一天,此地,将不再需要中央政府的财政倾斜和补助,甚至,可以反哺中央。

    而且,这个时间,已经近在眼前了。

    随着第一批屯垦团的屯垦期限临近,按照制度,屯垦团将变成郡县的单位,而军队将抽身离开。

    而新的屯垦团,将继续向前屯垦。

    大汉的百姓,将在十几年内,把田地铺满所有适合种植庄稼的地区。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安东全境,将成为一个拥有数百万人口,良田百万顷的鱼米之乡。

    成为大汉帝国继三河、关中、蜀郡外的第四个粮仓。

    当然,军费和维持费用的降低,并非是刘彻不跟真番、韩国等收钱的理由。

    汉军驻扎在当地,保护和维护着这些国王的财产和王位。

    他们不出点血,像话吗?

    “安东军的军费以及官署的维持费用,朕的意思是:中央给付三成,安东都护府自给两成,余者,诸卿共担之!”刘彻说道。

    韩王萁准和真番王刘忠汉互相看了一言。

    总计七千万每年的总额费用,他们几个需要负担三千五百万。

    平均到每个人头上,大约是几百万这样(因为还有鲜卑跟乌恒,可能也将入伙)。

    这样算下来的话,其实也不算夸张。

    几百万钱?

    毛毛雨啦。

    现在,就连扶余王,每岁也能通过出口人参和东珠,获益数百万!

    而奴隶和人口的出口,则多达千万!

    最夸张的韩国,常年在安东维持了一支三万多人的‘派遣奴工’,坐地收钱几千万!

    而刘彻的下句话,则彻底打消了他们在这个方面的疑虑。

    “朕将视此事为诸卿是否为真正之汉臣妾之标准!”刘彻负手而道:“且,还将视为日后加恩与广益之前提!”

    ‘真正的汉臣妾’?

    这个话可真要命!

    因为它的反面,就是贼子了。

    不为臣妾,就为贼子!

    贼子,除了死翘翘,还能有第二条道路吗?

    帝国主义的屠刀之下,还想侥幸?

    而其后那句话,则让狗大户们都心潮澎湃。

    加恩与广益?

    就是赐国土和人民了!

    就像现在的汉家加恩令一样。

    列侯们纷纷得到了与其封国对等的新封地。

    “我们也有这个机会?”韩王萁准与真番王刘忠汉相视一眼,然后,两人都同时大声说道:“陛下,臣素为陛下之鹰犬,大汉之臣妾,安东军之军费,臣责无旁贷!”

    然后,两人就像斗鸡眼一样,相互瞪起来。

    韩王萁准,有这个底气,能负担三千多万每年的费用,是因为,他有两个摇钱树。

    第一个就是女婿刘明,这个女婿对他这个老丈人还是不错的,将朝鲜国内的许多基建工程和开工作都交给了老丈人的‘派遣队’。

    每年,韩国的派遣奴工的创汇,有七成是朝鲜提供的。

    而第二个,则是倭奴们了。

    讲道理的话,论起抓倭奴,还是韩国人更有经验。

    他们虽然划的是小舢板,但,熟悉情况,知道去哪里抓倭奴!

    而且,因为陈嬌抓的倭奴基本不外销。

    所以,安东市场上最大的倭奴贩子就是他萁准了。

    去年,韩国外销了倭奴两千多人。

    出口创汇过三千万!

    今年,韩王萁准已经从楼船衙门租赁来了艨艟舰船十艘,外加退役楼船三艘。

    韩国人,已经打算玩一票大的了。

    萁准今年已经喊出了再抓倭奴五千人的口号。

    因为,这倭奴实在是供不应求啊!

    因为其勤劳听话吃苦耐劳的特点,广受用户好评。

    而其不挑食的特性,更是让客户们心花怒放。

    现在,甚至有齐鲁的订单到了韩王萁准这里。

    而对韩王萁准和他的韩国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别的。

    而是,倭奴的列岛上的倭奴还能抓多久?

    这样的好日子还能过多久?

    谁都没有底!

    但可以预见的是,倭奴迟早要越抓越少,终至于无。

    没有了这个金矿后,韩国何去何从?

    所以,韩国现在已经走上一条一边抓倭奴,一边积极寻找‘未来可持续展’的道路。

    现在的韩国内部,已经有贵族在开始琢磨着培养和训练自己的奴隶,以取代倭奴的地位的出路。

    只是这条路很艰难。

    而且,自己培养,成本很高。

    但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韩国人现了另外一条出口创汇的路子:那就是学习遥远的僰国的做法,培养和训练女奴。

    没有错,论起素质和特性,韩国奴隶,比不上勤劳勇敢听话懂事的倭奴。

    但是……

    韩国的妹子比倭奴好啊!

    而且,韩国妹子性格柔弱,娇小可人,皮肤也较为白皙。

    是一个潜在的可以展的对象。

    而且,还可以包装成‘微子故国之淑女’。

    这可比西南夷的群山僻壤里出来的僰奴,逼格高多了。

    这价钱,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现在,一个优质的僰奴,在长安,起码是要十万钱。

    某些极品,能被人哄抬到百金。

    甚至,曾经有列侯一掷数百金,买回一个僰奴。

    这些情况,让韩国上下的贵族都是心痒难耐。

    卖奴隶算什么?

    一个派遣奴,一年也才几百钱,若神明保佑,这个人挂掉了,在扣除各项费用后,才能拿到两三千钱的补偿。

    而僰奴就不同了。

    一个就是十万!

    极品价值过百万!

    一个就能抵一千个奴隶!

    换句话说,韩国举全国之力,只要每年培育出一百个优质韩奴,十个极品,就能抵得上过去幸幸苦苦一年的收益……

    更别提,韩国还有一个大杀器——娈童!

    去过韩国的,有那方面需求的汉家贵族,反正都是乐不思蜀的。

    韩国娈童,小巧而懂事,而且,受过培训后,能讲一口标准的长安官腔。

    更唱的了诗经,说的了故事,拿的了琴,吹的了瑟。

    这样一个极品娈童,若是放到市场上……

    但,即使如此,韩王萁准心里也充满了不安和不确定。

    汉室的大块头就摆在那里。

    而且,老刘家可是有侵吞藩国,将之消化的前例。

    长沙王吴苪的社稷,现在在哪里?

    齐王韩信、九江王英布、韩王新、燕王卢绾,现在又在哪里?

    保不齐,有一天,刘氏天子就要吞并韩国,而韩国却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

    更何况,即使天子不吞,那朝鲜君可是肯定会吞的。

    所以,给子孙后代找个能继续称孤道寡的地方,就成了萁准的心头之要。

    现在,在得知自己也能有机会加恩后,萁准当然是忍不住了。

    一年花了千把万,持续花个十来年,给子孙后代一个地盘,一个长久的富贵,这当然是很划算的!

    真番王刘忠汉也是这么个心思。

    对钱多的烧得慌的暴户来说,花钱买地,这是必然的下意识的举动。

    倒是沧海君金信,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因为,早在两年前,他就已经在支持护濊军的军费开支了。

    在去年开始,他就很识相的上书给刘彻,请求‘尽以臣之部族为陛下之民,请编户齐民,如中国故事’。

    例行故事一样的三次上书后,这个请求在不久前被天子批准。

    所以,在实际上,他这个沧海君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

    他就等着天子封他为列侯了。

    当然,他并没有吃亏。

    反而因此获得了更大的自由。

    原因很简单,随着新化城变成了汉家重镇,安东都护府建立。

    在实际上,濊人哪怕不愿意,也肯定会被编户齐民了。

    更何况……

    在他没上书前,就已经有很多濊人家庭,主动申请进入新化的民政体系,登记注册,成为一个光荣的大汉子民,彻底与濊人的身份说拜拜了。

    造成这些情况的原因有很多。

    但主要就是,在新化,汉人的濊人家庭,享有优待。

    他们不仅仅每年能得到新化官衙的两石鱼干的所谓‘戍边补贴’,还能优先被授予农具和土地,可以以优惠的价格,买到各种生活必需品。

    而濊人,则不享受这些优待。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濊人,哪里还是濊人?

    女子都在梦想着嫁一个汉人军人,或者英雄。

    男人都在做梦,想要加入汉军。

    长辈们则都在鼓励自己的子孙后代这么干。

    便是濊人的贵族里,也早有人说什么‘濊汉本一家,皆诸夏之族,君莫要恋栈不去……’

    潜台词就是别挡我们的路!不然弄死你!

    连贵族们都在想着成为一个汉人,原因很简单——假若他的户口本变成汉人,那,他就可以成为一个汉室贵族,而不是濊人贵族。

    汉家贵族拥有无数濊人做梦也想要的特权!

    而且还可以参军,可以出任军官,去捞取军功,甚至将子孙后代送到武苑进修,为家族的兴盛贡献力量。

    而,倘若他们的户口本不能变成汉人。

    那这一切就没有意义。

    汉军可以接受一个投效的濊人,但绝不会接受一个投效的濊人贵族身居高位。

    唯有化濊为汉,才能消除那块看不见的天花板。

    然后跟着汉军同袍,去征服这个庞大的世界,建功立业,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大大的基业。

    金信,其实也很矛盾。

    讲道理的话,他是舍不得这个沧海君的名头的。

    但,形势对他越来越不利。

    安东都护府成立后,原本的濊人部落,在半年内,有三万多人,户口本变成了汉朝。

    剩下的也都在跃跃欲试。

    而贵族们怨恨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拦着大家飞黄腾达。

    已经有人私底下在商量要让他暴亡了,换个听话的人,上去给朝廷给天子上书——反正,这濊人,谁愿意谁当,劳资们是不当了!

    没有办法,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

    他不得不上书天子,主动要求‘尽为汉民,编户齐民,如中国故事’。

    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他这一上书,不仅仅原本怨恨和敌视他的贵族们纷纷称赞他‘真君也’。

    濊人百姓也欢呼雀跃。

    因为,大家终于能一下子,全部跑步变身成为一个光荣的大汉子民,再也不会顶着一个夷狄的名号了。

    对他的好评和好感,瞬间爆表。

    就是天子也大为嘉赏。

    不仅仅破格赐他几杖,更派来使者,要走他和他全家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金信在咨询过刀间后,确认,这是天子封侯前的动作。

    而且,肯定一封就是万户侯的节奏!

    从沧海君到万户侯,地位并没有降低,反而提升了。

    此番,去云阳山祭祖后,他的封侯仪式,就将举行。

    届时,濊,这个民族将不复存在。

    包括他统帅的濊人,以及散落在荒原和冰原上的野濊,全部都将自动拥有大汉户口本,成为一个光荣的大汉臣民。

    所有贵族,将按照级别,封为公乘以上的爵位。

    至于金信自己,其实现在也想开了。

    假如他死赖着沧海君的地位,不肯撒手。

    肯定要被其他人弄死。

    而放弃了沧海君的名位后,不仅仅他得到了更大的实惠。

    就是子孙后代,也因此能够解放了。

    他们可以出任汉家大臣,甚至将军。

    在未来,若是运气足够好,说不定能在极西之地,给金氏捞一个封国。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金信提着自己宽大的绶带,在心里想着。

    随着年纪增大,他渐渐的爱上了能与他灵魂和身心交融的黄老学说。

    这也是自然,人越老,就越能理解和理会,黄老学说中闪烁的智慧和光芒。(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