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三十九节 强大的借口
    “陛下!”一见面,丞相周亚夫就面带喜色,满脸笑容的拜下来:“大喜啊,陛下!有来自大夏的消息了!”

    大鸿胪公孙昆邪,更是笑的连脸都有些抽搐了,他几乎是献功一样的说道:“幸陛下洪福,祖宗庇佑,有大宛使者从西而至,并带来了大夏的消息……”

    “此乃此人的国书!”

    说着,公孙昆邪就向刘彻献上一份羊皮纸和一份帛书。

    羊皮纸上,写满了拉丁文字,让刘彻看得有些眼睛疼。

    但那个帛书上的内容,也让刘彻看得有些迷糊。

    这不过是一封求援的信而已。

    说的是,什么蛮子骑兵蹂躏其国,所以,来跟刘彻求援。

    什么大夏、大月氏,一起共抗匈奴!

    “匈奴人西进,打的大宛人受不了了?”刘彻将这国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然后对周亚夫和公孙昆邪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匈奴人爱跟西域诸国怎么打,就怎么打,吾自巍然不动,只待时机!”

    现在看到匈奴西进,就傻兮兮的去打匈奴。

    匈奴肯定会回头。

    还是让他们走的更远一些,帮汉室清理掉更多敌人比较好。

    反正,既然,历史上张骞出使大月氏,大月氏说什么‘为了爱与和平,汉朝自己去打吧’。

    那现在匈奴西进,希腊人月氏人塞人一起去跟匈奴人刚一下正面吧。

    等到他们被匈奴人打的崩溃时,汉军再以解放者和王师的面貌出现,多么完美的结果!

    “陛下,大宛、月氏不足为重!”周亚夫却恭身道:“然这大夏,却是诸夏苗裔,陛下亲族,不可不重也!”

    “嗯?”刘彻眯起眼睛,有些不是很难理解。

    朕什么时候有个亲戚叫大夏了?

    况且,大夏难道不是游牧的塞人、希腊化的巴克特里亚王国以及其后的月氏人建立的贵霜王朝的称呼吗?

    跟老刘家可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啊!

    什么时候,大夏能成为亲戚了?

    周亚夫与公孙昆邪相视一眼,心说:完了,我们忘记当今年少即位,并没有接受先帝多久的教育。

    没有办法,周亚夫只好说道:“请陛下容臣等禀报!”

    “大鸿胪,请向陛下解释一下吧……”

    后者恭身一拜,道了声诺,然后对刘彻奏道:“陛下有所不知……”

    “昔者,舜躬耕于历山,渔于雷泽,尧得之服泽之阳也!”公孙昆邪严肃的奏道。

    刘彻却还是一脑雾水。

    这是常识啊!

    跟大夏有何关系?

    “舜,陛下之先祖,陶唐氏之先也!”公孙昆邪却继续解释着,而且态度越发的神圣,仿佛在太庙中一般,他匍匐着身子,用着缓慢而的语调,沉声说道:“《鹖冠子》曰:尧伐有唐,迁至于晋南,故高唐氏,号为有唐氏也!”

    “尧之唐候,夏侯也!”公孙昆邪长身而拜:“陶、唐皆夏也!”

    “陛下之先,大夏之社稷也!”

    听到这里,刘彻目瞪口呆。

    好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

    但……

    西域之大夏,与中国之大夏,何止相隔几千里?

    明明就是两个世界好不好。

    后世的考古证明也发现了,汉书所载的大夏,经历了希腊化、塞人与月氏联合统治及贵霜王朝三个阶段。

    这三个不同的统治者,除了月氏人大概可能跟中国的先民有过接触,请问,其他人可曾与先王们有半点关系?

    也不是这么写的嘛!

    这完全就是瞎掰好不好?

    但公孙昆邪神圣的态度和周亚夫肃穆的表情,让刘彻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更多文章和内幕。

    或许存在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但想想也不对啊,刘彻即位后,基本翻遍了石渠阁档案,没见到什么异常啊。

    周亚夫见到这个情况,不得已亲自出面,解释道:“穆天子西征,过西夏而观昆仑,赵之先氏,驾车也!”

    “彼时,大夏在河西也!”

    “恒公北伐,拘泰夏而涉流沙西虞,此管仲所记也,伏请陛下明察之!”周亚夫顿首而奏:“秦始皇帝勒石琅琊,其书曰:**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

    “陛下之先,范宣子有曰:在尧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至晋为范氏卿,处则为刘氏!”周亚夫恭身说道:“此天下之所公认,万民之所瞩目也!”

    “为陛下社稷及先祖计,陛下当收大夏,以为中国之疆,以此崇先王之教,敬祖宗之神灵也!”

    “且夫,秦始皇勒石在前,以陛下之神圣圣明,岂能落于秦始皇帝之后?”

    “若大夏不能收复,其国土与人民不能臣服,臣等恐天下人心浮动,以为陛下不能敬天法祖,又不如秦始皇帝多矣!”

    刘彻听得目瞪口呆,甚至有些跟不上周亚夫和公孙昆邪的思路。

    这浓浓的帝国主义范和厚厚的‘你说了不算,哥说了才算的’列强嘴脸,真让刘彻有些熟悉而陌生。

    这种东方式的帝国主义思维与西方那种简单粗暴的就是要抢钱抢粮有些不同。

    但实际上,都是相同的。

    你看,他们的借口找的多好啊!

    因为刘氏天子源自有虞氏的陶唐氏,为尧之夏侯。

    所以,那什么大夏,不管你是不是诸夏的,你叫大夏,就一定要征服你,不然我们就上对不起祖宗神明,下获罪百姓!

    更别说,人家引经据典,多番考证——你一定跟老刘家有关系,夏之社稷,必为刘氏之土!

    不跪下来唱征服,就一定要打的你唱征服。

    周亚夫和公孙昆邪的潜台词,虽然没有这么说。

    但实际上操作时,却肯定会这么做。

    但,有一个问题,刘彻还是没弄明白。

    那南越和闽越,在谱系和血缘、文化上比起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大夏可更亲也更近。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像周亚夫和公孙昆邪这样神圣而严肃,如同在太庙中告祭祖宗神明一般的告知刘彻——陛下,您一定要收大夏之土地人民?

    还好,公孙昆邪毕竟最近勤修‘马屁神功’,一看刘彻的模样,就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无奈,他只好解释道:“陛下,太宗孝文皇帝六年,有大夏难民自西而来,太宗皇帝亲抚之,叹曰:果吾之遗民也!乃析陇西郡抱罕县之南,为大夏县,为其难民之所!”

    “此难民之容貌,皆多髯须而美,乃陶唐氏之标志也!”

    等等!

    刘彻听到这里,唆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想起来了,他即位后,还特意命人去寻找所谓的大夏难民后代来到长安看了看。

    本来以为是希腊人。

    结果却发现是塞人,也就是所谓元首所谓的雅利安人与汉人的混血。

    所以,刘彻也就没兴趣了。

    雅利安蛮子有啥好看的?

    还是黑发褐目,在后世已经绝迹欧罗巴世界的希腊和罗马人种比较好看,雅利安人,元首喜欢就喜欢呗。

    但,什么时候,汉朝也喜欢找个雅利安人自嗨了?

    但……

    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讲得通一些刘彻以前对历史的困惑了。

    博望侯张骞凿空西域,功绩冠著青史。

    但是,你猜猜看,张骞的棺盖定论是什么:博望杖节,收功大夏!

    而张骞发现的其他地区和其他国家的名字,统统不在他的盖棺定论评价中出现。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汉室君臣一致认为,西域所有王国,包括后来成为汉朝盟友的乌孙以及敌人的大宛,还有远方未知的康居、条支、安息等强国加起来,也没有大夏的发现重要。

    而棺盖定论,在汉室是神圣而严肃,评价一个人一生功过的公正评价。

    由皇帝和群臣共同议定,然后赐给臣子,要刻在他的棺椁和陪葬的书简之上的。

    而在实际上,也是如此。

    史记记载,汉朝君臣,一听大夏的名字,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张骞盛言:大夏在汉西南,慕中国,患匈奴隔其道路,诚通蜀,身毒国道便近,有利无害。

    于是天子命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出关西使,指求身毒国。

    因为张骞一句话,汉家王朝将注意力移向西南,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西南夷大开发,差一点就打通了前往印度的陆上交通。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只为了联系大夏,武帝朝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来打通前往身毒的道路。

    甚至为此不惜重心移向西南给了匈奴喘息之机。

    这一点,刘彻一直很难理解。

    要知道,武帝可没有像刘彻这样天天宣传身毒国遍地黄金,去了就能发财。

    但,大汉帝国却为了打通身毒道路,投入了十几万的军队,前后花费十数万万,击败和征服了几乎整个西南。

    最终才因为目标无望而且花费巨大,难以承受而放弃。

    而更夸张的记载出现在太初元年。

    太初元年,大宛国杀汉使者。

    武帝勃然大怒,命令李广利统帅大汉精锐远征万里,第一次吃了败仗,退兵回到了敦煌。

    武帝却不管不顾,继续命令李广利远征,同时,将天下精锐,都调过去,给李广利使用,终于压服了大宛国,逼迫其臣服。

    那么,武帝用的理由是什么?

    宛小国而不能下,则大夏之属轻汉…………

    并且因此诛杀了反对的大臣邓光等人。

    在这里,武帝和汉室群臣,再次无视了当时比大夏还要强大的月氏、康居、条支、安息。

    双眼之中,只有大夏。

    就像一个苦苦恋爱着一个美女的痴情汉一样。

    大夏虐我千百遍,我待大夏如初恋。

    但在当时,所谓的大夏,实际上已经被月氏人征服和统治。

    只是因为月氏自己也分裂了,成为了五翕候分治,才没有灭亡。

    当时的世界,经过张骞的开拓,汉人已经知道了,在遥远的世界之外,有控弦**万的康居,有控弦数十万的安息、条支。

    更有大夏的主子,月氏人。

    无论是从战略角度考虑,而是现实角度考虑,汉室都应该更重视这些强国。

    而不是一个被月氏人统治和奴役的希腊王国。

    况且,当初,武帝派张骞出使,就是要联络月氏,断匈奴右臂。

    这个战略构思和设想,一直就是历史上汉家王朝孜孜以求的。

    怎么到了大夏这里。

    什么战略设想,什么军国重事,统统不管了。

    君臣上下,眼睛里就只剩下了:大夏!大夏!大夏!

    不管干什么事情,都在想着——大夏!大夏!大夏!

    几乎都有些神经质了。

    刘彻现在终于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感情,在武帝和他的大臣眼里。

    大夏,根本就不是一个国家。

    而是刘氏失散在外的手足亲戚,是在外面受苦受难的西虞和西夏的后代,缺了它,祖宗神明,就会不高兴。

    收归大夏,则能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既存亡续断。

    接续刘氏的先祖社稷之国,远古时代的高唐氏的社稷,同时还能给天下人证明:看看看!我们老刘家可不是什么泥腿子出身,血脉高贵的很啦,上续舜帝之社稷,后接陶唐氏之国。

    以后不要在唧唧歪歪说什么高祖以布衣得天下了。

    俺们家只是复兴了祖先的神圣和伟业而已。

    虽然照这么说的话,整个天下的百姓,无论士农工商,都能找到自己的先祖是先王之后,血脉神圣而高贵的证据——反正诸夏民族,最终的源头,都能追溯到远古的三王五帝身上。

    但是……

    “问题是……”刘彻在心里感慨着:“以朕所知,那所谓的大夏,跟诸夏,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人家是马其顿帝国的征服者后裔,是希腊化的城邦王国!”刘彻在心里说道:“或许几十万年前,大家是一家,都是一个原始人群体的一员……但现在嘛……”

    不过……

    这个借口好!

    这个理由妙!

    这个说法赞!

    刘彻提起天子剑,脸色神圣而严肃,面容坚定,用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朕知之矣,不复大夏,朕妄为人子,愧对先帝及列祖列宗!”

    从今天起,谁敢阻拦刘彻殖民印度、中亚。

    谁就是现行反汉贼臣!

    谁就是纯心要跟刘氏的列祖列宗们过不去!

    谁就是要意图阻扰刘氏救援和挽救自己深陷夷狄之中,处于水深火热的夷狄世界里受苦受难的同宗同族。

    那他就一定是个大坏蛋!

    从脚底坏到脑袋!

    应该拖出去枪毙一万次!(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