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三十节 雁过拔毛(1)
    一个时辰后,薄世带着两千多军队,在丘可具的带领下,来到了那处山林之中。≯

    此地,为群山环绕。

    饶乐水在其南面奔腾而过。

    山的脚下,是一片无垠的平原。

    山上植被茂盛,芳草萋萋,偶尔还能见到几只飞鸟从灌木丛中起飞。

    顺着山脚的道路向上,薄世一边走一边看。

    两百多名亲兵跟着他一起上山。

    他们很快就形成了一扇形的保护圈。

    忽然右侧有士兵走着走着,出了一声惊呼。

    “怎么回事?”薄世将视线移过去,就见到那个方向的士兵都在骚动。

    很快有一个军官捧着几件器皿,呈递到了薄世面前。

    薄世低下头,仔细审视。

    这些都是玉器,能明显看到,这些是经历了无数年岁月沉淀的玉器。

    对中国贵族来说,他们都有着一手高的玉器鉴别方法。

    因为,贵族爱玉,尤其是古玉。

    汉家天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古玉,都是盗墓得来的。

    摸金校尉们不辞辛苦的满天下盗墓,当然不是为了考古,而是为了赚钱。

    那些从千百年前的墓葬中盗来的玉器与其他器皿,通常,都是贵族们买走的。

    因此,倘若不能掌握一点鉴别玉器年份的技能。

    毫无疑问,是会被人骗惨的。

    “起码是千年古玉……”薄世在心里判断,这些玉器,和之前送去长安的玉龟和玉龙一样,很清楚就能知道,至少经过了千年岁月沉淀,以至于玉器的材质出现了变化,渐渐染上了沁。

    而更让薄世动容的是——这些新呈递上来的玉器,有着明显的图腾。

    而且,这些图腾都分属不同的动物。

    有凤鸟于飞,有神龙盘亘,还有……双熊头组成的三孔玉器!

    薄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举目四望,此地的山陵,向南而背阳。

    前方,饶乐水奔流向前。

    饶乐水之前,平坦的平原,非常适合耕作。

    他踩了踩脚下的土壤,松软中带着坚硬。

    “仔细找找山上山下的草丛和草皮……”薄世立刻吩咐下去。

    “诺!”立刻有军官领命而去。

    薄世继续带着丘可具等人攀登而上,直至山顶。

    这个山丘,其实并不高,大约也就十几丈。

    与周围崇山峻岭相比,只是一个小山丘罢了。

    但在山顶上,薄世一眼就看到了许多露出了草皮的人工建筑痕迹。

    他走上前去探查,然后,他就惊讶的现,整个山顶都密布了这种人工建筑的痕迹。

    “这是坩埚……”薄世将手伸进一个遗迹暴露在外的锅口,摸索了一番,然后拿出了一块早已经凝固的红铜:“这是先人炼铜之地!”

    先民,或者先王,为何要来到这个远离中原的蛮荒地带?

    薄世想起了孤竹国。

    孤竹或者殷商的先王们,确实有可能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薄世站起身来,看了看着山顶的布局。

    一个又一个或只露出了一点点痕迹,或干脆隐藏在草皮和泥土中的坩埚,似乎是以某种形状排列在一起的。

    薄世正在思考之时,派遣搜索山腰的军官带着一堆的陶片以及坩埚片。

    这些陶片和坩埚片上似乎有着某种文字的形象。

    薄世一时半会也辨认不出来。

    直到,那位军官献上一件陶器时,薄世顿时大惊失色,他立刻下令:“所有人等即刻随本都督退下!”

    因为,那是一只明显的照着熊掌捏塑的陶器!

    虽然,这陶器已经残破不堪。

    但在新化城里,薄世常常能看到有商贾在收购那些已经硝制好的熊掌。

    这里的情况,已经不是他所能决断的了。

    此地的一草一木,也不再是他所能动的了。

    他带着人退下山峦,恭身朝着这座山鞠躬而拜,三拜之后,才道:“西部都尉陈须听令!”

    “末将在!”

    “吾以天子之命——”薄世取出了那个他从未使用过的天子信物——虎符,展示给陈须。

    陈须立刻恭身下拜,拜道:“微臣须听令!”

    “即刻以西部都尉之精锐与护濊军,保卫此地,不可令此地草木有一丝一豪的损伤!”薄世正色道:“本都督假天子之虎符,授权给汝,敢有接近窥探者——杀无赦!”

    “诺!”陈须大拜:“谨奉命!”

    于陈须而言,他不需要知道薄世到底看到了什么,现了什么。

    他只需要知道,能让薄世拿出虎符,假天子之命下令的事情,绝不是什么小事情!

    薄世将虎符收回,然后立刻叫来主薄,说道:“本都督要立刻给陛下写信……”

    只有他清楚,这座小山丘里可能会藏着什么。

    伏羲氏、有熊氏、有虞氏……

    这么多先王的图腾,都集中在此。

    这山丘里埋的秘密是什么?

    或者说,这些先王,来这里做什么?

    薄世不清楚,也不明白。

    但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务。

    此地可能埋葬着或者说停留着一个消失的时代,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

    长安,此时已是夏五月。

    刘彻正在阅读着刚刚被整理出来的《竹书》或者说《竹书纪年》。

    这是太史令司马谈与司马季主这一年多来整理和编辑、翻译出来的版本。

    按照原本正常的历史轨迹,这套古代的魏国史书,还需要再过两三百年才能重现天日。

    它的出现,会推翻许多人固有的印象和记忆,将一些被隐藏史书里的光辉角色颠覆甚至黑化。

    譬如,舜帝囚尧于平阳,打碎了人们对上古先王的美好憧憬,将先王们血淋淋的残酷政治斗争展现。

    譬如,太甲杀伊尹而还政,戳破了贤王明君的记忆。

    当然,还有着曲沃代晋这个春秋最大的手足相残,兄弟相争的丑闻的详细记载。

    刘彻一边看,一边也感叹着:“果然,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利益所无法驱动的!”

    舜帝那样的人,尚且都曾经囚禁尧帝。

    伊尹太甲,就跟周公辅佐成王一样的经典故事。

    到头来,却只是一出弟子杀老师而夺权的血腥惨剧。

    至于曲沃代晋,更是将政治斗争的血腥残酷一面,**裸的展现人前。

    整整六十七年的同族内讧,跨越了将近半个世纪之长,最终,以弟弟全灭哥哥的后代而告终。

    “朕还是不够狠辣啊……”刘彻砸吧了一下嘴巴。

    不过,竹书所载,也未必是真。

    毕竟,这只是魏国史书。

    里面有的是抹黑其他人的黑材料。

    想要还原真正的历史,或许还需要找到剩下五国的史书。

    只是可惜,这似乎是个梦。

    因为,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觉得六国史书实在太不河蟹,就一把火全烧了。

    只留下了一套副本,存放在咸阳王宫中。

    秦始皇驾崩后,这些史书与他一起进入了骊山地宫。

    除非掘开秦始皇,或者其他六国先王们的陵墓,才有可能凑齐这七国版本的史书,然后求同存异,寻觅到最接近事实的真相。

    但,很显然,这不是刘彻能做的事情。

    旁的不说,现在的技术根本不可能保证挖出来的文物能得到有效保护。

    再说,挖人祖坟,这是要遭天谴的。

    至少在封建时代,没有皇帝敢明目张胆的那么干。

    所以,刘彻也就拿着竹书当看,这么一设定,看起来还蛮带感的。

    正看得兴起,王道走过来在他耳边说道:“陛下,安东都护府都督急报!”

    “拿来给朕看看……”刘彻伸手接过来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来人,准备笔墨!”刘彻下令。

    不多时,就有宦官献上笔墨纸砚。

    刘彻提笔蘸墨,写下一道命令,然后加盖自己的皇帝玺,道:“立刻八百里加急送往新化,命令薄世,依令而行之!”

    “诺!”立刻有侍从官领命,捧着命令离开。

    “想不到,还真是红山文化的遗迹……”刘彻摇了摇头:“只是可惜,时机不对啊!”

    以现有的技术,根本不可能对这些先人和先民留下来的遗迹进行完整保护和开。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保存!

    所以,刘彻明明知道安阳地区的地下深埋着无数殷商龟甲和青铜器,也没有任何作为。

    当然了,老刘家向来雁过拔毛,不会放过任何捞好处和装逼的事情。

    此事,也是如此。

    “立刻传召给所有九卿和列侯,命令他们即刻入宫见朕!”刘彻接着下令。

    …………………………………………

    一个时辰后,丞相周亚夫率领着九卿和列侯们,来到了刘彻面前。

    需要说明的是,现在汉家的九卿,其实已经变成了七卿。

    宗正刘礼病逝后,刘彻还没有找到合适人选,所以也就那么放着了。

    反正,一时半会也用不到宗正。

    至于另外一位九卿内史田叔年老,刘彻已经下诏不用让他上朝了。

    而且,下一步,刘彻在酝酿进行改革。

    当年,他在太子、宫中曾经试行了一段时间的三省六部制。

    最后刘彻现,这三省六部制,虽然好用。

    但却极有可能诞生出皇帝也无可奈何的官僚系统。

    所以,刘彻决定,进行进一步改革。

    在加强中央集权的同时,细化各个巨头的职责和负责事务,明确每一个人的任务和要求。

    当然,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一道命令就可以解决。

    需要时间进行调整。(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