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二十九节 探寻
    当然,丘可具这么卖力。

    自然是有利可图。

    在汉人没有将自己的势力推进到这饶乐水之前,鲜卑人想要跟汉人贸易,需要跋涉数百里,抵达怀化郡的崇化城。

    假如所需要的物资有些多。

    那,他们甚至不得不再跋涉三百多里,去到新化城中。

    但,现在,这些问题都没有了。

    汉人军队到来后,商队也随之而来。

    鲜卑人一般不用铜钱交易。

    他们喜欢以物易物。

    而这正合商贾们的意。

    青铜器皿、农具和桑麻制品,纷纷被运来,然后换走鲜卑人的皮毛、黄金以及牲畜。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最是公正无比,童叟无欺。

    而价格比起鲜卑人自己辛辛苦苦运去怀化售卖还要高一些。

    另外,汉军的到来,也让鲜卑人赚了不少。

    陈须、陈嬌兄弟麾下军队和仆从加起来,几近六千多人,加上奴隶和雇工,总数超过两万。

    这些人,人吃马嚼,每天都是天文数字一般的开销。

    鲜卑人现在只需要按时出去捕猎,然后将肉卖给汉军就可以了。

    ∟★长∟★风∟★文∟★学,ww@w.c□fwx.n☆et 汉人,拿着各种青铜器皿和工具以及丝麻和粮食来买单。

    同样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自去年至今,鲜卑上上下下,都吃的满嘴流油。

    汉朝涌来的青铜器,使这个部族,一夜之间,从石器时代,进入了青铜时代,本身的文明,因此飞跃。

    更何况,汉人还教会了鲜卑人建房、凿井和耕作。

    有史以来,第一次,鲜卑的妇女能在安全舒适的土砖屋内生产。

    有史以来,第一次,绝大部分的鲜卑孩子,都能有充足的奶水喝,不至于要饿的嚎啕大哭。

    有史以来,第一次,鲜卑的牲畜和部众受伤或者得病,能得到医治。

    时至今日,鲜卑上下,各个部族的中下层部众,都已经接受了‘自己与汉朝是同一个祖先’‘我们是伏羲之后’的设定。

    虽然鲜卑人自己觉得怪怪的明明我们跟汉人的相貌和发型以及肤色,都全部不同!

    但草原上的民族,从来不会去多想这些问题。

    没见到匈奴人手下,一堆的白种部族,自认为自己是‘匈奴人’吗?

    只要有实在的好处,别说是承认自己的祖先是中国人,就是自己也可以变成中国人。

    但……

    这只是鲜卑人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汉朝人似乎并不怎么买账。

    丘可具总觉得,汉朝那位西北都尉陈嬌看自己的眼神总是不太对。

    再想想这位汉朝天子的小舅子,每隔个一个月就要往饶乐水送来一千多号所谓的‘倭奴’。

    丘可具也就能明白,那位西北都尉的意思了:都是中国人的话,他就没办法奴役鲜卑了!

    只能跟濊人一样,视同子民一般对待!

    而这位西北都尉,无疑已经捕奴上瘾了。

    有传说,他跟乌恒人都达成了协议。

    大量‘雇佣’了许多乌恒奴隶。

    顺便说一句,这位西北都尉手下的倭奴,也披着一个真番‘派遣劳工’的名义。

    每年,西北都尉都会堂而皇之给真番王一千钱,作为雇佣‘倭奴’们的费用。

    而陈嬌的哥哥陈须手下的真番和扶余以及韩国劳工,价钱则高一些。

    每年都需要支付两百到六百钱左右的雇佣费用。

    虽然,丘可具有些不太理解汉朝人为什么这么做。

    但这并妨碍,他将自己部族的四千多奴隶‘派遣’给了西北都尉和西部都尉衙门打工。

    契书都写好了,还请来了四位汉朝的文官公正。

    这些奴隶因为都是鲜卑人过去抓到的野鲜卑、乌恒以及扶余和丁零等奴隶。

    所以身体强壮,力气很大,因此,雇佣费用,达到了平均五百钱一年一人的价码!

    比乌恒人的雇佣价码要高一些。

    而通过这种雇佣模式,丘可具每年能进账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因为万一死了奴隶,汉人是要赔偿的,而赔偿金额是奴隶派遣价格的十倍!),几乎相当于过去整个鲜卑全族上下辛辛苦苦所得的全部收益的两三倍!

    这些钱,单单是用来买米,就足够买来足够整个鲜卑上下吃三年也吃不完的粟米!

    现在,丘可具总算是明白了,真番、韩国还有扶余和沃沮这些他过去看不起的小国是怎么爆发的。

    感情,都是靠派遣工发达的。

    但正是如此,丘可具才恐惧。

    因为,很显然,汉朝认为他和他的部族不是‘伏羲氏之后’而是两条腿走路的夷狄。

    那他们一定会愉快的撕毁契约,然后发动攻击,将所有鲜卑部众,统统变成奴隶。

    有陈嬌给倭奴们按上一个‘真番派遣工’的名义的先例来看,汉人大抵也会在攻灭鲜卑后,将鲜卑部众安个什么‘韩国派遣’或者‘扶余派遣’的名头。

    毕竟,比起每年要给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派遣雇佣费’。

    一两千钱就能打发掉的‘派遣费’无疑更划算。

    所以,此刻,丘可具是真的想要马上就带着那位汉朝来的真正的大人物,执掌着整个东北地区的安东都督,去看他发现的那个遗迹。

    只要这位都督,能够认可,那个遗迹属于伏羲氏遗留的。

    那他和整个鲜卑族,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拿到汉朝户口本。

    甚至还能跟那个濊人的沧海君一样接受汉朝天子的册封,成为子子孙孙都能永世富贵的贵族。

    即使不行,退一万步,也能安享现在所得到的‘派遣费’收益。

    现在的丘可具和整个鲜卑部族上下,都已经知道了,并且清楚了汉朝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鲜卑武士,别说是汉朝的正规军了。

    他们连汉朝的游侠儿组成的团伙都打不过半个月,一支五十多人的鲜卑骑兵在饶乐水以南,遇到一群人数大概三十多人的汉朝游侠。

    当时这些游侠儿正在沿着饶乐水向前勘探,希望能找到一个淘金地点,至不济能发现一个野熊群体也成。

    结果,他们当然徒劳无功。

    在返程的时候,这些家伙盯上鲜卑骑兵的战马。

    然后,他们对那支可怜鲜卑骑兵发动了袭击。

    结果是鲜卑骑兵死二十三人,伤十八人,被抢走战马二十四匹。

    五十人多人的鲜卑骑兵,在面对三十多个汉朝游侠时,完败。

    此事,深深震撼了整个鲜卑上下。

    他们连汉朝的民间的没有组织的游侠都打不过,怎么打得过如狼似虎,全副武装的汉朝正规军?

    更别说,现在这些汉朝军队就在自己的腹地,甚至开始筑城。

    毫无疑问的,鲜卑倘若稍有异动,马上就要被汉朝大兵,变成‘齑粉’。

    反正,丘可具觉得,那位西北都尉,一定会乐意鲜卑人造反,然后他好收割脑袋。

    所以,此刻,丘可具见到薄世,简直就跟见到了亲爹亲妈一般,两眼泪汪汪的,学着汉朝士大夫的礼仪,微微稽首,说道:“鄙野嘉人,鲜卑丘可具,见过上国都督!”

    薄世听了,这才注意到了这个鲜卑王的存在。

    讲老实话,现在的薄世,还真没把安东周围的部族看在眼里。

    今天的安东都护府,下辖了庞大的领土。

    哪怕不算归他节制和指挥的朝鲜军队,他麾下的总兵力也达到了可怕三万人之多!

    若算上朝鲜驻军和真番、韩国和扶余的仆从军。

    安东都护府现在已经可以拉出一支超过十万人的军队。

    其中骑兵至少两万。

    这样一支力量,哪怕面对匈奴的幕南部族主力,也不会害怕。

    更别提这周边的小猫小狗了。

    像鲜卑、乌恒这样男女老少,全族上下加起来也不过三四万人的小部族,他一个指头就能摁死。

    当然了,作为贵族,薄世是很矜持的。

    他微微还礼,拱手道:“足下辛苦,西北都尉和西部都尉的报告,本都督都看过了,足下能心沐王化,主动归降,本都督一定在天子面前请功……”

    没有错!

    现在,安东都护府报告给丞相府的公文里,就是这么形容的陈嬌和陈须突袭鲜卑,强行压服鲜卑人的事情:完全是鲜卑王邀请,西北都尉和西部都尉‘盛情难却’,不得已前往当地‘宣达王化’。

    当然,私底下报告给天子的奏疏,却肯定是将实情都抖落了出来。

    丘可具一听,真是热泪盈眶啊!

    总算……总算……有汉朝的贵人,能间接承认他的功绩了。

    此时的丘可具,全然没有了当初想要坐视汉匈大战,火中取粟的想法和念头,********只想混个汉朝户口本,若能得到天子册封,那就更妙了。

    对游牧民族来说,这也是正常的逻辑思维假如对手太强大,那就给对手当狗吧。

    “本都督听说,足下曾经在某地见过一件神物?”薄世问道:“足下可否对本都督形容一二,最好能画个图像……”

    “敢不从命……”丘可具立刻就拜道。

    若真能证明,他曾发现的那个遗迹中真是伏羲氏的遗迹。

    那他和鲜卑部族的汉朝户口本就稳了!

    于是,丘可具蹲下身子,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照着记忆画了起来。

    那个他曾经发现的遗迹的轮廓,也因此渐渐显现在薄世眼前。

    下一刻,薄世就激动了起来。

    他激动的原因,不是因为对方画出了河图洛书的轮廓。

    而是他画出了一个中国人人都熟悉,但这草原上却很少有人知道的东西。

    那是一个类似金字塔一般的高高隆起的山体。

    任何一个汉人贵族,都知道。

    这东西叫封土。

    是贵族和王族的墓葬。

    封土平地而起,用人力夯筑,一层一层浇筑,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人工建筑。

    这虽然是宗周之后才开始流行的墓葬形势。

    然而,不要忘记了。

    现在,中国还留存有一个从史前留下来的超大规模以及汾睢。

    睢上的保留着黄帝扫地拜祭后土留下的遗迹。

    那也是一个类似的封土。

    这证明了一件事情:远古时期的先王们确曾筑高台,祭祀天地神明,祈求赐福。

    薄世可不像陈家兄弟,从小不学无术。

    他打小接受的就是正规的贵族精英教育,对这些文化特征和历史脉络非常清楚。

    “此地何在?”薄世没有等他画完,就立刻问道。

    “在离此三十里外的一片山林中,它现在已经被荒草和树木所覆盖,我也是无意间才发现了散落在此地的一些东西,之后才开始发掘的……”丘可具被薄世吓了一跳,连忙回答。

    “立刻带本都督过去……”薄世看着丘可具,然后将视线移到了陈须跟那位陈嬌的家令身上:“点齐兵马,随我前去!”

    若确认是真的,如同睢上的黄帝祭地台一样的结构。

    那么,那个地方就肯定是先民们留下的遗迹。

    再加上这丘可具已经献上的玉龟和玉龙以及附近发现的孤竹国青铜器。

    那么,那里即使不是伏羲氏曾经祭天的道场,恐怕也与子姓的殷商有着莫大关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