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二十八节 孤竹之遗
    河图洛书,自文王之后,虚无缥缈,无人窥见过其真面目。

    然而,这并不妨碍大家脑补。

    哪怕是在薄世心里,也有一个河图洛书的形象。

    因为,大家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河图洛书。

    但对其衍生出来的八卦与易经,却是耳熟能详,甚至闭着眼睛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古者包栖氏,仰则观像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薄世在心里感慨着。

    所谓包栖氏,既伏羲氏也。

    这是诸夏民族最古老的文化源头,也是最古老的始祖。

    而且,真正古籍之中,河图洛书,有着完整的传续世谱。

    包栖氏没,神农氏作,神农氏没,轩辕氏作。

    轩辕氏之后,尧舜禹相继接棒。

    河图洛书最后一次明确出现在史书中,是周文王演八卦而作《易经》。

    对于鲜卑人跟陈须兄弟所说的‘可能有河图洛书’这么一个说法。

    薄世是不信的。

    河图洛书怎么可能出现在这极北荒无人烟之地?

    然而,最近,在饶乐水附近的一些山林之中,却发现了许多先民的遗迹。

    从遗迹±长±风±文±学,w£ww.cfw↗x.▲t中,发现了十几件铭刻了铭文的青铜器。

    经过在新化城鉴定后,初步测定,它们是来自古老的诸夏王国孤竹国。

    那个诞生了伯夷叔齐的孤竹国。

    那个齐恒公北伐山戎,孤竹的孤竹国。

    那个殷商王朝的遗孤,传续多达千年,跨越三代之治,见证了夏开、汤武和周文、周武、周公统治的孤竹国。

    为什么能证明这些青铜器来自那个古老的孤竹国?

    答案就是,这些青铜器上的铭文中,有着许多的‘墨’字。

    而孤竹国的先君,正是子姓墨氏。

    古老的史书之中,对此有着明确记载。

    而青铜器上铭刻的那些墨字,虽然与现在小簒有了明显区别。

    但字体结构和所象征的意义,却都没有改变。

    而从齐恒公的北伐进军路线上,也能证明,当初的齐军,可能曾经深入到今天的怀化郡内,讨伐孤竹和山戎。

    在返程路上,甚至出现了老马识途的典故。

    而老马识途这个故事发生在无终山之中。

    这个无终山,就在如今汉室右北平郡的渔阳县内。

    而,恒公之时的孤竹国,其实已经衰落,甚至堕落到了与戎狄为伍的地步。

    全盛时期,受命于汤武的孤竹国,曾经横跨了整个今天的燕国,一直将边疆向前延伸到了现在的朝鲜国。(注1)

    最起码,薄世就从韩王萁准所藏的其家族记载上知道。

    殷商灭亡,微子建立朝鲜。

    靠的就是孤竹国的殷商遗民和贵族。

    这样一个古老而光荣的王国,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鲜卑人所居住的饶乐水附近?

    他们去那里干什么?

    从发掘出的青铜器上判断。

    薄世觉得,他们是去祭祖的。

    因为,这些青铜器,都是明显的冥器,是供奉祖先和神明的器皿。

    正因为发现了这些深埋在山陵中的青铜器。

    薄世决定在回京述职前,去一趟饶乐水,实地查看。

    若真能发现传说的所谓‘河图洛书’哪怕只是一个仿制品。

    于他来说,都是赚大了。

    想做就做,夏四月初三,也就是长安城开始玩册封的时候,薄世率领一千护濊军骑兵北上,越过陈须的崇化城,用了大约十天时间,抵达了饶乐水。

    薄世抵达饶乐水时,此地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农耕基地了。

    陈嬌麾下的士兵,正在忙着指挥倭奴和鲜卑人开垦土地和建立渠道。

    而陈须也没有闲着。

    他带着麾下的士兵和雇佣来的真番、韩国以及沃沮雇工,在另外一侧也忙着种田。

    此地水土富饶,土地肥沃。

    实在是安东全境都少有的最适合农耕的地方。

    虽然粟米是种不活,但冬小麦和大豆以及水稻,却都可以栽种。

    汉人的耕作技术和工具,自然是鲜卑人无法企及。

    积雪消融后的半个月内,陈家兄弟就在这方圆百里的饶乐水之地,开垦出了数千亩的农田,加上鲜卑人自己开垦的土地,差不多已经形成了一个两万亩的农耕基地。

    这热火朝天的建设情况,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围观。

    乌恒、沃沮和野鲜卑等各个部族都觉得很稀奇。

    几百年了,这片土地上,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热火朝天的景象。

    大家都觉得很稀奇。

    同时也都是带着学习的精神来的。

    假如汉人能在这里屯垦成功,并且获得丰收。

    那么,大家当然也可以有样学样了。

    至少,有着农耕传统的沃沮人,是很愿意学习的。

    薄世对这个情况也很满意。

    “农,天下之本也!”薄世在视察了一番开垦出来的土地和渠道后,对陈须、陈嬌兄弟的行为点了个赞:“都尉能积极开垦,吾回京后,一定在陛下面前,为两位都尉请功!”

    现在,陈嬌并不在此地。

    他现在迷上了前往倭奴之国打秋风和在海里捕鲸,赚钱赚到手筋疼。

    所以,他将此地的事务交给了他的家令。

    但陈须也没敢在薄世面前告状。

    陈须知道,不管怎么样,他们两兄弟哪怕已经水火不容了,但在外人面前,也要表现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哥哥告弟弟,传出去,不仅仅不会占理,更会被人笑话甚至攻仵。

    所以,陈须闻言,也只是微微躬身,道:“不敢,此乃为人臣之本分……”

    而跟在陈须屁股后面的曾经的鲜卑王丘可具则是一脸的媚笑,就仿佛一条摇着尾巴,希望主人赏点骨头的哈巴狗一般。

    实际上,现在,陈嬌陈须兄弟能在这饶乐水之地搞出这么大动静,至少有一半要归公这位鲜卑族的大人。

    正是他,巧言令色,说服了鲜卑各部族,一起给汉朝两位贵人服务。

    也是他,帮着勘探土地,组织牧民和奴隶,挖掘渠道。

    更是他,帮忙疏通道路,建立桥梁,让来自怀化郡的商队和物资,能源源不断的抵达这里。

    正因为这样,陈嬌才有空在不久前出海前往那倭奴之国,不然,陈嬌又怎么敢放心呢?(未完待续。)
29salon